Board logo

标题: 对牛弹琴(杂文) [打印本页]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19 13:36     标题: 对牛弹琴(杂文)

对牛弹琴(杂文)



       今早翻开《联合早报》,赫然看到一红字大标题:《我们要做魏征》。读完华语演讲全文后,脑海随即泛起一句成语、一个故事。

       话说春秋时代,有一个叫公明仪的人,心灵手巧,很善于弹奏古琴。某日,他心血来潮,给老牛弹奏悦耳动听的古雅琴曲,但是老牛毫无反应,依然埋头吃草。不是老牛听力太差,听不到琴声,而是曲调不悦它的耳朵(说通俗点,就是听不懂,不会欣赏高雅的琴声)。公明仪只好用琴模仿蚊子和牛虻的嗡嗡声,以及失散牛犊的哀鸣声,继续弹奏下去。老牛才摆动尾巴,竖起耳朵,听着音乐,小步朝琴声走了过来!<注>

       对于这古老故事,大家不妨胡猜乱想、随意解读。但报道中有一点十分有趣,似乎可以肯定:想当魏征的讲演者,明知在座贵人不知魏征为何方神圣。至于他提及魏征和唐太宗的关系,以及什么“从谏如流”、“贞观之治”、“政者正也”,更似高妙的古雅琴曲,贵人座上没人懂得鉴赏。即便都竖起耳朵,就像那头老牛一样,恐怕也无济于事吧?您说呢?
   
    嘻嘻、哈哈!

(2011/10/19

     

<注>“对牛弹琴”成语故事出自南朝僧佑《弘明集》,原文如下: 公明仪为牛弹清角之操,伏食如故。非牛不闻,不合其耳矣。转为蚊虻之声,孤犊之鸣,即掉尾奋耳,蹀躞而听。)

  




作者: 行空    时间: 2011-10-20 08:37

“对牛弹琴”常用来讥笑听话的人什么也不懂。也讽刺说话的人不看对象,瞎说一气。

依我看,“对牛弹琴”时,无知的是弹琴的人而不是牛。
作者: 红袖添香伴君读    时间: 2011-10-20 19:22

赞同行空的说法,弹琴人不懂何为知音。(^_^)
不过据现代科学验证,不仅牛,任何动物都会受音乐感染。比如中国伊犁奶牛场,是给牛洗澡听音乐的科学养殖。还有很多农场也给鸡鸭猪羊等听音乐,科学养殖,效果很好。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21 06:55

网友fangfanglee 的电邮同样诙谐有趣:

符博士您可有所不知了。
新加坡的牛可是比神户牛还要高贵、更养尊处优的高档牛。
即使一时之间竖起耳朵还是听不懂 ,那也没关系。一回头,就能高薪聘请华文补习老师来恶补一番了。
什么 “ 从谏如流” 、“ 贞观之治 ” 、“ 政者正也 ” ,也不就是像蚊子牛虻的嗡嗡声,及小牛的哀鸣声那么简单罢了,有什么困难嘛!
只不过,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华文教育百年树人!
怕只怕 ,明天国会里又会有人断章取义 ,像上回针对对手的 “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 一般 ,来个“ 牛头不对马嘴 ” 的回应呢!
嘻嘻嘻嘻 !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1-10-21 22:22

说不定人家对牛弹琴,是要弹给放牛娃听的?
作者: 乡里人    时间: 2011-10-23 01:06

是对牛弹琴也好,还是与夏虫语冰也罢,总之,这在国会里是为一番新景象。想必比神户牛还来得养尊处优的高档本地牛个个都听得满头雾水了。即便有翻译者在场,也未必能及时为他们解惑哩。即便是回头高薪聘请华文老师来恶补了,也只能单单劈开冰山一角哩。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1-10-23 22:25

说‘即便都竖起耳朵,就像那头老牛一样,恐怕也无济于事吧?’太沉重。如果能因此而激励我们的精英分子努力学习中华文化,也算是好事一桩啦。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24 07:10

楼上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很赞赏。

期待更多网友,各抒己见。
作者: 平凡人    时间: 2011-10-27 16:35

也许他在学马鸣菩萨,可惜没有马鸣菩萨的功夫,为什么说,他在学马鸣菩萨呢?据说马鸣菩萨对马弹琴,而使得马儿欢呼,所以被称为马鸣。《佛所行赞》和《大乘起信论》就是他的著作,他大约是公元前一世纪的人。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29 13:00



QUOTE:
原帖由 平凡人 于 2011-10-27 16:35 发表
也许他在学马鸣菩萨,可惜没有马鸣菩萨的功夫,为什么说,他在学马鸣菩萨呢?据说马鸣菩萨对马弹琴,而使得马儿欢呼,所以被称为马鸣。《佛所行赞》和《大乘起信论》就是他的著作,他大约是公元前一世纪的人。

还有这么一个典故呀。学懂了!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1-10-29 14:06

据说,已故李夫人十分重视沟通的重要性,因此她经常提醒李光耀先生尽量使用浅白易懂的词句发表言论,个人觉得这是一种高度的政治智慧。

陈议员引经据典,以出众的文采在国会发言,这固然会得到热爱中文者的好评和支持,但是国会在座的每一位议员有多少人能即时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他的讯息到底有几成能够在现场传达出去?

了解自己的听众群很重要,让他们清楚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更加重要!因此看场合选择适当的言词才能够有效地沟通,要不然就只会沦落为‘对牛弹琴’的局面。

有趣的是,有时候弹琴者不反省自己有没有找错对象弹错曲子,反而会因为别人听不懂而沾沾自喜。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29 17:06

帖子有言在先:对于这古老故事,大家不妨随意解读。

这是因为:个人角度不同,理解各异,读法没有对错,只有优劣。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1-10-29 18:37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1-10-29 14:06 发表
据说,已故李夫人十分重视沟通的重要性,因此她经常提醒李光耀先生尽量使用浅白易懂的词句发表言论,个人觉得这是一种高度的政治智慧。

陈议员引经据典,以出众的文采在国会发言,这固然会得到热爱中文者的好 ...

显然清静不太了解陈硕茂的听众。李夫人提醒的浅白易懂的听众应该是选民大众,可陈硕茂面对的是一众国会议员,‘浅白易懂’似乎要小觑精英。

另一方面,陈硕茂发言的中心是老话题,就是开放包容,其中的道理也并不复杂,所有议员都已经了然于胸,具体的典故修辞比喻懂与不懂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1-10-29 22:21



QUOTE:
原帖由 行空 于 2011-10-20 08:37 发表
“对牛弹琴”常用来讥笑听话的人什么也不懂。也讽刺说话的人不看对象,瞎说一气。

依我看,“对牛弹琴”时,无知的是弹琴的人而不是牛。

先生这才是无知!这只“”可是披着衣冠,如果不是弹琴之后,如何知道它正是一头‘’呢?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1-10-29 22:25

小觑精英的其实大有人在,要不然“对牛弹琴”就无从说起了。

至于陈硕茂的听众,如果只计算非华族议员,那么至少有四份之一的人听不懂他说什么?要是没有翻译,这个发言并不是很有效的。

针对你说陈硕茂发言的中心是老话题,就是开放包容,其中的道理也并不复杂,所有议员都已经了然于胸,这一点我能够认同,因为从各大报章和论坛上不难发现,外界的反应和共鸣比起国会来得大。

既然如此,陈硕茂为何还要“浪费国会时间,多此一举”呢?

很显然,他是项庄舞剑,旨在沛公!那发出一波又一波喝采和助威声浪的人们,就是他要“砍”的目标!

我深信他已经得手了!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1-10-29 22:27



QUOTE:
原帖由 zhaohui 于 2011-10-20 19:22 发表
赞同行空的说法,弹琴人不懂何为知音。(^_^)
不过据现代科学验证,不仅牛,任何动物都会受音乐感染。比如中国伊犁奶牛场,是给牛洗澡听音乐的科学养殖。还有很多农场也给鸡鸭猪羊等听音乐,科学养殖,效果很好。

哈哈,笑死人啦!什么是“知音”,其实阁下一知半解。要懂得谁是自己的‘知音’才弹琴,大概就是未卦先知的神仙了。

不是弹过琴,又如何引来“知音”?
不是听过琴,又怎样成为“知音”?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1-10-29 22:34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1-10-29 14:06 发表
陈议员引经据典,以出众的文采在国会发言,这固然会得到热爱中文者的好评和支持,但是国会在座的每一位议员有多少人能即时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他的讯息到底有几成能够在现场传达出去?.

这句话好怪,你不诧异国会精英竟然是听不懂“琴韵”的水皮牛,却讥刺弹琴人的苦心-- 这是神马世道啊?

何况,作为国会议员,是否必须要求自己必须能够明白同样是国会议员的发言内容呢?难道说,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 -- 听不懂就算了?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1-10-29 22:39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1-10-29 22:25 发表
既然如此,陈硕茂为何还要“浪费国会时间,多此一举”呢?

陈硕茂“浪费国会时间,多此一举” -- 说话的不怕被风吹闪了舌头?公道自在人心啊!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0-30 09:46     标题: 回复 #18 白马非马 的帖子

"白眼为文写牢骚
马蹄嗒嗒分外吵"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1-10-30 11:35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1-10-29 22:34 发表
这句话好怪,你不诧异国会精英竟然是听不懂“琴韵”的水皮牛,却讥刺弹琴人的苦心-- 这是神马世道啊?

何况,作为国会议员,是否必须要求自己必须能够明白同样是国会议员的发言内容呢?难道说,做一日和尚撞 ...

清静很疼惜我们的国会议员,觉得他们听不懂华语发言受了委屈,在为议员叫屈;或者,接下来国会可能会通过法令拨款为议员补华文,陈硕茂的发言导致需花纳税人的公币,这也是清静不想看到的。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1-10-30 12:15

醉翁之意不在酒,琴音之意在乎博位也。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1-10-30 12:56     标题: 回复 #16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无论是国会内还是国会外,懂与不懂的只是文辞、典故、比喻,而国会里的衮衮诸公对陈硕茂发言的中心思想,无论是华族还是非华族肯定是了然于胸的。为何这次会引起喝采和助威,之前的国会里为何没有议员能够产生类似效应?是不会说还是不敢说,还是说不清?这就是能力上的区别,领袖的洞察和说服能力,只有具备领袖的特质才会如此透彻深入地阐明,才能提出国家纲领性的发展方向,进而引发反对的民众思考辩论,支持的民众喝采助威,都被'砍'到了。这是国会里其他议员所不具备的本事。

当然了,投资赚钱,平衡国家预算,增加GDP,外交上争得利益,也是议员的本事能力;建屋路发红包修有盖走廊,保持选区清洁只能算一半的能力,因为有了钱后会做的人很多,最多称作高级技术官员或者就是高级公务员,而不能算一个完全的议员。
作者: 三生有幸    时间: 2011-10-30 14:13

陈硕茂的发言对提高中文地位有很大的意义,希望更多议员以中文做出有水准的发言。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1-10-31 12:00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1-10-30 11:35 发表

清静很疼惜我们的国会议员,觉得他们听不懂华语发言受了委屈,在为议员叫屈;或者,接下来国会可能会通过法令拨款为议员补华文,陈硕茂的发言导致需花纳税人的公币,这也是清静不想看到的。

其实我本意并不是指以华语发言浪费时间,而是陈硕茂的演讲内容并没有新奇之处。许多议员都曾经在各个场合强调过类似的道理,因此他何须在国会老调重弹呢?除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话说回来,要表达对中文的热爱的机会很多,比如在各大场合尽量以中文发言;官方书脸和官方网站,甚至论坛也可以尽量使用和提倡中文。
国会是由不同种族所组成的地方,哪儿是讨论民生等严肃课题的地方,除非是特别课题,要不然以共同的语言沟通,让每一位议员都有参与感才能显得彼此有足够的诚意同舟共济、解决问题!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1-10-30 12:56 发表

无论是国会内还是国会外,懂与不懂的只是文辞、典故、比喻,而国会里的衮衮诸公对陈硕茂发言的中心思想,无论是华族还是非华族肯定是了然于胸的。为何这次会引起喝采和助威,之前的国会里为何没有议员能够产生类似效应?是不会说还是不敢说,还是说不清?这就是能力上的区别,领袖的洞察和说服能力,只有具备领袖的特质才会如此透彻深入地阐明,才能提出国家纲领性的发展方向,进而引发反对的民众思考辩论,支持的民众喝采助威,都被'砍'到了。这是国会里其他议员所不具备的本事。

当然了,投资赚钱,平衡国家预算,增加GDP,外交上争得利益,也是议员的本事能力;建屋路发红包修有盖走廊,保持选区清洁只能算一半的能力,因为有了钱后会做的人很多,最多称作高级技术官员或者就是高级公务员,而不能算一个完全的议员。

[/quote]


毋庸置疑,陈硕茂是优秀的,但是在政治上他是个新人,目前没有政绩可言,因此单凭一个处女演说就为他“黄袍加身”似乎操之过急,五年后再下初步定论还不迟!

至于陈硕茂的华语演讲为何会引起喝采和助威?基本上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国民对执政党的不满,第二是新移民效应。
尽管新加坡的经济表现不错,但是部份人民居于各种理由都认为他们被忽略了,他们希望反对党能为他们说话,而陈硕茂 “勇于挑战政府”的言论正好是他们想听到的。

不过,如果陈硕茂是执政党议员也许就激不起这般的效果,因为人们会认为他惺惺作态。

新加坡是一个以英语为核心的社会,以英语沟通的家庭有增加的趋势。如果说大多数的年轻一代对中华文化的热情已经逐渐淡薄,那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的中文热爱份子就大有文章了。

我们不能排除一直潜伏在重英轻华社会的新移民,趁着政府的立场转弱而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的文化意识比起一般的土生华人都来得强烈,因此,他们对那些只会讲英语的华族议员自然没有什么好感。

我们可以推测,这些声音肯定不是来自菲律宾,印度或缅甸的移民,因为他们对中文和中华文化没有什么亲戚感。

当然,我的浅见未必是对的,欢迎指正!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10-31 12:12     标题: 回复 #25 难得清静 的帖子

“ 陈硕茂的演讲内容并没有新奇之处”,而且是重弹执政党议员的老调。但为何会被认为是“勇于挑战政府”呢?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10-31 12:22     标题: 李总理谈国会辩论感想:国会不是剧院

李总理谈国会辩论感想:国会不是剧院

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若无法共同解决问题而只是互相批评,那对新加坡是百害而无一利。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柏斯出席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后,接受随行的新加坡记者访问时谈到对一个多星期前国会辩论的感想。

  他表示这是国会召开的首次会议,人们自然感到兴奋并想听新议员,尤其是反对党新议员发言。

  他对议员表现的评价是:“人民行动党议员说得很好,反对党议员发表了广泛的观点。双方今后还有很长时间可以交手。”

  他强调:“国会是进行严肃讨论的地方,我们应该讨论,而不应只是批评或说要政府或反对党负责。我们应设法共同解决问题,因为这些是我们大家的问题。我们若无法共同解决问题,国家将更糟糕。”

  李总理说:“这不只是一场戏、一个剧院。这是我们讨论大事,为国家和选民做艰难决定的地方。”

  他指出反对党议员显然放很多心思在演讲上,但未必准备帮忙解决问题,这可从几名反对党议员在国会提出一些批评,但询及他们是否认同这些批评时,他们不愿表态,只是推说“这是别人的说法”。

  李总理没有指名道姓,但他说的很可能是工人党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他在国会上影射政府控制主流媒体,却坚持不说自己是否相信这是事实,只说这是一般国人的印象。

  李总理说:“国会议员的责任不是重复别人的话,而是自己思考、有自己的想法,并无惧地表达看法。”

  他重申上周在国会里的信息:挑战政府并不需要勇气,因为政府不是皇帝不会砍掉你的头;说选民未必想听的话,这才需要勇气,因为选民掌握选票并可以把你的得票“砍掉”让你出局。

  李总理说:“政府的责任是向新加坡人说真话,反对党的责任是承认事实并说真话,无论这是否对他们有政治好处。”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1-10-31 12:52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1-10-31 12:12 发表
“ 陈硕茂的演讲内容并没有新奇之处”,而且是重弹执政党议员的老调。但为何会被认为是“勇于挑战政府”呢?

1)包容,听取不同声音等等都不是新的名词,也一直被议员们重复使用。

2)爱国不是执政党的专利,这是“勇于挑战政府”的例子。

献丑了!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10-31 13:02     标题: 回复 #28 难得清静 的帖子

关于2),我和其他网友曾在另一话题里谈过。

“爱国不是执政党的专利”,如何会对政府形成挑战?相当于“有种你不让我爱国”吗?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1-10-31 13:06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1-10-31 13:02 发表
关于2),我和其他网友曾在另一话题里谈过。

“爱国不是执政党的专利”,如何会对政府形成挑战?相当于“有种你不让我爱国”吗?

你认为不是就不是,这只是个人解读的问题罢了。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1-2 09:45

突然想起两个问题:

1)部长听不懂同族议员的发言,是否有先例?
2)如果没有,是否又是另一个“世界第一”(应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11-2 10:00     标题: 回复 #31 符懋濂 的帖子

如果议员们都说一些彼此听不懂的话,就肯定是另一个“世界第一”(应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1-6 07:05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1-11-2 10:00 发表
如果议员们都说一些彼此听不懂的话,就肯定是另一个“世界第一”(应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是把获得世界第一的标准提高了?还是降低了?部长为何不在其中?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11-6 08:02     标题: 回复 #33 符懋濂 的帖子

部长必须是议员,所以“议员们”包括部长。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11-6 09:12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1-11-6 08:02 发表
部长必须是议员,所以“议员们”包括部长。

明白了!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