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五律-寄语残荷 (临屏步韵红叶笑西风先生) [打印本页]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16:27     标题: 五律-寄语残荷 (临屏步韵红叶笑西风先生)

文/笑聊

蛩泣西风舞,蝉声已绝时。
残躯刚入梦,泥藕渐成诗。
待到端阳早,才逢立夏迟?
清香虽是远,六月再捐私!


[ 本帖最后由 笑聊 于 2011-10-1 16:28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6:57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6:27 发表
文/笑聊

蛩泣西风舞,蝉声已绝时。
残躯刚入梦,泥藕渐成诗。
待到端阳早,才逢立夏迟?
清香虽是远,六月再捐私!

李商隐:“初闻征雁已无蝉。”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7:04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6:27 发表
文/笑聊

蛩泣西风舞,蝉声已绝时。
残躯刚入梦,泥藕渐成诗。
待到端阳早,才逢立夏迟?
清香虽是远,六月再捐私!

五律•残荷(步韵笑聊先生)


旋罢青春舞,依依挥手时。
碧裙成旧梦,雪瓣入新诗。
浊世君归早,冰心我遇迟。
飘摇香渐远,怜子每无私。

我也曾如此“步韵”过,连白脚也作为“韵脚”。难度很大,只尝试了一次。那是因为是双韵诗,每联的出句都是同韵部的仄韵。另外就是和老狐狸也玩过这么一次,吓得它溜之乎也。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7:05 编辑 ]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17:14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6:57 发表

李商隐:“初闻征雁已无蝉。”

征雁唳鸣时,蝉声绝已迟。炒作前人诗句。玩而已。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17:23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7:04 发表

五律•残荷(步韵笑聊先生)


旋罢青春舞,依依挥手时。
碧裙成旧梦,雪瓣入新诗。
浊世君归早,冰心我遇迟。
飘摇香渐远,怜子每无私。

我也曾如此“步韵”过,连白脚也作为“韵脚”。难度很 ...

老师啊,您是不争名利之人,若是争得话,放眼天下,有谁可以在一小时之内填九首《莺啼序》?可惜现在没有了科考制度,否则, 新泰当出状元!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7:24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7:14 发表
征雁唳鸣时,蝉声绝已迟。炒作前人诗句。玩而已。

辛弃疾有的词比你炒作的厉害,同一首词,大量化用或直接“剽窃”前人的原句。其实没有一定的功力是不易做到的。他早在宋代就遵循了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我在《宋词选》包装的封面上题款如下——
词仙苏轼,词圣幼安。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7:28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7:23 发表
老师啊,您是不争名利之人,若是争得话,放眼天下,有谁可以在一小时之内填九首《莺啼序》?可惜现在没有了科考制度,否则, 新泰当出状元!

开创盛唐毁盛唐,三郎已经是做过皇帝的人了,还有什么可争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7:38     标题: 图片



图片附件: 1092404384630978066.jpg (2011-10-1 17:38, 3.81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5024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17:42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7:38 发表

长水教授题写的书名已经无用。因为存有争议,这本书不写了。譬如某文化事业最大的支持者,拿出了上亿资金,人们却说,你不知道他发财致富坑害了多少老百姓。只有写运动员的没有争议,奥运冠军是奥委会承认的,他祖父就住在我的楼下。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7:45 编辑 ]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19:50

今日连写了好几首五律,累死我了。这人情债不能不还哦!如笑西风先生、迈五兄等。不过乐也在其中了!

新泰第一人很难服众,真如您说,奥运冠军人人无话说当得第一人,其他么嗨嗨、、、这个世道谁服谁?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19:53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17:04 发表

五律•残荷(步韵笑聊先生)


旋罢青春舞,依依挥手时。
碧裙成旧梦,雪瓣入新诗。
浊世君归早,冰心我遇迟。
飘摇香渐远,怜子每无私。

我也曾如此“步韵”过,连白脚也作为“韵脚”。难度很 ...

到希望老师开辟这样的战场,让师友们一展身手哦!
作者: 君遥    时间: 2011-10-1 21:53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7:23 发表


老师啊,您是不争名利之人,若是争得话,放眼天下,有谁可以在一小时之内填九首《莺啼序》?可惜现在没有了科考制度,否则, 新泰当出状元!

莺啼序•今夜星辰

衰翁悯秋季节,正关山月朗。
狮城彦、林锐彬公,墨宝辞赋疏放。
君遥远、南洋北美,难寻昔日陶元亮。
雪舞红尘日,水湾筏者惆怅。

是是非非,入两耳者,但虫儿浅唱。
鹏城客、惧内无妨,罗贤生意兴旺。
老狐狸、披蓑郁闷,恨螃蟹、横行无挡。
日落冬、月下踏歌,必多浮想。

楼兰来也,步履轻盈,瓜子漫天降。
欲采菊、无心云岫,宁静致远,淡泊南山,绝无奢望。
松风山月,终南别墅,坐观云起悠然处,信口吟、行看水无浪。
丹青雅座,开张挥笔抒情,展现大师形象。

只言片语,昨夜星辰,感盛情荡漾。
网间谊、岂能淡忘。
老朽无能,赠我黄金,还有英镑。
从今往后,游于唐宋,龙楼凤阁随心逛。可人儿、骨瘦犹嫌胖。
三郎百岁生辰,但愿嫦娥,也来吟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0-2-7 19:57 编辑 ]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22:04



QUOTE:
原帖由 君遥 于 2011-10-1 21:53 发表

莺啼序•今夜星辰

衰翁悯秋季节,正关山月朗。
狮城彦、林锐彬公,墨宝辞赋疏放。
君遥远、南洋北美,难寻昔日陶元亮。
雪舞红尘日,水湾筏者惆怅。

是是非非,入两耳者,但虫儿浅唱。
鹏城客 ...

看来君遥兄跃跃欲试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22:12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7:23 发表
老师啊,您是不争名利之人,若是争得话,放眼天下,有谁可以在一小时之内填九首《莺啼序》?可惜现在没有了科考制度,否则, 新泰当出状元!

错了,不易找到原来的回复。原话是“我一小时内就能填九十九首《莺啼序》。”
具有中国特色的当前,时兴吹牛,人吹的,牛为什么就不可以也来吹牛?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22:15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9:53 发表

到希望老师开辟这样的战场,让师友们一展身手哦!

难度太大,不妨试试以练笔。即白脚也算“韵脚”,亦步亦趋。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22:19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22:12 发表

错了,不易找到原来的回复。原话是“我一小时内就能填九十九首《莺啼序》。”
具有中国特色的当前,时兴吹牛,人吹的,牛为什么就不可以也来吹牛?

老师说一小时可填九十九首《莺啼序》这个牛吹大了,但填九首我信!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22:28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22:19 发表
老师说一小时可填九十九首《莺啼序》这个牛吹大了,但填九首我信!

一般来说,断断续续累计九小时能拉出一首《莺啼序》的草稿,何时修改完就很难说了。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22:33

记得第一次填长调《多丽》拿来的词谱一看,傻了眼,铁定的平仄,花了我三个多小时。既然老师有令,今日太晚,明日吃好夜饭过一会,临屏和老师一首《莺啼序》。刚好这个词牌没写过,练练笔,估计一小时三十分到两小时之间。到时开笔,看好时间。顺便把君遥也叫进来一起练笔,老师,好不好啊?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1 22:42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1 22:28 发表

一般来说,断断续续累计九小时能拉出一首《莺啼序》的草稿,何时修改完就很难说了。

老师在吓我了,您要九小时?我等岂非要九十小时?还有,君遥拉来的这一首不算,我哪来这么多的相同白脚呢?人名呀!等我在词谱里找一篇,和他一首,完成最长词调。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23:46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19:50 发表
今日连写了好几首五律,累死我了。这人情债不能不还哦!如笑西风先生、迈五兄等。不过乐也在其中了!

新泰第一人很难服众,真如您说,奥运冠军人人无话说当得第一人,其他么嗨嗨、、、这个世道谁服谁?

写了个《反腐第一人》,把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拿下来了,在全国监察系统立了一等功。但他现在的日子,居然不如该判极刑的胡建学好过。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1 23:55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ztables=main&tables=C&pagenum=21&id=4361327&BID=22&bname=&TITLE=%D6%DC%C4%A9%D2%BB%C0%D6%A3%BA%B9%CF%D7%D3%B7%A2%CF%D6%B1%C8%D0%C7%D2%AF%A3%A8%D6%DC%D0%C7%B3%DB%A3%A9%B8%FC%CE%DE%C0%E5%CD%B7%B5%C4%C4%CB%CE%CF%C5%A3%B4%E5%B3%A4%A1%AA%A1%AA%C0%EE%BC%D2%C8%FD%C0%C9%D2%B2%A3%A1

填了18首,因为不正经,本版都没高亮。事后一看,写红楼人物的居然句数不够。逐一对照了词谱,觉得游戏之作没价值,也就懒得修改了。
作者: 松风山月    时间: 2011-10-2 06:24     标题: 回复 #21 李家三郎 的帖子

知诗兄乃大家也,吾无言!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10-2 08:23



QUOTE:
原帖由 松风山月 于 2011-10-2 06:24 发表
知诗兄乃大家也,吾无言!  

知诗兄乃大家之勤杂工也,吾无言!——用词不宜过于简练,否则易生歧义。钦此。
作者: 笑聊    时间: 2011-10-2 08:35



QUOTE:
原帖由 笑聊 于 2011-10-1 22:33 发表
记得第一次填长调《多丽》拿来的词谱一看,傻了眼,铁定的平仄,花了我三个多小时。既然老师有令,今日太晚,明日吃好夜饭过一会,临屏和老师一首《莺啼序》。刚好这个词牌没写过,练练笔,估计一小时三十分到两 ...

我是小蜗牛,却吹了大牛,超出预期时间一倍多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