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桐园梦忆 [打印本页]

作者: 文献    时间: 2011-8-30 09:48     标题: 桐园梦忆

桐园梦忆


 

  王文献




小时候,随着父亲工作的变迁,我们不仅从小城来到一个比较大的城市,而且,在爸爸工作的机关大院的家属区,分得几间宽敞的房间,还有自己独立的前庭后院,生活条件明显地好了起来。

那个机关大院不仅地点好,靠近市中心,而且闹中取静,安详静谧。尤其富有特色的是,院子里栽种了大量法国梧桐,所以整个大院,被大家称作“桐园”。

也许是情感的作用吧,我觉得那些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是世界上最美的树种之一。春天的时候,萌出鹅黄嫩叶,比花朵更为美丽清奇;夏天的时候浓荫匝地,是天然的空气调节器,桐园的温度总是比外面低。

到了秋天,整个桐园一片金黄灿烂,仿佛要燃烧起来,那种浓郁激烈的色彩,只在俄罗斯的油画上看到过。但色彩热烈则热烈,桐园的氛围还是那么恬静温馨,宜室宜家。

冬天,逃不过自然法则,梧桐的叶子都落得一干二净,只有褐色枝干,笔直地伸向碧蓝天空,有时候凝视这样的天空久了,竟觉得很有禅意,蕴含了一种无可言说的美。

我们在桐园生活了整整20年。在那里,父母渐渐从壮年变成老者,而祖母和外婆两位我们深爱的老人家,先后以90高龄,离我们而去。有多少不舍,就有多少疼痛,但谁也无法留住时光飞逝的脚步,也无法阻止它残酷地带走我们挚爱的人。

去年年底回国省亲,爸妈告诉我,桐园已经拆迁了,即将在那里盖起一座数十层的商住两用大厦。爸妈说的时候很平静,毕竟父母早在好几年前就买了现在的优质住房,早已不住在桐园了。我的内心却震撼不已,无法平静。

一个阳光甚好的下午,我独自去了桐园。旧房都已经拆除,新房尚未建造,整个桐园满目疮痍,一地废墟,曾经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芳踪杳然。

我准确地用眼睛丈量出我们家原先的位置,然后踩着废墟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残垣断壁上,回味往日良辰美景,我的眼角慢慢湿润了。
……

回到新加坡后,在一个安静的夜晚,给小女儿读安房直子的绘本《狐狸的窗户》。那只聪明的小狐狸,会用蓝色桔梗花,把手指染蓝,然后搭成菱形的小窗户,透过这个窗户,可以看到往昔的岁月,甚至可以看到逝去的亲人。

念着念着,我哽咽了。我多么想也有一扇用蓝色桔梗花染成的菱形小窗户啊!透过这扇神奇的窗,我可以再次看到祖母和外婆的慈祥笑脸,可以重温在桐园的20年岁月,还可以看到那些风神俊朗、梦中永远青翠欲滴的法国梧桐,在刮风的黎明和下雨的黄昏,轻轻地吟唱一首又一首岁月的歌谣……

本文是特地为赤道风成立25周年创作的,刊登在今天出版的《赤道风》上。原本就欣赏赤道风出版人芊华姐的为人,看了今日联合早报有关赤道风的报导,更是感慨万分。方然芊华夫妇这25年的岁月,走来非常不易。
在出发去参加赤道风25周年纪念午宴之前,上载这篇文章,表达我的祝福。希望赤道风越办越好!
作者: 文献    时间: 2011-8-30 20:35

很高兴今天在赤道风午宴上看到了绿洲上的两位网友--火雷红大哥和华英大哥,

可惜午宴接近尾声,我又有其他事情,匆忙离开,未及细谈,希望下次有机会交流。。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1-8-30 20:43     标题: 回复 #2 文献 的帖子

是我荣幸才对,希望有机会向您讨教。
作者: 文献    时间: 2011-8-30 21:00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1-8-30 20:43 发表
是我荣幸才对,希望有机会向您讨教。

华英大哥谦虚了,看到你们真的很亲切,毕竟大家在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幸好火大哥发现了,不然就错过了,呵呵
作者: Eri    时间: 2011-8-30 22:25     标题: 回复 #1 文献 的帖子

感动于《赤道风》出版人的这份坚持,文献老师的支持也很给力。
作者: 火雷红    时间: 2011-9-1 21:34     标题: 回复 # 2&4 文献 的帖子

席上还问过华英,那位是不是文献啊?他也不大敢确定,还好我不死心,乘着午宴结束时,大着胆子向前问一问,果然是文献老师呢!

能幸会文献老师。真是高兴,可惜匆匆一会,没时间多聊,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向您讨教与学
习。
作者: 文献    时间: 2011-9-2 13:46



QUOTE:
原帖由 Eri 于 2011-8-30 22:25 发表
感动于《赤道风》出版人的这份坚持,文献老师的支持也很给力。

是的,她真的很不容易。今天再次看到她发表于联合早报文艺城上的文章,真诚的人,写下的文字,也是真诚的。

这就是我喜欢她的原因。虽然她是出版人,但我们纯粹是文友,从来没有合作过。

能为她的杂志创刊25周年专门写篇文章(无稿费),再忙也出席赤道风的午宴,这是我可以为她做的。

这也是她,一个很有才华却淡泊恬然的人散发出来的魅力。。。
作者: 文献    时间: 2011-9-2 13:48



QUOTE:
原帖由 火雷红 于 2011-9-1 21:34 发表
席上还问过华英,那位是不是文献啊?他也不大敢确定,还好我不死心,乘着午宴结束时,大着胆子向前问一问,果然是文献老师呢!

能幸会文献老师。真是高兴,可惜匆匆一会,没时间多聊,希望下次有机会再 ...

呵呵,因为我们作协包了一桌,所以无缘同桌,也因为桌子隔得远了点,看不清。。。

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多交流,两位大哥的文笔,我都很欣赏。。。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