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匿名的需要 [打印本页]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1-6-30 17:17     标题: 匿名的需要

要以什么名字发表文章,是作者或作家的自由。
          在某种情况下,真名实姓犹如鲁迅所说的赤膊上阵,自古便有蒙面客行侠仗义,西方电影也就有蜘蛛侠的出现,匿名是暂时的需要,是作战士兵满脸涂上迷彩,化妆隐没侵入敌人的阵地,在还未被发现时把敌人痛快地打个落花流水。
          最后,他从一个未知名的士兵,成为一个战果显著伤痕累累的勇敢战士。作家出版集子之后,读者就必然发现他先前匿名写些甚么文章,究竟用了哪些名字?
          匿名的马甲,犹如小巷里偷袭行人抢夺荷包的匪徒,贼头贼脑打伤了人拔腿就跑,或者在友人背后刺一刀,最后都不会让人知晓。
          自始至终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使命进行抗争,要以真名实姓冲锋陷阵未尝不可,避免损伤保护自己而能持久安全作战,才是勇士的上上策。
          当并非势均力敌,敌强我弱,魔鬼掌握主动且处于优势强大的时候,正义之师为何不讲究战术必须要先暴露自己和不保护自己,要任敌人随意宰杀呢?
          中国国共内战时期,领袖和白色地区工作人员匿名的屡见不鲜;日军占领南洋期间,著名侨领和文化人匿名在偏僻地区生活的更是不胜枚举。
          体制内的忠诚拥护者需要真名实姓,那是为了容易邀功索赏;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大多需要匿名和化名,是为了避免惨遭迫害。
          匿不匿名?对手也就十分清楚双方都是为了要抢夺阵地而制造舆论,彼此不能苟同而为维护自己信仰的真理持久作战,战斗方式为何就一定要按对手或敌人叫阵的要求去进行呢?
          哪一只当权者饲养的鹰犬不希望猎物暴露在视线之内,能让自己和主子轻易捕捉和猎杀呢?
          战士走的道路是迂回曲折的,因此作者或作家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决定要以真姓名,还是笔名,或者是鲜为人知的别名为文。
          匿名写作,是战士暂时的佯装,迟早暴露或被发现势所难免,那是侦察所或奸细的任务,时机成熟他也必然会光明磊落挺身而出。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1-7-1 15:27 编辑 ]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11-6-30 17:24     标题: 回复 #1 斯巴达 的帖子

好文,精彩。

写文章的人有权利选择自己采用匿名还是本名,这是人身自由,除非像北朝鲜这样的国家才有可能实行实名制。现阶段讨论网络实名制,根本不现实,就算中国这样有防火墙的国家,实行的也是匿名制,新加坡难道要变成言论自由不如中国的地方吗?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6-30 19:14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1-6-30 17:17 发表
匿名写作,是战士暂时的佯装,迟早暴露或被发现势所难免,那是侦察所或奸细的任务,时机成熟他也必然会光明磊落挺身而出。...

写得好,正所谓该出手时就出手,“必然会光明磊落挺身而出…”,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1-7-2 13:10

我主张:

1)应该就事论事,不应因人论是非;
2)应该摆事实、讲道理,不应作人身攻击;
3)应该就帖子主题作回应,不应讲与题旨无关的话;
4)应该就一事论一事,不应节外生枝。

如果网友们多能做到以上几点,是否使用实名,就无所谓了。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11-7-2 13:16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1-7-2 13:10 发表
我主张:

1)应该就事论事,不应因人论是非;
2)应该摆事实、讲道理,不应作人身攻击;
3)应该就帖子主题作回应,不应讲与题旨无关的话;
4)应该就一事论一事,不应节外生枝。

如果网友们多能做到以 ...

说得有理。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1-7-2 18:16

上述各位本人都不曾见过面,经常有学生上网称符懋濂为老师,相信他是个以教书为业的学界长辈 ;直至焚琴煮鹤在报章答复吴大地,也才晓得洪枚就是她的真名实姓。 而卡保山不时引用西方哲理 名言与有关中医心得的文字,知道他同时也在早报网 化名发表己见。此外, 吴大地说毕业于华中, 可说是我的学长了。
         尽管如此,对我个人而言 ,他们之中有真名实姓的,有化名的,也有匿名的,但影响我读后观感的毕竟还是文章。犹如在主流媒体言论版迫不得已必须用真姓名发表文章外,发表文学作品多数人都喜欢用笔名,上网匿名和笔名则兼用,为的是不影响自己获国家单位赞助 。 哪个产量多的真名实姓作者始终如一?至今不曾化名或匿名发表过其它文章?
         赞赏 和批评主要来自读者对文章的内容和写作技巧 的认同与否,哪个化名发表处女作的初始不让人有匿名的感觉? 即使真名实姓刊登了文章,开始也难免有旧同学或朋友质疑,是别人同名同性还是他人匿名 。
         言论应该百鸟齐鸣,文坛必须百花齐放, 写作用什么名字无伤大雅,文章是香花毒草应当相信读者的眼光,哪怕是毒草也有适用者选去当治病药用 ,心存不轨的匿名马甲才真正可恶,倘若不是处于好奇和希望真诚结识对方,有任务的人才会穷追不舍查问匿名写作的是何方人物?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1-7-2 18:39 编辑 ]
作者: 笑达坡    时间: 2011-7-2 23:55

若是处在白色恐慌的年代,你问那些实名者,还敢不敢为实名制摇旗呐喊?我看管家与版主都会弃甲逃之夭夭,论坛肯定胎死腹中。到了老吴和小李的年代,开始出现了言论自由的平台,才有早报的论坛和随笔南洋等论坛。君不见主流媒体的言论版到交流站的发言者,都是些记者,学者,文人等,十之八九都用实名。为甚麽呢?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吧!看几时的国庆日能被点名出席盛会,就能名扬四海,耀祖耀宗!
还有论坛的管家说有责任守护实名者,那麽匿名者就可自生自灭吗?再说实名者,即然敢实名,就意味他;她都能做得正,站得稳,一举手,一跺足即能牵动千军万马,又有何所惧呢?其实实名或匿名,是“令伯苏甲”与人何干?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3 09:24



QUOTE:
原帖由 笑达坡 于 2011-7-2 23:55 发表
若是处在白色恐慌的年代,你问那些实名者,还敢不敢为实名制摇旗呐喊?我看管家与版主都会弃甲逃之夭夭,论坛肯定胎死腹中。到了老吴和小李的年代,开始出现了言论自由的平台,才有早报的论坛和随笔南洋等论坛。君不见主流媒体的言论版到交流站的发言者,都是些记者,学者,文人等,十之八九都用实名。为甚麽呢?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吧!看几时的国庆日能被点名出席盛会,就能名扬四海,耀祖耀宗!
还有论坛的管家说有责任守护实名者,那麽匿名者就可自生自灭吗?再说实名者,即然敢实名,就意味他;她都能做得正,站得稳,一举手,一跺足即能牵动千军万马,又有何所惧呢?其实实名或匿名,是“令伯苏甲”与人何干? ...

“笑达坡”应该是男的吧?这中文论坛最难猜测性别的网民是早报网的“华山论见”看他们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

笑兄是JB通,鼓励你开个新帖来谈一谈玩JB的门路和一些须注意的事项,如何?

这里有很多华文老师,免费的,我们一起学习。

作者: 笑达坡    时间: 2011-7-3 15:59

是女或男,逃不过卡兄的火眼金睛?
再说我是新手上路,搞不好,还真的上了路,可就乌乎哀哉?
而我只有一颗星,都还没到准将的资格,不像卡兄三颗星,已是上将,练就金刚不坏之身,畅游网海,乐得自在呀!

作者: 鸿二哥    时间: 2011-7-3 18:39

猜是笑豬哥的化名?
彼處遭封殺,此地暫留人。本島難匿名,他國可寄文。政府就能管到國外?如果國內一點筆名的自由也沒有了,大家都往國外貼真實感言,對於標榜自由的一國,您說這臉子丢得夠不夠大呢?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3 19:48



QUOTE:
原帖由 鸿二哥 于 2011-7-3 18:39 发表
猜是笑豬哥的化名?
彼處遭封殺,此地暫留人。本島難匿名,他國可寄文。政府就能管到國外?如果國內一點筆名的自由也沒有了,大家都往國外貼真實感言,對於標榜自由的一國,您說這臉子丢得夠不夠大呢?

错!错!错!谈一点笑猪哥。

这笑猪哥本来和我没什么,只因我斥责他的好朋友“狗沙查某”,他说像我这样自吹自擂自家的医术“实属罕见”,我告诉他,有些优秀的医术会随着该医师的死亡而消失,能提出来分享是医患的福气,过去我们中国人不是常埋怨华人自私,好东西保守不公开吗?

那天是有一从大马出来医的妇女,她的手指患顽癣10多年屡医未愈,皮裂屈伸不利,我惯于10分钟通鼻治疗(肺开窍于鼻,主皮毛的医理),3星期后她来复诊时痊愈了,请她拿起A4纸写着“笨医生医好”拍照留念,少见的医案奇效高兴得马上写在女网友881的跟帖上,分享和“试探”他们有什么反应,我是边看病边上网的。

狗沙查某被我酸回之后,笑猪哥用“bullet”的网名来攻击我,说我是庸医和没生意上网拉客等鸟话,起初我还以为他是中国人,骂他几回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同一人,我骂他“你这个比中国人还坏百倍的本土妖”、“我才不上网来拉你这种鸟客!”气头下,约他可否出来见面,来赌一把,看是谁干掉谁除害。我脾气之坏和医病之快在同行是自认第二没人认第一的。

我没想到网民会坏到那种程度,所以称他为妖,我就是来捉妖的。大妖既已捉到,再也没什么玩兴了,就让他们去玩另类的妖一一一“华山”吧。

鸿二哥的名字让我想起雍正皇帝对臣子张五哥说“张五哥,张五哥,连朕也得叫你声‘哥’”。

作者: 鸿二哥    时间: 2011-7-3 20:23

那是胡亂猜的,多有冒犯,見諒勿怪。
鴻二哥之所以名鴻二哥,原本就是想盡可能退居二綫,為書法界做些零碎打雜,要站上台階,實在不是本願。
作者: 淡淡的空气    时间: 2011-7-3 20:38

不知道这话题为什么这么热门。匿名有好处也有坏处。既然有坏处,要不要制约?

没人主张取消吧。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3 20:56



QUOTE:
原帖由 鸿二哥 于 2011-7-3 20:23 发表
那是胡亂猜的,多有冒犯,見諒勿怪。
鴻二哥之所以名鴻二哥,原本就是想盡可能退居二綫,為書法界做些零碎打雜,要站上台階,實在不是本願。

阁下是在书法界服务?我是外行,曾在中信拍卖行标下启功的书法,才400元,准备即使假的也值得,看似有功力。

多年下来我才知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正契合我的行业,神啊!

对不起LZ,老毛病又发,离题了。


[ 本帖最后由 卡保山 于 2011-7-3 21:16 编辑 ]

图片附件: [“救”] 224.JPG (2011-7-3 20:56, 137.4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78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2439



图片附件: [“鼻”] 225.JPG (2011-7-3 20:57, 124.51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68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2440


作者: 鸿二哥    时间: 2011-7-3 22:17

鴻二哥時常害人落馬,罪大惡極。看了鴻二哥的字,便明白鴻二哥為甚麽讚成匿名了。

图片附件: 未命名-5.jpg (2011-7-3 22:17, 58.77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6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2441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1-7-3 23:04

卡保山和鸿二哥都是匿名龙虎,从早报网谈到随笔南洋,有共同话题就千言万语,话不投机就各奔东西。
  匿名畅所欲言,常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狭义之士;仗势欺人之徒,往往才会肆无忌惮,杀人放火都有人撑腰,怎在乎真名实姓亮底牌?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4 11:03

鸿二哥写一手好字:赞!

斯兄可知在下也是在“自强不息”那间学校混了4年,只因学业不精,从不交作业,常到住家后院偷打高尔夫球,荒废学业,班主任评语是:不专心。在外工作总是不敢提起先校之美名。

我在早报网的马甲一一透露给大家,中医学院的前院长Z博士曾和我在喝咖啡时提起我的网名,因为有谈到中医的,让他有兴趣一看,我承认是该位。其他马甲估计他不知道,感觉被人熟悉后,言语就不放了,所以当时多用了4个马甲。

作者: 平凡人    时间: 2011-7-4 11:13



QUOTE:
原帖由 卡保山 于 2011-7-4 11:03 发表
鸿二哥写一手好字:赞!

斯兄可知在下也是在“自强不息”那间学校混了4年,只因学业不精,从不交作业,常到住家后院偷打高尔夫球,荒废学业,班主任评语是:不专心。在外工作总是不敢提起先校之美名。

我 ...

卡兄,可真是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啊,

你在早报网的马甲名是什么?


[ 本帖最后由 平凡人 于 2011-7-4 11:46 编辑 ]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4 12:15



QUOTE:
原帖由 平凡人 于 2011-7-4 11:13 发表


卡兄,可真是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啊,

你在早报网的马甲名是什么?

早报网那儿不去了,几只妖还在那儿乱舞,过去的马甲也不提了。

我也玩鸟,几只鹦鹉被我训到飞不回来,在鸟界也有名,哈哈哈。

很多玩乐,那是住在新加坡的福气,感恩啦。新加坡万岁!!!

作者: 平凡人    时间: 2011-7-4 13:15



QUOTE:
原帖由 卡保山 于 2011-7-4 12:15 发表


早报网那儿不去了,几只妖还在那儿乱舞,过去的马甲也不提了。

我也玩鸟,几只鹦鹉被我训到飞不回来,在鸟界也有名,哈哈哈。

很多玩乐,那是住在新加坡的福气,感恩啦。新加坡万岁!!!

卡兄,你可不要“玩物丧志”。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7-4 18:06     标题: 回复 #17 卡保山 的帖子

在下不才,也海天辽阔了4年。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4 18:31     标题: 回复 #21 麦手 的帖子

在下学业成绩满江红。当时代校长王卓如先生,华文老师郑克铭先生,是个鲁迅迷,认识吗?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1-7-4 19:08

向卡保山与麦手二位学长问好,王卓如很林达似乎都同一时期分担和接替郑安仑校长的职务,王震南,陈天赐和潘金顺老师都先后教过我华文,郑克铭该是比较年轻的华文教员吧?是否来自南大? 当时不少南大毕业生都到华中教棵,卡保山学长那时是否念“动物学” 和“植物学”?还是统一后的“生物学”?
    那年代,中国文革兴盛,培养大量赤脚医生下乡服务,新加坡中华和大众开班招生授课,提供华校生另一出路和前途,卡兄应当是那时侯入门学医的吧?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4 20:12

哈哈,老校友呀!幸会!!

读书中学四年是在文革年代,郑金发之后。可能是您的学弟了。

我是工科的。行医之前外头工作10年,1982年间,晚上去中华医学院上课5年。时间这么一晃而过。。。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7-4 21:33     标题: 回复 #22 卡保山 的帖子

大哥好,我是杜辉生时代,1982年的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7-4 21:34     标题: 回复 #23 斯巴达 的帖子

您是学长,我晚辈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5 23:50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1-7-4 19:08 发表
向卡保山与麦手二位学长问好,王卓如很林达似乎都同一时期分担和接替郑安仑校长的职务,王震南,陈天赐和潘金顺老师都先后教过我华文,郑克铭该是比较年轻的华文教员吧?是否来自南大? 当时不少南大毕业生都到 ...

郑克铭,南大中文系第三届。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6 00:04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7-4 21:33 发表
大哥好,我是杜辉生时代,1982年的

杜辉生是物理系第六届。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6 01:01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1-6-30 17:17 发表
体制内的忠诚拥护者需要真名实姓,那是为了容易邀功索赏;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大多
需要匿名和化名,是为了避免惨遭迫害。
          匿不匿名?对手也就十分清楚双方都是为了要抢夺阵地而制造舆论,彼
此不能苟同而为维护自己信仰的真理持久作战,战斗方式为何就一定要按对手或敌
人叫阵的要求去进行呢?
          哪一只当权者饲养的鹰犬不希望猎物暴露在视线之内,能让自己和主子
轻易捕捉和猎杀呢

          战士走的道路是迂回曲折的,因此作者或作家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决定
要以真姓名,还是笔名,或者是鲜为人知的别名为文。
          匿名写作,是战士暂时的佯装,迟早暴露或被发现势所难免,那是侦察
所或奸细的任务
,时机成熟他也必然会光明磊落挺身而出。

多谢斯老大。斯老大的字字珠玑、可圈可点。
有几点是我想说的,就是没法说得那么透澈,我折服啦!!!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1-7-6 02:10     标题: 回复 #29 Jon.Sherwin 的帖子

谢谢学长挑灯夜读,慧眼欣赏。
    卡和麦二位虽较年轻,但卡学长似乎读书很广泛,养鸟治病无所不能,上届几乎准备披甲上阵竞选,精神可嘉,不似本人读书范围狭窄不精胆量小。上苍或光之子也是我华中留台同学,深藏不露。
    学长连郑克铭是南大中文系第三届,杜辉生是第六届物理系毕业,也知道一清二楚,应该是南大首二届毕业生了,请多指点晚辈。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6 10:57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1-7-6 02:10 发表
谢谢学长挑灯夜读,慧眼欣赏。
    卡和麦二位虽较年轻,但卡学长似乎读书很广泛,养鸟治病无所不能,上届几乎准备披甲上阵竞选,精神可嘉,不似本人读书范围狭窄不精胆量小。上苍或光之子也是我华中留台同学, ...

斯兄见笑了,给我一百万在下也不“披甲上阵竞选”,不是我钱多而是我是个非常祟尚自由的人;在咖啡店,咖啡婆问我是不是中医,我说不是,可见一斑。

发个图给大家猜,为什么这份报我花了50元买下?

[ 本帖最后由 卡保山 于 2011-7-6 10:59 编辑 ]

图片附件: 282-502-03 - Copy.jpg (2011-7-6 10:57, 95.56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79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2532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7-6 11:00

卡兄有本事!这样的文物你都找得到!才50元一份?太便宜了。能不能割爱?呵呵。
作者: 平凡人    时间: 2011-7-6 11:03



QUOTE:
原帖由 卡保山 于 2011-7-6 10:57 发表


斯兄见笑了,给我一百万在下也不“披甲上阵竞选”,不是我钱多而是我是个非常祟尚自由的人;在咖啡店,咖啡婆问我是不是中医,我说不是,可见一斑。

发个图给大家猜,为什么这份报我花了50元买下?

傻卡兄,为何发50块买那个薄纸一张嘛?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6 11:36



QUOTE:
原帖由 平凡人 于 2011-7-6 11:03 发表


傻卡兄,为何发50块买那个薄纸一张嘛?

要不是卡老大钱太多   (伍拾扣是peanut),就是因为出版日是他生日,盛大阅兵游行?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1-7-6 11:38 编辑 ]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6 11:58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p38zviJgn8/

上图是跟上海红色收藏家刘德保买的生日报

大家可以去买一份旧生日报来看看,看你生日那一天发生什么事,也看看我是不是被砍菜头。:
victory: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6 12:21



QUOTE:
原帖由 卡保山 于 2011-7-6 11:58 发表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p38zviJgn8/

上图是跟上海红色收藏家刘德保买的生日报。

大家可以去买一份旧生日报来看看,看你生日那一天发生什么事,也看看我是不是被砍菜头。

据说生日报如今的行价是:“80后”的一百多元一张,“70后”的两百多元,“60后”
的三百多元,逐年递增。你的“50后”应该值四、五百元(坡币超过一百元吧?)。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1-7-6 12:25 编辑 ]
作者: 卡保山    时间: 2011-7-6 12:39     标题: 回复 #36 Jon.Sherwin 的帖子

刘德保于06年6月在唐城坊展览他的红色收藏,里头有《人民日报》刊登老李和老毛见面的那份头版报道,也让我心痛的买下。(1976年5月13日)

老校友真懂行情呀,佩服。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1-7-6 12:55



QUOTE:
原帖由 卡保山 于 2011-7-6 12:39 发表
刘德保于06年6月在唐城坊展览他的红色收藏,里头有《人民日报》刊登老李和老毛见面的那份头版报道,也让我心痛的买下。(1976年5月13日)

哇!登老李和老毛见面的那份《人民日报》(有两人握手的像片)当然值钱(五百坡币?)。
等着吧,过几年他俩重逢时那份冥版《人民日报》一定更值钱。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