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也有造就两党制的功效? [打印本页]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0 11:20     标题: 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也有造就两党制的功效?

我思考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对同一个事物会有这么大分歧。我根据叶明兄的结论,用果来寻因,才略知一二。我现在这里对叶明兄上面的结论深入的探讨一番。

叶明兄说:"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也有造就两党制的功效。"。从这里得出叶明兄逻辑里的重要的两点:

1.集选区制会压制小党,就是对小党的当选甚至生存都有害。也就是说集选区对大党比较有利。
2.集选区制有造成两党制的功效。


沿着这个逻辑。那就是说:

1.如果一个国家有多过一个大党,就会助长大党而扼杀小党。最终会形成两党制。
2.如果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大党和其它小党。其最终情况是会扼杀小党,催生一党独大。

如果一个国家是如情况1,那有没有集选区其实不重要。有点画蛇添足的感觉。
如果一个国家是如情况2,那就只会让大党更大,小党更小。


我的以上结论完全是根据叶明兄的逻辑推断出来的。

回头来说。当我们讨论任何事情(尤其是制度)不能在空中谈。如果只在空中谈,那就沦为理论。理论的争辩是有必要的,但最终还是要会到地面。把这个事情或制度放到其生长的环境来讨论。我前面说过了,叶明兄的结论让我费解。我思考后后发现。如果把2011年的大选结果和新加坡从建国以来的历史背景和环境切割,就会得出和叶明兄一样的结论。因为叶明兄并没有把集选区在1988年成立时新加坡的环境和历史背景考虑在内。那时候是一党独大,几个连小党都称不上。从1988年到2011年前的大选就印证了叶明兄的“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从1988每次大选,反对党无法组织足够的团队参选所有集选区。所以提名日就是执政党执政日。

到了2011年才有第一次突破。那是个有很多因素造成的结果。

一是民心思变。
二是很多政策引起不满。
三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
四工人党推出了前所未见的A Team。
五刘程强在后港的政绩直接形成辐射影响。
六工人党在aljunie本来就有不少的支持者。

这么多的因素不考虑在内,却把功劳都给了集选区。不要忘了就算是工人党现在还算是小党。这次也只在一个集选区胜利,而且这个胜利得来不易。可能下一次就会被“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的因素所扼杀掉。

任何讨论不能背离所处的环境。我是搞电子工程的。不能设计一个产品只在实验室里能运作。放到实际的环境就不能操作。因为实际环境有很多背景干扰的因素。

我发新帖被管理放去别的帖子。理由不愿给,我就只好自己再发。尽管再删。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0 11:33     标题: 回复 #1 冷风细雨 的帖子

那些独立人士怎么办?
没有党派就不可参政竞选了吗?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0 11:34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5-20 11:33 发表
那些独立人士怎么办?
没有党派就不可参政竞选了吗?

连小党都没有生存的空间,还轮得到独立候选人。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11-5-20 11:37

在下覺得這不好,應該讓小政黨也成長。
最終成立多黨聯合政府,這不更好?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5-20 16:22     标题: 回复 #3 冷风细雨 的帖子

独立候选人相当于一人小政党。

这次选举,独立候选人是被反对党在协调会议中赶出门的。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08:30

我最想知道的是。叶明兄对于我指他的分析是空中阁楼有什么想法?对任何事的分析不能背离其根本的背景。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08:32 编辑 ]
作者: 山水为邻    时间: 2011-5-23 08:39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0 11:20 发表
我思考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对同一个事物会有这么大分歧。我根据叶明兄的结论,用果来寻因,才略知一二。我现在这里对叶明兄上面的结论深入的探讨一番。

叶明兄说:"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也有 ...

冷版主真是思维缜密,高手过招就是有看头。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08:47



QUOTE:
原帖由 山水为邻 于 2011-5-23 08:39 发表


冷版主真是思维缜密,高手过招就是有看头。

可是没人愿意理。哈哈。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09:48     标题: 回复 #8 冷风细雨 的帖子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0 10:32 发表
叶明兄说:"集选区有压制小政党的作用,也有造就两党制的功效。"。从这里得出叶明兄逻辑里的重要的两点:

1.集选区制会压制小党,就是对小党的当选甚至生存都有害。也就是说集选区对大党比较有利。
2.集选区制有造成两党制的功效。

沿着这个逻辑...

冷风兄还是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我在文章里的完整表达是,选区制(多数制)不如比例制对小政党有利,而集选区制度更会加剧这种不利局面。另一方面,选区制有利于造成两党制。集选区制度也会放大这种效应。

所以,真正的问题在选区制。如果你希望有一种对小政党有力的局面,那就应该主张比例制。只是取消集选区,作用不大。而我已经分析过了,集选区在保证少数族裔代表权,促进种族融合方面,是有价值的。不要随意否定它的正面意义。不要认为种族和谐是理所当然。

我觉得,新加坡人应该有足够的智慧找出一个更好的制度。我前面已经阐述过了,我个人并不倾向于废除集选区,也不倾向于推行彻底的比例代表制。因为这两个方案都是有代价的。我觉得,倒是可以改革非选区议席。第一,让这些议席有完整的表决权,第二,采用类似台湾“不分区立委”的办法,在选区制基础上引进一部分比例制议席(用比例制方式来分配非选区议席)。

冷风兄一直很推崇台湾民主。可为什么对“不分区立委”这样的制度创新视而不见?一味替台湾民主的弊端辩护,其实不会有任何好处。我们重要的是,扬其长,避其短。但首先要分清,哪些是长,哪些是短。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09:54

上面转帖的,是在《都是“集选区”惹的祸?》后面进行的相关讨论。

转到这里来,希望大家知道“没人愿意理”是有原因的。冷风兄在后面还有回复。我喜欢在我的主帖下进行讨论。如果您不愿意,我也不会介意。但误导别人说我不愿因回复,这不是应有的做法。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09:56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09:48 发表


冷风兄还是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我在文章里的完整表达是,选区制(多数制)不如比例制对小政党有利,而集选区制度更会加剧这种不利局面。另一方面,选区制有利于造成两党制。集选区制度也会放大这种效应。
...

叶兄已经不只一次说过我没有读懂他文章。大概要是我没有同意就算是没有读懂。还是我已经重新在简报我读您文章后感。

我坚持我对集选区的看法。口头上说要保护的倒是不见需要保护。结果倒是保护了一些新人轻松通关。不知道叶明兄对陈佩玲有什么感想?

我没有推崇什么台湾民主。我只是佩服他们勇敢走出去。虽然不完美,可这世界的事本来就是如此。一味的控制,只会沦为什么也做不了。

我还是没有读懂你的回复。空中阁楼的分析有什么意义?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09:57

各位,如果不想了解对方的观点,只想表达自己的立场,这样的交流会有意义吗?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09:59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09:54 发表
上面转帖的,是在《都是“集选区”惹的祸?》后面进行的相关讨论。

转到这里来,希望大家知道“没人愿意理”是有原因的。冷风兄在后面还有回复。我喜欢在我的主帖下进行讨论。如果您不愿意,我也不会介意。但误导别人说我不愿因回复,这...

我在主贴的回应也不见回答。我只是单纯的回应。这是我个人主观的看法。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0:01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09:57 发表
各位,如果不想了解对方的观点,只想表达自己的立场,这样的交流会有意义吗?

叶明兄。我都说了我反复的思考你为什么会得到那样的结论。我也站你的立场想。也从国倒因,寻找思绪的脉路。难道我没有了解你的观点。我还能多体贴啊?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2:37     标题: 回复 #14 冷风细雨 的帖子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10:01 发表
叶明兄。我都说了我反复的思考你为什么会得到那样的结论。我也站你的立场想。也从国倒因,寻找思绪的脉路。难道我没有了解你的观点。我还能多体贴啊?

本人的原文,前半部分主要指出了一些用来指责集选区的错误理由。不知您认为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本人原文的最后三段是这样的:

  笔者明白,选区制(多数制)不如比例制对小政党有利,而集选区制度更会加剧这种不利局面。但通过缩小集选区规模,增加单选区数目,这种担忧还是可以寻求到某种妥协的。

  而欧美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选区制有利于造成两党制。集选区制度,也很可能会放大这种效应。尤其在工人党已经创造历史,攻下第一个集选区,夺下有史以来最多国会议席后,这一政治格局似乎已初露端倪。工人党的胜利,也证明了集选区制度是可以做到相对公平、公正的。

  在这种制度下,所有政党都必须派出多元种族的团队,所有集选区的群众大会上都能看到少数族裔的发言者和参与者,听到多种不同的语言,这一局面不但有助于消除不良政客挑起种族议题的可能性,还能通过竞选活动,促进不同种族间的融合。这难道不是集选区的好处吗?在抨击和丑化这一制度时,新加坡人是否应该三思呢?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3:01

如果冷风兄认为,以上三段是为集选区辩护,我承认。但我辩护的重点是指出被大家所忽略的,集选区制度确实有利于维护种族和谐与团结。对这样的好处不应该视而不见。

对推出集选区的动机,我并不否认有压制反对党的用意,但也请大家不要忽略“组屋种族配额制”在1989推出的事实。试问,如果没有集选区制度作为保障,组屋种族配额制不会造成反弹吗?各位真的认为,新加坡的种族和谐已经到了那样的程度?可如果已经到了那样的程度,那还有必要推出“组屋种族配额制”吗?如果以这两项制度推出30多年后所取得的种族和谐为证据,来证明这些制度根本没有推出的必要,这难道不是“倒因为果”的逻辑吗?

所以我认为,要讨论废除集选区,就不能绕过种族问题。我在原文提出“反对集选区制度的人,有责任提出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的替代方案,不应该把种族和谐的局面视为理所当然。”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而事实上,通过进一步缩小集选区规模,增加单选区数目,这种制度对反对党造成的压制,是可以被减少的。而工人党的成功也证明,目前反对党已拥有挑战集选区的实力。集选区不再是阻挡反对党参选的法宝,甚至会成为象工人党这样有实力的反对党,一举攻下更多议席的助力。在这种新形势下,为什么一定要取消集选区呢?

所以我总觉得,冷风兄并没有看懂我文章的意思。另外,我也有意介绍了“比例代表制”和“多数制”的优缺点。其实已经在暗示,如果要保护小政党的参政权,取消集选区不如引进“比例代表制”更有效。而具体办法也在我主帖后面的讨论中进行了比较详细的阐述。不知冷风兄有没有认真想过呢?
作者: 淡宾尼    时间: 2011-5-23 13:49

那么在种族关系融洽后的今天,是否可以考虑取消集选区?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13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2:37 发表


 笔者明白,选区制(多数制)不如比例制对小政党有利,而集选区制度更会加剧这种不利局面。但通过缩小集选区规模,增加单选区数目,这种担忧还是可以寻求到某种妥协的。

  而欧美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选区制有利于造成两党制。集选区制度,也很可能会放大这种效应。尤其在工人党已经创造历史,攻下第一个集选区,夺下有史以来最多国会议席后,这一政治格局似乎已初露端倪。工人党的胜利,也证明了集选区制度是可以做到相对公平、公正的。

  在这种制度下,所有政党都必须派出多元种族的团队,所有集选区的群众大会上都能看到少数族裔的发言者和参与者,听到多种不同的语言,这一局面不但有助于消除不良政客挑起种族议题的可能性,还能通过竞选活动,促进不同种族间的融合。这难道不是集选区的好处吗?在抨击和丑化这一制度时,新加坡人是否应该三思呢?
..

在现阶段我对比例代表制有所保留。单选区制还是比较适当。

在理论上我同意集选区制度会放大“选区制度对两党制比较有利”的情况。这是这是理论上。放在新加坡的情况就不太适合。因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集选区制度只会扼杀其它政党。从实施以来到2011年前都没有任何执政党意外的政党赢过一个集选区。集选区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障碍。不管是在实际操作上还是心理上。不能因为这次工人党胜了就证明这个制度没有压制小党的问题。从1988到2011前有多少个选举证明了这点。你却只挑2011年唯一的一个例外的aljunie来说事。不要忘了我前面提到,就算工人党赢了6席,实际上相对政党党还算是小党。那工人党会不会在下次的选举里又被“集选区对小党不利”的因素而击倒?


种族的保护是伪命题。论坛上很多人提出了不少证据证明更本从来就没有人因为是少数种族而落选。重点是到底集选区台面上的保护少数种族的真原因,还是用来掩饰其真正的用意。看看多少新人(大多是华族)躲在重量级人物后面轻松获选的例子就知道其真意。今年的陈佩玲就是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还能通过竞选活动,促进不同种族间的融合。”--用选举来促进种族融合是我听过最怪的理由。JBJ在义顺单选区当选。难道义顺都是印度人?

事实证明了集选区压制了新加坡小党的生存。不利于新加坡的民主生态。造成很多没有经过选战的议员轻松进入国会,还当上部长。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4:30



QUOTE:
原帖由 淡宾尼 于 2011-5-23 13:49 发表
那么在种族关系融洽后的今天,是否可以考虑取消集选区?

我认为不宜取消。但可以缩小集选区规模。

新加坡是个小国,周边又面对种族政治、种族情绪的复杂环境。不能假设本地的种族问题肯定不会发酵。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37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4:30 发表


我认为不宜取消。但可以缩小集选区规模。

新加坡是个小国,周边又面对种族政治、种族情绪的复杂环境。不能假设本地的种族问题肯定不会发酵。

事实是集选区制度已经实施了。确实要说取消就取消对大家都不好。执政党更是难有说词。我同意缩小集选区的规模。这是为了减少40%的选民投给反对党,却只有6%的国会议席。我知道您又会说选区制度不是比率代表制度。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能分得清楚。选区制度本来就不可能出现国会议席的占有率和得票率完全一致。选区制度的设计上就注定了他会有这种在国会占有率和得票率的偏差。可是您不觉得40%对6%的偏差也太大了。正常的情况小,10%的误差还行。。就算是20%也能接受。现在的误差之大。这种误差会形成长期的问题。那就是选民觉得自己的声音无法在国会上被代表。

缩小集选区有助于减少这个偏差。

谢谢。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4:39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14:13 发表

在现阶段我对比例代表制有所保留。单选区制还是比较适当。

在理论上我同意集选区制度会放大“选区制度对两党制比较有利”的情况。这是这是理论上。放在新加坡的情况就不太适合。因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 ...

我并没有主张全部采用比例代表制。我主张的是对“非选区议员”采用比例代表制的方式来选举。

我从没有否认,集选区压制了小党的生存。我的建议是进一步缩小集选区,并增加单选区数目。这样可以取得必要的妥协。

至于没有经验的议员轻松进入国会的弊端,只要降低参选门槛,引入必要的竞争,就可以基本解决。这次陈佩玲的问题已让执政党团队付出了代价,就是因为有竞争的结果。以后他们选人还会这么随意吗?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11-5-23 14:44

其實只要用雙選區+單選區就完全可以取代集選區了。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47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4:39 发表


我并没有主张全部采用比例代表制。我主张的是对“非选区议员”采用比例代表制的方式来选举。

我从没有否认,集选区压制了小党的生存。我的建议是进一步缩小集选区,并增加单选区数目。这样可以取得必要的 ...

谢谢。我们大概也已达到了共识。缩小集选区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4:48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14:37 发表
。可是您不觉得40%对6%的偏差也太大了。正常的情况小,10%的误差还行。。就算是20%也能接受。现在的误差之大。这种误差会形成长期的问题。那就是选民觉得自己的声音无法在国会上被代表。...

不要忘了,这次工人党在所有参选选区的得票率都超过40%!包括东海岸和义顺这两个远离后港的集选区。而这次大选的胜利,也让工人党能取得更多的资源,包括人才,包括在国会议政的经验,在媒体的曝光度,以及对集选区的管理经验和成绩这样的政治资本。这是我认为两党制已初露端倪的原因。如果集选区不取消,相信会加速工人党成为国会第二大党,并缩小与执政党差距的助力。对这一点,我个人非常乐观。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50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4:48 发表


不要忘了,这次工人党在所有参选选区的得票率都超过40%!包括东海岸和义顺这两个远离后港的集选区。而这次大选的胜利,也让工人党能取得更多的资源,包括人才,包括在国会议政的经验,在媒体的曝光度,以及 ...

我其实同意您关于工人党的分析。可是这不能用来证明集选区的好。只能说是工人党终于攻克了集选区的魔咒。

还是一句话把集选区缩小还是比较好。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51



QUOTE:
原帖由 光之子 于 2011-5-23 14:44 发表
其實只要用雙選區+單選區就完全可以取代集選區了。

现在就看执政党怎么做了。他们还是绝对多数。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4:53     标题: 回复 #25 冷风细雨 的帖子

我从来没有用这一点来证明集选区好。我说过,集选区的好处在于促进种族融合,保证少数族裔代表权。

工人党攻克集选区的胜利,是我认为,集选区在现阶段已经没有非取消不可的迫切性的理由。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4:55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4:53 发表
我从来没有用这一点来证明集选区好。我说过,集选区的好处在于促进种族融合,保证少数族裔代表权。

工人党攻克集选区的胜利,是我认为,集选区在现阶段已经没有非取消不可的迫切性的理由。

谢谢。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3 14:59

其实我倒想问一下冷风兄,如果来届大选,政府将东海岸、义顺等集选区取消或缩小,您会认为是对反对党更公平,还是更不公平?

所以说,现在讨论要不要取消集选区,必须要考虑到反对党已经突破集选区的因素。不考虑这个因素,反而有可能造成新的不公平。
作者: 纸老虎    时间: 2011-5-23 15:13     标题: 回复 #29 叶明 的帖子

这么说来政府是有可能取消一些集选取的!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3 16:45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4:59 发表
其实我倒想问一下冷风兄,如果来届大选,政府将东海岸、义顺等集选区取消或缩小,您会认为是对反对党更公平,还是更不公平?

所以说,现在讨论要不要取消集选区,必须要考虑到反对党已经突破集选区的因素。不 ...

这就是诡异的地方。现在政府不管是取消或缩小都会被别人用来说事。要是取消就说输了一个就怕输。要是缩小就说怕输太多。这些质疑看起确实有点找碴。问题是这问题是谁先开了头?是谁先放的火?有句话,“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用集选区得利这么多年,终归还是要还。

现在集选区是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如果工人党把aljunie管好。在国会没有出错。基本上怎么形勢還是對工人党有利。其实如果政府聪明的话倒不如不改。至少不會落個给人家骂玩臭的惡名。反正之前的集选区都给人家骂到没什么好骂了。何苦又添加话题。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21:30 编辑 ]
作者: 桃子    时间: 2011-5-23 21:28

怪事。以前新加坡发生 种族暴乱时都不需要出动什么集选区的制度来解决问题。

况且从建国以来就一直强调种族和谐,这么多届单选区的竞选,都没出现什么种族不和的问题。集选区制度的产生,很显然是为了达成某种政治目的。

还是那句话,要对一个国家的历史有足够的了解后才下评论,否则只会自暴其短。动笔前请三思。

[ 本帖最后由 桃子 于 2011-5-23 21:30 编辑 ]
作者: 山水为邻    时间: 2011-5-24 00:55

一个压制反对党多年的不公平制度,不能因为反对党赢了一次就变得公平了,也不能说没有改变的迫切需要了。对选民来说,即使这个制度以后变得对反对党有力了,它同样是不公平的。同样需要废除和改变。
作者: goh538    时间: 2011-5-24 12:42

是的,大家不能以一叶知秋的想法来论公平不公平,经过这次教训,谁又能知道选区下来有什么变化,就象维交先生说的:没有什么政策是不能改变的,五年后大家拭目以待必有动作,执政党中不缺能人。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1-5-24 13:08

我个人认为集选区制度是违背民主的, 所有侯选人都必须靠自己的能力, 得到选民的明确委托才能进入国会.

执政党估计反对党没有足够的人才组团参选, 也出于怕输心理才联合起来, 必须借助一部分受欢迎候选人的力量拉选票才设立这制度, 现在看来已行不通,   必须另辟蹊径了!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0:29



QUOTE:
原帖由 山水为邻 于 2011-5-24 00:55 发表
一个压制反对党多年的不公平制度,不能因为反对党赢了一次就变得公平了,也不能说没有改变的迫切需要了。

请问,我有说过集选区公平吗?

我说过,没有制度是十全十美的。每一种制度都有它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还有一句话我说过,可能还要再说一边:如果不想了解对方的观点,只想表达自己的立场,这样的交流会缺乏意义。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0:32     标题: 回复 #31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如果行动党说他要顺应民意,取消集选区制度呢?我相信多数人会给掌声。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0:42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11-5-24 13:08 发表
我个人认为集选区制度是违背民主的, 所有侯选人都必须靠自己的能力, 得到选民的明确委托才能进入国会.

执政党估计反对党没有足够的人才组团参选, 也出于怕输心理才联合起来, 必须借助一部分受欢迎候选人的力 ...

其实不然。如果说民主就是“所有侯选人都必须靠自己的能力, 得到选民的明确委托才能进入国会”,那么比例代表制也是不民主的。因为比例代表制是按政党得票比例来分配议席,而不是直接选人的。但事实上,比例代表制是对小政党最有利的选举方案。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选区制有压制小党和促成两党制的作用。集选区制度会加剧选区制的这一特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1:21



QUOTE:
原帖由 桃子 于 2011-5-23 21:28 发表

还是那句话,要对一个国家的历史有足够的了解后才下评论,否则只会自暴其短。动笔前请三思。

我非常同意您说的这句话。

在讨论关于集选区有利于促进种族融合的问题时,有不少网友坚持认为,新加坡的种族已经很和谐了。根本不需要集选区制度。

那就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吧!

在开埠之初,英国殖民者大量引进移民,造就新加坡成为多元种族的社会。在英国人治下,各种族在不同地点各自聚居,种族关系相对和谐,150多年来没有出过大问题。

可是二战后,全世界民族主义兴起。马来亚和新加坡也不例外。在马来亚独立,新加坡并入马来西亚联邦后,马来人反对英国人、争取独立的民族主义情绪,开始转变为反对华人和印度人,企图独自垄断国家权力的种族主义或马来沙文主义。

巫统当时的主张是“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而人民行动党的主张是“马来西亚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虽然只差两个字,但明眼人仍可以看出,这两个主张之间的巨大差异!

由于受到联邦马来沙文主义的影响,一向种族关系和谐的新加坡,种族问题骤然紧张。这也与当时新加坡种族聚居,相互缺少深入了解和交流有关。1964年,新加坡先后发生两次大规模种族暴动。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暴动都与外国势力有关。第一次是受到马来西亚政治人物的煽动,第二次更是被印尼特工直接挑起的。而经过这两次血腥暴动后,新加坡的种族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和谐,甚至至今仍非常敏感。

如果不了解这些历史,就会陶醉于新加坡目前所享有的种族和谐,根本不会理解我为什么一再强调“周边复杂的种族环境”。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在马来西亚仍有鲜明的种族政治,在印尼1998年仍发生排华暴动的情况下,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新加坡的种族和谐无需小心呵护、谨慎对待,也不会再出任何状况?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1:46

相信谁都知道,在同一个城市内,各种族分不同地点聚居,绝对不利于种族融合。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给煽动种族对立情绪者提供便利。

但是,新加坡在种族情绪最严重的1960年代,有机会打破种族聚居吗?第一,没有手段。第二,时机不成熟。如果勉强为之,反而会造成种族关系更紧张的局面。

而到了1989年,时隔20多年后,新加坡的种族情绪已大为缓解,种族关系相对融洽。而政府又有公共住屋这一最强有力的手段。所以推出组屋种族配额制,对种族聚居来个釜底抽薪,可说是恰逢其时。这也是新加坡政府致力于从根本解决种族问题的一个具有战略眼光的决定。

但是,种族聚居客观上有利于少数族裔参政当选。打破种族聚居,自然会造成少数族裔参政困难。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避免在推出组屋种族配额制的时候,引起少数族裔反弹?显然,1988年推出的集选区制度,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并不否认,执政党也有利用集选区制度压制反对党的用意。如果只是为了保证少数族裔代表权,那么3到4人的集选区就足以达至目的。之前集选区的规模大都在5人-7人,这是不合理的。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否定集选区制度当时推出的必要性,和它所具有的促进种族和谐的作用。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1-5-24 21:48     标题: 回复 #39 叶明 的帖子

赞同种族和谐只是表面现象! 种族之间缺乏文化上的深层了解, 和谐只限于“相安无事,敬而远之”的层面!

但是, 集选区的初衷纯粹只为达到种族代表的比率吗? 精英们难道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1-5-24 21:52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3 14:50 发表
可是这不能用来证明集选区的好。只能说是工人党终于攻克了集选区的魔咒。

还是一句话把集选区缩小还是比较好。

什么是“集选区的魔咒”?反对党太弱,是集选区造成的吗?

现在工人党刚长大了一点,立刻就攻下集选区,这证明“集选区的魔咒”根本不存在。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1:55

以上对新加坡种族暴动的历史,和推出组屋种族配额制度的历史,做一简单的陈述和分析。希望让那些不了解那段历史,或对那段历史只有片面了解的朋友,能够理解我对集选区看法的依据。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4 21:58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11-5-24 21:48 发表
赞同种族和谐只是表面现象! 种族之间缺乏文化上的深层了解, 和谐只限于“相安无事,敬而远之”的层面!

但是, 集选区的初衷纯粹只为达到种族代表的比率吗? 精英们难道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其实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一举两得。既致力于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又巧妙压制了反对党。

但是,你不能说少数族裔代表权不需要保护。或集选区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事实上,这个目的是达到的。只是这个制度的副作用也被刻意利用或放大了。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5 11:11     标题: 回复 #39 叶明 的帖子

叶明先生,您所说的历史问题确实存在,但是那已经成为历史。
自从强制服兵役开始,各种族之间的隔阂已经逐渐缩小很多。
新时代的马来族同胞们也没有那么封建,可以跟华人打成一片。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5 11:18     标题: 回复 #41 林子 的帖子

在年轻的一代(40岁以下),深交的不乏人在。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2:57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5-25 11:18 发表
在年轻的一代(40岁以下),深交的不乏人在。

我同意您的观察。新加坡种族和谐的基础,是越来越稳固了。

但不要忘了,那不是仅靠宣传和教育就能达到的。22年前推出的组屋种族配额制,一举打破了新加坡的种族聚居状况。我认为是造就这一局面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3:22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5-25 11:11 发表
叶明先生,您所说的历史问题确实存在,但是那已经成为历史。
自从强制服兵役开始,各种族之间的隔阂已经逐渐缩小很多。
新时代的马来族同胞们也没有那么封建,可以跟华人打成一片。

我同意,强制国民服役对推动种族融合发挥了巨大作用。但这并不等于无需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种族问题在新加坡永远是个敏感课题,除非周边国家也都出现不可逆转的种族和谐的局面。

分享一件小事:有一次我去马国,与一位很随和、很容易沟通的马来商人聊天。他认为新加坡政府压制马来人。理由是新加坡空军没有马来人机师,马来人服役多数是去民防部队,在武装部队的精英单位中几乎没有马来人,马来人也很难做到高级军官……

你我都知道,他讲的情况基本属实。我们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如果有人刻意渲染这些“事实”,会不会引发种族情绪呢?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或许很多人会认为,是新加坡的全民兵役制刺激了种族问题。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3:43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5-25 11:11 发表
叶明先生,您所说的历史问题确实存在,但是那已经成为历史。

与麦手兄探讨一下对历史的态度。

从客观上说,无论是今天还是明天发生的事,只要发生了,它就将成为历史(过去)。但历史并不只是一件发生了、过去了的事。

西方谚语说:History repeats itself。为什么呢?Because nobody listens。中国有句古话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也说了同样的道理。

我个人感觉(希望不对),新加坡人普遍不太注重历史,无论是世界史、区域史、还是新加坡自己的历史。这是很可怕的。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不向历史学习,必受历史惩罚!

如果有人认为,不了解历史也可以谈论现实;或认为,我们谈论的是现实,与历史(已经过去的事)无关,我总觉得这样的态度是会付出代价的。

与君共勉!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6 13:58     标题: 回复 #47 叶明 的帖子

那个时候,也就是您说的20年前,学生下课都是立马回家,鲜少有在外头厮混,当然比较叛逆或者特殊情况的除外。
当下呢?学生下课后,有做不完的小组专题作业,课外活动,甚至社交活动等等。
相较之下,当代学子有多少时间在家呢?
在图书馆,商场咖啡座,快餐店,甚至机场大堂温习功课,比比皆是。
那么这些孩子有多少时间在家里,跟所谓的邻居们厮混呢?
此一时,彼一时。在那个时候确实需要强制分化,以免形成种族社区。
但是现在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6 14:08     标题: 回复 #48 叶明 的帖子

根本没有问题,何来需要保护?
现在的年轻马来人,有多少是很重视自己的宗教的呢?
我这个说法或许不具备任何代表性,因为很多东西是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说的,但是不等于不存在。
就是喝酒,吃猪肉,这些被传统回教徒视为大逆不道的事情,现在的年轻人也做的。
马来西亚跟新加坡是不能直接比较的。
你若是回教徒,被逮到喝酒,是犯法的,新加坡没有这样的法律。
你若是回教徒,跟异性同房,对方不是你的合法妻子,那也是犯法,新加坡也没有。
上述几个例子,且不论好坏对错,在新加坡,是年轻人,不论华人印度人马来人,都会做的。
就你说的军队中的事情,不知道你的理解是什么,但是假以时日这些情况会改变。
回教徒不能乱吃东西,虔诚的佛教徒不杀生。所以这些人都不能当特种兵。
空军机师,早先是害怕带机叛变,但是慢慢也会改变的。
这些不需要特意渲染,根本就是新加坡人皆知。
你敢不敢走到街头问问新加坡马来人会不会介意?
我现实生活马来朋友很多,有老式的,每天膜拜5次的。
也有新潮的,跟我一起喝酒吃肉的。
上述两类朋友,对军队的事情都不介意。
再补充下,本人的国语说的还算可以,跟马来人都是用国语交流的。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6 14:14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6 13:43 发表


与麦手兄探讨一下对历史的态度。

如果有人认为,不了解历史也可以谈论现实;或认为,我们谈论的是现实,与历史(已经过去的事)无关,我总觉得这样的态度是会付出代价的。

您上面的那段引述,什么咬文嚼字的,我是一介粗人,不配表态。
但是就您说的那句,我想在另外的帖子里,您跟冷风版主讨论的集选区问题,也很清楚说明。
单看这次的选举结果,您说得头头是道。
但是回顾历史看看行动党是怎么带领新加坡先辈们把基础奠定,之后慢慢走错方向。
然后再为了赢得大多数议席而出台的种种,集选区,要不得。

谢谢你花时间回复我的一些想法,也希望你有时间,多多走到咖啡店坐坐。
抽抽烟,喝喝酒,学学马来话,也就是我们的国语。
多多交流,知道何谓民生。
不要像先前的一些官员,饱汉不知饿汉饥,都是躲在房间开着空调就觉得天气很好的。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5-26 14:15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3 13:01 发表
如果冷风兄认为,以上三段是为集选区辩护,我承认。但我辩护的重点是指出被大家所忽略的,集选区制度确实有利于维护种族和谐与团结。对这样的好处不应该视而不见。

对推出集选区的动机,我并不否认有压制反对 ...

对于“集选区制度有利于种族和谐与团结”的观点,我觉得很值得商榷。

其一,什么叫做种族和谐?是各种族在国会中有合乎比例的代表议员吗?还是种族间和睦相处?我认为后者为重。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不但少数族群要有保护自身利益和尊严的觉悟和勇气并勇敢地付诸实际,多数族群更要有不歧视不伤害少数族群的素养。这一点我非常欣赏北美地区的种族和谐方式,黑人和非白人族群对一切歧视伤害他们的行为积极自卫直至诉诸法庭,白人等主流族群则小孩起就有非常到位的种族平等和互相尊重的观念教育,其结果是尽管各种族仍然保持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彼此间在社会、工作、生活场所相安无事。他们并没有要求有固定或一定数量的议员当选才能和谐。

其二,即使要有各族群的代表议员,是他们的人数重要,还是他们的声音及其力量重要?我认为还是后者重要。新加坡国会自建立以来,有大影响或者说有大作为的少数族群代表几乎屈指可数:拉惹勒南,贾古玛,阿都拉,尚达曼,雅国,惹耶勒南等。同期当选的国会议员中少数族群代表议员显然远远超过这个数目。而且别忘了,拉惹勒南和惹耶勒南这两位,一个是在集选区制度之前当选的议员而另一个干脆只是非选区议员而已,他们的影响力我想不用多加阐述了。那么多因为集选区制度保送进国会的少数族群议员实际发挥影响力并让人们对其种族身份留下深刻印象的如此之少,我们有理由质疑集选区制度因此而继续存在的必要性。

其三,即使一定要确保一定数额的少数族群议员,那么仍然可以在少数族群人数达到一定比例的选区,改集选区为比例制大选区,并保留其中一个给少数族群,由最高得票率的那位少数族群候选人当选。这种方式甚至可能出现同一选区出现多个少数族群议员当选的局面,只要他们足够强大的话。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4:58     标题: 回复 #51 麦手 的帖子

重复一下我说过的:你我都知道,他讲的情况基本属实。我们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如果有人刻意渲染这些“事实”,会不会引发种族情绪呢?

麦手其实不必向我解释。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们的分歧在于,我认为如果有人刻意渲染这些“事实”,可能会引起种族情绪,而你认为不可能。如果是这样,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这是大家对同一件事的看法和判断不同。

有位前辈说过,他担心新加坡的年轻一代有忽视种族课题敏感性的倾向。看来我只能同意他的说法。希望大家能够以史为镜!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5:28     标题: 回复 #53 北纬 的帖子

只要大家平心静气地来分析,“集选区制度有利于种族和谐与团结”并不难理解。

第一,这是一个在即将出台限制种族聚集条例前推出的政策。限制种族聚集将不利于少数族裔参政。推出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的制度,显然是为“组屋种族配额制”的推出铺路。

第二,这项制度不仅保护了少数族裔的代表权,事实上也使得新加坡不再有单一种族政党的生存空间。这几乎是对任何潜在的种族政治势力进行釜底抽薪。

第三,我原文的最后一段有明确阐述:所有政党都必须派出多元种族的团队,所有集选区的群众大会上都能看到少数族裔的发言者和参与者,听到多种不同的语言,这一局面不但有助于消除不良政客挑起种族议题的可能性,还能通过竞选活动,促进不同种族间的融合。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5-26 15:41

楼主这些观点恕我不敢苟同。

第一,即使当时有这样的考量,那么时过境迁的今日,这种考量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只要我们制定好相关的选罢法。我的第三点已经给出一种意见。

第二,政党法可以明订不许单一种族政党存在,不必用集选区制度来保证。

第三,竞选是五年一次,种族和谐不能靠五年一次的嘉年华。既然各政党不能是单一族群的政党,随着民众参政议政(未必从政)的觉悟提高,越来越多的少数族群候选人也会涌现,那么政党间为获胜,在各选区必然派出最强人选,我们可以预期有足够多的少数族群候选人参选的。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5:52     标题: 回复 #56 北纬 的帖子

第一,我并没有说这种制度不可以检讨。我在原文中已经说了,主张废除这项制度的人,请不要忘了新加坡多元种族的现状,请提出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的替代方案。很高兴您已经这么做了。

第二,立法不许单一种族政党存在,比集选区制度更敏感。毕竟集选区在表面上是在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的做法,很多人不会往限制单一种族政党去想。我原本也是不想说的,因为有点敏感。直接立法禁止单一种族政党,显然是在挑动种族敏感的那根神经。

第三,请不要忘了,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四年或五年一次的大选,正是种族动员、制造分裂和矛盾的时期。而新加坡的竞选却在制造融合,虽然只是五年一次,这难道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5-26 16:42

看楼主的观点,与执政党很接近,也在为集选区制度辩护。辩护没有什么不好,正反两方面都有权力这么做。希望下情上达,择善从之,这个论坛和题目才有意义。

我不是从政之人,我不懂为什么限制政党不能成为单一种族政党会这么敏感。能否阐述之?

很多国家的选举期间是种族动员甚至对立的时期没有错,也很多国家不是这样,不是吗?如果上一条成立,那么这一条很可能不是问题,对吗?五年一次的嘉年华是好事,我同意,但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这一条好处而忽视这个制度的弊端和放弃这个制度可能带来的更多好处。也就是说,有嘉年华这个好处是集选区制度的充分条件,但不是必要条件。不必要的话首先我们就应该考虑放弃。

我相信,行动党也不是吃素的,它庞大的组织资源和人力资源以及执政的行政资源和动员能力,应该可以有充分的信心即使在单选区面对反对党的竞争也能取胜。过去的大选经验不是很充分说明这一点了吗?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6:50     标题: 回复 #58 北纬 的帖子

北纬网友,如果有时间,请您读一下我的文章《都是“集选区”惹的祸?》以及大量的相关讨论。

我已经说了不止一次,我从不否认集选区制度的弊端,我也提出了我的建议。我也从不反对各位抨击这一制度,只希望不要忘了它也有它的好处,更不要忘了新加坡多元种族的事实,不要把种族和谐视为理所当然。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6 17:21



QUOTE:
原帖由 北纬 于 2011-5-26 16:42 发表
我不是从政之人,我不懂为什么限制政党不能成为单一种族政党会这么敏感。能否阐述之?

献议一项法案,不能忘记我们所处的环境。在新加坡,谁都知道政府搞组屋种族配额,并希望避免出现单一种族政党,是针对哪个种族。这个种族在邻国有自己的单一种族政党,并且是执政联盟的盟主。如果处理不慎,新加坡要面对的可能不止是国内的压力。

限制单一种族政党,在表面上就如组屋种族配额一样,是冲着同一个目标,即限制可能出现的种族政治。用组屋种族配额打破种族聚集,已经不利于少数种族参政,再立法限制单一种族政党,显然会被解读为进一步分散小种族的政治力量。这两项政策,是火上浇油的关系。

相反,由于组屋种族配额制不利于少数种族参政,推出以保护少数族裔代表权为目的的集选区制度,则被视为对前者的“平衡”。而这项制度又很巧妙的压制了出现单一种族政党的土壤。难道从来没人看出来吗?非也。我看是因为太敏感,没人说而已。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5-26 19:23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6 17:21 发表


献议一项法案,不能忘记我们所处的环境。在新加坡,谁都知道政府搞组屋种族配额,并希望避免出现单一种族政党,是针对哪个种族。这个种族在邻国有自己的单一种族政党,并且是执政联盟的盟主。如果处理不慎, ...

谢谢分享你的分析。应该这是当时的权宜之计,甚至包括国歌也是如此。

我还是认为,时过境迁,这一担心已经不复存在。当时的邻国政府强势,虎视眈眈,意图在新加坡难以为继时夺回他们一时糊涂才做出的错误决定导致的出走之地。不过几十年过去,既然新加坡敢于在水供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白礁问题上对簿公堂,那么处理国家内政范围内的政党问题,只要不是刻意压制任何种族,我看不出新加坡有什么应该犹豫或者害怕的理由。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7 02:52



QUOTE:
原帖由 北纬 于 2011-5-26 19:23 发表


谢谢分享你的分析。应该这是当时的权宜之计,甚至包括国歌也是如此。

新加坡敢于在水供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白礁问题上对簿公堂,那么处理国家内政范围内的政党问题,只要不是刻意压制任何种族,我看不出新加坡有什么应该犹豫或者害怕的理由。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7 09:21



QUOTE:
原帖由 麦手 于 2011-5-26 14:14 发表


您上面的那段引述,什么咬文嚼字的,我是一介粗人,不配表态。
但是就您说的那句,我想在另外的帖子里,您跟冷风版主讨论的集选区问题,也很清楚说明。
单看这次的选举结果,您说得头头是道。
但是回顾历 ...

说到这个他就闪躲了。我说得没错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7 10:01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7 09:21 发表
说到这个他就闪躲了。我说得没错吧。

冷风是说我吗?我该回复的都回复了。还漏了什么吗?

有人说“对一个国家的历史要有足够的了解才下评论,否则只会自暴其短”。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所以化了些时间来谈一下历史。可我谈完历史,又有人说那个不重要,因为现在不一样了,你应该多去咖啡店坐一坐。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提醒大家对历史的态度,不要忘了“历史总会重演的”这句名言。

不过,我确实还有一句想说却没有说的话:他怎么知道我平时不去咖啡店?难道因为我谈了很多历史吗?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7 10:10



QUOTE:
原帖由 北纬 于 2011-5-26 19:23 发表

谢谢分享你的分析。应该这是当时的权宜之计,甚至包括国歌也是如此。

我还是认为,时过境迁,这一担心已经不复存在。当时的邻国政府强势,虎视眈眈,意图在新加坡难以为继时夺回他们一时糊涂才做出的错误决定导致的出走之地。不过几十年过去,既然新加坡敢于在水供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白礁问题上对簿公堂,那么处理国家内政范围内的政党问题,只要不是刻意压制任何种族,我看不出新加坡有什么应该犹豫或者害怕的理由。

很多历史都是由当时的“权宜之计”造成的。包括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和法国的《马赛曲》之所以成为国歌。

如果新加坡或周边没有种族政治,各种族关系已像新加坡这样,我可以同意“时过境迁”“不复存在”的说法。但事实并非如此。新加坡的种族和谐是老一辈战战兢兢,用了几乎一辈子的努力呵护出来的。要想破坏它其实很容易。另外,不要忘了新加坡在一些课题上之所以敢强硬,除了法律上的依据、经济上的强势,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就是内部的团结。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7 10:21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7 10:01 发表


冷风是说我吗?我该回复的都回复了。还漏了什么吗?

有人说“对一个国家的历史要有足够的了解才下评论,否则只会自暴其短”。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所以化了些时间来谈一下历史。可我谈完历史,又有人说那个 ...

你有没有去咖啡店我没兴趣。你可以去和有兴趣的人谈谈关于咖啡店的事。

谈一件事本来就要在其时空背景的观点来谈。不然就沦为把空中阁楼。当然有些时候也需要把事情从实际的情况抽离来客观的观察。可心里要非常清楚其局限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7 10:26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7 10:21 发表
谈一件事本来就要在其时空背景的观点来谈。不然就沦为把空中阁楼。当然有些时候也需要把事情从实际的情况抽离来客观的观察。可心 ...

我看您的要求是,谈集选区的事要在您设定的时空背景来谈,如果我谈出别的不一样的背景,那就是空中阁楼。

可我不认为我谈的是空中阁楼。我们只是认知和观点不同。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7 10:28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7 10:26 发表


我看您的要求是,谈集选区的事要在您设定的时空背景来谈,如果我谈出别的不一样的背景,那就是空中阁楼。

可我不认为我谈的是空中阁楼。我们只是认知和观点不同。

不是在我设的时空背景。是真实的时空背景。在真实的时空背景来谈。集选区如果在一个比较公平的选举环境(和一党独大与否没有关系),其实也还是能接受的。

只要您觉得您不是空中阁楼就行了。两个的认知和观点本来就很难完全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一党独大是不正常的。
作者: 北纬    时间: 2011-5-27 11:18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7 10:10 发表


很多历史都是由当时的“权宜之计”造成的。包括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和法国的《马赛曲》之所以成为国歌。

如果新加坡或周边没有种族政治,各种族关系已像新加坡这样,我可以同意“时过境迁”“不复存在 ...

《义勇军进行曲》创作时不是国歌,被定为国歌时也不是权宜之计。《马赛曲》也是如此。曾有过一段时期中国改国歌歌词,认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已经不合时宜,后来改了回来。事实证明,中华民族到现在还是处在“最危急的时刻”。

新加坡现在的强势不在于依仗法律,在于国力的强盛。没有国力的后盾,法律保不了新加坡。当年英国若不是武力胜于阿根廷,福克兰群岛就改名叫马尔维纳斯群岛了。同理,英国在香港的法律地位其实很强,但阻挡不了中国收回香港的诉求和决心。

种族关系在新加坡不同。而新加坡的政党法与选举制度是新加坡内政,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因为邻国还有种族问题就自缚手脚。同是内政,在麦克菲问题上,新加坡连克林顿的面子都不买,就是明证。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7 11:31     标题: 回复 #69 北纬 的帖子

我们说的意思差不多。所谓法律上的依据,我是指新加坡占理,如果不占理,新加坡不会强硬。因为新加坡毕竟是一个小国。您说的国力后盾是对的,这包括了我说的经济上的强势和内部的团结。

关于种族问题,您如果知道新马原本一家,新加坡被赶出马来西亚的原因,和新加坡有多少人(包括马来和印度同胞)在马来西亚有亲戚,就会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是国界所能阻挡,主权所能划分的。种族问题在新加坡永远都是敏感课题。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很高兴与您交流。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7 15:30     标题: 回复 #70 叶明 的帖子

所以我才说,时过境迁了。
新加坡是有很多人在马来西亚有亲戚,所有种族的都有。
但是随着时间,慢慢的看法与意识在新马两地已经不一样了。
历史的问题,有很多是因为封建带出来的。
现在的新加坡马来族同胞们,已经不再那么封建了。
新加坡华人,也接受了其他种族的生活习惯与作风。
举个简单的例子,新加坡的组屋密集,您应该不会否认。
有看过一边马来人在摆婚宴,一边华人摆着棺材在居丧的吗?
会不会吵架打架?没有吧。
再看看住在回教堂附近的华人,每天都有免设置的闹铃,5点多让你起床。
有人投诉吗?没有吧。
同理,华人庙宇或者宗教仪式的敲锣打鼓,舞龙舞狮,马来人也在看热闹。
这一切,是否代表种族与宗教的和谐呢?
或许你没发现,现在的醒狮团有很多异族人士参加。
这一切都是新加坡独有,在世界其他地方,估计很难看到吧。
作者: 麦手    时间: 2011-5-27 15:33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7 10:01 发表


你应该多去咖啡店坐一坐 ...

或许我应该解释下我说这句话的意思。
就是请您深入民间,跟新加坡一般的贩夫走卒交流沟通下。
这样子能得到更多的民间看法,而不是一味依赖主流媒体来获取信息。
现在的yahoo.sg倒是不错,可以看到很多真正的民声。
多看看那个也可当参考,但还不是绝对的。
新加坡还有一群年纪较大,不懂英文不懂上网的安哥们。
要知道他们的想法,就是只有咖啡店了。。。。。。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1-5-27 15:54     标题: 回复 #71 麦手 的帖子

您不会以为我是生活在过去吧?

您怎么知道我跟一般的贩夫走卒交没有接触?我在新加坡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我知道新加坡种族和谐的现状,我也知道这个现状是怎么来的。要扭转种族关系紧张的局面,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新加坡能有今天,包括您提到的种种,有赖于各方努力,尤其是政府的相关政策。如果你不能理解集选区的作用,请至少不要忘记组屋种族配额制。没有它,你说的那些情况,如“一边马来人在摆婚宴,一边华人摆着棺材”有可能吗?

至于集选区与组屋种族配额制的关系,我已经详细阐述过了,不再赘述。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1-5-27 17:41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1-5-27 15:54 发表
有赖于各方努力,尤其是政府的相关政策。如果你不能理解集选区的作用,请至少不要忘记组屋种族配额制。.




组屋种族配额制除了限制买房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组屋区基本上邻居是谁都不知道。你以为新加坡人能容纳不同种族的信仰是因为组屋种族配额制?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个配额制前不同种族都是分开住?

我小时候已经是不同种族住在同个区域。也能融洽的生活在一起。你说得好像没有这个配额制前不同种族都不能和谐?

这世界上没有人会用选举来当作个活动来促进种族和谐。

您大概觉得精英眼里哪种“不知道种族和谐得来不易”。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这是典型的新加坡精英式傲慢。只有精英了解,其它人什么都不懂。都是狗屁。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7 17:46 编辑 ]
作者: 南海孤客    时间: 2011-5-27 18:09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1-5-27 17:41 发表



组屋种族配额制除了限制买房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组屋区基本上邻居是谁都不知道。你以为新加坡人能容纳不同种族的信仰是因为组屋种族配额制?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个配额制前不同种族都是分开住?

我小时 ...

我小時候也是和馬來族比鄰,現在很少看到馬來人了,什麼組屋種族比例?是和大選有關吧?我想是PAP害怕他的候選人輸給馬來黨候選人,和種族和諧無關。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