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为王成华题画专页(五律九首) [打印本页]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2 22:05     标题: 为王成华题画专页(五律九首)


【001】五律•柿红季节

碧叶霜凋尽,深秋树树红。
灯笼万枝挂,喜悦一村同。
雁叫云天外,人忙丘壑中。
我来非雅客,才浅兴无穷。

【002】五律•仲夏石榴村

但闻村女笑,不见石榴裙。
万亩石榴树,一山翡翠云。
经心获丰硕,致富赖辛勤。
果熟何愁卖,酸甜远近闻。

【003】五律•桃熟

花落春犹在,依然绿映红。
人歌桃熟日,蝶舞晚来风。
上树妙龄女,垂涎三岁童。
尝鲜不甘后,甜在笑声中。

【004】五律•下乡采收山楂

城市葫芦串,先于幽谷红。
提篮尽姑嫂,上树有童翁。
百亩山楂树,三秋义务工。
下乡来采果,挥汗喜年丰。


【005】五律•梅花

雪里梅花艳,山村小院香。
黄昏赏疏影,清晓仰红妆。
宛若农家女,先开水果乡。
桃梨将后继,装扮脱贫庄。

【006】五律•残荷

残荷骚客喜,听雨借其残。
山里池塘浅,农家天地宽。
荷残藕上市,路远凤思鸾。
温饱无须虑,唯忧致富难。

【007】五律•篱菊

邻舍新娘美,我家秋菊香。
当年初绽蕊,今日久经霜。
默默迎淫雨,盈盈着淡妆。
天生无傲骨,柔里带阳刚。

【008】五律•墨石山

墨石山奇特,源于造化功。
神情固宁静,姿态亦从容。
孤石峭然立,幽怀暗自雄。
虽然名气小,不乏大家风。

——“容”偶尔出韵,不改。


【009】五律•沂蒙情

蒙山沂水景,革命老区情。
山美梯田绕,水甜花木荣。
小桥忆红嫂,茅屋出新兵。
收入丹青里,回家寄北京。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2:08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2 22:17

【001】柿子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8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2 23:31

【002】石榴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9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00:51

【003】桃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2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07:13

【004】山楂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2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16:56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17:07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17:12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17:17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17:21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22:41

【005】梅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4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3 23:17

【006】残荷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5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4 00:13

【007】菊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6 编辑 ]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4 10:46

好多好吃的,太馋人了,回头我也慢慢题来。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4 11:06

【008】墨石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7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4 11:44

给成华打电话,告之已写到第八首,是写的他的家乡渭河村墨石山。原来他正在山上陪人旅游。巧极。附记。另,已画两幅,尚都是半成品。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4 20:40

【009】沂蒙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4 20:58 编辑 ]
作者: 柳无歌者无聊    时间: 2011-5-16 09:57     标题: 回复 #17 李家三郎 的帖子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6 14:22



这个画家的画好一股拙朴美,题来。

烹茶把盏对瓶花,相宜两物思无邪。
泥胎可慕青瓷丽?花朵似羞香让茶。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1-5-16 19:16

其实诗画相得益彰。也推。

三郎版版得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5-16 23:10

前面的几个摄影,看的眼馋。总使我想起年轻时插队山乡,看到满山的山柿子、山里红(山楂)、山石榴、山枣子、山葡萄、毛桃子。想跟着牛哥写一组,却近来毫无诗情。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5-18 00:25 编辑 ]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7 09:50

梦蝶翁最近最偷懒,什么无诗情,诗情是需要挤的。强烈要求把好吃的写一篇,让我们也解解馋。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11-5-17 10:0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2 22:05 发表

【001】五律•柿红季节

碧叶霜凋尽,深秋树树红。
灯笼万枝挂,喜悦一村同。
雁叫云天外,人忙丘壑中。
我来非雅客,才浅兴无穷。

【002】五律•仲夏石榴村

但闻村女笑,不见石榴裙。
...

首首精致饶情趣!犹喜第一首。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5-17 22:26

从每首的中二联中看别致的新颖和幽默!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5-18 00:25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5-16 23:10 发表
前面的几个摄影,看的眼馋。总使我想起年轻时插队山乡,看到满山的山柿子、山里红(山楂)、山石榴、山枣子、山葡萄、毛桃子。想跟着牛哥写一组,却近来毫无诗情。


牛哥想跑,尥蹶子不耕地了。本来想根据这几幅摄影以“果”为题,再来一组“奉旨填词”的。唉!你要跑也得看我写完这组之后再说吧。跑吧,先打牛三鞭子!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8 10:05

这么多好吃的我先写,其实想起小时候这么多好吃的水果在摊子上也是见过的,可是那时家里太穷水果就是奢侈品,只敢看看,连想吃的欲望都被压下去了。却是一样枣在北方还算普通,还能得尝。想来就有~

兜里一枚青涩枣。始得前天,一想偷偷笑。不舍尝来忘不了,缤纷美梦频频绕。
今日闻香明察貌。算计揪心,哪刻将吞掉。卅载已过滋味杳?舌唇忽品其中妙。
作者: 小龙标    时间: 2011-5-18 13:48

师傅的诗看似行笔简单,却是耐人寻味!也许这种简单就是复杂的极致吧!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9 08:57

这一部分作废。书名都定了——《王成华诗意图集》,封面不出现我的名字,意在为人作嫁。不料合作不下去。我说分明是七字对联,怎么写成五律了?而完整的五律却写作“摘五律”。答曰:你太教条了,郑板桥的竹子可以画成红色的,谁会注意这些小节?唉,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繁简字混用的事,我也就不提了。我这人一个字都较真,干脆散伙。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5-19 09:03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5-19 08:57 发表
这一部分作废。书名都定了——《王成华诗意图集》,封面不出现我的名字,意在为人作嫁。不料合作不下去。我说分明是七字对联,怎么写成五律了?而完整的五律却写作“摘五律”。答曰:你太教条了,郑板桥的竹子可以画成红色的,谁会注意这些小节?唉,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繁简字混用的事,我也就不提了。我这人一个字都较真,干脆散伙。

哈哈哈,甚好!我是一样的德行。为人,我可以吃亏忍辱,但为文,我绝不苟且求全。有过相似经历。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9 09:06

哪有作废的,感谢画家的画带来无限诗情,画是他的,诗是我的。合一起两人共赏,大家欣赏,分开来,自己独享。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9 09:11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5-19 09:06 发表
哪有作废的,感谢画家的画带来无限诗情,画是他的,诗是我的。合一起两人共赏,大家欣赏,分开来,自己独享。

我的甲骨文对联“庭前草绿兔三口,树下米黄鸡一家”画完了,画得很好。但落款是“李长枝五律”,如何欣赏?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9 09:20

五字可能改嘛,五改七不就行了,你不知道国画的装裱艺术呀,就连残破的古画都能一块块拼出来补好的。那是装裱艺人的事。你提供一下那个字就行了,许多小瑕疵都可那样处理。很想看那个米黄鸡一家的画哦。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5-19 10:14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5-19 09:20 发表
五字可能改嘛,五改七不就行了,你不知道国画的装裱艺术呀,就连残破的古画都能一块块拼出来补好的。那是装裱艺人的事。你提供一下那个字就行了,许多小瑕疵都可那样处理。很想看那个米黄鸡一家的画哦。

问题是不接受我的意见。所以昨天又画了让我去看,我借故推辞了。因为不混用繁简字这一点,一旦提出来,也不会接受的。我就是因为他入不了全国美协而想鼎力相助的。他与比利时、荷兰、法国画家的合影,就是一幅很好的油画,女画家们都很漂亮,男的形象也可以。布局安排都很美观,众星拱月般把他围在中间。我说务必找到原件,放大张挂在画廊里。他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结果找到了,放大后特别清晰,成了画廊的一道风景。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5-19 15:03

怎见得人家不接受,说服也是种能力与艺术。再有不能要求什么都听你的。商量着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给自己下的任务太多了。推掉些也好。 让我出主意就是一会儿一个主意,最后没主意,说了跟白说一样,笑~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