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五律•小杜在扬州(组诗) [打印本页]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08:48     标题: 五律•小杜在扬州(组诗)

五律•小杜在扬州

歌楼上班去,半路雨浇头。
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
妖娆凸胸罩,妩媚显珠喉。
昌盛繁荣景,扬州属一流。

清辉寒玉臂,人去不回头。
眼角眉梢恨,窗前枕上愁。
偷情家有妇,负义愤凝喉。
花鸟鱼虫伴,依然双泪流。


太守青楼里,光临应恨迟。
谈兵空灼见,论政属呆痴。
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
扬州无限乐,何必返京师。

行乐秦淮远,扬州有目标。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此处吾难见,何时魂可销。
胸中之块垒,独靠酒来浇?

扬州城外逛,欲觅卓文君。
落魄相如懒,风流刺史勤。
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
诗圣犹思念,吾曹难不群。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6 16:24 编辑 ]
作者: 酸酸儒    时间: 2011-4-15 08:57

最近几天很忙,没有时间细细欣赏先生和各位的大作,等过了4、5天再参入活动,OK?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09:07



QUOTE:
原帖由 酸酸儒 于 2011-4-15 08:57 发表
最近几天很忙,没有时间细细欣赏先生和各位的大作,等过了4、5天再参入活动,OK?

来日方长,邺下才人且去忙。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09:47

清辉寒玉臂,人去不回头。
眼角眉梢恨,窗前枕上愁。
偷情家有妇,负义愤凝喉。
花鸟鱼虫伴,依然双泪流。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5 09:58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09:54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5 09:47 发表
清辉寒玉臂,人去不回头。
眼角眉梢恨,窗前枕上愁。
偷情家有妇,负义愤凝喉。
花鸟鱼虫伴,依然双泪流。

主席《贺新郎》:“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主席《虞美人》:“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一勾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不问民生苦,反写爱情诗。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5 09:56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0:03

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

——杜甫《携妓纳凉晚际遇雨》(原题)句。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0:07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5 09:07 发表

来日方长,邺下才人且去忙。

邺下人才应有恨,(敦 诚•《挽曹雪芹》)

敦诚,全名爱新觉罗•敦敏,生于1734年,卒于1791年。字敬亭,号松堂。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五世孙,理事官瑚玐次子,敦敏胞弟。虽是宗室,却并不显贵。与宗室诗人永忠等有诗酒往来,其诗在宗室诗人中地位很高。曹雪芹为其师友,彼此交谊深厚。著有《四松堂集》。
邺下人才,邺,汉代县名,在今河北临漳县境。汉末建安时期以曹操父子为核心的文学集团人才云集,同居邺中。此句敦敏以“邺下人才”赞扬曹雪芹的才华和文学成就。
--------------------------------------------
发帖时间:2007-4-24 8:45:46
作者: 酸酸儒    时间: 2011-4-15 10:16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5 09:07 发表

来日方长,邺下才人且去忙。

邺下才人指邺中七子。七子同时以文学齐名,皆与魏太子丕友善。后亦用以美称有文才的人。
酸酸是苗寨山人。邺下才人用错对象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0:23



QUOTE:
原帖由 酸酸儒 于 2011-4-15 10:16 发表

邺下才人指邺中七子。七子同时以文学齐名,皆与魏太子丕友善。后亦用以美称有文才的人。
酸酸是苗寨山人。邺下才人用错对象了。

雪芹是北京西郊黄叶村人,敦诚也用错了。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5 16:17

太幽默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8:48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4-15 16:17 发表
太幽默了。

借句胡诌而已。不幸的是伟大领袖和伟大诗人也不句句歌生民苦,日日犹天下事。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8:53

太守青楼里,光临应恨迟。
谈兵空灼见,论政属呆痴。
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
扬州无限乐,何必返京师。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8:57

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

总觉杜甫这一句有点勉强。近乎非非的风格。佳人捧出雪白的藕丝,就是“佳人雪藕丝”啊?李白是没有类似句子的。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4-16 07:41

太厉害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08:01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4-16 07:41 发表
太厉害了

此类歪作,非正人君子所能容也。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08:04

行乐秦淮远,扬州有目标。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此处吾难见,何时魂可销。
胸中之块垒,独靠酒来浇?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08:27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
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白居易)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6 15:32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
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白居易)

白居易同志也跟咱们一样呀,今个儿想这样,明个儿就想那样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16:12

扬州城外逛,欲觅卓文君。
落魄相如懒,风流刺史勤。
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
诗圣犹思念,吾曹难不群。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16:18

  茂陵多病后, 尚爱卓文君。
  酒肆人间世, 琴台日暮云。
  野花留宝靥, 蔓草见罗裙。
  归凤求凰意, 寥寥不复闻。

  此诗是杜甫晚年在成都凭吊司马相如遗迹琴台时所作。
  “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起首凌空而下,从相如与文君的晚年生活着墨,写他俩始终不渝的真挚爱情。司马相如晚年退居茂陵,这里以地名指代相如。这两句是说,司马相如虽已年老多病,而对文君仍然怀着热烈的爱,一如当初,丝毫没有衰减。短短二句,如仇兆鳌说:“病后犹爱,言钟情之至。”(《杜诗详注》)还有人评论说:“言茂陵多病后,尚爱文君,其文采风流,固足以传闻后世矣。”(《杜诗直解》)诗的起笔不同寻常,用相如、文君晚年的相爱弥深,暗点他们当年琴心相结的爱情的美好。
  “酒肆人间世”一句,笔锋陡转,从相如、文君的晚年生活,回溯到他俩的年轻时代。司马相如因爱慕蜀地富人卓王孙孀居的女儿文君,在琴台上弹《凤求凰》的琴曲以通意,文君为琴音所动,夜奔相如。这事遭到卓王孙的竭力反对,不给他们任何嫁妆和财礼,但两人决不屈服。相如家徒四壁,生活困窘,夫妻俩便开了个酒店,以卖酒营生。“文君当垆,相如身自著犊鼻褌(即围裙,形如犊鼻),与庸保杂作,涤器于市中”(《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一个文弱书生,一个富户千金,竟以“酒肆”来蔑视世俗礼法,在当时社会条件下,是要有很大的勇气的。诗人对此情不自禁地表示了赞赏。“琴台日暮云”句,则又回到诗人远眺之所见,景中有情,耐人寻味。我们可以想象,诗人默默徘徊于琴台之上,眺望暮霭碧云,心中自有多少追怀歆羡之情!“日暮云”用江淹诗“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语,感慨今日空见琴台,文君安在?引出下联对“野花”、“蔓草”的联翩浮想。这一联,诗人有针对性地选择了“酒肆”、“琴台”这两个富有代表性的事物,既体现了相如那种倜傥慢世的性格,又表现出他与文君爱情的执着。前四句诗,在大开大阖、陡起陡转的叙写中,从晚年回溯到年轻时代,从追怀古迹到心中思慕,纵横驰骋,而又紧相钩连,情景俱出,而又神思邈邈。
  “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两句,再现文君光彩照人的形象。相如的神彩则伴随文君的出现而不写自见。两句是从“琴台日暮云”的抬头仰观而回到眼前之景:看到琴台旁一丛丛美丽的野花,使作者联想到它仿佛是文君当年脸颊上的笑靥;一丛丛嫩绿的蔓草,仿佛是文君昔日所着的碧罗裙。这一联是写由眼前景引起的,出现在诗人眼中的幻象。这种联想,既有真实感,又富有浪漫气息,宛似文君满面花般笑靥,身着碧草色罗裙已经飘然悄临。
  结句“归凤求凰意,寥寥不复闻”,明快有力地点出全诗主题。这两句是说,相如、文君反抗世俗礼法,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后来几乎是无人继起了。诗人在凭吊琴台时,其思想感情也是和相如的《琴歌》紧紧相连的。《琴歌》中唱道:“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颉颉颃颃兮共翱翔。”正因为诗人深深地了解相如与文君,才能发出这种千古知音的慨叹。这里,一则是说琴声已不可再得而闻;一则是说后世知音之少。因此,《琴歌》中所含之意,在诗人眼中决不是一般后世轻薄之士慕羡风流,而是“颉颉颃颃兮共翱翔”的那种值得千古传诵的真情至爱。
  (施绍文)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16:20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6 16:18 发表
  茂陵多病后, 尚爱卓文君。
  酒肆人间世, 琴台日暮云。
  野花留宝靥, 蔓草见罗裙。
  归凤求凰意, 寥寥不复闻。

  此诗是杜甫晚年在成都凭吊司马相如遗迹琴台时所作。
  “茂陵多病后 ...

后人奉为诗圣,从作品看不出“史诗”的味道,好像并未涉及到国计民生这一重大课题。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