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浪淘沙·春吟 [打印本页]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5 18:39     标题: 浪淘沙·春吟

【001】
木叶老香林,苍帝锤音。湖山一梦起长吟。蛇柳梢头联袂舞,相约同衾。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纤纤剥复粉墙阴。蝶外夕阳双燕子,唱破清心。
2011-2-25

【002】
昨夜一声雷,帘幕垂垂。八楼车带数枝肥。哪片红唇冰化雪?墙外芳菲。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桐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2011-3-4

【003】
醉试郁金裙,凤子腰身。虹收残雨饮牛津。蜂语筹花人斗草,误了黄昏。
古道忆王孙,长短销.魂。繁华何处梦相因。独自斜阳输远迹,枉折乌巾。
2011-3-5

【004】
牧竖弄村箫,燕子飞高。桃花红了玉奴腰。流水人家烟柳外,三两芭蕉。
山鸟息喧嚣,月落衡茅。庾尘不洗且逍遥。酒到阑珊身是客,忘却题桥。
2011-3-27


[ 本帖最后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3-27 16:05 编辑 ]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2-25 18:42

好清雅的小调儿,春姑娘真漂亮!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7 16:19

问候水湾!!!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2-27 16:52

非常美!几个画面叠转,但似有镜头衔接不畅,个别画面不明之缺憾。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27 18:04

苍帝锤音——怎解?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
纤纤剥复粉墙阴。——没有明白意思。感觉上象“插”进来的一句。
整体不错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7 19:31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2-27 18:04 发表
苍帝锤音——怎解?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
纤纤剥复粉墙阴。——没有明白意思。感觉上象“插”进来的一句。
整体不错

一声春雷,万木复苏,万物梦醒,柳枝相亲。
谁家小姐,粉墙下沐浴着日光,绣着去年没完工的十字绣,不觉日头西移墙外,纤纤小手微觉寒气,内心又起波澜,为什么呢?
作者: 艾诗人    时间: 2011-2-27 23:30

上下两结拍,甚好。学习。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27 23:39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2-25 18:39 发表
木叶老香林,苍帝锤音。湖山一梦起长吟。蛇柳梢头联袂舞,相约同衾。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纤纤剥复粉墙阴。蝶外夕阳双燕子,唱破清心。
2010-2-25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9%A1%A4%B4%BA%D2%F7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8 12:37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2-27 16:52 发表
非常美!几个画面叠转,但似有镜头衔接不畅,个别画面不明之缺憾。

非非所言极是!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8 12:38



QUOTE:
原帖由 艾诗人 于 2011-2-27 23:30 发表
上下两结拍,甚好。学习。

问候艾诗人~~`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8 12:39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2-27 23:39 发表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9%A1%A4%B4%BA%D2%F7

先生中午好!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28 22:43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2-28 12:39 发表
先生中午好!

52~54字
引駕行
玉團兒
傾杯令
鋸解令
雙雁兒
尋芳草
恨來遲
珍珠令
壽延長破字令
獻天壽令
折花令
紅窗聽
上林春令
紅窗迥
紅羅襖
折桂令
荔子丹
臨江仙
浪淘沙令
金錯刀
端正好
杏花天
天下樂
戀繡衾
擷芳詞
鬢邊華
玉樓人
江月晃重山
南鄉一剪梅
鸚鵡曲
55字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8 23:04

先生晚上好!既如此,还是改作《浪淘沙》吧!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28 23:38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2-28 23:04 发表
先生晚上好!既如此,还是改作《浪淘沙》吧!

〔中吕〕卖花声·怀古二首 张可久

(其一)阿房舞殿翻罗袖,金谷名园起玉楼,隋堤古柳缆龙舟。不堪回首,东风还又,野花开暮春时候。
(其二)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将军空老玉门关。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

《浪淘沙》无别名《买花声》。曲中有,词牌中我没找到。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28 23:53

《浪淘沙》调出于乐府(《乐府诗集》收入近代曲中),原为二十八字,即七言绝句一首。唐白居易、刘禹锡演有此词,且词句即咏江浪淘沙,为唐时教坊曲名。迨至李煜,因旧调另制新声,乃变作双调,每段仅存七言二句,而所咏亦泛而不必切题矣。如皇甫松词云:“蛮歌豆寇北人愁,浦雨杉风野艇秋,浪起鵁鶄眠不得,寒沙细细入江流。”
词牌以二十八字为正格,而以本调为变体,又名﹝曲入冥﹞、﹝过龙门﹞、﹝卖花声﹞,而﹝谢池春﹞亦名﹝卖花声﹞。

浪淘沙·怀旧 南唐 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卖花声·雨花台》清 朱彝尊
衰柳白门湾,潮打城还,小长干接大长干。歌板酒旗零落尽,剩有鱼竿。
秋草六朝寒,花雨空谈,更无人处一凭栏。燕子斜阳来又去,如此江山!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3-1 00:09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2-28 23:53 发表
《浪淘沙》调出于乐府(《乐府诗集》收入近代曲中),原为二十八字,即七言绝句一首。唐白居易、刘禹锡演有此词,且词句即咏江浪淘沙,为唐时教坊曲名。迨至李煜,因旧调另制新声,乃变作双调,每段仅存七言二句 ...

原来如此!士别三秒,当刮目相看。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4 22:25

浪淘沙•春吟2
昨夜一声雷,帘幕垂垂。八楼车带数枝肥。哪片红唇冰融雪?墙外芳菲。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瑶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2011-3-4

[ 本帖最后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3-4 23:05 编辑 ]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3-5 16:27

八楼车带数枝肥?什么样的场景?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瑶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整个下片都在晕。营营的词让我想起踏歌的。非常非常美,但就是非常非常晕。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3-5 19:41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3-5 16:27 发表
八楼车带数枝肥?什么样的场景?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瑶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整个下片都在晕。营营的词让我想起踏歌的。非常非常美,但就是非常非常晕。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哎,我写的这一个也未免太直白了,而且明白如话,因而显得毫无韵味。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5 20:24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3-5 16:27 发表
八楼车带数枝肥?什么样的场景?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瑶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整个下片都在晕。营营的词让我想起踏歌的。非常非常美,但就是非常非常晕。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黄叶,带来了红唇!呵呵~~`
加个正式题目《春梅》,就不难理解了!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5 20:26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3-5 19:41 发表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哎,我写的这一个也未免太直白了,而且明白如话,因而显得毫无 ...

“吾皇万岁”这几个字,字字千金,岂敢PK!呵呵~~`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5 20:27

浪淘沙•春柳(春吟之三)
醉试郁金裙,凤子腰身。虹收残雨饮牛津。蜂语筹花人斗草,误了黄昏。
古道忆王孙,长短销魂。繁华何处梦相因。独自斜阳输远迹,枉折乌巾。
2011-3-5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11-3-5 21:25

白眼
青春
如斯绝配,雅赋当然。“十九白眼”这几字好像在那首诗词读过,记不起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3-5 23:58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11-3-5 21:25 发表
白眼
青春
如斯绝配,雅赋当然。“十九白眼”这几字好像在那首诗词读过,记不起了。

年轻记忆有误,不老就成白痴。狮吼也以为是赞美。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11-3-6 00:17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3-5 23:58 发表

年轻记忆有误,不老就成白痴。狮吼也以为是赞美。

老爷子,请了九牛助力骡子翻开床板才找到这联,看来不能骑狮子太多,虚弱而健忘啊,虚汗不已。
十有九八堪白眼 百无一用是书生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3-6 09:29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3-5 20:24 发表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黄叶,带来了红唇!呵呵~~`
加个正式题目《春梅》,就不难理解了!

天啦歌词都上来了。这样写加题目也晕。我感觉可能跟我犯的毛病一样,懒。写给自己看自己明白就行,那些不是真正的读者看个热闹便罢了。反正有优美的句子词语在这里,外观很漂亮。自己读起来也很舒服,别人看着也是视角上的美就行了。可是我感觉这样还是不够。情绪虽然是莫名的东西,但情绪的由来是有脉络条理的,哪怕记录一个片断,这个片断也该独立而完整。给写诗词读诗词的人一种条理上的审美。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3-6 09:49

细读学习梳理下

浪淘沙•春风(春吟之一)
木叶老香林,苍帝锤音。湖山一梦起长吟。蛇柳梢头联袂舞,相约同衾。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纤纤剥复粉墙阴。蝶外夕阳双燕子,唱破清心。
2011-2-25
春风吹动树叶,继而扰起整片树林,春风吹过湖面惊起湖水,吹过山脉惊醒了山脉。春风吹软了柳枝如蛇般的舞着。
李宇春的那首歌和着春风响起来,春风吹绿了墙上的青苔么,眼前的蝴蝶远处的夕阳夕阳下两只双双归来的燕子,正呢喃着皆是春的声音。我这样读来题目应叫春声。


浪淘沙•春梅(春吟之二)
昨夜一声雷,帘幕垂垂。八楼车带数枝肥。哪片红唇冰化雪?墙外芳菲。
栏曲几时危,落叶谁陪?十分记取碧桐杯。绛蜡怎堪娱旧事,再度成灰。
2011-3-4
春雷响起,春天真的来了吗。停靠在八楼的公共汽车一走带下几枝盛开的梅。是哪枝梅花上的冰雪化了,猜想着这一幕的美。
就要结束了吗?梅又要离我而去了,取荷叶杯来斟上酒对着红烛,祭一回。
2011-3-5

我是不是连编带猜的跑的好远好远了。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7 10:52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11-3-6 00:17 发表

老爷子,请了九牛助力骡子翻开床板才找到这联,看来不能骑狮子太多,虚弱而健忘啊,虚汗不已。
十有九八堪白眼 百无一用是书生

十有九人堪白眼,把“人”撕开就出律了,呵呵!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7 10:55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3-6 09:49 发表
细读学习梳理下

浪淘沙•春风(春吟之一)
木叶老香林,苍帝锤音。湖山一梦起长吟。蛇柳梢头联袂舞,相约同衾。
蜀锦去年针,若个千金。纤纤剥复粉墙阴。蝶外夕阳双燕子,唱破清心。
2011-2-25
春风 ...

非非此解更妙!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3-7 16:51



QUOTE:
原帖由 十九白眼 于 2011-3-5 20:26 发表
“吾皇万岁”这几个字,字字千金,岂敢PK!呵呵~~`

不能用李白、李煜、李清照的词作来要求凡俗之辈,否则外姓人还让人家活不活?因此所以不但而且就得推一把。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3-7 16:53

水湾筏者 2011-2-25 18:43设置高亮永久有效

作者: 柳无歌者无聊    时间: 2011-3-7 22:53     标题: 回复 #29 十九白眼 的帖子

一组佳咏   顺便学习

问好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3-27 01:47

【004】
牧竖弄村箫,燕子飞高。桃花红了玉奴腰。流水人家烟柳外,三两芭蕉。
山鸟息喧嚣,月落衡茅。庾尘不洗且逍遥。酒到阑珊身是客,忘却题桥。
2011-3-27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3-27 14:02

牧竖弄村箫,燕子飞高。桃花红了玉奴腰。流水人家烟柳外,三两芭蕉。
山鸟息喧嚣,月落衡茅。庾尘不洗且逍遥。酒到阑珊身是客,忘却题桥。

这首好!一句一景,如苏州园林般,一转一转又一转。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