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卜算子 雁 [打印本页]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3 10:50     标题: 卜算子 雁

万里雁南飞,
几度悲鸣急?
湖岸池沼毒稻浮,
天网森森立。

紫陌已东风,
旧识无消息。
盼得平安早日回,
莫使春衫湿!

    去年冬看到报道鄱阳湖里捕雁、天鹅、野鸭的天网,
心里纠结了好久~

[ 本帖最后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3 14:19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3 12:03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3 10:50 发表
万里雁南飞,
几度悲鸣急?
湖岸池沼毒稻浮,
天网森森立。

紫陌已东风,
远上愁堆积。
盼得相识尽早回,
莫教春衫湿!

    去年冬看到报道潘阳湖里捕雁、天鹅、野鸭的天网,
心里纠结了好久~

“识”可是以入代平?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3 13:09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2-13 12:03 发表

“识”可是以入代平?

老师好!
原想写“盼得旧时相识回”,可词谱中“旧”出,只好这样。
明明是律句却不能用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3 14:01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3 13:09 发表

老师好!
原想写“盼得旧时相识回”,可词谱中“旧”出,只好这样。
明明是律句却不能用

哈哈,知道词比诗严了吧。而曲又比词严,没有入声,该用去声的不能用上声。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3 14:04

我很少看电视,看也几乎只看体育节目。但这篇报道我看了,当时很气愤。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3 14:1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2-13 14:01 发表

哈哈,知道词比诗严了吧。而曲又比词严,没有入声,该用去声的不能用上声。

所以俺从不碰曲,免的被老师抓住小辫子
再改一回~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3 14:14

去年冬看到报道潘阳湖里捕雁、天鹅、野鸭的天网,

记得是鄱阳湖。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3 14:18

“天网”惊动直升机   猎鸟者在鄱阳湖中俨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天网”已广为人知,这种当地捕杀候鸟的工具,由丝网制成,高达四五米,通过用竹竿竖立在候鸟的栖息地中。
  涨水时坐船布下天网,枯水季的深夜或凌晨捡拾候鸟,猎杀者在鄱阳湖中俨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次深入湖区的江西省新建县野保站护鸟员黄先银痛陈,就他所见,在新建县及周边地区,天网最多时有一百多张,深入湖心。
  此言不虚,本报记者在鄱阳湖的沼泽地一路行来,湖中随处可见“天网”,短则数百米,长达二三公里。
  “新建县不过是鄱阳湖很小的一块,永修、星子、都昌、余干等沿湖各县的候鸟更多。”中国林科院鸟类专家钱法文说,他从上世纪90年代初便开始研究鄱阳湖候鸟,天网总是禁之不绝,闯入视线。
  多位当地知情者证实,捕鸟者选择下网的时间,多为雾天或月光黯淡的时间,由于能见度不高,小天鹅等候鸟在飞行中,往往迎头触网,“头先入网,然后是翅膀被缠住,越挣扎越紧,坐以待毙。”“其中大雁、天鹅值钱,不管死活都会被捡走,剩下的小鸟则任其自生自灭。”12月2日,黄先银指着湖中一堆业已死亡的小鸟解释说。“我们已经开始行动。”12月3日,江西省林业厅办公室副主任谢玉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说话当口,由江西省森林公安局、省野保局和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领导带队组织的3个督导组,已经奔赴沿湖的上饶、九江、南昌三市的鄱阳湖区,清除湖区捕鸟的天网。
  新华社的消息还说,为清除天网不留死角,一旦天气条件成熟,江西省还将动用直升机巡航排查天网。
  致命猎杀   从天上到湖面密布,不留候鸟一丝生的缝隙
  作为亚洲最大的越冬候鸟栖息地,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栖息着大量的白鹤、鸿雁、小天鹅等保护动物。“候鸟每年都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飞来。”中国林科院鸟类专家钱法文说。
  “天鹅成为鄱阳湖候鸟中遭遇捕猎最严重的受害者。”黄先银说。鄱阳湖的天鹅正式学名为小天鹅,出生于夏天,初秋10月一过羽翼初成,就要跟随父母开始数千公里的长途迁徙,最终抵达鄱阳湖。
  9月末10月初的鄱阳湖开始进入枯水期,退水后丰富的水生植物,湖中的蠕虫、螺类和小鱼成为小天鹅猎杀者免费的诱饵。
  而致命的猎杀手段,除了“天网”,还有毒饵、地钩等多种名目,从天上到湖面密布,不留候鸟一丝生的缝隙。
  毒饵,通常是将剧毒农药“呋喃丹”拌进稻谷,然后拌上沙子而成,撒落在候鸟栖息地里。黄先银指着脚下死亡的豆雁说,“吃了肯定死,天鹅要是吃下,头就会直接栽进泥里。”
  传说中的“地钩”,则更为骇人。这是根系有多只铁钩的长绳,悬浮于水面之下。游弋的天鹅一旦触及,就会触发机关,越挣扎钩子越多,最终被利刃穿身而亡。
  黄先银还介绍了一种用强光照射的捕鸟办法,“强光灯光线很强烈,天鹅被照傻了,只能束手就擒。”
  家在鄱阳湖边上的王海平,曾回忆过捕鸟最疯狂时的见闻:就一个晚上,捕鸟者打下了四五百只候鸟,“一晚上通宵不停地叫,声音很凄惨,跟平时的叫声完全不一样。

前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3 14:3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2-13 14:14 发表
去年冬看到报道潘阳湖里捕雁、天鹅、野鸭的天网,

记得是鄱阳湖。

是鄱阳湖,拼音错了
老师,看到这样的消息,真是太难过了!
害怕有一天“雁声”也成为回忆和传说~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2-13 14:35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3 10:50 发表
万里雁南飞,
几度悲鸣急?
湖岸池沼毒稻浮,
天网森森立。

紫陌已东风,
旧识无消息。
盼得平安早日回,
莫使春衫湿!

    去年冬看到报道鄱阳湖里捕雁、天鹅、野鸭的天网,
心里纠结了好久~

天鹅大雁不好吃,飞斑走兔才好吃,嘿嘿!所以,在洞庭湖湿地里,天鹅大雁鸥鹭可以尽情地玩。
记得水牛写过一篇打猎的诗,但水牛只打斑鸠和野兔。当然也打过野猪和麂子,那不是用猎枪打,用步枪打,嘿嘿。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3 14:45



QUOTE:
原帖由 水湾筏者 于 2011-2-13 14:35 发表

天鹅大雁不好吃,飞斑走兔才好吃,嘿嘿!所以,在洞庭湖湿地里,天鹅大雁鸥鹭可以尽情地玩。
记得水牛写过一篇打猎的诗,但水牛只打斑鸠和野兔。当然也打过野猪和麂子,那不是用猎枪打,用步枪打,嘿嘿。

水牛是诗人一定有颗善良的心!
作者: 月下踏歌    时间: 2011-2-13 21:07

  把这些家伙统统关进监狱去~~~~``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2-13 23:00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3 14:45 发表

水牛是诗人一定有颗善良的心!

呵呵,把自然的东西放进自然的嘴里,其实也没有什么错的,所以,在古时还有射开口雁闭口雁的精彩技艺。当然要把自然的东西商品化,那就看什么种途径了,例如以观光为目的,那就是好的了,以捕杀而谋利,则不是自然准则了。某些自然生物的消失,捕杀只是原因之一,而更多的原因,还在人类的本身哦,不去污染一点环境也许比禁猎,也许更有效果。
不知是谁评论《西游记》说,有背景的妖魔都上天了,没背景的的妖魔都被孙悟空一棒打死了。看来世上的妖魔也有保护伞的,光报道这一棒子的法力还是有限了。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4 15:47



QUOTE:
原帖由 月下踏歌 于 2011-2-13 21:07 发表
  把这些家伙统统关进监狱去~~~~``

好久不见,新年好!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2-14 16:43



QUOTE:
原帖由 水湾筏者 于 2011-2-13 23:00 发表

呵呵,把自然的东西放进自然的嘴里,其实也没有什么错的,所以,在古时还有射开口雁闭口雁的精彩技艺。当然要把自然的东西商品化,那就看什么种途径了,例如以观光为目的,那就是好的了,以捕杀而谋利,则不是 ...

水斑好!古代确有射雁打猎的传统,诗中也多有描绘。传说古代缔结因缘男方给女方重要的聘礼就是一只大雁。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猎杀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人类如果不自我约束,必将导致物种灭绝,环境更加恶劣!听说野猪因为受到保护得以繁衍,经常毁坏庄稼,适当捕杀也是无可厚非。是有许多人和事比盗猎更加恶劣------我们渺小,我们弱势,不能使恶人得到惩罚~可是这依然不妨碍我们怀有一颗向善之心,写一首小诗,歌颂美好谴责丑恶。

[ 本帖最后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2-14 16:48 编辑 ]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