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对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案的疑问 (蓝莲花99) [打印本页]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29 21:31     标题: 对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案的疑问 (蓝莲花99)

上午开会的时候得到信息,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我感到很意外,近几年,贪官被判死缓是常态,判死刑的很少,印象中最近一个被判死刑的是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

     此稿各媒体只有新华社通稿一个来源,对于这样重大的新闻,有关方面一如既往地对媒体采取不信任态度。整个下午,我都在挖空心思想多打听点信息,但基本上是一无所获(我觉得自己都该下岗了,挖信息的水平太差)。

    消息一出,网上的议论一边倒,都称“杀得好”,这样的贪官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还有人盛赞中央英明果断。看到这些评论心情异样,如果中国的反腐败还停留在这样的认识水准,前途漫漫,还会有郑筱萸们前赴后继地去贪污腐败的。

    此案的审理暴露出许多问题。一是名义上的公开开庭实际上是最高法拒绝媒体旁听。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审理此案,但过问此事的单位凭推断应有:北京高院、最高法、市检、最高检、中纪委、XX部等等。除新华社外,没有一家媒体进了庭审现场,各报报道的庭审现场都是通过别人转述的,当时我就守在法庭外,同样和我的同事一起“制造”出一条像模像样的稿子。郑筱萸本人如何辩护、律师如何辩护、法院为何判死刑,都不得而知。别看新华社的通稿写得言之凿凿,实际上比郑筱萸贪得多的官员没有判死刑的大有人在,这是法院内部和媒体人士对郑一审死刑一致感到意外的原因。

    我的意思不是郑不应该判死刑,而是这样不公开的审理,必定让人产生不公正和别有内情的联想。郑在羁押期间,传出自杀消息,很多人心上的石头落了地。后来中纪委的人站出来辟谣才澄清了此事。此案5月16日开庭审理,5月29日一审宣判,如此“神速”的审理速度也让人生疑。由此让人想起诸多学者对取消死刑的呼吁。杀死一名贪官,更多的贪官的“原罪”被掩盖,对反腐败工作弊大于利。

      第三,真正害死郑筱萸的人不是他自己,是这个权力缺乏制衡和监督的制度。我记得我采访姜明安教授的时候,他谈到,我国的国情特殊,不讲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讲究的是权力之间的合作。这种特殊国情带来的不是什么好结果。在超越法律的党的领导下,三权之中行政权力一支独大,人大代表对官员的监督够不成压力,司法权不肯、不敢对滥用的行政权力说“N0”,第四权力新闻媒体一味对行政权力唱赞歌,仅有的监督还得如履薄冰,普通群众的监督成本高到丢饭碗、遭人身攻击的程度,这样的权力除非海瑞转世才有不腐败的可能。我猜想,郑筱萸当初权钱交易的时候,多半不会认为这样做是违背良心。在中国官场上,他这样做已经是“习惯”了。

    另有,郑筱萸虽大权掌于一身,但他仍然只是权力链上的一个“结”,他收受贿赂和玩忽职守一方面是迫于上面的压力,一方面是企业寻租,那些有问题的药品和医疗器械要上市,无非是“权钱开路”。一位药监系统的人士曾告诉我,“凡是领导打招呼的药没一个是好药。”郑要是碰到了比他更大的领导打招呼,他该怎么办?他有勇气拒绝那些“按规矩办”的条子吗?

   身处高位,要高处胜得了寒不仅需要官员的道德良心,还需要制度上的“自洁”设计。靠中央的英明果断反腐败(当然这不是不重要)肯定是按了葫芦起了瓢,中央的反腐力度已下降,高层的铁腕一松,官员们恐惧一减少,又会争先恐后地腐败。从郑案的审理我没看到一丝进步,该公开的仍然不公开,该独立的仍然不独立,岂不悲哉!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29 21:35     标题: 判处郑筱萸死刑立即执行,是否太重了?

据《中国法院网》报道,5月29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7年6月至2006年12月,被告人郑筱萸利用担任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请托,为8家制药企业在药品、医疗器械的审批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直接或通过其妻、子非法收受上述单位负责人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9万余元。

   从判决中可以看出,郑筱萸被判处死刑,是因为受贿649万元。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接受请托,为制药企业谋取利益,而收取财物。依照《刑法》第385条规定,其行为构成了受贿犯罪。对受贿罪的处罚,按照《刑法》第383条规定,是依照《刑法》第383条规定来处罚。因此,按照第383条规定,只要受贿十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就可以判处死刑。

   郑筱萸受贿649万元,且情节特别严重,法院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也符合《刑法》的规定。

对贪污受贿官吏,司法机关能严惩,我们应当表示举双手予以支持。但是,我看了法院对很多巨贪不判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例后,心中难免为郑筱萸感到不“公平”。看看下面这些案例吧!

王昭耀,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省政协副主席。1991年2月至2005年2月,王昭耀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44人或单位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04万余元。王昭耀另有近650万元的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2007年1月13日,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徐国健,江苏省委原常委、组织部长。其非法收受贿赂631万元、美元1.1万元,折合人民币共计640万余元。2006年1月24日,徐国健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韩桂芝,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1993年至2003年期间,韩桂芝利用担任中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便利,为马德等人在职务晋升、职务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款物共计人民币702万余元。2005年12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李嘉廷,云南省原省长,他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其子李勃收受他人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810万余元。2003年5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嘉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嘉廷成了建国后第一个被判处死缓的省长。

丛福奎,河北省原副省长。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936万余元。2003年4月27日,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丛福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丛福奎上诉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

慕绥新,沈阳市原市长(沈阳市是副省级城市)。他从1993年4月至2000年12月,受贿661.4万余元的财物,并有人民币269.5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2001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并罚判处慕绥新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纪周,原公安部副部长,他利用担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副部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赖昌星的贿赂,共计人民币一百万元、美元五十万元、港币三万元,收受广东开平建安公司董事长周民兴贿赂一万美元。2001年10月22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纪周的受贿数额与折算后比郑筱萸少点,但他的犯罪情节却不比郑筱萸轻,他收的钱主要来自特大走私犯赖昌星。

刘方仁,原贵州省委书记。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收受他人钱款折合人民币177万余元,伙同他人共同收受他人钱款人民币500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严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于2004年6月29日以受贿罪判处刘方仁无期徒刑。

以上副省级以上贪官,受贿数额比郑筱萸多,或者基本持本,但没有被处死。下面是厅级大贪官没有被处死的案例。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其用职务之便,先后23次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1497万元、美元48万元、港币35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1900多万元。2005年12月21日湖北省荆州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异地审理)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毕玉玺,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因受贿和私分国有资产1304万余元。2005年3月16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杨祥云,湖南省吉首市国土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一个处级干部,贪污数额竟高达1495万元。2006年8月3日,杨祥云被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雷渊利,郴州市原副市长。这个玩钱、玩权和玩女人的“三玩干部”因受贿721万余元、挪用公款2650万元,于2006年9月6日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罗耀星,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这个“抗非”英雄,收受疫苗经销商所送的贿赂共计1118.5万元。2006年9月1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罗耀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几个人虽然官没有官比郑筱萸小,但贪污受贿金额却比郑筱萸多很多,他们也逃脱了死刑。

从1999年至今,副省级以上高官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只有三人:

胡长清,江西省原副省长。他在1994年上半年至1999年8月,担任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江西省人民政府省长助理和副省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87次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44.25万元,另有161.77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2000年2月15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胡长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3月8日,胡长清在南昌被执行死刑,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副省级官员。

成克杰,他在广西任职期间,通过批项目、要贷款、提职级等多种方式,伙同李平或单独非法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109万余元。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成了建国后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国家领导人。

王怀忠,他在任安徽省副省长期间,受贿达517万元,另有480万元的财产来源不明。2003年12月29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以为如能严格执行《刑法》规定来处罚,以上贪官都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不应让他们在监狱里“安享晚年”。有时,我们真的无法明白,司法机关在执行法律时的“伸缩性”。不过,对那些大贪官应当处死,那些应留一条活路,在现在的司法制度下,法院其实是“无权”来决定。

我猜测郑筱萸会提起上诉,但他会不会成为第四个被处死的副省级以上高官,我们只能轼目以待。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29 22:22     标题: 回帖精选

国际媒体认为是因为
国际上正谴责中国有毒食品和药品出口,这个关头处死郑是对西方的交待.
所以,还是洋大人得罪不得.
百姓怕管,管怕洋人,一百年不变的真理
++++++
曹操对粮官曰:“借汝人头一用!”
++++++
不是他太重了,是别的贪官判得太轻了
++++++
不政治改革,就是绞刑也不会减少中国的腐败,不过就是时而上演几出包公戏让嚷嚷杀着痛快的人过过嘴瘾。
++++++
后台不硬,像我们程唯高书记,多牛啊,现在都没能拿他怎么样!!!!
++++++
估计是他的嘴巴不够严吧
当个体被群体抛弃时,一般都是这个体背离了群体的整体利益了
。。。。。。

[ 本帖最后由 村夫 于 2007-5-29 22:32 编辑 ]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5-29 22:29

同意杀......而且杀的越多越好! 这样的贪官, 有一个就应该杀一个. 不能姑息.

至于要挖出其他贪官而暂且留什么人一命, 这个可以理解.....但不能是随便说说就行的.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29 22:35

铁道部刘部长的亲弟弟,武汉局的头头,涉嫌买凶杀人、贪污,上千万资产来历不明,也是个死缓,因为有一个好哥哥呀。

编辑:(铁道部刘部长)

[ 本帖最后由 村夫 于 2007-5-29 23:23 编辑 ]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5-29 23:04

如果能查实, 那应该连哥哥一起杀!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29 23:29

新华网武汉2006年(村夫注)4月30日电(记者张先国 皮曙初)4月30日,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法院认定刘志祥犯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宜昌市中级法院审理查明,刘志祥在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被害人高铁柱因车站招待所转租一事,多次找刘志祥索要赔款,刘未予以解决,后刘志祥得知高铁柱准备与他人一起到有关部门举报其违法犯罪问题,便指使无业人员彭支红(已判刑)去“修理”高铁柱。在刘志祥的多次催促下,彭支红邀约并指使冯立海(已判刑)殴打高铁柱。2002年12月8日,冯立海邀约“长毛”(姓名不详,在逃)等人携带弹簧刀、铁管等凶器,窜至高铁柱住处,对高进行殴打,冯持匕首朝高的右大腿等处连刺数刀,致使高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法院同时审理查明,1995年至2004年,刘志祥利用其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指使财务人员、工作人员和下属单位负责人等从汉口站“小金库”中取出巨额款项,以外出学习、考察、办事、旅游、需要用钱、“感谢”有关方面等名义,采取无条和白条领款等手段,单独侵吞或伙同他人私分公款,贪污公款及公物折款共计人民币1227万元、美元58万元、欧元13.5万元。其中刘志祥个人实得现金及物资折款共计人民币1144万元、美元52万元、欧元3.5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在此期间,刘志祥利用职权,先后160余次收受工程建筑商、车票代售点负责人和所属工作人员等的巨额款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所得现金及物资折款共计人民币1435.4万元。

法院同时还查明,有关机关依法扣押、冻结被告人刘志祥财产的数额特别巨大,扣除其个人及家庭成员合法收入、个人贪污受贿所得、违纪款物等外,还有共计527.5万元、美元88.744万元、欧元5.8万元、港币120.473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法院同时认定,被告人刘志祥在本案中能主动交代自己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并积极检举揭发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赃款赃物全部追回,具有自首、立功等从轻处罚的法定情节,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要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由于被告人贪污、受贿的罪行特别严重,对其要求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据此,根据刘志祥的犯罪事实、性质和情节、悔罪表现及其社会危害程度,依照刑法有关规定,法院判决被告人刘志祥犯贪污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同时判决对刘志祥4000余万元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缴。

一审宣判后,刘志祥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完)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5-30 05:13

乱世用重典。王莽是把贪官剥皮,然后塞上草,摆在世面上展览的。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5-30 10:56

内山太激动了吧。下面那个弟弟犯事,哥哥就算跟人打过招呼,也罪不至死,怎么可以说杀就杀?

第一篇评论文章我觉得写的很好。不是说这个人不应该被判死刑,而是应该公开公正,依法审判。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5-30 16:04

程序公开公正, 并不见得一定带来公正的结果. (在美国有大量的事实证明)

程序不公开, 并不见得结果就一定不公正.

我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 程序的公开和公正是次要的, 多杀几个贪官才是重要的, 也才是不够公正的司法体制下能够做到的最公正的事情!

原文的质疑和论点我并不全然反对, 但显然是书生之见! 官儿在中国是最具强势的小集团了, 有必要为他们谋求什么司法公开和公正吗? 省下这点精力去关心关心小老百姓好不好?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5-30 16:30

无论多么完善的法律和制度都会出错,但不能因为这个,就认为法律程序不重要!

多杀贪官当然好,但谁说了算?公正和公开才能尽量让案情水落石出。若不这样,谁能保证没有人被冤枉?谁又能保证所有涉案人员都被惩处?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5-30 16:51

1) 杀郑筱萸, 我不认为是为了灭口.

2) 我并不反对法律程序要公开公正.

3) 我说原文作者书生之见, 是因为他不看大局, 只认为自己关心并看到的那点问题最重要.

现在是什么情况啦....腐败已严重到随便抓十个高官至少九个有问题, 而其中不下5个够枪毙的程度了! 替这些贪官们要求什么司法公正呢? 他们还不够强势吗? 中国的司法公正不是一两天就能进步到象美国那样的(美国也不见得怎么公正). 总不能在进步之前就不干事了吧. 要进步, 也应该先从最应该受到关注的弱势群体开始, 而不是这些个高官!

我绝对赞赏这次的审判! 其实没必要费那么多工夫, 能杀的多杀几个才好, 准保不会一个有错!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5-30 17:53     标题: 回复 #12 内山 的帖子

内山确实有些情绪化了。

这个姓郑的,论官职不算最大,论数量不算最多,为什么偏偏杀他?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6-3 10:39     标题: 笑一声:中国司法是独立的

有刻意之嫌:西方媒体对郑筱萸死刑的过度联想 中新网

  中新网6月2日电 中国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日前因受贿罪、玩忽职守罪一审被判死刑,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美国侨报发表文章说,西方媒体对郑筱萸案的“过度联想”,甚至就有刻意之嫌。摘要如下: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原局长郑筱萸因受贿罪、玩忽职守罪,5月29日一审被判死刑。

世界舆论为之关注,《纽约时报》、路透社、美联社等纷纷报道。

  这几篇西方媒体报道的“潜台词”丰富。除引述中国外交部、新华社的话,说明此判决释放中国政府强力反腐信号外,就是浓墨重彩,将郑的死刑与美国、巴拿马等最近指控中国饲料、牙膏等受污或假冒的食品药品安全风波联系在一起。

  且不论郑筱萸去年年底即被“双规”,远在中国出口食品药品风波之前,也不论中国外交部已明言此判刑是“内政”,就说西方媒体在未采访官员、专家的前提下,即主观武断地将两者扯上因果关系,就实在不妥——有悖客观公正的新闻基本原则。

  这些充满“暗示”的报道传递出这样的信息: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司法审判受制于政治需要,此时给贪官判死刑,是为平息国际社会对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的质疑和批评。

  无独有偶,与郑筱萸官职相当的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前局长克劳福德(LesterCrawford)今年2月因持有FDA所监管公司的股票,也获罪受审。对此,《纽约时报》、美联社等都作了,其中却就事论事,一字一句均有凭有据,尽显新闻原则。

  当然,郑筱萸案与克劳福德案的报道不适合相提并论——新闻传播脱离不了社会背景,报道中国新闻需洞察中国的“政治文化”,而报道美国新闻需剖析“商业文化”。

  然而,如若新闻从业者对中国新闻事件后的“政治文化”展开“过度剖析”或“过度联想”,动辄主观臆测和因果联系,就会游离新闻事件本身,这就是传播刻板印象,向民众“设置议程”,并误导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舆论方向。

  这正如《时代》周刊北京分社社长傅睦友所说,“美国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一般是基于美国政府的论调”,批评中国有一定“目的性”。在这样的前提下,西方媒体对郑筱萸被判死刑作了“过度联想”,甚至就有刻意之嫌。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6-3 15:44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07-5-30 17:53 发表
内山确实有些情绪化了。

这个姓郑的,论官职不算最大,论数量不算最多,为什么偏偏杀他?

哈哈! 对于贪官, 我确实是非常非常的情绪化!

更可怕的是, 在国内, 比我更情绪化的人我看少说有好几亿.....

不管中央要杀谁, 背后的政治斗争是如何进行的.....我认为现在的重点是杀, 杀, 杀......!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6-3 15:49

都说杀得好,但不要忘了,更多更大更深更该杀的,却逃脱了。
作者: mr5hate    时间: 2007-6-3 20:00

这样的官死不足惜,只是如果党的意志永远在法律之上,对法律有两个,甚至几个标准,中国的贪官酷吏奸商刁民只会越来越多而已。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6-12 18:13     标题: 郑筱萸上诉 称曾“主动坦白”请求从轻量刑 京华时报

6月8日是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10天法定上诉期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记者昨天从有关渠道获悉,郑筱萸已正式提出上诉请求,此案进入二审程式。郑筱萸的命运目前暂未定局。

  京华时报报道,郑筱萸在上诉书中称,自己在案发后有“主动坦白”、“认罪态度较好”等法定可以从轻的量刑情节,而一审作出的死刑(立即执行)判决“量刑过重”,希望二审法院考虑这些情节,酌情对一审判决做出改判。

  记者了解到,一审判决在认定郑筱萸受贿、玩忽职守罪名成立的同时,也认定郑筱萸具有“主动坦白”、“认罪态度较好”、“主动退缴赃款、赃物”等法定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之前的报道也曾披露,郑筱萸在“双规”时,有关部门只掌握其100多万元的涉嫌受贿数额,但郑筱萸到案后,主动交待了其他300 多万元的受贿事实。

  5月29日,郑筱萸受贿、玩忽职守案在市一中院宣判。最终,郑筱萸被判死刑。法院查明,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649万余元。

  另外,郑筱萸玩忽职守,致使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虚假申报资料却获得了药品生产文号的换发,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

  法庭认为,郑筱萸严重侵害了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廉洁性,严重破坏了国家药品监管的正常工作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其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犯玩忽职守罪,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遂依法作出死刑判决。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