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菊花煞 [打印本页]

作者: 明韬    时间: 2006-12-27 22:10     标题: 菊花煞

秋日, 长亭, 斜阳, 北方的风.
陈玉刑缓缓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美酒如此,伊人如斯,夫复何求?

蝶,在长亭中绽开,鲜红的花,美不胜收.
每一举手,每一投足,都是对未来的期盼,对情郎的爱.
如果让陈玉刑再次选择,他依然会放弃一切,长伴蝶的左右.

还记得那个夜晚,没有风,一切都是那么寂静,那么甜蜜.蝶,如天使般,出现,飞舞,漫天的色彩.
陈玉刑知道,他的生命,在那一刻已经被改变了.就像当时他离开师父,下山闯荡时一样.
这么多年,这么多感受.朋友,爱人,很多已经在流民之乱中牺牲了;敌人,仇家,也已经渐渐模糊,记不清模样了.曾经的执着的追求,好像在时间的冲刷下,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还记得山上的风,是那么细腻,但又是那么坚强.远方的灯火,闪闪烁烁,当时的心情,毕竟是找不回来了.

当冲杀的战火已经远去,陈玉刑有些迷茫.
看到了人们生命的脆弱,背负着那么多人的怨与恨,穿着还带有血腥味的征衣,还要挣扎些什么呢?

就让那个夜晚的静,注入心中罢,永远的注入.
即使是一个梦,也永远都不要醒来.

蝶,还在飞舞.满眼,飞在空中,飞在整个世界.

就要离开了,要说些什么呢?
陈玉刑再喝一杯,起身,拔剑,投入漫天的蝶影之中......
共舞.

临别了,在这秋日的傍晚,在这烈烈的北风中.
"要等我",陈玉刑终于开口,"我一定会回来的."

"......" "好".
"我会等的,永远."

风卷起菊花的凋谢的花瓣,就像是卷起了逝去的记忆,让它们在天与地之间,再次弥漫,再次飞扬.
菊花灿烂的烧,烧遍鄢州,烧尽曾经的痴心与妄想,烧尽曾经的欢笑与痛苦,让它们变成世界的色彩,永不忘却,永不.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6-12-28 11:06     标题: 好好

叙事诗风格沉郁,语言华丽。我怎么不知道这个陈玉刑的故事呢?
作者: 舟舟    时间: 2006-12-28 12:57     标题: 也想起一个经典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霄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 李叔同《送别》
作者: eric    时间: 2006-12-31 20:01

不错, 有感觉! 很想知道前因后果.....我也不了解这个陈玉刑, 真有其人吗?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5 09:49     标题: 回复 #3 舟舟 的帖子

李叔同即后来的弘一大师,早年在东京留学,饰演茶花女,后来在浙江教书,后来在西湖出家。
当年,他在上海住家。有一天,丈母娘来看女儿,临晚,天正下雨,要借把伞回家。李说:“当初结婚时没有说丈母娘要借伞啊!”无论如何不借。丈母娘只好冒雨回家。
有一天和朋友约定12点来家吃饭,12点过了,朋友没有动静,他把门窗紧闭。一会朋友来到门前,敲门。李在楼上打开窗户喊道:“我让你12点来,现已12点零五分,你回去吧,明天再来!”
他让仆夫挑着行李走在前面,他在后跟着。走到一座拱桥,他抢到前面说:“你放下挑子吧,回家告诉夫人,说我出家了。”然后自己挑着行李,走了。仆夫顿脚结舌,无奈只好回家报信。
作者: 舟舟    时间: 2007-1-5 16:16     标题: 啊……

没想到写出那样情意缠绵诗句的李叔同竟是这样一个于人淡漠的教条的人哪!

如果说“文如其人”,那么能从李叔同的诗句里看出他些什么相关个性吗?

谢谢汀芳找来了这些故事,一下子把个在长亭迎风抒情的李叔同变成了一个顶着房门瞪眼睛的固执小老头。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