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七律 扫路三唱 [打印本页]

作者: 红楼梦影    时间: 2010-8-7 12:39     标题: 七律 扫路三唱

新声韵

七律  扫路三唱

唱《葬花吟》

世外仙姝寂寞林,三生唯有我知音。
口中笔底无虚语,月下风前有妙吟。
禄蠹讥时言似剑,落英葬处曲逾金。
愿生胁下双飞翼,去做香闺拭泪人。

唱《红梅颂》

(为歌剧《江姐》主题曲)
红梅一曲泪难禁,歌乐山头往事真。
血浸竹签凭嵌指,鞭滴盐水岂惊魂!
誓摧地狱迎红日,敢斗邪魔救庶民。
民庶果然得救否?向天才问雨倾盆。

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最危最险数当今,热沸岩浆不日喷。
亿万国资归太子,四边疆域让胡人。
官封庸腐潜规显,铜臭灵魂天道沦。
秦殿掀翻开宪政,能教万众一条心?
2010年8月7日

[ 本帖最后由 红楼梦影 于 2010-8-7 15:43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0-8-7 14:45



QUOTE:
原帖由 红楼梦影 于 2010-8-7 12:39 发表
新声韵

七律  扫路三唱

唱《葬花吟》

缥缈遐方妹妹林,今生今世一知音。
口中笔底无虚语,月下风前有妙吟。
禄蠹讥时言似剑,落英葬处曲逾金。
愿生胁下双飞翼,去做香闺拭泪人。

唱《红梅颂》
...

无一首不佳,无一句不佳。唯“妹妹林”稍觉像“春来白”。
作者: 红楼梦影    时间: 2010-8-7 15:43

世外仙姝寂寞林-------用红楼梦成句吧.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0-8-7 15:47



QUOTE:
原帖由 红楼梦影 于 2010-8-7 15:43 发表
世外仙姝寂寞林-------用红楼梦成句吧.

现成的句子不用,真的是“天若有情天亦老”。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0-8-7 16:08

发表于 2010-8-3 11:4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改革之歌

我们拥护改革,因为改革的意义非比寻常,
不改革,社会将变成一潭死水,一片荒场;
我们从小就知道“刻舟求剑”的寓言故事,
在时代的大海上行船,怎能僵化思想?

多好啊,朋友,在我们杨柳重金的青春时光,
共和国改革的宣言在碧水蓝天之上旋响;
苦难深重的中国老百姓从此有了盼头,
花团锦簇的美好蓝图,仿佛正在眼前铺张……

但是,我亲爱的朋友,我亲如手足的同胞们啊,
今天,不说你也知道改革带来什么样的景象;
如果有良知,你会痛心疾首,扼腕叹息,
如果太多情,你会昂首问天,泪下双行!

原来,改革是强势集团的劫掠、分赃,
民众的财富转眼就装入强盗的私囊;
原来,改革把社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
用卑微者的尸骨,去填饱虎豹豺狼的肚肠!

文化大革命给神州造成一场浩劫,
目前神州又经历着另一种形式的浩劫一场;
人民辛勤创造的财富被劫掠一空,
同时遭劫的,还有美好的精神文明、道德信仰。

价格双轨制、内部股票、企业改制、房地产……
过后才知道,定做的政策是按权势者的身体丈量;
改革“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过后才知道,“一部分”永远排斥弱小和善良。

千万座工人用智慧和汗水建设的工厂,
在“改制”的闹剧中廉价卖给当权者的亲属或同党;
曾经以纳税人身份支撑共和国大厦的工人啊,
改革送给你们的,是欲哭无泪的“光荣”下岗!

耕地被强行征走建“高尔夫”,建商品房,
“春运”车流,载着失去家园的人们流落四方;
以拥有“三十亩地一头牛”为生活乐趣的农民啊,
改革送给你们的,是凄凉的光景,无望的上访!

高昂的治疗费,使双脚不敢迈进医院门框,
送红包筑下的债台,压折家人的脊梁;
曾经沐浴过“合作医疗”恩风惠雨的人啊,
改革送给你们的,是放弃治疗,等待死亡!

穷乡僻壤的大伯大叔为什么进城卖血?
看他们羸瘦的身躯,多么需要补充营养;
多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贫困学子啊,
改革送给你们的,是让慈父慈母寸断愁肠!

街道两旁密密排列的按摩院、洗头房,
不时传出女人的呻吟,男人的笑浪;
曾经被称作“半边天”的草根姐妹啊,
改革送给你们的,是沦为人所不齿的流莺暗娼……

看吧,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
所有的人都为金钱奔波忙碌,甚至疯狂;
有形的,无形的,所有的东西都明码标价招徕买主,
包括道德、良心、人格,还有人肉的软玉温香。

但是,改革中从来没有公平的竞争、较量,
强权和弱势本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当强权跑出很远时,弱势还没有迈动脚步,
原来,跑出很远的强权手里握着发令枪!

于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出现在神州大地上,
贫富的分化如同南极北极、地狱天堂;
于是,一种巨大的危机给社会蒙上了阴影,
导致危机总爆发的“基尼系数”已经越过界桩。

一次次,煤矿冒顶把挖煤工活活埋葬,
即便死不了,肺脏也成了石头发硬变僵;
勾结在一起的矿主和官员无不成了暴富的新贵,
躺在白骨堆成的金山上花天酒地,得意洋洋。

衣衫蓝缕的农民工恰值年轻力壮,
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处处有他们血汗流淌;
当房地产官商偎在二奶怀里笑数金币的时候,
茅草屋的他们,却无力讨回微薄的报偿……

暴富和赤贫,为什么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穷人和富人,究竟是天命还是体制的恶性培养?
一千多年前吟诵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改革,为什么会让如此惨况重现诗人的故乡?

改革,给我们造成人人自危的生活环境,
蜂起的盗贼,让我们不知如何看好自家门窗;
人与人之间都是竞争的对手,彼此充满敌意,
夺命的假药假酒,更让我们防不胜防。

今天,我们不知该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拜金时代,价值观、人生观, 统统扭曲变样;
一个恪守为人准则,不想出卖良心的人,
在社会竞争中,注定是惨遭淘汰的败将!

淫乱、吸毒、赌博、抢劫、绑票、黑社会……
丑恶的复活,使中华民族倒退了几十年时光;
吞噬道德的毒菌,正侵害着青少年的心灵,
救救孩子!救救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

为什么?为什么善良的出租车司机狠命骂娘?
为什么?为什么人们聚会时拍案而起,怒火万丈?
在中国,究竟是怎样一个妖魔鬼怪,
搅得社会到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在中国,每一项工程里都有它的魅影,
在中国,每一个行业里都有它的魔障;
它的阴影潜入当今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在国人的怒骂中,它狰狞的怪笑令人胆颤心凉!

它就是腐败,改革为它铺就豪华舒适的温床,
它就是腐败,改革把它的身躯滋养得白白胖胖;
腐败张着巨口,吞噬了改革的全部果实,
却把买单的苦果,让我们不知几代人品尝……

法律,不过是腐败自家开设的便利店,
监督,不过是腐败便利店的华丽装潢;
特权,正借着改革的神圣名义招摇过市,
偷窃共和国大厦的砖瓦、立柱、横梁!

私有化的公权,以最高含金量进入市场,
在商品化社会的星空中,权力是最为耀目的太阳;
在中国,谁掌握权力谁就是改革的最大赢家,
在先富的一族里,权力的笑声最响最响!

不要听“当好人民公仆”的欺世演讲,
演讲者正干着吃人肉喝人血的罪恶勾当;
不要信“带领群众共同富裕”的弥天大谎,
大洋彼岸,撒谎者早就为儿女买了花园洋房!

公款吃喝,公款玩乐,公款养车,公款出国……
一年上万亿的民脂民膏白白流入汪洋;
试想,由这样的腐败分子左右的改革,
我们还能指望它有什么美妙的下场!

就这样,腐败歪曲了改革的方向,
就这样,腐败异化了革命的理想;
而改革——这场腐败者的盛宴吞噬掉的,
是华夏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存希望!

后代的生存希望是什么?丰富的资源:
石油、煤炭、森林,耕地广袤,草原苍莽;
后代的生存希望是什么?和谐的生态:
空气清新,泉水清澈,万物和睦相处像家人一样……

朋友,看看吧,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
哪里不在海盗般地掠夺宝贵的矿藏?
外国资本家把根根管子插在中华大地,
贪婪地吸取母亲稀少而宝贵的血浆!

朋友,看看吧,锦绣中华的大地上,
哪里是没受污染的净土一方?
排放毒物的外资工厂正加紧生产,
中国大地,悲惨地沦为世界垃圾场!

物种渐渐灭绝,生机离开大地,
鱼蟹绝迹江湖,鸟兽告别山冈;
海洋已经污浊,草原不断沙化,
一年毁掉的千万亩耕地,永远不再五谷飘香……

改革,挖空了炎黄子孙的生存根基,
为了少数人的暴富,就可以牺牲未来与希望?
竭泽而渔、杀鸡取卵、饮鸩止渴、自毁家园……
改革为什么容忍如此短视的行为肆虐猖狂?

内部的贪污、挥霍,外来的盘剥、侵夺,
如此下去,势必要把我们最后的家底儿抖光;
被高楼大厦的虚假繁荣迷住双眼的同胞们,
想想未来,难道我们不感到惧怕、惊慌?

我,茫茫人海中的一介书生,凡辈庸常,
不幸接受了“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圣贤思想,
煎心如焚的夜里,我梦萦苍生几回痛哭失声,
被妻子唤醒,我泪眼婆娑地呆坐到天亮……

朋友,让我们一起说:改革不该是这个样子,
少数人受益,多数人受害,后人们遭殃;
朋友,让我们一起想:既然改革不是个别人的私事,
为什么全体公民不能自主参与,表达愿望?

是的,我们要的是造福全体国民的改革,
而这样的改革必须从民主宪政开张;
我盼望有一天,人民神圣的权利不再被别人代表,
按照个人的意愿,填写好手里的选票投入票箱。

改革,应该保证各级政府由廉洁的人组成,
人民选举的公仆,会事事为人民着想;
他们谋求的是人民及其子孙万代的福祉,
绝不会为维护少数垄断者的利益费尽脑浆。

他们倡导的改革,不会盲目照搬西方的做法,
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的生活道路,连着悬崖万丈;
改革,要牢守勤劳、节俭、克己、谦让的古训,
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是我们永恒的信仰!

让我们共同期盼着神州真正的改革,
让我们的改革在史书的记载中声誉芬芳;
朋友,假如你是诗人,请准备好如椽的大笔,
把一曲改革的壮歌黄钟大吕般唱响!

                     2006年10月18日

最好自己尽量多的复制到置顶帖上,近日偶将暂离克里姆林宫出访美国,没有那么多时间。
作者: 楼兰来也    时间: 2010-8-7 16:59

为什么我的心里总充满悲愤?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丑奴儿
作者: 柳无歌者无聊    时间: 2010-8-7 22:53     标题: 回复 #1 红楼梦影 的帖子

更喜欢最后一首

问好红楼前辈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0-8-8 14:49



菩萨蛮·黄鹤楼 1927年春   /毛泽东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0-8-8 14:58

红了也推。激赏楼主忧国忧民诗词。

昨天看到这些报道,只能无语:  媒体超强总结:中国人正在习惯的50个异常现象   http://bbs.tiexue.net/post2_4404008_1.html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