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母语应与第二语文脱钩 [打印本页]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4-30 02:35     标题: 母语应与第二语文脱钩

母语应与第二语文脱钩

张从兴



  教育部长黄永宏最近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联合采访时,发表了教育部可能考虑降低小六母语会考成绩比重的谈话。

  消息传开后,犹如一个巨石投入水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公众通过中英文传统媒体发表评论者有之,以中英文在网络媒体上陈情请愿者也有之。然而,议论者只是把重点放在该不该降低小六母语会考成绩比重上,而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母语是什么?

  根据语言学的经典定义,母语指的是一个人打从娘胎里出生后学会的第一种语言,即家庭用语,一般上也是这个人掌握得最好的语言。也有的定义认为,母语是一个民族的本民族语言。但这个定义在语言学界是有争议的。

  犹太人的例子,最能说明民族语言并非母语。希伯来语是犹太人的民族语言,这点并无疑义,但希伯来语并不是所有犹太人的母语。例如:爱因斯坦是犹太人,但他的母语是德语;美国电影业巨子华纳兄弟也是犹太人,但他们的母语是美国英语。

  可是,新加坡的母语政策,却是建立在这个有争议的定义之上。

  建国初期,基于英语的经济价值,以及作为各族的沟通语言和国家的行政语言,政府必须让全民学习英语。为此,我国推出了双语政策,最初以各族的民族语言作为第一语文,之后就成为了第二语文。

  当时,所有的马来人都会说马来语,大多数印度人会说淡米尔语,大多数华人会理解华语。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各族的民族语言作为母语,并最终以母语作为学校的第二语文,是合理的。

  不过,以母语作为第二语文的教育政策,对一些族群依然是不公平的。对印度人为例,虽然淡米尔人占了大多数,但是对锡克人显然不公平,因为他们的民族语言和母语是旁遮普语,不是淡米尔语。土生华人也是受害者,因为他们的母语是以闽粤等方言和马来语混杂的峇峇语,并非华语。

  几十年后的今天,情况已经大不如前。虽然马来语仍然是绝大多数马来人的母语,但是华语并非大多数华人的家庭用语,而非淡米尔族印度人的人数也增加了。在这样的新形势下,继续抱着老皇历不放,仍然坚持以各族民族语言作为母语,并以此作为强制性的第二语文,显然不合时宜。

  问题还不只这些。经过几十年的民族融合,异族通婚的大有人在。对爸爸是华人,妈妈是印度人,或者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的异族通婚子女来说,到底应该是以华语还是淡米尔语作为母语呢?实际的情况绝对有可能是,他们的爸爸妈妈平常是以英语交流的,以他们从小没有听过的华语或淡米尔语作为母语,不是很滑稽吗?

  此外,随着新加坡的越来越国际化,来自非传统移民国而成为永久居民和公民者,也在逐年增加。这些新移民,有来自其他亚细安国家的,有来自东欧的,有来自西欧的,有来自东北亚的,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看看《联合早报·新汇点》就知道了。如果我国的双语政策继续以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的所谓母语挂钩,那不是让这类新移民很为难吗?比如说,一对韩国夫妇觉得新加坡很不错,入了籍,成了国民,那么他们的子女该以什么语言作为第二语文呢?

  为了适应新的形势,我建议应该按照语言学的经典定义来给母语下定义,同时让第二语文与所谓的母语脱钩,前提是继续以英语作为第一语文。这样一来,整盘棋都活了。因为大家也不必为了小学母语会考成绩比重问题伤脑筋,因为对那些以英语作为家庭用语的国人来说,他们的母语是英语而非华语。

  既然厘清了母语的定义问题,接下来就谈谈第二语文。双语政策是我国立国的根本之一,必须继续坚持。而以英语作为第一语文,这一点也是不会改变,也不应改变的。既然让所谓的母语与第二语文脱钩,那么就应该实行开放性的第二语文政策,让国人自由选择要以何种语言作为第二语文。

  以家庭用语或母语是英语的六成华人为例,既然所谓的母语已经与第二语文脱钩,那么他们就能选择以华语、马来语、淡米尔语或其他任何一种外语,譬如日语、韩语、德语、法语作为第二语文,前提是教育部能够提供师资、教材等资源。相信有了自由选择第二语文的权利,这些家长们也会希望子女能掌握到最高水平的第二语文。因为不是强制性的,那些选择以华语作为子女的第二语文的家长,应该不会希望看到子女学到的是水平低下的华语,所以也不会要求调低华语在小六会考成绩中的比重。对家庭用语仍然是华语的四成华人来说,其子女仍然可以在现有比重之下学习华语,虽然是在第二语文而非母语的名义之下,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只要不再自欺欺人把华语当成这六成华人的母语,并以此作为强制性的第二语文,而是让他们自由选择,相信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仍然会选择华语作为子女的第二语文,因为他们并非不知道华语在当今世界的重要性,尤其是在美国都已经掀起汉语学习热潮的情况下。所以,无需担心在取消了华语作为华人子女的强制性第二语文之后,这六成华人会争先恐后地去学马来语、淡米尔语或其他外语。这种情况是不大可能出现的。

  此外,随着华语经济价值的水涨船高,相信也有不少非华族国民,如印度人、马来人,乃至其他各色人种的新移民,希望子女除了掌握英语以外,也能学习华语。采取灵活的、自由选择的第二语文政策,就能让他们有机会学习华语。现有的双语政策,其实是剥夺了马来人和印度人让子女在国民教育体系下学习华语的权利的。

  采取开放性的第二语文政策,也能让更多在新加坡工作生活但未入籍的外国人,选择让他们的子女在我国的国民教育体系而非国际学校接受教育,因为他们可以让子女继续以日语、韩语、法语、德语等本民族语言作为第二语文,只要他们的人数达到一定的比例,而教育部又有足够的资源来应付需求。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他们的子女更好地融入新加坡社会,而新加坡人的子女也能从他们的异国同学那儿学到他们的语言、文化,哪怕是皮毛也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有助于他们拓展国际视野,加强他们长大后的竞争力。

  教育部是到了检讨母语政策的时候了,但不应局限于降低小六母语会考成绩比重这样的枝节末叶,而是要从根本上检讨。(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作者所属机构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10-4-30 02:42 编辑 ]
作者: 上蒼    时间: 2010-4-30 02:38

母語應該是第一語文,而不是甚麼第二語文。
洋鬼子的語文方應該是第二語文。
作者: 内山    时间: 2010-4-30 10:20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那么出生在讲华文的家庭.....(也就是华语确实是母语)的人, 可不可以把英语作为开放性的第二语言来学?

我认为, 教育部应该检讨的是, 把英语作为第一语言的政策......

因为对很多不以英语为母语的孩子, 把非母语作为第一语言是很奇怪的......

其次, 之所以有这么多本身母语为华语的父母, 要在家里把孩子的母语硬改成英语, 其实就是教育部把非母语作为第一语言的政策弊端, 所造成的.....
作者: 内山    时间: 2010-4-30 10:24

降低小六母语会考成绩比重.....是枝节末叶吗?

不管把它叫作母语, 还是开放性的第二语言....., 我看都差不多.

关键是, 新加坡要不要双语? 要双语, 就一定要学第二语言(或母语), 而且要求和水准不能一降再降.....否则还叫什么双语教育?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4-30 11:25



QUOTE:
原帖由 内山 于 2010-4-30 10:20 发表
那么出生在讲华文的家庭.....(也就是华语确实是母语)的人, 可不可以把英语作为开放性的第二语言来学?

我认为, 教育部应该检讨的是, 把英语作为第一语言的政策......

因为对很多不以英语为母语的孩子, 把 ...

可圈可点也!!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0-4-30 11:27 编辑 ]
作者: 烛花马    时间: 2010-4-30 11:31     标题: 回复 #4 内山 的帖子

建议教育部应检讨双语政策。如果这一政策阻碍了新加坡学生的进步,就应该坚决向最高层反应,彻底取消这一不合理政策。

你说总搞这种阴奉阳违累不累呵!!!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4-30 22:30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犹太人的例子,最能说明民族语言并非母语。希伯来语是犹太人的民族语言,这点并无疑义,但希伯来语并不是所有犹太人的母语。例如:爱因斯坦是犹太人,但他的母语是德语;美国电影业巨子华纳兄弟也是犹太人,但他们的母语是美国英语。”

以犹太人为例,不但不能说明问题,反而含有误导性,因为犹太人亡国后,长期流亡他乡,散居各地。
马克思、爱恩斯坦、华纳等人,都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分别以德语、英语为其母语的。


换言之,作为国家主体的华人,如以英语为母语,那无疑是史无前例的畸形现象!:'(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0-4-30 22:31 编辑 ]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4-30 22:46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4-30 10:30 PM 发表
“犹太人的例子,最能说明民族语言并非母语。希伯来语是犹太人的民族语言,这点并无疑义,但希伯来语并不是所有犹太人的母语。例如:爱因斯坦是犹太人,但他的母语是德语;美国电影业巨子华纳兄弟也是犹太人,但 ...

中国虽然没有亡国,但是清末差点亡国以来,华人散居世界各地的情况,其实与犹太人差不多。泰国华人有相当一部分已经不会华语,只会泰语;印尼华人大多数也不会华语,只会印尼语;菲律宾华人也许不一定说泰加洛语,但是他们说英语。尽管在感情上无法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0-5-1 00:15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10-4-30 22:46 发表


中国虽然没有亡国,但是清末差点亡国以来,华人散居世界各地的情况,其实与犹太人差不多。泰国华人有相当一部分已经不会华语,只会泰语;印尼华人大多数也不会华语,只会印尼语;菲律宾华人也许不一定说泰加 ...

马来西亚。。印尼发生了的事就得发生在成为新加坡华人成为香蕉人的依据。这个逻辑很怪。别人怎样我可不太愿意管。自己的事自己管。很简单。。这里是新加坡。我们有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我更愿意看到中华文化在这里继续发扬光大(当然是妄想)。看看人家马来西亚华社是怎样在这么差的环境下坚持自己的文化。可悲啊。。可悲。。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01:38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5-1 12:15 AM 发表


马来西亚。。印尼发生了的事就得发生在成为新加坡华人成为香蕉人的依据。这个逻辑很怪。别人怎样我可不太愿意管。自己的事自己管。很简单。。这里是新加坡。我们有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我更愿意看到中华文化在 ...

强扭的瓜不甜。新加坡本来就存在着两个华人社会,也就是传统上说的英校生和华校生。他们不愿意学华语,强迫他们去学也没啥意思。倒不如干脆让大家自由选择,前提是作为第二语文的华语的水平不仅不能降低,而且要设法提高,就像许多国家对第二语文的重视那样。比如说,美国大学生一般都得学习第二语文(指的是母语以外的现代语或古希腊语和古拉丁语等古代语言),甚至第三语文。

这样说好了。把母语名义下的华语从小六会考拿掉,代之以第二语文名义下的华语。因为是自由选择的,所以不愿意选择以华语为第二语文的人,没有理由要求降低第二语文的水平。而愿意选择以华语为第二语文的家长,自然希望孩子能学得更高水平的第二语文。这样一来,就可以把双语教育一直贯彻到高中和大学,而且是必修的。这有什么不好呢?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10-5-1 01:39 编辑 ]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1 10:21

1)所有例证都应具含普遍性,换言之,特殊性的案例是不能说明“民族语言并非母语”的。印尼华人只占总人口约3%,加上政治上的排华(同化)政策,才导致丧失自己母语。

2)对于极少数族群(含混血儿),以及从国外回来的孩子,教育部都是灵活处理的,不存在不公平问题。搂主似乎并不知情,以致无的放矢。


(“如果我国的双语政策继续以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的所谓母语挂钩,那不是让这类新移民很为难吗?比如说,一对韩国夫妇觉得新加坡很不错,入了籍,成了国民,那么他们的子女该以什么语言作为第二语文呢?“)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1 10:33     标题: 绕来绕去麻烦不?

我认为最适于当代新加坡的政策是:
1、英语为第一语文不变;
2、其他语言作为选修,选修及格,可以加分;
3、当然,可以放弃第二语言的选择,只要学生有把握在其他学科弥补就行。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11:20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5-1 10:21 AM 发表
1)所有例证都应具含普遍性,换言之,特殊性的案例是不能说明“民族语言并非母语”的。印尼华人只占总人口约3%,加上政治上的排华(同化)政策,才导致丧失自己母语。

2)对于极少数族群(含混血儿),以及从 ...

谢谢指正。但如果六成华人(假定是真的)不认同华语是母语,而其余四成华人却坚持华语是母语,而彼此之间其实都不是不知道华语的重要性,那如何去解决这个吊诡呢?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1 11:25     标题: 回复 #13 张从兴 的帖子

华人后代(含异族通婚)的母语是不是华语?
华语是不是汉语?汉语是不是华语?
这种问题较真起来都很吊诡。

争论这些是不是旁枝末节呢?显然是的!

你认为有用,就鼓励学习。你认为没用,就放弃这个加分的科目。
皆大欢喜。
作者: 钟瑞仁    时间: 2010-5-1 11:28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10-5-1 11:20 发表

谢谢指正。但如果六成华人(假定是真的)不认同华语是母语,而其余四成华人却坚持华语是母语,而彼此之间其实都不是不知道华语的重要性,那如何去解决这个吊诡呢?

不是讲华语和不讲华语的华人应该如何去解决这个吊诡。而是政府的政策不要再制造吊诡了!!

政府不断制造华语重要又不重视的吊诡,百姓又怎么能解决呢?
作者: 钟瑞仁    时间: 2010-5-1 11:32     标题: 回复 #12 村夫 的帖子

村夫的意思是第二语言可有可无?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可以废除了吗?

老李也说,双语政策是失败的。离废除可能不远了吧。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1 11:36



QUOTE:
原帖由 钟瑞仁 于 2010-5-1 11:28 发表


不是讲华语和不讲华语的华人应该如何去解决这个吊诡。而是政府的政策不要再制造吊诡了!!

政府不断制造华语重要又不重视的吊诡,百姓又怎么能解决呢?

一语中的。谢谢替我回答!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5-1 11:47     标题: 我相信政府内也不同意见

对于华文问题,我相信政府高层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有人主张华文教学水平可以一降再降,有人认为不妥。最后的决策者现在还没有表态,但我们不能等着看,没有表示就等于弃权。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1 11:50



QUOTE:
原帖由 钟瑞仁 于 2010-5-1 11:32 发表
回复 #12 村夫 的帖子

村夫的意思是第二语言可有可无?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可以废除了吗?

老李也说,双语政策是失败的。离废除可能不远了吧。

新加坡大部分家庭(似乎是六成)不用华语交流,是既成事实。
假如华语必不可少,怎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

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假如这种工具可有可无,我想不如不要也罢。

然而,对于很多华人来说,对华语不久有很深的感情,更可以看到华语潜在的巨大作用。
当然,对于另一部分华人来说,华语是可以抛弃的。不幸的是,这部分人多是新加坡社会的精英,掌握着更多的社会资源。

华语有没有用,争论这些我认为是劳而无功的。
现在强调华语的作用也有点自欺欺人。
(比如强调今后和中国的贸易经济往来,会华语有优势。这很笑话:不会华语的人就不能和中国有贸易往来吗?)

既然现在的政策还是鼓励学生学华语,那么还是皆大欢喜地好:
喜欢的就学,学好了有加分。
真的觉得难就放弃好了,也不用浪费时间,可以把别的学科学好。
作者: 小草    时间: 2010-5-1 11:53

以往,中英两科为第一语文只有九间特选中学的8%学生才有机会修读,因为政府认为只有小部份的好学生有能力应付。若把中英两科提髙到第一语文的水平,其用意是很好的,但可惜不是许多莘莘学子都有能力达到期待的高水平,考到佳绩。

[ 本帖最后由 小草 于 2010-5-1 11:54 编辑 ]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12:01



QUOTE:
原帖由 钟瑞仁 于 2010-5-1 11:28 AM 发表


不是讲华语和不讲华语的华人应该如何去解决这个吊诡。而是政府的政策不要再制造吊诡了!!

政府不断制造华语重要又不重视的吊诡,百姓又怎么能解决呢?

我始终认为,应该给予人民自由选择的权利。

如果确实有一批华人,认为子女学习作为并非母语的华语会很幸苦,而强烈要求调低小六母语比重,他们也确实有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权利,因为他们也是纳税人。

而另一部分华人却认为,目前的华文程度已经够低了,不能再降低水准,他们也有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权利,因为他们也是纳税人。

而双方为此争执的关键就在于,华语是华人子女小学的强制性母语,也是第二语文,不得不学,无论你愿不愿意。既然如此,唯一打破僵局的方法,就是让母语和第二语文脱钩,前提是必须保持第二语文的高水平。

如此一来,那些不想让孩子那么幸苦的华人家长们,可以不必让孩子去学所谓的母语,而希望孩子继续以华语为母语,维系民族文化的家长们,也不会面对华语比重调低的困扰。

这大概是我所能想到唯一的双赢方案了。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1 12:10     标题: 回复 #21 张从兴 的帖子

邻国的教训千万不要忘记——
似乎在印尼,曾经一段时期,讲华语用华语是非法的。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1 12:13     标题: 回复 #19 村夫 的帖子

"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

这种说法是很怪异、很肤浅的。此说如果能过成立的话,世界上只需要一种或几种语文就够了!!

正确的理解应该是:

"语文不仅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依托"

马来语格言: Bahasa jiwa bangsa (语文是民族的灵魂)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1 12:20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5-1 12:13 发表
回复 #19 村夫 的帖子

"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

这种说法是很怪异、很肤浅的。此说如果能过成立的话,世界上只需要一种或几种语文就够了!!

正确的理解应该是:

"语文不仅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依托"

马来语格言: Bahasa jiwa bangsa (语文是民族的灵魂)

“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也许很不好听,但确实如此。
随着“地球村”的形成,一些语言逐渐灭绝,世界上的语言向少数几种归拢,这也是事实。
南美洲讲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北美洲讲英语,这都不是他们原住民本地的语言。

至于“载体”之说。。。很不幸,“载体”本身就是工具。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12:33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5-1 12:13 PM 发表
"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

这种说法是很怪异、很肤浅的。此说如果能过成立的话,世界上只需要一种或几种语文就够了!!

正确的理解应该是:

"语文不仅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民族文化的载体, ...

民族、种族和族群是不一样的。

我们经常混淆了这三者之间的差异。

正如中华民族包含了五十六个种族与族群,如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等等。这些不同族群有不同的母语或族群语言(Native Language),但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中华民族的民族语言是汉语,也就是所谓的国家语言(宪法、法律、公文等,主要是用汉语写的)。也就是说,汉语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语言(National Language)。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如俄罗斯也是广土众民,但俄罗斯民族(The Russian Nation)的民族语言是俄罗斯语而不是其他。

虽然新加坡人的主体民族是华人,但很不幸的是,因为建国初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华语无法像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样,因为是绝大多数族群所使用的语言而成为新加坡的民族语言或国家语言,也就是National Language。至于为什么会以英语作为所谓的行政语言(其作用无异于世界各国的民族语言或国家语言,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堂而已),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相信就是作为新加坡立国基础的许多法律文件、典章制度,还有档案文献等等,都是英国人留下来的。既然当时错过了以华语作为新加坡民族语言的机会,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就更加不可能了。

所以,无论大家情感上多么无法接受,英语已经是新加坡的民族语言(National Language)这一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大家现在或许会嘲笑所谓的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但很有可能这种罗杂式的语言会在以后演变成为新加坡各族的共同语言——新加坡语!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10-5-1 12:54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5-1 12:39     标题: 问题的关键

从兴兄设想这个方案的时候,有一点不知道有没有考虑到:当整个社会华文的用途越来越窄,单靠学校来维持高水平的华文,行吗?我始终认为,提升华文在整个社会的地位,扩大华文的使用范围,让华文变得很有用而不仅仅是很有趣,家长和学生就有学习华文的动力和紧迫感,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我总觉得,一些人讨论华文问题,都没有触及问题的关键,老是在学校的范围内兜圈子。整个社会华文地位在下降,单靠学校能挽回华文的颓势吗?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12:47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1 12:39 PM 发表
从兴兄设想这个方案的时候,有一点不知道有没有考虑到:当整个社会华文的用途越来越窄,单靠学校来维持高水平的华文,行吗?我始终认为,提升华文在整个社会的地位,扩大华文的使用范围,让华文变得很有用而不仅 ...

社会的大环境确实是有点无奈,但是学校的小环境现在之所以守不住,是因为许多小学生是被迫学华语的,所以就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对华语感到厌恶。有的学生在学校里以讲英语为荣,还排斥讲华语的同学,影响之下,其他学生也纷纷以讲华语为耻了。我的小孩就有类似的遭遇。如果让大家自愿选择,那么在学校的环境里,至少在学校上华文课的时间里,孩子们应该是会认真讲华语学华文的。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1 13:13     标题: 回复 #26 韩山元 的帖子

同意韩兄所言。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13:53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1 12:39 PM 发表
从兴兄设想这个方案的时候,有一点不知道有没有考虑到:当整个社会华文的用途越来越窄,单靠学校来维持高水平的华文,行吗?我始终认为,提升华文在整个社会的地位,扩大华文的使用范围,让华文变得很有用而不仅 ...

请问,如何提高呢?当讲华语的人还占大多数的当年,都办不到,现在可能办到吗?我不是悲观论者,只是现实论者而已。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19:45

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从兴兄的建议。

母语应与第二语文脱钩?莫非是说,母语应该与第一语言挂钩?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19:47

如果母语已经不是第一语言,现在又要与第二语言脱钩?那么母语究竟是第几语言呢?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20:33

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概念有点混乱,需要澄清一下。

什么是母语?

对于华族来说,母语就是华语。这个是不会改变的。

如果某些或某个地方的华人丢了自己的母语,这并不代表,华语就不再是华族的母语了。这只能说,这些或这个地方的华人已经不会讲本民族的语言了。

在这里,母语的概念绝对不可以替换成“他们不会讲自己母亲从小跟自己讲的语言了”……

由此可见,一个民族的母语,跟个人的母语,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民族的母语,不是由个别人的母语变化,来决定的。

而我们这里讨论的“母语政策”中的“母语”二字,指的应该是一个族群的母语。对华族来说,这就是华语。是没得改的。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20:44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0-5-1 08:33 PM 发表
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概念有点混乱,需要澄清一下。

什么是母语?

对于华族来说,母语就是华语。这个是不会改变的。

如果某些或某个地方的华人丢了自己的母语,这并不代表,华语就不再是华族的母语了。这 ...

拜托,族群是没有母语的,只有自己的语言,也就是族群语言(native language),这跟母语(mother tongue)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20:45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0-5-1 07:45 PM 发表
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从兴兄的建议。

母语应与第二语文脱钩?莫非是说,母语应该与第一语言挂钩?

在新加坡小学里头,母语是美其名而已,其实就是第二语文。新加坡学校的第一语文是英语。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20:52     标题: 回复 #33 张从兴 的帖子

好吧,那就是政府搞错了。

政府的母语政策,就是把族群语言(native language)称为“母语”。政府认为,华人的母语是华语,马来人的母语是马来语……。根据新加坡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现实,政府认为应该把英语作为各族之间的通用语,把各民族的语言作为强制学习的“母语”(第二语言)。

如果我没理解错,这就是政府的双语政策的基本概念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21:15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10-5-1 20:45 发表

在新加坡小学里头,母语是美其名而已,其实就是第二语文。新加坡学校的第一语文是英语。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吧。

这个我是清楚的。而且并不反对。英语作为第一语言,有新加坡客观情况的要求,也有当时的时代要求。而且政府在作出这个决定时,强调了母语教育是不可放弃的。

这就是新加坡的双语政策。新加坡双语政策的核心是,各族人民必须在学好英语的同时,也学好本民族的语言。这是强制性的,不是可选的。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1 21:17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0-5-1 08:52 PM 发表
好吧,那就是政府搞错了。

政府的母语政策,就是把族群语言(native language)称为“母语”。政府认为,华人的母语是华语,马来人的母语是马来语……。根据新加坡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现实,政府认为应该把 ...

应该就是这样。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1 21:37     标题: 回复 #37 张从兴 的帖子

在任何国家,母语(或本民族语言)都应该是第一语言。

但是在新加坡,由于特殊的国情,政府选择了英语作为第一语言,把各族的母语作为第二语言(必修必考),这是符合宪法的。

我记得,新加坡宪法规定:马来语是国语,英语、华语以及淡米尔语也是四大官方语言之一,政府机构与社群之间通用的语言是英语。所以,在把英语定为第一语言,但同时给与其他三种官方语言一点特殊待遇(必修必考),是符合建国原则和国家根本大法的,也是族群文化、传统、向心力、凝聚力的要求。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0-5-1 23:02

我想知道这个60%的学生家里不用中文来沟通的数据是怎么来的?现在新加坡的问题是。。其实很多学生(很多大人也是)常说华语,却喜欢觉得自己华语不好,英语比较好。这是心态问题。

其实我也同意完全废除母语。用第二语文来代替。谁想学啥就选啥。我也赞成第一语文也能自由选择。咋能就英语独尊?我就想在中文发展,英文作为第二语文还不行此事实在怪。要是不能提出动摇英文第一语文的地位。那就很有趣。这就折射出真正的想法。

很多事情其实没有对错。不过得敢于承担自己的决定。不要虚伪。新加坡就喜欢虚伪。嘴上说一套华文重要,手上做的其实是另一套。这就把大家耍得团团转。我赞成大家坦诚点。再加个虚伪的例子。要开赌场,还要放个什么意义也没有的100块入门费。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5-1 23:04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0-5-1 23:08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0-5-1 21:15 发表


这个我是清楚的。而且并不反对。英语作为第一语言,有新加坡客观情况的要求,也有当时的时代要求。而且政府在作出这个决定时,强调了母语教育是不可放弃的。

这就是新加坡的双语政策。新加坡双语政策的核 ...

难道英语的第一语文地位就是绝对不能动摇的?方正我可能只想或需要能和大家沟通就够了。马来西亚的华小就没有以马来文或英语为第一语文。我认识的很多马来西亚人在哪读书都没问题。他们很多来新加坡读大学。很多去台湾大陆。很多留在马来亚大学。都考得很好。难道我们新加坡的空气或水质有问题?小孩的脑子都不好?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2 12:05

在我的讲英语旧同事中,几乎没有人把英语当成母语,但有些人也不认同华语为母语。他们认为,方言才是他们的母语。原因何在?这是因为在他们内心世界,同样觉得不懂母语是可耻的。

在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若以英语为母语,那是一种反常、畸形的社会行为。如果把反常视为正常,那就更加可笑、可悲、可怜了!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0-5-2 12:08

其实很有意思的是,照理,家长的母语就应该是孩子的母语,一般是不会改变的。除非孩子出生后不在父母身边,去了一个别的语言环境。

那么,新加坡从什么时候开始,父母的母语,不再是子女的母语了呢?而导致所谓讲英语的家庭增加到60%?

其实,很显然,这是因为成功的双语教育。在父母基本掌握了双语之后,他们可以选择,要让什么语言成为孩子的母语。

据我个人观察,60%所谓讲英语的家庭,父母大部分是可以讲双语的。我不认为,他们就必然选择在家只讲英语,不讲华语。因为在这个年代,谁都知道华文很重要!他们不会刻意排斥华文(除非受政策调整的迫使)。

所以我认为,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是那些从父母一辈开始,或更早,就已经不会双语,丢掉了母语的人。这样的人在新加坡,其实并不算太多。用他们的意见强加在60%的人头上,我认为有绑架民意之嫌。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2 12:16     标题: 回复 #42 叶明 的帖子

所以我认为,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是那些从父母一辈开始,或更早,就已经不会双语,丢掉了母语的人。这样的人在新加坡,其实并不算太多。用他们的意见强加在60%的人头上,我认为有绑架民意之嫌。

你的判断完全正确,但我们的“民主“决策是建立在“一小部分”的基础之上的。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5-2 12:20     标题: 人少声音大

没错,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一部分人的声音很大,他们掌握了话语权,他们是所谓的精英分子,在政府当中影响力很大,甚至有些政府的高层也因为自己的孩子华文不及格(或水平差)而认为华文“害”了他们的子女,希望大家注意这个背景情况。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5-2 12:35 编辑 ]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0-5-2 12:31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2 12:20 发表
没错,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一部分人的声音很大,他们掌握了话语权,他们是所谓的精英分子,在政府当中影响力很大,甚至有些政府的高层也因为自己的孩子华文不及格(或水平差 ...

可圈可点也!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2 14:30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0-5-2 12:16 PM 发表
所以我认为,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是那些从父母一辈开始,或更早,就已经不会双语,丢掉了母语的人。这样的人在新加坡,其实并不算太多。用他们的意见强加在60%的人头上,我认为有绑 ...

所以我才主张自由选择呀。我绝对有理由相信,这所谓的六成华人当中,估计有八九成是愿意让子女在小学里学华语的,不管是以母语名义还是以第二语文名义。

如果不让大家自由选择,那些掌控资源的少数人就可能如你所说的强加意见在六成的人头上。一旦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西洋镜就拆穿了。
作者: 史立道    时间: 2010-5-2 17:35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10-5-2 14:30 发表


所以我才主张自由选择呀。我绝对有理由相信,这所谓的六成华人当中,估计有八九成是愿意让子女在小学里学华语的,不管是以母语名义还是以第二语文名义。

如果不让大家自由选择,那些掌控资源的少数人就可 ...

  请问谁讲的话算数?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0-5-2 21:34     标题: 提醒楼上各位不要忘记——

你们这些都是“大人”的看法,作为学生来说,没有几个愿意多学一门功课。
假如可能的话,一门功课都不要学不要考,才是孩子们的心愿。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5-2 21:53     标题: 可使东风共西风。。。。。。

借林锐彬老师的诗词,以抒己意

和友人〖無題〗
蠹也攜刀鋸   無時不損根
縈懷虛信約   舐血只聲吞
曾頂西風烈   難為狡客喧
殘花囑流水   一路誦招魂

       友人〖無題〗元玉
華木蕭蕭已報秋  稚苗難茁惹人愁
東風難抵西風烈  落盡繁英逐水流

记得在去年的一次关于华文教育的讲座上,冯焕好老师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如下:“就算新加坡完全放弃了学习华文,在中国,还有十几亿人在说华语,用华语,在用华文写作。华语,是不会消亡的。那么,不学,是谁的损失呢?是我们新加坡人。。。。。。”

作为母语也好,作为第二语文也好,放弃,毫无疑问,是一种遗憾,一种损失。

楼主用笔满含感情,“自由选择”,虽然未必能够实行,却也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广博宽厚。

[ 本帖最后由 丛卉 于 2010-5-2 22:29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5-2 22:27     标题: 引用得好

是的,华文在世界的地位与的前途不是由新加坡三百多万华人决定的。

这番话引用得好。不过,如果我的印象没错的话,讲这番话的老师应是姓冯而非姓许。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5-2 22:30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2 22:27 发表
是的,华文在世界的地位与的前途不是由新加坡三百多万华人决定的。

这番话引用得好。不过,如果我的印象没错的话,讲这番话的老师应是姓冯而非姓许。

谢谢山叔指正,想起您写的那篇《灵魂的语言》,感慨着。。。。。。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5-2 22:40     标题: 回复 #50 韩山元 的帖子

不敢想象,

十年或二十年后,

《联合早报》的读者群是什么人?是什么年龄段的人?

华文书店还有什么样的顾客光临?

书香日,读什么书?

风雨的街头,写有华文的招牌还能挂多久?

恐怕,那时《牡丹亭》《桃花扇》要想登陆狮城,如不改唱英文版,应是满场虚席了罢。。。。。。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5-2 23:24     标题: 算三十年后吧

十年或二十年后,我们这班老华校生还没死,华文报也不会死,三十年后就很难讲了。

三十年后的事情,谁能预料?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3 00:28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2 11:24 PM 发表
十年或二十年后,我们这班老华校生还没死,华文报也不会死,三十年后就很难讲了。

三十年后的事情,谁能预料?

呵呵,三十年后,根据有关预测,很可能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强国。注意,是世界强国,不仅仅是经济强国而已。到时,也许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能讲一口漂亮的美国英语,而相当多数的美国人也能讲得一口相当标准的普通话。在这样的大气候下,你们认为岛国会如何应对呢?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0-5-3 00:32

我只有一个意见。第二语文能选择。那各位觉得第一语文能自己决吗?非得是英文吗?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3 00:37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5-3 12:32 AM 发表
我只有一个意见。第二语文能选择。那各位觉得第一语文能自己决吗?非得是英文吗?

以新加坡的情况来说,至少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英文的地位是不会降低的。至于原因,我的文章里,以及在上面的相关回帖里,已经阐述得相当清楚了。现在,大家能做的不是感情用事,而是如何在可行的范围内,去争取最大的权益。如果想在时机未成熟时,就去行暂时不可行之事,只能适得其反。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10-5-3 00:44     标题: 美国负责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朱迪思·麦克黑尔(Judith A. McHale)的讲话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5-2 11:24 PM 发表
十年或二十年后,我们这班老华校生还没死,华文报也不会死,三十年后就很难讲了。

三十年后的事情,谁能预料?

补充一些资料:


美国负责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
朱迪思·麦克黑尔(Judith A. McHale)的讲话




全美汉语大会




“学习汉语,培养全球思维”


2010年4月22日


(讲话预定稿)




  谢谢,丁文嘉(Vishakha),谢谢你的亲切介绍。今晚,我能与你们共同参加这次活动深感荣幸。我谨向举办“学习汉语,培养全球思维”讨论会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和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领导人表示敬意。
  上星期,我会见了我国驻华大使洪博培(Huntsman)。为了推动这方面的工作,没有人比他更积极,也没有人比他更得力。我们在会见时花了很大一部分时间讨论今晚的这个题目:促进美国的汉语学习,加强美中两国人民与人民之间的联系。
  我们在这里举行会议,是为了响应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第一位在太平洋地区出生和成长的美国总统——的号召。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推动世界走上新的征途”。
  正如总统在2009年联合国大会上发表的讲话中所说, 让我在这里直接引用他的话,“我们必须迎接一个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接触的新纪元,我们的工作必须现在开始。”
  这次会议体现了这一设想,因为我们大家正齐心协力建造美中两国相互理解和伙伴关系的新桥梁。
总统曾经指出,“实力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没有理由认为中国的崛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也没有必要假设中国的兴起意味着美国的主导地位下降。相反,我认为,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财富与日俱增,声望日益提高,为我国提供了一个机会,有利于打造新的、富有成果的全球伙伴关系。
  我们都认识到,美国和中国——我相信,还有全世界——的安全和繁荣将取决于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能在多大程度上找到共同点。我们必须以务实的方式为共同解决我们两国——乃至所有的国家——面临的紧迫问题达成共识,其中包括气候变化、核不扩散、全球金融稳定及人权。
  为了创造条件缔造更全面的伙伴关系,我们必须扩大我们两国人民与人民之间的联系。在美国促进汉语学习对实现这一目标至关重要。


*   *   *


  如今,美中两国关系毋庸置疑已成为21世纪核心的双边关系之一。目前如此,未来仍将如此。  新闻记者和评论员汤姆·弗赖德曼(Tom Freidman)发表的著名评论认为,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平坦”。现代交通和通讯技术已使距离远近对于传播思想和获得机会几乎毫无影响。同样,这些进步也削弱了防御破坏性和传染性因素的地理屏障,无论在金融、环境还是医药领域都是如此。
  今天,没有一个国家是一个孤岛。我认为,无视这一事实的人注定走向衰败,终将被时代所抛弃。未来属于向世界开放、具备在“平坦”的地球上取得成功所必需的技能和思想的个人和国家。
  这些技能中最首要的就是流畅的外语和对外国文化的了解。如果我们听不懂对方说的话,或不了解言谈中的历史和社会背景,美国和中国就没有希望为个人和机构间的非官方关系建立丰裕的网络。
  历史上很少有这样两个背景迥异的国家共享世界舞台的中心。从来没有两个大国肩负着在如此广泛的问题上相互合作的重任。但是,如果我们像一个常用的成语所说的那样同床异梦,相互间的关系永远不可能健康发展。
  为了同一个梦,为了相互合作,更多的美国人必须会说中文,了解中国人民。更多的中国人必须会说英文,与美国人建立个人关系。我们必须拓宽和加深两国公民交往的领域,亲身体验对方的生活,并延伸至两国的双边关系。
  这意味着进入过去很少进行交流的领域——超越政府官员、工商业者、知识界和其他精英之间的接触。
  这意味着建立人民与人民之间的联络网,不仅局限于华盛顿、纽约、北京或上海。
  这意味着跨越两国的社会和地理界线,促使两国伟大和多样性的各行各业人民都加入我们的行列。
  为了建立各种合作的网络,使其经得起任何政府对政府的双边关系中不可避免的起伏跌宕,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必须保证,当分歧出现的时候——两国关系涉及如此众多的议题,分歧是不可避免的——相互关系之深厚足以允许其他领域的对话和合作继续进行。


*   *   *


  为此,国务院坚决支持促进沟通与合作的双边和全球网络,以此作为国务卿克林顿提出的“灵活实力”(Smart Power)的基本组成部分。诚如国务卿所言:“与人民建立伙伴关系对于我们21世纪的治国方略发挥了关键作用。”  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11月访问上海时宣布今后4年派遣10万名美国学生到中国留学的远大目标。国务院在这项倡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了实现奥巴马总统的愿景,我们将联络民间捐赠方和各教育机构,为新项目提供指导,创办外联活动并与中国官员及有关机构合作。
  我们承担了这项重要的任务,但是我们已有了好的开端。在西欧之外,中国已成为美国学生到海外留学的第一选择。通过我们的交流项目,国务院支持美国学生到中国学习的人数已超过到世界其它任何国家的人数。
  我们正在从我国中学到研究生院的所有层级进行这项努力,同时正想方设法将我们的项目扩展到小学。
  例如,美中富布赖特项目(The U.S.-China Fulbright Program)是全世界最大的交流项目之一,由两国政府提供资助,每年支持75名美国研究生和学者到中国学习、讲学及从事研究,同时支持100多名中国学生和学者到美国从事学习研究。
  我们一贯倡导关键语言的学习,如中学和大学程度的汉语普通话。中学生的海外汉语普通话项目已经从2006年一个仅有20人参加的暑期活动扩大到明年10多个共有260人参加的期限不等的项目。在中学语言项目的七种语言中,汉语普通话是最受欢迎的语言。
  国务院的项目体现了我们高度重视通过语言学习和交流,加强双边关系──并提高美国和美国人民在21世纪相互联系的世界中兴旺发达的能力。我们认识到,完全依靠外交官处理外交关系的日子早已过去。虽然政府可以发挥倡导、召集甚至引导的作用,但是我们无法克竟全功。  
  因此,如果美国、中国以及全世界希望实现今后年代的繁荣昌盛,我们就需要靠各位再接再厉,贡献自己的精力、思想,还有金钱,建设我们需要的横跨太平洋的桥梁。
  谢谢各位所做的工作,我们期望与诸位共同寻找新的、创造性的方法扩大和加强这项重要的关系。(完)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0-5-3 08:40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10-5-3 00:37 发表


以新加坡的情况来说,至少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英文的地位是不会降低的。至于原因,我的文章里,以及在上面的相关回帖里,已经阐述得相当清楚了。现在,大家能做的不是感情用事,而是如何在可行的范围内 ...

我倒是觉如果英文的第一语文的地位不可动摇。那就是明白的告诉大家所有降低母语的理由都是废话。

中文一直都是鸡肋:

《三国志·魏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九州春秋》曰:“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汉中,知王欲还也。”(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看起来终于下定决定把这无味的玩意丢了。
作者: kcchiew    时间: 2010-5-3 09:58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0-5-2 12:08 发表
...所以我认为,要求降低华文要求或比重的人,其实只是一小部分。...

不一定。

对于母语好的学生, 他们已经有高级母语为他们加分, 而对于一些功课很差的, 就有母语B了。


这改制会针对大多数母语不上不下的学生;想象一下我们的孩子若母语成绩不好, 却还得以英语100,母语100, 数学和科学各50的成绩比重选中学, 你认为父母会反对母语考试成绩比重减少吗?



我猜, 在减少的当儿, 教育局可能会增加高级母语在PSLE的比重, 这方面是大家在讨论时所忽略的。
作者: 闲琴信步    时间: 2010-5-4 21:44

只相信一句话“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
作者: 111111    时间: 2010-5-5 10:00

恐怕政府又在变法子卡中国PR了,你想呀,母语比重一降低,可以卡掉多少以母语为强的从中国来的孩子?
作者: 芙蓉观    时间: 2010-5-5 10:05     标题: 回复 #61 111111 的帖子

没有的事。中国孩子的数学和科学成绩也很好。只要英文赶上,基本都能拿高分
作者: 芙蓉观    时间: 2010-5-5 10:16

比较受影响的是马来学生。他们通常数学和科学成绩较弱,母语通常没有问题。

华人学生因为学不好华文就把母语比重降低,这对马来学生不公平。很多马来学生还靠母语成绩拉抬总分呢。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