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转贴] 与铁凝谈心之后 [打印本页]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9-5-3 15:02     标题: 与铁凝谈心之后


  为出席“文学四月天”活动,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日前从北京风尘仆仆地赶到新加坡,马不停蹄地参加多项活动,而我也有幸在4月26日晚上与这位《哦,香雪》的作者会上一面。
  当晚,我之所以能参加在国家图书馆观景阁举行的“与铁凝谈心”内部文学对话会,现场聆听铁凝柔声细语的谈话,纯属因缘际会,因为凭票入场的“票”,是同事佩卿转让给我的,所以步入正题之前,我得先向她致谢。
  在本地著名女作家尤今抛出第一个问题之后,铁凝的第一句话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说,她叫“铁凝”,希望大家接下来直接叫她的名字,不要叫她“铁凝主席”。
  善于察颜阅色的记者本能告诉我,铁凝说这番话是真诚的,绝非故作谦虚的客套话。这位在北京出生,在保定度过了童年和少年的燕赵女儿,确如对话会主持人蔡志礼所说:从铁凝身上,还能看到谦恭此一已经越来越少见的传统美德。
  和新加坡作协的民间团体性质不同,中国作协是个官方机构,而铁凝继五四文学巨匠茅盾、巴金之后出任的作协主席,是个正部级职位。也就是说,铁凝虽然不是中国国务院系统的部长,却是和部长同一级别的国家干部,享受同级待遇。再打个未必恰当的比方,如果中国有个作家部,她就是作家部部长。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官本位文化异常浓郁的国家。曾经和中国的大小官僚打过交道的读者,相信都有这样的经历:许多官员明明是副职,如副书记、副市长,却喜欢听别人称他们为x书记、x市长;如果称他们为x副书记、x副市长,他们是不高兴的。与他们相比,明明是作协主席,却不喜欢人们尊称她为“铁主席”的铁凝,无疑是中国官场的异类。
  对话会进入观众提问阶段后,我第一个起来发问:“最近,德国汉学家顾彬教授曾经多次对中国当代作家作出尖锐的批评,例如把著名作家莫言称为落后的小说家。虽然您刚才曾经要求大家不要称你为铁凝主席,但是我这个问题却不得不提到您的这个身份,因为我这个问题其实是两个问题;一个是问铁凝的,一是问铁凝主席的。”
  我之所以会这样提问,主要是想了解作为作家的铁凝对这个问题有什么个人见解,以及作为中国作家掌门人的铁凝主席对此问题的官方答案是什么。
  铁凝回答得很干脆:“铁凝和铁凝主席是同一个人。”接下来,她就谈了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限于篇幅,这里就不详述。大意是说,中国作家乐于接受批评,因为没有批评就没有进步,而顾彬的一些批评确实有道理,但是也有些看法失于偏颇,因为他并没有通读所有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
  这个答案,是我觉得满意的。因为这是一个内部对话会,铁凝并不知道会有记者在场,所以她不大可能事先准备好答案。从她回答时的从容不迫,几乎不假思索的顺畅语流,看得出来她所给的答复确实是其真实看法。换言之,铁凝的作协主席官方身份并没有掩盖其作家本色。
  二十多年前,铁凝在成名作《哦,香雪》中,塑造了香雪这样的一个清纯农村少女形象。当天晚上,有一名听众问铁凝是否会考虑写《哦,香雪续集》,探讨经过商业文明洗礼后的现代农村少女是否仍然清纯的问题。铁凝的答案是否定的,还半开玩笑式地给出个理由:“经验告诉我们,无论是电影还是其他文艺作品,几乎所有的续集都是不成功的。”
  然而,我却在身为高官却不改作家本色的铁凝本人身上,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清清纯纯的小香雪。(原载2009年5月3日《联合早报》)

附件:

作者: 丛卉    时间: 2009-5-3 22:46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难得是行文真挚。

当天也在现场,大师观察果然入微,铁凝的亲切,谦恭,清纯,深刻,跃然纸上。

文字洗尽铅华,依然感人至深。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9-5-4 00:25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铁凝虽然走了,但她的笑容,她的动情的讲演,依然留在我们的耳畔,成为一种独特的风景。
作者: 依林    时间: 2009-5-4 14:37     标题: 有铁凝这样的主席,前景令人欣喜!

无论怎样,文学会继续前行,有铁凝这样质朴谦逊的人领头,方向就更明确,前景更令人期待!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