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骚老婆过堂 [打印本页]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9-1-18 08:04     标题: 骚老婆过堂

老爷升堂,衙役们用红黑棒捣着砖地,大呼:威---武--!喊声未落,只见一个两额贴着俏皮膏药的半老婆娘甩开双拐,当地一跪,大呼冤枉,请老爷做主!老爷正了正乌纱帽,撩了撩山羊胡,打眼一看,原来是阿扁的老婆阿珍!不由得心里一阵恶心。
师爷马上递上一只飞机上带下来的塑料袋,给老爷堵在嘴上。老爷大怒,
“拿走!”
几个衙役会错了意,以为是下令把阿珍押起来哪。上前擒住阿珍两臂就向外走,老爷发话:
“回来!”
阿珍一看不撒泼简直就不知道我阿珍的厉害,立刻原地十八滚,紧闭着眼睛,憋过气去。老爷惊堂木一拍:
“看她有气儿没有,没气儿就拉出埋了,有气儿就泼她一桶凉水!”
衙役上前一 摸鼻息,
“报告老爷,这婆娘装死!”
“来啊,给我到30丈深的土井里提一桶凉水,让她见识见识本老爷的手段!”
衙役虎狼般嚎了一声,阿珍跳了起来,爬在当地,小寡妇上坟一般哭闹起来。
“你们这帮挨千刀的,不得好死的!想当初,阿扁在台上哪个敢对我阿珍无理,一个个都吃得肚圆,衣袋装得鼓鼓的,现在阿扁下了台,你们TMD立刻变了脸,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老娘我手丫巴张开一下,也够你们吃一辈子两辈子的!现在,阿扁扁了,下台了,你们就敢说他贪污了,老娘今天就要说道说道!”
“且住!”老爷用圆珠笔敲了敲案子,
“按你的意思说,你的爷们拿几亿脏钱被押起来还冤哉乎也了?”
“老爷英明,那钱阿扁阿中都没有经手,都是我经办的!要杀要剐你们看着办吧。反正你们得把阿扁放出来,他还等着2012年再上台当总统哪。”
老爷撮了撮牙龈,
“这事可不好办!”
“今天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阿扁是谁,你们也不想想!”
“他是你的爷们,阿中和阿妤他爸,现在是台北看守所的2630 囚犯!”
阿珍席坐在地上,大放悲声:
“天老爷啊,你睁睁眼吧,你看这群无法无天的人们,他们做的缺德事吧!阿扁刚卸任,他们就敢对瓦们这个样子,还有天理吗?不就几个机要费钱吗,不就 几个购物券吗,不就收几个礼钱吗?总统连这个钱也不能花,谁当总统干什么!”
老爷揉了揉失眠的眼睛,定睛一看,那婆娘在地上坐着,哭得梨花带雨,不觉动了恻隐之心。
“把她弄起来,什么样子!”
衙役们把她扶到一张破旧的椅子上坐下。
“现在还在侦办之中,你们阿扁死鸭子,嘴硬,至今没有认罪的表示!”
阿珍撇撇嘴,

“他没罪,他认什么!还不是马英九整他!”
“那么,你有罪没有呢?”老爷眼珠一转,反问了她一句。
“我一个残障人士,我 有什么罪?不过收了几张购物券,你们就大惊小怪的!我看 你老婆当了第一夫人,比我还得贪!你看你那破皮鞋,都卷蹄了还穿呢!”
老爷低头看了看鞋子,有点脸红。不过马上反驳说:
“不要以贪人之心度廉者之腹!台湾是台湾人民的,不是你陈家的!”
“呦,给我上政治课来了!你先擦擦眼睛上的眼屎再说。我就知道,给台湾人办事,就得花台湾的钱!”
老爷气得直打嗝,连声说:
“退堂,退堂,和这老娘们说不清道理!”
“你给我站住!我还没来最后一手哪。”
阿珍尖笑了一声,堂上每个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完,哐当一声,昏厥过去。大家怕绿营的人们骂不人道,上街围堵车辆影响交通,马上打120电话,送她医院抢救去了。

[ 本帖最后由 方汀 于 2009-1-18 08:57 编辑 ]
作者: 逸敏    时间: 2009-1-31 11:29

太棒了!连读三遍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