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散文】骏马和美人 [打印本页]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05     标题: 【散文】骏马和美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文人的笔下,骏马和美人,就搭配成双,尤其是绝世的骏马和绝代的美人,更是绝配。
  《诗经》年代太久远,懒得去查阅。稍迟些的汉乐府,如赫赫有名的《陌上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一作‘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绡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看罗敷。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年几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罗敷前置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结白皙,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就写到了骏马和美人。
  这段文字是《陌上桑》的全文,里面写的就是骑马从南方而来的“使君”,看到美女秦罗敷,上前去打情骂俏一番,不料却被罗敷的一番犀利说辞给顶了回去,落得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关于《陌上桑》,历来就有多种解释,其中一种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首诗歌颂了罗敷的美貌与坚贞的情操”,因为
这首诗,歌颂罗敷的美貌没错,歌颂她的坚贞情操则未必。
  每次读到这首诗时,总有一种很黑社会的感觉。那个“使君”,仿佛是个黑道上的小角色,带了几个小瘪三(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色眯眯地瞧着颇有姿色的秦美人,正准备动手抢人之际,秦美人说:“我老公是XX帮老大,他手下有上千兄弟(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你想泡老娘?掂量一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小角色一听,吓得脸色发青,逃之夭夭。
  罗敷不跟“使君”,不在于他有没有老婆,也不在于她有没有老公,而是因为她老公比那个有老婆的“使君”出色得太多,五马和千骑之比,是一比二百,好比一千万身家和二十亿身家,只有傻女人才会抛弃二十亿身家的男人,跟着一千万身家的男人私奔的。这也叫歌颂坚贞情操?简直荒唐透顶!
  我一直在想,如果这首诗里的使君,不是带着五马,而是挟着万骑而来,估计罗敷是会跟他而去,不去也没办法,“使君”可以用抢的,就像成吉思汗的铁骑打到哪里,就抢哪里的女人一样。
  汉代还有另一部赫赫有名的作品,也提到了骏马和美人,而且还是绝世骏马和绝代美人,那就是《史记·项羽本纪》里的乌骓马和虞姬。

  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史记》虽然没有记载乌骓马和虞姬的结局,但是两千多年来的民间传说和文学作品,都有虞姬先霸王而自刎,乌骓马在霸王死后跃江自尽,绝世骏马绝代美人双殉绝代英雄的记载。咏虞姬的诗词历代有无数,咏乌骓马的也有,近人郭沫若就有诗曰:“传闻有马号乌骓,慷慨项王施首后,负箭满身犹急驰,不知遗革裹谁尸?
  也许有人会质疑,马是兽类,怎么可能殉主呢?我本来也不太相信,可是几年前的一次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之旅,却改变了我的想法。在晚晴园内,有一匹战马的铜像,它有着一段可动天地、可泣鬼神的传奇。铜马下方的铭文写着:

  这不是一匹普通的马,这是一匹战马,是一匹战马中的烈马。节马!
  这匹鸦片战争年代英雄节烈的中国战马,它的主人是虎门沙角炮台的守将陈连升将军。
  陈将军和战士们在虎门炮台三天三夜力抗帝国主义炮舰的猛攻,最后全部战死沙场。
  陈将军的战马哀鸣不已!英军把战马带走,要把它驯服。但战马不饮不食,英军几番鞭打,仍不能得逞。此后数日,战马日夜哀鸣,坚决绝食,一直到死。战马的忠义节烈,深得大家敬重,因为称它为“节马”!
  
  记得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陈连升将军的这匹战马,肯定是项羽当年的那匹乌骓马的转世!不然就是乌骓马的直系子孙,它身上肯定遗传了乌骓马两千多年前在乌江之畔壮烈殉主的忠烈基因!
  既然乌骓马可以为项王而死,那么虞姬当然不可能明知项王将死而苟活着。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乌骓马和虞姬这一对绝世骏马和绝代美人,遇到的不是项王这样的绝代英雄,而是刘邦那一类为了赢得胜利连老爸都可以不要的流氓货色,我敢断定他们是不会横剑自刎和跃江自尽的。
  绝世骏马不世出,绝代美人不世出,绝代英雄更不世出!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11:33 编辑 ]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0:22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分析得很有道理。

骏马和美人之间,似乎有个不成文的对比,骏马应当只配英雄,然而,马儿是不管骑在它背上的是谁,英雄也罢,枭雄也罢都没关系,它已被训练成战马,只管冲锋陷阵,喋血沙场。

而美人又是啥?贞烈的美人不是没有,都被士大夫美化了。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30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8-12-18 12:22 AM 发表
分析得很有道理。

骏马和美人之间,似乎有个不成文的对比,骏马应当只配英雄,然而,马儿是不管骑在它背上的是谁,英雄也罢,枭雄也罢都没关系,它已被训练成战马,只管冲锋陷阵,喋血沙场。

而美人又是啥 ...

英雄枭雄是人为的分别,在马的世界观里,就是邓小平的话:“不管是英雄枭雄,能降伏我的就是我的主人!”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美人的世界观:
“不管是英雄枭雄,好人坏人,能赢得我的芳心的就是我的男人!”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0:32 编辑 ]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2-18 00:31

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类美人.

大师, 是因了这句话而有感生来的一篇散记吧?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36



QUOTE:
原帖由 antiao 于 2008-12-18 12:31 AM 发表
曾因酒醉鞭名马, 生怕情多类美人.

大师, 是因了这句话而有感生来的一篇散记吧?

是“生怕情多累美人”,不是类美人,类美人那就成了娘娘腔了!

我是喜欢郁达夫这首诗,但是我认为他只是发发牢骚而已,他并非绝代英雄,估计也没有鞭名马的那种豪气。我很怀疑,如果真的给他一条长鞭,再给他一匹马,他敢不敢挥鞭?估计他是不敢,否则何必借酒壮胆?话说回来,即使是喝了武松的三碗酒,估计郁达夫还是不敢鞭马,何况是名马?因为真正能降伏烈马的英雄,绝对能降服身边的美人!而郁达夫的美人——王映霞,却在他眼皮底下溜走了。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2:33 编辑 ]
作者: 意水    时间: 2008-12-18 00:41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0:05 发表
  罗敷不跟“使君”,不在于他有没有老婆,也在于她有没有老公,而是因为她老公比那个有老婆的“使君”出色得太多,五马和千骑之比,是一比二百,好比一千万身家和二十亿身家,只有傻女人才会抛弃二十亿身家的男人,跟着一千万身家的男人私奔的。这也叫歌颂坚贞情操?简直荒唐透顶!

偶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点评 大师真是见解独到。

QUOTE: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乌骓马和虞姬这一对绝世骏马和绝代美人,遇到的不是项王这样的绝代英雄,而是刘邦那一类为了赢得胜利连老爸都可以不要的流氓货色,我敢断定他们是不会横剑自刎和跃江自尽的。

为何有此一说,当年刘邦对绑了他老爸在城头的项羽说“吾翁即若翁……”这番话是有典故的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0:42     标题: 回复 #5 张从兴 的帖子

姑不论郁达夫的胆量如何,他只是个文人,后期还是个报人,他的性格,注定他做不了英雄,即使给他鞭,也只能虚张声势。

但他的这两句诗,确实写得太好,每次读,都很陶醉。
风流才子乎?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45     标题: 【转贴】郁达夫的《钓台题壁》

此诗郁达夫1931年1月23日写于上海。原题为“旧友二三,相逢海上,席间偶谈时事,嗒然若失,为之衔杯不饮者久之,或问昔年走马章台,痛饮狂歌意气今安在耶,因而有作”。全诗如下:

不是尊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劫数东南天作孽,鸡鸣风雨海扬尘,
悲歌痛哭终何补,义士纷纷说帝秦。




  一、此诗为郁诗中最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1931年1月23日写于上海。原题为“旧友二三,相逢海上,席间偶谈时事,嗒然若失,为之衔杯不饮者久之,或问昔年走马章台,痛饮狂歌意气今安在耶,因而有作”。后收入《钓台的春昼》散文中。【按】1931年1月左联五作家被捕,一个月后被杀。此诗戟刺时事,间抒中怀,最能表现郁达夫诗忧伤愤世的特点。尤其次联句,张狂之态毕出,而哀婉之情难掩,实为绝唱。篇末沉痛之中冷然有讥刺之态。
  二、樽或作尊。
  三、鸡鸣风雨:取《诗经》中“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之意。海扬尘:用麻姑典故,东海扬尘喻世事变化无常。
  四、义士:指鲁仲连义不帝秦事。

  郁达夫后来把这首诗写入了他的名篇《钓台的春昼》。他的古体诗风格和技艺,近代以来无人能及。他周身洋溢着古代风流才子的旷世遗风,放荡不羁之大性情让人赞叹不已。此诗直指纷乱世事。压抑。放纵。张狂。无助。颓废。哀痛。愤怒。追问。实在绝唱。

  鸡鸣风雨,语出《诗经·郑风·风雨》:风雨如晦(昏暗不明),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里意无常社会现状。

  海扬尘,典故出自葛洪《神仙传·麻姑传》。其“东海三为桑田”和“海中复扬尘也”,更成为后世著名的“沧海桑田”和“东海扬尘”典故的来源。

  义士纷纷说帝秦,典故出自《战国策•鲁仲连义不帝秦》中,鲁仲连帮助完赵国后所说的话是:“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也说秦的霸业,让人不能去屈服。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0:50 编辑 ]
作者: 意水    时间: 2008-12-18 00:47     标题: 回复 #7 怀鹰 的帖子

英雄的豪情在行为上,文人的豪情在纸张上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52



QUOTE:
原帖由 意水 于 2008-12-18 12:41 AM 发表
偶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点评 大师真是见解独到。
为何有此一说,当年刘邦对绑了他老爸在城头的项羽说“吾翁即若翁……”这番话是有典故的

虽然刘邦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是流氓毕竟是流氓,其英雄气概是比不上项羽的,否则司马迁也不会写《项羽本纪》了。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0:52     标题: 回复 #8 张从兴 的帖子

谢谢秀才把原诗录下。
七十年代,第一次读到这诗,很振动,此后无法相忘。
特别是在孤灯下喝酒,吟起此诗,仿佛置身在名马中,马上坐着含笑的女子……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0:54     标题: 回复 #9 意水 的帖子

现在的文人跟过去大不同,不时兴用纸了,键盘。
倒也奇怪,电脑冷冰冰,何来如此泛滥之豪情?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0:54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8-12-18 12:52 AM 发表
谢谢秀才把原诗录下。
七十年代,第一次读到这诗,很振动,此后无法相忘。
特别是在孤灯下喝酒,吟起此诗,仿佛置身在名马中,马上坐着含笑的女子……

应该是仿佛置身在名马上,身后的马车上坐着含笑的女子……才比较浪漫嘛!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0:55     标题: 回复 #10 张从兴 的帖子

我是喜欢项羽的英雄豪情和霸气
刘邦算是流氓头子,可不知有没做过大耳窿?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00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8-12-18 12:55 AM 发表
我是喜欢项羽的英雄豪情和霸气
刘邦算是流氓头子,可不知有没做过大耳窿?

项羽《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刘邦《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项羽见秦始皇出巡曰:彼可取而代之!

刘邦见秦始皇出巡曰:大丈夫当如是也!

怀鹰兄是诗人,深得诗歌三昧,看看这两首诗和这两句话,就可知谁是英雄,谁是狗熊了。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1:03 编辑 ]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01

大师这篇有意思,能把几件看似不相关的事联想到一起。

主题是说,如果遇到项羽,陈将军和罗敷之夫这样的英雄,美女和宝马才会跟随他们愿意为他们牺牲。

罗敷搁现在有点像一个京片子,好像跟人炫耀财富和权力似的。

罗敷可能是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公,没准也可能是空城计,罗敷的老公那么有地位,罗敷怎么还去做采桑这样的粗活呢?

  煞一下风景再说。
作者: 意水    时间: 2008-12-18 01:04     标题: 回楼上二位大师

偶也喜欢项羽。虽然偶不是美人,但还是喜欢英雄,不喜欢“狗熊”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06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01 AM 发表
罗敷怎么还去做采桑这样的粗活呢?...

这叫做忆苦思甜,现在不也是有些阔佬阔娘们吃腻了山珍海味,而改吃地瓜叶野山菜的么?

采桑一定是粗活吗?难道就不许秦罗敷有这样的业余爱好吗?现在有个时兴的名词,叫园艺!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1:25 编辑 ]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8 01:08     标题: 回复 #15 张从兴 的帖子

项羽和毛泽东的气质有点相似
刘邦则是现代版的阿扁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10     标题: 回复 #18 张从兴 的帖子

也是可能,那时候年代久远,民风淳朴,大概到后来贵妇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 本帖最后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12 编辑 ]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12     标题: 看看《陌上桑》开头是怎么写的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



首先,秦家小姐是住在秦氏楼里的,大概相等于现在的高级公寓。

其次,秦家有个好女孩,大概就是美女的意思啦,而且肯定是有文化的,否则怎么可能自己给自己取个罗敷的昵称?

其三,秦小姐喜欢蚕桑,关键是个“喜”字,就是说她喜欢(时髦的话是她happy)蚕桑这个调调儿,采桑是她的hobby啦!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1:15 编辑 ]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14

说实在的,在你发这文之前,我根本没仔细读过陌上桑,只是觉得句子都不陌生。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20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14 AM 发表
说实在的,在你发这文之前,我根本没仔细读过陌上桑,只是觉得句子都不陌生。

呵呵,好玩的是,我以前读过一些大陆学者写的《陌上桑》赏析之类的,老是把罗敷写成什么采桑的农家女,像义正言辞跟莫员外斗争的刘三姐式的人物。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8-12-18 01:24

“因为这首诗,歌颂罗敷的美貌没错,歌颂她的坚贞情操则未必。”

一直以为[陌上桑]歌颂的是罗敷的美丽坚贞,楼主的分析的确与众不同!
诗中的“五马”,是古代诸侯的座骑,霸权的代表。

[项羽本纪]中要数“垓下之战”故事最为悲壮感人,英雄末路,临死之际,尚有美人和骏马为之殉情陪葬!
项羽的耿直豪爽,正好对照出刘邦的狡滑奸诈!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28     标题: 回复 #23 张从兴 的帖子

仔细读了一遍,觉得她的拒绝不够婉转,人家又没有怎么样她,不过是邀她搭车,她就声严厉色的一付大义凌然的模样,还把老公拿出来炫耀一番。

相比之下,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就感觉更有人性。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31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28 AM 发表
仔细读了一遍,觉得她的拒绝不够婉转,人家又没有怎么样她,不过是邀她搭车,她就声严厉色的一付大义凌然的模样,还把老公拿出来炫耀一番。

相比之下,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就感觉更有人性。

所以我说很黑社会呀!绝对是大姐大训斥小弟的口吻。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32     标题: 原文如下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1:48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32 AM 发表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 ...

  不同版本有不同写法,有的版本作“喜”,有点版本作“善”。不管是“喜”还是“善”,用现代汉语来说,不过是“喜欢蚕桑之道”和“精于蚕桑之道”的差别,并不能从这两个字的差异得出她是否采桑农家女的结论,因为诗歌的其余部分,都明显的写出她绝非农家女,否则怎么可能住在一个士族大家庭才可能有的“秦氏楼”里?而且还能活灵活现地把他未过门的丈夫的官位、排场都能说得那么清楚。我甚至怀疑,这个罗敷并非他的丈夫的原配,可能是个没过门的续弦夫人或姨太太。何以故?因为她的未过门丈夫至少已经40多岁(四十专城居),而她可是还未足20岁的小姑娘呀!古代的男人,有可能到了四十好几,还没娶老婆的吗?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15:13 编辑 ]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2-18 01:54     标题: 回复 #28 张从兴 的帖子

是啊,我还真没分析这么细致。

发几个图片,看看大家喜欢哪个罗敷吧。

[ 本帖最后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2:07 编辑 ]

图片附件: 20071206141845212.gif (2008-12-18 02:03, 109.0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7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5560



图片附件: ht88200512520353392708.jpg (2008-12-18 02:04, 28.06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92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5561



图片附件: moshangsang1.jpg (2008-12-18 02:05, 34.66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1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5562



图片附件: 11b6e8670db.jpg (2008-12-18 02:07, 141.8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1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5563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2:21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8-12-18 01:24 AM 发表
“因为这首诗,歌颂罗敷的美貌没错,歌颂她的坚贞情操则未必。”

一直以为歌颂的是罗敷的美丽坚贞,楼主的分析的确与众不同!
诗中的“五马”,是古代诸侯的座骑,霸权的代表。

中要数“垓下之战”故 ...

诗中的五马,并非诸侯座骑,指的是五马之车。关于五马之车的来龙去脉,网上有专文论及,另文贴于楼下。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11:39 编辑 ]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2:24     标题: 王青:从汉魏舆服官制的变化看《陌上桑》的创作年代

  今传《陌上桑》创作于什么时代,学术界的看法分歧比较大,由于材料较少,要精确考定此诗的创作年代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如果我们从汉朝使者舆服制度的变化入手,结合刺史与太守地位的升降,还是可以给此诗的写作时间划出一个较为具体的时间段的。

    首先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陌上桑》中的“使君”应该指什么官职?从宋朝起,较为通行的说法,是指太守。然而,我现在所看到的有关汉朝的文献中,关于太守五马制度都没有直接的记载。事实上,“使君”在汉魏两晋时期,几乎从不用来指称郡太守。太守有专门的称呼——“府君”。宋朝吴仁杰《两汉刊误补遗》卷一○说:“由汉以来,相则谓之相君,尚书、中书令则谓之令君,御史大夫则谓之大夫君,使者曰使君,太守曰府君。”我检索了《后汉书》、《三国志》、《晋书》以及《八家后汉书》、《东观汉记》、《九家旧晋书》、《众家编年体晋史》等史料,提及“使君”的约一百四十处,大致指称三类人,第一是州刺史与司隶校尉。这一种情况是最为普遍的,占绝大多数。因为刺史的职掌就是代表皇帝巡行所部各州,按察纠举不法之行,是皇帝的使者,例称“使君”。第二是州牧。州牧称 “使君”也是因为这一职位与刺史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第三是代表皇帝处理异族或异域事务的官吏,这种情况不论官职为何,都称为“使君”。这一百四十余例中,没有一例是用“使君”称郡太守的。因此,《陌上桑》中的“使君”应该是指州刺史。而罗敷那位“专城居”的丈夫,历代都认为是太守,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东汉后期,使者所坐的传车按制度为驷驾。《汉书·高祖纪》如淳注曰:“律,四马高足为置传,四马中足为驰传,四马下足为乘传,一马二马为轺传。”如淳为三国时人,他所记载的“律”,应该是当时制度。《汉书》卷六四上《朱买臣传》张晏注曰:“故事,大夫乘官车驾驷,如今州牧刺史矣。”张晏同样是三国时人,他说州牧刺史驾驷乃当今制度,大致说的是建安与曹魏时的情况。《后汉书》卷一一九《舆服志》记载东汉舆服制度时明确说:东汉的大使车为 “立乘,驾驷”,“中二千石以上及使者,乃有騑驾云”。

    关于騑马,历代都解释为服马边上的骖马。然而,《舆服志》反复提及“騑左”、“騑右”或“左右騑”,将“騑”解释为骖马就扞格难通。实际上,騑马在这里的意思是车上所套的备用马。《后汉书》卷三《章帝纪》“元和三年”载:“车可以引避,引避之;騑马可辍解,辍解之。”这说明騑马是可以随时解开的。也就是说,东汉的使者,不论其官品高低,只要坐传车出使,除驷驾之外,还可以套一匹备用马,所以一共是五马。

    值得注意的是,东汉在大部分时间里并不是实行驷驾的传车制度,这为我们考证《陌上桑》的创作年代提供了有力的线索。东汉初,刺史所坐传车为三驾。《后汉书》卷一一九《舆服志》注云:“案《本传》,旧典:传车骖驾,垂赤帷裳。唯郭贺为(冀)[荆]州,敕去襜帷。”据《后汉书》卷二六《蔡茂传附郭贺传》记载,贺字乔卿,为光武帝建武年间人,“拜荆州刺史……敕行部去襜帷,使百姓见其容服,以章有德”。可见,光武帝时期的旧典是传车三驾。而到安帝永初年间,还在采用旧典,据《后汉书》卷九○《乌桓鲜卑列传》载:“安帝永初中,鲜卑大人燕荔阳诣阙朝贺。邓太后赐燕荔阳王印绶,赤车参驾,令止乌桓校尉所居宁城下,通胡市,因筑南北两部质馆。”燕荔阳此次回去因为肩负着汉朝廷的使命,身份演变为汉朝使者,所以受到使者的待遇,所坐之车也是参驾之传车。最迟的一条材料出现在灵帝中平年间。据《后汉书》卷三一《贾琮传》载:“乃以琮为冀州刺史。旧典:传车骖驾,垂赤帷裳,迎于州界。及琮之部,升车言曰:‘刺史当远视广听,纠察美恶,何有反垂帷裳以自掩塞乎?’乃命御者褰之。”

  可见,贾琮为冀州刺史时依然实行传车三驾且前垂赤帷的旧制,不过贾琮自己将前垂的赤帷去除了。贾琮中平元年(184)为交州刺史,在事三年后征拜议郎,很快被拜为冀州刺史,此时最早为中平四年(187)。据周天游辑谢承《后汉书》卷六记载:“陈茂,豫州刺史周敞辟为别驾从事,与俱行部。到颍川阳翟传,传中有置美酒一[柙]。敞去,敕御驺载酒以行。茂见于外,取柙击柱,破之。敞问茂:‘刺史年老酒益气,别驾破柙名亦何益?’茂答曰:‘所过皆有,以明使君传车騑骖[榼]载酒,非宜也。’(《太平御览》卷二六三、卷七六一引)此条材料似乎也能证明当时的传车是骖驾加騑,可惜我们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如果传车是三驾,加上騑马也才四马。所以,至少在中平四年之前,“使君”所坐为四马之车,也就是说,《陌上桑》所记之使君坐五马之车的情形,必定是在中平四年之后。至于东汉在哪一年将使车由三马改成了四马,我们不得而知,但无非是在中平四年(187)后到黄初元年(220)前这三十多年的时间内。

    《陌上桑》最早不能早于中平四年,最晚似也不能晚于黄初年间。因为东汉时期,州尚不是一个行政区域,刺史虽然权力很大,但是品秩很低,只有六百石,而太守则高达二千石,所以罗敷只要宣称丈夫是太守就能轻易地压倒这位刺史。而黄初建国以后,刺史的品秩逐渐开始提高。曹魏时,州带兵刺史已经与御史中丞等千石官吏并列为四品官,而郡国太守只是五品官,已经低于刺史了(见《通典》卷三六《职官·秩品》)。魏晋以后,州是地方最高行政层级,刺史是地方最高行政长官,太守明确是刺史的行政下属。也就是说,在魏晋时期,夸耀一位太守已不足以压倒一位刺史了。所以,《陌上桑》的创作年代最大的可能是在汉献帝建安年间。但如果考虑到这一制度的完善并被民众普遍认识有一个过程,这一作品创作于三国的前期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原载《文学遗产》2007年2月号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2:26 编辑 ]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2:34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2-18 01:01 AM 发表
主题是说,如果遇到项羽,陈将军和罗敷之夫这样的英雄,美女和宝马才会跟随他们愿意为他们牺牲。
...

你概括得很到位,我就是这个意思。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02:37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8-12-18 12:54 AM 发表
现在的文人跟过去大不同,不时兴用纸了,键盘。
倒也奇怪,电脑冷冰冰,何来如此泛滥之豪情?

哈哈,郁达夫若活在今天,这句诗当改成:

曾经酒醉敲屏幕,深怕情多累美人!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08-12-18 06:54     标题: 评论别开生面。赞;)

我也觉得罗敷有点小题大作了。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08-12-18 10:08

因为真正能降伏烈马的英雄,绝对能降服身边的美人!
连身怀狮子吼绝技的杨贵妃式的学姐都小鸟依人的在我身边十几年了,所以证明我不是狗熊。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8-12-18 10:57

哈哈哈,狐弟呀,俺荆楚老狐狸就来个野狐禅之解吧。看了后,当女性骂俺时,你千万别笑,要笑只能回家对着狐弟妹笑。
    要说女性为什么以“马”来称呼她心中渴望的美男子,这大约是母系社会的记忆而积淀为一种女性的集体无意识。——大凡女性,多希望男子拜倒、顺从在其石榴裙下,无论这男子是枭雄还是英雄、是魔头还是圣贤。哈哈,怕老婆的男子总是令老婆欢心的。母系社会及其相应的母权的历史凋零后,她们便一直在回忆征服男性而实现男性对她们崇拜的时代。女性往往是自恋的,于是她们便用原本象征着女性自己精神气象的“马”来称呼男性,正如后来的老子以南国图腾“凤”来称呼北国孔子“凤兮,凤兮”,而孔子以北国图腾“龙”来称呼南国老子“龙兮,龙兮”那样,都是自恋。
      哈哈,俺这样说有何理由?请看《易经》之《坤》,其取象以“马”,乃曰:“元,亨,利牝马之贞……”表明的是“地(女)道”生养万物,而又依天顺时,性情温顺。于是自恋的女性便把自己的精神格局“转基因”给男性,那意思是说,骏马儿哦,你可要顺从哀家哟,哀家是你的主人嘛!你这一顺从,哀家便可骑着你征服天下更多的骏马啦。
    哈哈,到了男权横行霸道而征服天下的时代,聪明的女性施展了四两拨千斤的柔工,只须征服一个男人,便可获得天下。你看,她们为什么不用“老虎”这更具“征服精神”的动物物象来称呼男性呢?理由还是在于对“马”的自恋:不是吗?历来打老虎的英雄是男人而未见女人,老虎不好驯服。要驯服老虎,那就得驯服男人,被驯服的男人就好比温顺的马儿一样,这个叫做男人的女人化。这是女人心中的理想世界——马呀,外边看起来多么英俊潇洒、充满阳刚之气,力量的象征啊!可是,里面却十分温柔体贴,教它干啥就干啥。这样的男人,哪个女子不喜欢呢?而一个有趣的反证是:男人常常用象征自己征服精神的“老虎”来称“女强人”,戏曰“母老虎”,这恰与《易·坤》之“牝(母)马”之称形成鲜明对照。男人也自恋,不是称自己是龙,就是说自己是虎,更厉害说自己降龙伏虎。哈哈哈哈……:))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8 11:18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8-12-18 10:57 AM 发表
哈哈哈,狐弟呀,俺荆楚老狐狸就来个野狐禅之解吧。看了后,当女性骂俺时,你千万别笑,要笑只能回家对着狐弟妹笑。
    要说女性为什么以“马”来称呼她心中渴望的美男子,这大约是母系社会的记忆而积淀为一种 ...

蟹兄果然高见,难怪当年的马玉涛马大姐要高唱“马儿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敢情就是唱给她认为是马儿的男人们听的。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11:31 编辑 ]
作者: 心闲牵风    时间: 2008-12-18 11:43

呵呵。。。角度不错。有新意。
记起王勍题无锡万顷堂的对子:浪淘何年,美人骏马有余念;此山不语,云水天风豁古愁。

讨论得越来越广泛了,一直觉得骏马是和英雄联系在一起的,美人虽然倾心于英雄,英雄又何尝不是难过美人关呀。最后不知是马,女人还是英雄究竟是啥关系,能说得明白?

[ 本帖最后由 心闲牵风 于 2008-12-18 21:04 编辑 ]
作者: cherryqin    时间: 2008-12-18 14:01

野狐禅大师分析地够海阔天空啊!   佩服大师的功力!
作者: 歌儿    时间: 2008-12-18 14:59

果然大师!功力了得!
有趣!!
也从中隐约感觉到大师是在研究和探讨女性啊!
作者: 细流    时间: 2008-12-18 15:25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8-12-18 00:52 发表


虽然刘邦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是流氓毕竟是流氓,其英雄气概是比不上项羽的,否则司马迁也不会写《项羽本纪》了。

刘邦和项羽都是流氓。刘邦的爹要被霸王下火锅煮了,他还要舀来一瓢人肉汤,的确够流氓的!可是,你项羽呢?你跟人打架,打不过人家,便绑架人家的爹出气,拿一个弱者开刀,这算什么嘛!这也算“力拔山兮气盖世”?十足的流氓!
作者: 红叶笑西风    时间: 2008-12-18 18:36

写得不错.一直很欣赏罗敷,最欣赏她的那句不卑不亢的话:"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任何男子休想无端欺负她.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12-18 21:44

现在的文学赏析早已经脱离了主体,它被人们当做是一种抨击的武器后就不再起欣赏作用了。
现在的人们喜欢用现代的思维来欣赏文学,万不知那是一种对古体文学的侮辱。
很多古体文学都不是为了表达什么斗争思想的,只不过叙事罢了。
现在的文学评论者都喜欢给文学冠名,认为每篇文章都是有主题的,若是不积极的就不是好文章
看苏辙的那篇破文,拍马屁的文章都可以上教材,如今还有什么文学可讲?
哀哉,殊不知,真正的文学是用心感悟的,我认为给我感触最大的文章是张晓风的《不朽的失眠》可以推荐来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8-12-19 00:04     标题: 骏马和女人,东西方的价值观不一样!

西方也有一个广为人知的“骏马和女人”的故事,就是“特洛伊的海伦”。

正是因为东西方的价值观不一样,海伦才跟着特洛伊王子私奔,遂带来特洛伊之战。
木马的出现,特洛伊终于遭到灭顶之灾。

或许是海伦太美,或许是木马非马。
这个凄美的女人和骏马的故事,故事的实质被人忽略了,最后演变成了一种阴魂不散的病毒。。。。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9 00:38



QUOTE:
原帖由 铃馨邪 于 2008-12-18 09:44 PM 发表
现在的文学赏析早已经脱离了主体,它被人们当做是一种抨击的武器后就不再起欣赏作用了。
现在的人们喜欢用现代的思维来欣赏文学,万不知那是一种对古体文学的侮辱。
很多古体文学都不是为了表达什么斗争思想的 ...

邪丫头果然是不邪则已,一邪惊人!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12-19 00:51     标题: 回复 #43 铃馨邪 的帖子

有理。

文学赏析很多时候并不在于作品本身,而是套交情,搞人际关系。

有独到见解,顶!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19 01:01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8-12-19 12:51 AM 发表
有理。

文学赏析很多时候并不在于作品本身,而是套交情,搞人际关系。

有独到见解,顶!

我看也有为政治服务的。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8-12-19 01:42     标题: 回复 #31 张从兴 的帖子

谢谢大师捎来关于“五马”的详细资料,五匹马拉一辆车,古代官员出差也够气派的了!

这里也找来一些个有马的诗词: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

凶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戎马不如归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

葡萄美酒月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 本帖最后由 林子 于 2008-12-19 01:45 编辑 ]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12-19 08:19     标题: 回复 #46 怀鹰 的帖子

  看起来我是说了很多人想说的话阿 哈哈
不过给各位老师来看真的是见笑了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12-19 08:20     标题: 回复 #45 张从兴 的帖子

被炸倒了吧~~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12-19 09:50

哈,写的不错!有新意,有见解。男人一直有宝马美女情结。不论古今和中外。现在不也流行香车美人么 尼采最是这种情结演译的典型呢。
作者: 老狐狸    时间: 2008-12-19 09:50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8-12-19 01:42 发表
谢谢大师捎来关于“五马”的详细资料,五匹马拉一辆车,古代官员出差也够气派的了!

...

是四匹马拉一辆车,还有一匹备用马,就像现在的四轮驱动汽车,带有一个备胎那样。
作者: 黑土人    时间: 2008-12-19 10:17     标题: 回复 #1 张从兴 的帖子

大师忍了这么久,终于蓬勃而出一篇好文。

暂不和你谈骏马,先谈谈美人。你说的美人罗敷,还有什么四大美人等,都是千古绝唱,能够流传下来。现在还能有这样的美人吗?

我说没有,因为那是的美人只要美就行了,其它的责任可以由其她小妾负责。意思就是现代的美女,不但要美,还要参加社会活动,还要伺候好老公。哪一点出了差错,形象就毁掉了。比如,和老公不和谐,老公出轨了,那么现代美女肯定吵翻天,可古代美女就没这个问题,老公可以任意出轨。......
作者: 老狐狸    时间: 2008-12-19 10:18



QUOTE:
原帖由 黑土人 于 2008-12-19 10:17 发表
大师忍了这么久,终于蓬勃而出一篇好文。

暂不和你谈骏马,先谈谈美人。你说的美人罗敷,还有什么四大美人等,都是千古绝唱,能够流传下来。现在还能有这样的美人吗?

我说没有,因为那是的美人只要美就行 ...

哈哈,那四大美人,可都是人家的小老婆呀!
作者: 黑土人    时间: 2008-12-19 14:28     标题: 回复 #43 铃馨邪 的帖子

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太有道理了,这么精辟,这么深刻。

努力吧!下个版主就推荐你了!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12-19 16:37     标题: 回复 #55 黑土人 的帖子

呵呵 没太大想法 因为明年未必有时间上网~ 现在我已经一个头有两个大了~
作者: 黑土人    时间: 2008-12-19 17:56     标题: 回复 #56 铃馨邪 的帖子

这么谦虚,还能进步。 这想法还不大?那今年就赶紧上吧。
作者: 老狐狸    时间: 2008-12-19 18:15



QUOTE:
原帖由 黑土人 于 2008-12-19 17:56 发表
这么谦虚,还能进步。 这想法还不大?那今年就赶紧上吧。

今年没剩下几天啦!就算当成了,这版主寿命肯定比袁世凯称帝的那段时间还要来得短哩!
作者: xuefeiyang    时间: 2008-12-23 12:10

好久不来了,前来拜读大师文笔

刘备与的卢马也应是与项羽差不多 不过没有美人了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2-23 13:12



QUOTE:
原帖由 xuefeiyang 于 2008-12-23 12:10 PM 发表
好久不来了,前来拜读大师文笔

刘备与的卢马也应是与项羽差不多 不过没有美人了

根据野史和小说戏曲家言,刘先主也是有美人的,那就是孙权的妹子孙尚香。

《京剧》里有个《祭江》的剧目,演的就是孙尚香投江殉夫的故事,详见:http://www.xikao.com/plays/play.php?id=01002003

[flash]http://www.tudou.com/v/zMc9VlzKMAQ[/flash]



[flash]http://www.tudou.com/v/md1ZnSxLEIc[/flash]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2-23 13:29 编辑 ]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12-23 23:18     标题: 回复 #59 xuefeiyang 的帖子

确实是好久不见这位才子了
呵呵 回家了吧?
作者: 喜蛋    时间: 2008-12-24 00:58


作者: 逸敏    时间: 2008-12-25 20:19

看了,够邪!有水平。。
作者: 逸敏    时间: 2008-12-25 20:21

香车美人,古代骏马为车,美人坐骑。今天读了张先生的文章,又得一知识。谢谢。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9-5-19 22:51

今夜重温此贴,回味无穷,再顶上去吧。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