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 [打印本页]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8-10-29 21:16     标题: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

    你是别人眼中的好丈夫,不嫖不赌,甚至一闻到烟味,马上皱起眉头掩 住鼻子。你走路如轻风,迎面荡来一个打扮妖艳、杏眼含春的女郎,你挺胸 昂首,目不斜视的从女郎身边擦身而过,头也不回一下,仿佛那女郎是空气 的一部分。

    枕边人庆幸兼感动,做梦也香甜,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醒 来嘴角犹挂一抹笑影。就在这时,有人来跟你说:小心你老公!你不在乎别 人的好意的警戒,你也不怪她的絮叨;你只是露出浅浅的微笑,坚定地摇摇 头,说:我相信他!

    相信?一个好古怪的情绪词汇。

    你相信什么?

    他的心是水晶,琥珀还是玛瑙?

    你眼中的他,是表面所塑造的“人”,他的音容形貌,他的生活习惯, 他的个性,他的最爱等等,也许你了如指掌,但你不知道他做的梦,所谓“ 同床异梦”,有一定的科学根据。你始终走不进他的心灵的最深深处,这是 他独有的。你怎么能说你相信他、无条件的相信他?

    尽管如此,你还是欺骗你自己,你说:你和他不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 们还是灵肉的结合体,你从他身上得到你没有的东西,包括爱、语言、物 欲,你不信他谁可信?

    婚姻是现代人的机之一。婚前的山盟海誓,在彼此的心田撒下希望、期 冀和光明,日子过得比蜜还甜十倍。所有的缺点、伪装、过失,都像过眼云 烟般,了无痕迹。两个人共筑爱巢,很快,岁月却把痕迹给硬生生的浮雕出 来,水底的沉渣都浮上来,于是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的闹剧,成为生活 中最有引爆性的内容,最后以一句“性格不合”作为分手的借口,草草结束 这旦旦的信约。他们或许不明了,盟誓是山海的事,虽然请来为伊们作证, 山海也只能在心里窃笑。毕竟,这只是沙滩上的玻璃屋,远眺绚丽迷漫,可 经不起风暴。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8-10-29 21:17     标题: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之二

    中国话说:一阴一阳谓之道。一个道字道尽宇宙万象万事万物的“理”,当然也包括夫妻相处之道。道字是一个首坐在船上随水漂流。首指头,人的 头,人坐在船上,船在茫茫浩浩的水面上,确实不知下一刻的岸(命运)在 何方?人也不能预测夫妻是否能白首偕老。白首偕老是一件很美很浪漫的 事,两个白头人坐看夕阳红,虽然日子不再红红火火,能长相厮守,实在是 一桩很诗歌很传奇的事。

    跟着又有好事之人来打小报告:

    提防老公走私!

    你依然灿然一笑,但心里那根最脆最弱的弦,被这冷然的一挑一拨,全 乱了套。你的微笑开始出现涩味,尽管脸上看不出什么色彩。你开始留意他 的一举一动,细心倾听每一个电话铃声;开始偷偷的检查他衣服的每一个口 袋、钱包。你开始失眠了,半夜频频起身,看他的睡姿听他的梦呓;甚至一 个小小的咳嗽,也会引起你的沉思。

    你的脾气慢慢的变暴躁了,一句不经意的话,可以让你怒发冲冠,醋坛 子打翻了365坛。你背着星空落泪,泪水辛辛辣辣,连梦也呜呜咽咽了。

    他的心也很烦,他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得像个“巫婆”?他问你:到底 出了啥事?你只是一个劲的喊:你做过的事自己清楚!你莫名其妙,扪心自 问:自己做过什么?你找不到答案。于是你的心更烦了,也不想这么早回 家。你在路灯下徘徊,心里的一团闷气无从发泄。你很自然的走进一家咖啡 店或喝酒的场所,把疲惫的身心安顿在酒泡里。你得到了一丝解放,酒泡里 闪出她的笑靥。她那美丽的青春到哪儿去了呢?你苦苦的沉思,最后让自己 酩酊在星月交辉的街上。

    你终于迟回了。她做梦也想不到,你竟然会带着一身的酒味回来,她确 信你已经变了,你再也不是从前的你;她更确信那人的小报告。她像风暴一 样卷向你,酒精在你的脑神经里像蛇一样蠕动着,你无法控制,那五根手指 不知怎的挥了出去,在她粉白的脸上留下五道殷红的指痕!她哭着冲出门, 你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一时也忘了该做什么来弥补你刚才的鲁莽。

    她一夜没回,你独守空枕,满脑子空空荡荡。

    “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答你的,依然是空空荡荡的空气。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8-10-29 21:18     标题: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之三

    第二天,你带着满脸的憔悴到她过去的那个家。她不理你,坚持要你道 歉。你低下了头。但你的心并不服,你觉得自己并没有错。她跟你回家,一 句话也不肯跟你说。你好难受,想尽各种办法,终于让她开了口,但你感觉 她的语气冷冰冰的,从前的那种细语软言梦魇般消失了。你们躺在床上,背 对着背。你分明听到她微微的哭泣声,男子汉的自尊却叫你沉默。

    一夜无梦。倘使有梦,该也是雪花皑皑,满眼尽是枯黄消褪的景象。河 泊湖海都冻结了,梦里梦外惟余莽莽。你彻夜难眠,翻一下身叹一口气,感 觉浑身懒散散、软绵绵,你多希望他伸出那双强硬厚实的手,像过去那样拥 抱你。你也很想抱住他,说几句贴心的话儿。你缓缓的伸手,却突然僵在半 空。他那双深沉的眼睛正望着你。你的心突突地跳着,脸颊火烧,为了掩饰 你的窘态,你假装激烈的咳嗽起来。往常,他会轻拍你的背脊,说几句慰安 的话。但这次,他一动也不动的。你伤心透了,更加肯定他的心已变了。你 决定不再理他,偷偷的掉泪,泪珠把枕头浸湿了。

    你并非毫无感觉。在她伸手的那一刹那,你就很想拥抱她。你克制住 了,不知怎的,你就是无法采取主动。你问自己:难道我对她的感情已经变 质了吗?很快的,你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你确实开不了口,你们之间,似乎 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这到底是谁造成的?房里的气氛越来越窒闷,虽然 有咝咝的冷气,你还是觉得热……心就像坐在炉子上。你害怕心会爆炸,最 后强迫自己睡到客厅去。

    你一转身,她的心也碎成片片。

    你一睁开眼,他就不在了。他没吃早餐,你也忘了跟他熨上班穿的衣 服。他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去哪儿?你抓起话筒,拨去他的办公室,随即 又放下话筒。管他去,他爱怎样就怎样。你装得很不在乎,但一颗心却好像 失落了,再也找不回。

    你找好朋友倾诉,把一肚子的怨气倾泻出来,甚至你不顾那个场所,放 声哭起来。好朋友帮不了你,只能说:感情的事情很难处理。合不来不就分 开算了!你吃了一惊,什么?分开?那怎么可能?我们曾经山盟海誓,他答 应陪我一生一世。不不不!我不甘心!

    那你想怎么样?

    你说不出一句话。是啊,我能怎么样?我能怎么样?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8-10-29 21:19     标题: 故事的开头和结尾之四

你也无心工作,老 觉得身前左右围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云翳。你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白茫茫 的一片。你突然发起脾气来,狠力地敲打着键盘。

   “怎么啦?电脑得罪了你?”一把嘤嘤的嗓音从隔桌传送过来。

    你抬起头,见到一张秀气的脸。你摇摇头,垂下颓丧的双手。

    你和她吃饭。你吃的很慢很慢,胃里有一团气流在震荡。

    “你一个大男人,饭量那么少?”

    你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

    她陪你在公司附近的小公园散步。一阵强风吹过来,她披肩的发飘飞起 来。你望着她的发,仿佛看见了从前的另一个她。

    她嫣然一笑,两个浅浅的酒涡散发着一丝青春的气息。

    你越发憔悴了,眼窝深陷,头发散乱,嘴唇干裂。你什么都记不起来, 连晚餐也没准备。你只想问他早上的事,问他为什么一整天不打一个电话?

    “没煮饭?”他问。

    出去一整天,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我再也不做黄脸婆了!”你怒吼。         

    他依然一声不响的走了,反手把门重重的关上。

    你扑在沙发上哭。

    你约了她出来。你们吃得很开心,你把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然后带着 十分富足的心情回家。但你的钥匙无法打开门,你猛力地敲门,她就是充耳 不闻。

    你走了。

    三天三夜,你的心被痛苦煎熬,整个人苍老了、苍白了。

    你回来了,又走了。

    你终于发了疯,怀里藏着一把小刀子。你埋伏在他公司的停车场,一等 他和她手挽手走出来,你冲上去,一刀狠狠地刺下去。殷红的血开出一朵无 比绚丽的花!

   (本报记者XXX报道:一名妇女因发现丈夫与情妇幽会,一时控制不住, 持刀刺伤丈夫和情妇。该妇女情绪失控,竟跑上公司顶楼,从天台上跃下, 香消玉殒……)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