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宁静的喜悦 [打印本页]

作者: 雨桐    时间: 2008-10-9 00:38     标题: 宁静的喜悦

宁静的喜悦

        无聊的人总是做着无聊的事。

    比如成天纠缠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辩论中,双方都振振有词,试图击倒或说服对方,然而谁也没被说服,于是辩论继续,一千年后,辩论仍在,你无法证明是鸡先蛋先,但地球围绕太阳运转已达一千次以上。

    生命如此的消耗,人类不觉得心虚。

    又比如衡量动物行为和思维的哲学家,认为两堆干草同样具有吸引人的特质,于是站在两堆干草之间,他无法选择,以致于失去行动自由,最后就死在饥饿之中。

    人类的无聊,总是要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但他们多不自觉,还以为自己的自以为是的想法和做法可以感动人,但实际上谁也未加以理会;当你在做着无聊的事儿时,别人也在同步,无聊碰见无聊,能“聊”出什么真理、情趣或一丁点的火花?

    真正了解和享受生活情趣的人,偶尔也会做无聊的事,说无聊的话,但不会停留。他会像河面上的鸟,小河在奔流,鸟儿在飞翔,永远都在河面之上。它的飞翔是超越的,姿势是美的,它的叫声总是充满喜悦--宁静的喜悦。


图片附件: he01.jpg (2008-10-9 00:38, 47.44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66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3378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0-9 00:54



QUOTE:
原帖由 雨桐 于 2008-10-9 12:38 AM 发表
宁静的喜悦

  无聊的人总是做着无聊的事。

    比如成天纠缠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辩论中,双方都振振有词,试图击倒或说服对方,然而谁也没被说服,于是辩论继续,一千年后,辩论仍在,你无法证明是鸡先蛋先,但地球围绕太阳运转已达一千次以上。

  这两个人确实无聊,实际一点就是其中一人吃了蛋,另一人吃了鸡,然后再喝喝酒,唱唱曲子。



QUOTE:
  又比如衡量动物行为和思维的哲学家,认为两堆干草同样具有吸引人的特质,于是站在两堆干草之间,他无法选择,以致于失去行动自由,最后就死在饥饿之中。

  何必选择呢?要嘛就干脆走开,哪堆都不要,要嘛就都要嘛!这就好比一个男人跟两个女人,或者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之间的问题一样嘛!
作者: 雨桐    时间: 2008-10-9 00:59     标题: 回复 #2 张从兴 的帖子

这两个无聊的人之所以无聊,是因为彼此都不吃。鸡还是鸡,蛋还是蛋啊。
一千年后,人们还在争论,但谁也不吃。

他的悲剧在于他没有选择,又固执的认为。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0-9 01:06



QUOTE:
原帖由 雨桐 于 2008-10-9 12:59 AM 发表
这两个无聊的人之所以无聊,是因为彼此都不吃。鸡还是鸡,蛋还是蛋啊。
一千年后,人们还在争论,但谁也不吃。

他的悲剧在于他没有选择,又固执的认为。

所以才说他们无聊嘛!对于这些“戏论”,佛祖释迦牟尼两千多年前在《箭喻经》里已经做出了很好的回答了。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0-9 01:12     标题: 佛说《箭喻经》


  闻如是。一时婆伽婆。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彼时尊者摩罗鸠摩罗。独在静处。有是念生。谓世尊弃邪见除邪见。不记说。世间有常世间无常。世间有边世间无边。命是身命异身异。有如此命终。无有命终。有此无有此。无有命终。我不能忍。我所不用。我所不乐。世尊若一向记世间有常者。我当从行梵行。若世尊不一向记世间。世间有常者。论已当离去。如是世间。世间有边。世间无有边。命是身命异身异。有如此命终。无有命终。有此无有此。无有命终。若世尊一向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者。我当行梵行。若世尊不一向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者。我问已当离还。于是尊者摩罗鸠摩罗从下晡起。至世尊所。到已礼世尊足却坐一面。尊者摩罗鸠摩罗却坐一面已。白世尊曰。唯世尊。我在静处。有是念生。谓世尊弃邪见除邪见。不记说世间有常乃至无有命终。此者我不欲。我不能忍。不能乐。若世尊一向知世间有常者。世尊当记之。世尊若一向不知世间有常者。但直言我不能知。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若世尊一向知。我言真谛。余者愚痴。世尊当记之。若世尊不知。我言真谛。余者愚痴者。直言我不能知。此摩罗鸠摩罗。我前颇向汝说。若我记世间有常。汝便从我行梵行耶。不也唯世尊。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若我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者。汝当从我行梵行耶。不也唯世尊。汝摩罗鸠摩罗前头向我说。若世尊一向记世间有常者。我当从行梵行耶。不也唯世尊。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若世尊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者。我当从行梵行耶。不也唯世尊。此摩罗鸠摩罗。我本不向汝说。汝本不向我说。汝愚痴人。无所因而骂耶。于是尊者摩罗鸠摩罗面被世尊责。默然无言。身面汗回其面默然无言。

  彼时世尊。面责摩罗鸠摩罗已。告诸比丘。若有愚痴人。作是念。我不从世尊行梵行。要令世尊一向记世间有常。彼愚痴人不自知中间当命终。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我不从世尊行梵行。要令世尊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彼人不自知中间命终。犹若有人身中毒箭。彼亲属慈愍之。欲令安隐。欲饶益之。求索除毒箭师。于是彼人作是念。我不除箭。要知彼人己姓是字是像是。若长若短若中。若黑若白。若刹利姓。若婆罗门姓。若居士姓。若工师姓。若东方南方西方北方谁以箭中我。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弓。为是萨罗木。为是多罗木。为是翅罗鸯掘梨木。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筋。若牛筋。若羊筋。若氂牛筋。而用缠彼弓。我不除毒箭。要知彼弓弝为白骨耶。为黑漆耶。为赤漆耶。我不除毒箭。我要当知彼弓弦。为牛筋羊筋氂牛筋耶。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箭。为是舍罗木。为是竹耶。为是罗蛾梨木耶。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箭筋。为是牛筋羊筋氂牛筋耶。而用缠箭耶。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毛羽。是孔雀耶。为是鶬鹤耶。为是鹫耶。取彼翅用作羽。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铁。为是婆蹉耶。为是婆罗耶。为是那罗耶。为是伽罗鞞耶。我不除毒箭。要当知彼铁师。姓是字是像是。若长若短若中。若黑若白。若在东方若南方若西方若北方。彼人亦不能知。于中间当命终。如是若有愚痴人作是念。我不从彼世尊行梵行。要令世尊记世间是常。彼愚痴人不自知。于中间当命终。如是世间非是常。世间有边至无有命终。若有愚痴人作是念。我不从彼世尊行梵行。要令世尊作是记我言。真谛余者愚痴。彼愚痴人不自知。于中间当命终世间有常。有此邪见。亦当于我行于梵行。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此邪见者。亦当于我行梵行。世间有常。有此邪见。不应从我行梵行。

  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有此邪见。不应从我行梵行。世间有常。无此邪见。亦当从我行梵行。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无此邪见者。亦当从我行梵行。世间有常。无此邪见。不应从我行梵行。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无此邪见。不应从我行梵行。世间有常。有生有老有病有死。有忧戚啼哭不乐。如是此大苦阴是习。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有生有老。至大苦阴是习。世间有常。此不可记。如是世间无常至无有命终。此不可记。云何不可记。此非是义。亦非法。非是梵行。不成神通。不至等道。不与涅槃相应。是故不可记。云何是我所一向记。此苦我一向记。苦习苦尽住处。我一向记。何以故。我一向记。此是义是法。得成神通。行梵行至等道与涅槃相应。是故我一向记之。所可不记者当弃彼。我所记者当持之。佛如是说。彼诸比丘闻世尊所说。欢喜而乐。


【按】关于《箭喻经》的要旨,看参看吾友姜岸师兄的博文《佛陀对哲学的态度及佛教的宗旨》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8-10-9 20:20 编辑 ]
作者: 梅轩    时间: 2008-10-9 16:03     标题: 回复 #1 雨桐 的帖子

人生难得有时能做点无聊的事,但不要停留。
作者: 梅轩    时间: 2008-10-9 16:09     标题: 回复 #5 张从兴 的帖子

谢谢大师的论点。
作者: 丛卉    时间: 2008-10-9 17:50     标题: 无聊碰见无聊,真挚遇见真挚

喜欢雨桐的短文。

简洁藏深意。

也许无聊是一抹沉浊了的水痕,偶尔一望尚可寻找清静的来源,就此停留,并不以此为哀,就也成了那沉浊。

还是让真挚遇见真挚罢。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8-10-9 22:04     标题: 回复 #6 梅轩 的帖子

无聊是生命和生活的一部分吧,偶尔无聊一下,无伤大雅,反而增进生命的色彩。
梅轩说得对,不要停留,不要眷恋。
作者: 秋雁    时间: 2008-10-10 01:16     标题: 回复#1雨桐的帖子

文章的结尾令人喜悦,飞翔的宁静的喜悦,超越了无聊。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0-11 10:51     标题: 回复 #1 雨桐 的帖子

争执才无聊呐!你说我无聊,我说你无聊,没完没了,争执因此而开始了。

倒不如彼此学学如何尊重别人。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