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转帖] 换个角度看日本(南方周末) [打印本页]

作者: 羽思    时间: 2007-4-16 07:21     标题: [转帖] 换个角度看日本(南方周末)

――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靖国神社,哪一个才真正反映着当下的日本?曾被报道为走向“军国主义”的日本,是不是还有另外一面?


    日本靖国神社的“游就馆”,进门第一件展品,是一柄刻满了菊花图案的金光灿灿的日本刀。这是日本天皇赐予元帅的“卫府的太刀”。元帅刀后,是张浅粉色的丝绸,上写一段话,其大意为:用刀的人,刀光剑影前方,就是国家的光辉与未来。
  刀、赴死的誓言、自杀式战机的残骸,这些是“游就馆”的主题词。如果单看这里的展品和解说词,很难相信,日本还会继续走“和平宪法”所规定的道路。
  “游就馆”外,则是另一番场景:孩子们在樱花树下追逐,大人们铺开了野餐布,摆好了寿司;靖国神社“本殿”前的空地上,老妇人们在切磋茶道,一队身着和服的少女,缓缓摆臂起舞。阳光明媚,樱花盛开,恍然不觉原来面前的,就是令日本和邻国剑拔弩张的靖国神社。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靖国神社,哪一个才真正反映着当下的日本?曾被报道为走向“军国主义”的日本,是不是还有另外一面?
    本报记者将问题抛给日本共同社记者花田仁美,她思考许久,也没回答上来。
  
  国防教育还是电子游戏

  东京世谷区,日本防卫省“厚生栋”(相当于后勤部)的入口处,贴着一幅黑底白字的标语:“在世谷,请严正地敬礼”;门厅的高墙上,则挂着一幅大字:“安而不忘危”。不过就在这幅字下,开着一间“星巴克”。午后,十来个日本自卫队军官,正在悠闲地喝着咖啡,咖啡的香味就这样伴着严肃的军装一起进入记者的感官。
  “防卫厅升格到省,自卫队并没有明显的变化,我们执行的还是一样的任务。”一位军官告诉记者。但据介绍,日本自卫队真正面临的重要变化,是军官越来越多,愿意参军的青年却越来越少。因为享受着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待遇,大多数军官都乐于待在自卫队中。但对于日本年青一代来说,当兵训练又苦,刚开始做士兵的待遇又远低于军官,所以参军已毫无吸引力可言。
  日本自卫队制作了煽情的征兵广告:订婚仪式上,新娘接到入伍通知,她毫不犹豫跑进兵营,其口号是:“我爱我的日本,我要保卫更多人的生命。”另一则浪漫的广告中,小男生带着小女生放着战斗机风筝;长大后,男生加入了航空自卫队,女生遥望战机,打出的字幕是:“放飞我们的记忆”。
  但广告的作用似乎有限。一名退休自卫队军官也对青年“毫无报国热情”感到“失望”。“自卫队现在官兵比例已经接近1∶1,这是个麻烦的问题。”
  日本陆上自卫队某部,驻扎在东京朝霞地区,而驻地的设施之一,就是免费开放的展览馆。那里展示着陆上自卫队在日本各地的部署、主要的武器装备等等,而尤其强调的,是日本派驻海外的自卫队员参与伊拉克重建和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出色成绩”。展览馆外的空地上,大片的樱花,灿若朝霞。缓缓飘落的樱花花瓣下,停放了7辆各式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战车。
  展览馆的参观者中,最多的是来自东京各地的小朋友。最吸引他们的,是模拟操作各种武器的电子游戏。
  小朋友们争相乘坐一个直升机模拟驾驶舱。而在日本“90式”坦克前,也有模拟坦克大战的游戏。一个小男孩“发射”的20发炮弹全中,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
  那位退休军官,现在就在这里做解说员。在他看来,“和平时期的教育往往更加重要。”他常给小朋友们讲解日本的地图。挂在展览馆里的日本地图上,特别标明了“北方四岛”、“竹岛”和钓鱼岛。
  中午时分,玩累的孩子们跟着妈妈,在展览馆外的空地上吃午餐,身后停放着一门自行火炮。孩子们叽叽喳喳,妈妈们家长里短。“我们都住在附近,今天组织一起来玩。”一位妈妈说,“这里的樱花开得很好,孩子也喜欢电子游戏,我们都很开心。”
是国防教育还是电子游戏?也许,即使这些孩子长大,也未必说得清楚。
  
  日本人为何遗忘历史?

  位于日本防卫省内的“世谷纪念馆”,其实与日本的对外战争有深厚的渊源。用那里的纪录片里的一句台词来说,“近代日本的历史从这里展开”。
  明治维新以后,这里成立了日本第一所“陆军士官学校”;“九一八”事变发生时,这里已经是“日本陆军总部”,并进而成为整个二战期间日军的“陆军大臣办公室”;战后,这里被改建为“东京审判”法庭;而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在这栋楼里剖腹自杀。
  现在,这里被重新改建回了二战时期的模样,既有天皇的“玉座”,也有“陆军大臣办公室”的原貌陈列,而“东京审判”时战犯席位置,现在陈列着日本二战时期各级军官的军服,以及部分战犯的私人物品。
  井上康史是防卫省的“防卫事务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接待参观者。他最津津乐道的,是战后日本改造这个大厅为国际法庭时的开销。“1亿日元!”“当时20日元就可以买10斤米。”他高声说,引来观众的啧啧惊叹。
  本报记者问同行的日本《北海道新闻》的记者山崎真理子,对于这样一个战胜国的法官审判战败了的日本的军政领导人的场所,她在参观时有什么感觉。
  “这些应当是事实吧。”她的回答轻描淡写,“我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日本人,尤其是日本的年轻人,对历史总是这样一种态度:既不觉得羞愧而产生谢罪之心,也不觉得羞耻而起报复之念,仿佛历史是一样可有可无的东西。
  “很多日本年轻人,出生在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期,衣食无忧。”一位来自共同社的记者说,“他们不愿意去思考历史、政治这样的严肃的问题。”
  “他们看漫画长大,教科书也没有跟他们讲过真实的战争。”这位记者说,“如果说他们对中日关系的历史还有一点了解的话,那也都是来自那个叫小林善纪的极右翼分子画的漫画书,书名叫做《傲慢精神宣言》,里面全部是反动内容。”
  “与其说日本的年青一代持有错误的历史观,不如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历史观,根本就不知道历史。”来自日本的“亚洲记者组织”的野中章弘说。野中章弘曾经在东京大学讲课。对学生贫乏的历史知识,他感到“非常非常吃惊”,“30个学生只有3个能大概说出朝鲜半岛为何分裂”。
  靖国神社“游就馆”出口附近,挂着一幅油画,题目是“重庆轰炸”。“我接触的绝大部分青年,都不知什么是‘重庆大轰炸’。”指着这幅画,野中章弘告诉记者:“2004年‘亚洲杯’足球赛,中日球迷发生冲突,中国球迷说‘日本当年扔给我们的是炸弹,我们现在无非扔了几个塑料瓶’,很多年轻人都不知日本扔炸弹是什么意思。”
  靖国神社,日复一日地播放着他们自己编导的纪录片。在这部纪录片中,卢沟桥的日本士兵,手捧着鸽子;屏幕上反复出现的字样,是“隐忍自重,自主独立”,是“一泻千里的激情不会再来”。
  4月1日本报记者到访靖国神社时,参加过硫磺岛战役的日本老兵和他们的家属,几十个老人,正在一年一度地春季聚会。他们是亲历了历史的人。
“游就馆”的留言册上,一位参观者的留言或许值得细细体味:现在的年轻人,在这里纪念过去战争中的死者,而他们在神的身边,又会怎样看待我们这个时代呢?
  
  右翼政客为什么能上台?

  当日本极右翼政客代表石原慎太郎宣布第三次参选东京都知事时,很多分析都认为,因为在妇女问题和国际问题上屡屡失言,石原慎太郎此次选举胜算应当不大。然而在4月8日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石原慎太郎还是以绝对优势,第三次当选。
  而“保守化”的重要特征之一,正是对强硬言论、鹰派人物的追捧。
  “现在的很多日本人,仍然怀念上世纪80年代要买下整个美国加州的豪气。”日本《高知新闻》的记者天野弘干说。
  但是“苏东剧变带来的对社会主义的失落情绪,加上在经济衰退中挣扎了十多年,对很多现在的日本人来说,思想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了。”那位共同社的记者说,“只剩下了明治维新之后的光荣。”
  所以,尽管很多东京人决不能同意石原慎太郎的极端观点,尽管很多日本人都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但他们依然把选票投给了这几个人,用共同社记者花田仁美的话说,就是因为选民觉得强硬姿态“很帅”,“很符合自己内心对光荣的需要”。
  “正因为日本民众,尤其是年青一代对历史的无知,政治人物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一个不愿透露姓名记者说,“尤其是当年轻人从电视屏幕上看到中韩的反日行动时,右翼的挑拨就变得轻而易举。”
  近年,每当中韩发生针对日本的抗议活动,尤其是爆发冲突时,日本的主要电视台就连续几天反复滚动播出相关的画面。“同样的画面,一天播出十几次,连着播几天。”日本放送协会(NHK)主任研究员山田贤一说,“电视台或许是为了收视率,但是在普通民众眼中,事件就被放大了。”
  据《朝日新闻》的调查,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后,1980年,对中国感到亲切的日本民众的比例最高达到了80%,而在2005年中国发生反日游行之后,这一比例跌至最低,还不到35%。
  “本来很多日本民众就不了解历史,他们当然没法理解这些反日行动,觉得很委屈。”“亚洲记者组织”的野中章弘说,“右翼再一挑拨,很多日本人当然觉得应该强硬了,觉得不能再受欺负了,觉得应该投票给强硬的政治人物了。”
    
■记者手记

为何要换个角度看日本

  透过不同镜头、透过不同角度,看到的事物也许都是真相,但又未必是真相全部,放在中日关系的话题上,这一道理体现颇为明显。有的是“管中窥豹”,有的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而要达到“一览众山小”的层次,可能更需要智慧和勇气。
  我曾以为日本右倾,甚至是在走向“军国主义”。但为赴日采访做的准备愈多,接触到的外交人士、两国专家愈多,这个判断渐渐有些模糊。日本之行,参观、拜会、采访之后,心里有了这样的疑惑:日本社会是否真的在走向“军国主义”?是否真的那么右倾?
  日本陆军自卫队的展览馆,看到很多小孩子,我以为这是“军国主义教育从小抓起”。但看到那个因为电子游戏而手舞足蹈的小男生时,也突然想起,我们自己小时候,不也是拿着木头手枪“冲啊,杀啊”的吗?
  靖国神社的游客川流不息,“阴魂不散”———中国人容易生出这样的想法。但看看身穿和服、安安静静坐在樱花树下喝茶的老妇,路边吆喝的章鱼烧小贩,这情景颇似中国的春节庙会。
  在“游就馆”留言簿上,一个叫做松本的三年级小学生写道:“不希望有战争,很多人会死掉”。
  凭走马观花下结论,肯定过于轻率;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在我们过去的了解之外,肯定还有不为大家熟知的信息,日本也有“走向军国主义”的另外一面。那么,是否我们过去观察这个邻国的角度需要做些变化?
  日本的媒体同行给出一个信息:很多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年青一代,没有历史观。他们不知道历史,所以无法理解邻国的反日情绪,所以轻易就被右翼政客操弄。而且,在日本社会里,不同主张的声音可以自由存在。
  和“错误的历史观”不同,“没有历史观”或许是从另外一种观察视角下的发现。如此说来,对于“没有历史观”,是否还应一如既往地“批判”呢?
  还原历史的真实,不为交流自设屏障,是否会比游行、砸店、扔矿泉水瓶要更有效呢?
  戴季陶在《日本论》中说:“中国这个题目,日本不晓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几百次,装在试管里化验了几千几百次。”
  我们也不妨拿手术刀向日本身上“砍”去,仔细精致地做几个切片。解剖他们,也更深地理解我们自己。


(2007-04-12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郭力)

[ 本帖最后由 羽思 于 2007-4-16 07:35 编辑 ]

图片附件: 图:日本陆上自卫队某部外,伴着自行火炮与樱花的野餐.jpg (2007-4-16 07:21, 46.05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15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483


作者: eric    时间: 2007-4-16 10:24

有思考....部分观点值得赞赏.

但, 也要避免走到另一个极端. 中日关系的根源在于日本政府的右倾化, 而不在于民间! 我们应该多全面的了解日本, 了解民间, 加强民间和经济往来.....但也不能因为民间的和平势力就以为问题不大, 就对日本政界的右倾现象姑息养奸......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4-16 13:53

若是为了选票,为了讨好选民,政府的右倾向的责任,应该算到谁的头上?我举个中国的例子,若今天有哪个中国领导人出来喊一句反日的话,那对他有好感的人,在中国马上就大大增多。民族主义在当前情况下,是最容易吸引人的东西,在日本是这样,在中国更是这样。

好文章。这些“切片”很小,但能看到很多东西。
作者: eddie    时间: 2007-4-17 16:40

普通的老百姓自然和政客们不一样.....

每次看日本的首相和大臣们的言行, 让我真的很愤怒......日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政客呢, 他们为什么还会上台呢?
作者: 艾娜    时间: 2007-4-17 17:36



QUOTE:
原帖由 eddie 于 2007-4-17 16:40 发表
普通的老百姓自然和政客们不一样.....

每次看日本的首相和大臣们的言行, 让我真的很愤怒......日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政客呢, 他们为什么还会上台呢?

讲到日本政客,转帖一篇文章:

    日本右派的强者逻辑


    日本右派政客一直不正视自己的历史.日本在教科书上歪曲历史,在世界史学界也是有名的,英国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在<<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中提到过这件事.日本右派否认侵华战争中的暴行,特别是南京大屠杀.

  关于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一个原因是日本政治军事战略,通过屠杀震慑中国人,以消除抵抗,这与罗马时代第二次布匿战争时期,迦太基将领汉尼拔作法很一样,一进意大利就屠杀了一个城的人.第二,是报复,因为在入侵上海3个月过程中遇到很大军事挫折,伤了面子,日本离开上海就开始疯狂屠杀中国人,一直到南京达到高潮,而有目的的屠杀,都是按照承诺,还有一定规则和限度.第三,日本右派认为战争中发生报复屠杀很正常,看日本一些战争电视和电影-比如德川家康,就可以看到日本人认为胜利者屠杀失败者在战争中很正常.日本右派政客认为这是历史上战争的逻辑,世界上干坏事的国家很多,为什么只说我们日本人呢?

  日本人是一个相信强者的民族,对强者低头服从,二战后对美国就是这样,因此不会对美国人发动游击战,而对弱者就欺负.认为二战是输给了美国,对中国其实非常看不起,认为自己没有输给中国.日本人的思想与德国哲学家尼采思想很像,弱者才讲道德和正义,强者则超越道德.

  但在上个世纪来,这些暴行已经被定为反人类罪,侵略别国为非法,为世界所公认.日本右派心里不服,又不能否认公理,只能百般抵赖.日本人欺负别的国家,还总强调给人家恩惠,其他国家当然受不了.对东南亚国家以解放者自居,对韩国说是帮助其实现近代化,说韩国人没有效率,自己是不能把韩国建设好.对中国,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真实性, 总强调对中国的恩惠,利用中国人知恩图报的道德观(不是日本式强者道德观),要求中国人感恩,日本前副外相和历史学家小仓和夫强调在中国进入WTO上对中国帮助多大.日本总强调对中国的援助-日元贷款,其实不过是中国向日本供应能源的交易,一直到90年代,中国每年供给日本2000万吨石油,5000万吨煤.日本还说什么日援贷款是变相的战争赔款.

  德国历史学家认为,主要是日本对自己二战中的失败不服气,德国人两次世界大战都输了,只能服输,日本只输过一次,还不服. 而二战结束前,英国蒙巴顿将军就说必须把日本彻底打败,让天皇亲去菲律宾投降,要不然日本人会认为自己是被科学技术打败的,以后会重新武装自己.
  德国周边都是曾经遭到其侵略要求其反省的国家, 而日本因为冷战爆发,没有反省很大的压力.

  德国左派强大.而日本左派势力已经非常衰弱,现在日本基本上被右派控制.日本右派政客是一代一代继承,选区议员位置都会由父亲传给儿子,传给女婿,最近也有传给女儿,因此受传统思想影响很大,不愿意否定过去.认为日本在侵华和二战中是政治错误而不是罪行.


  广州 麦辰 2007-2-16 《联合早报网》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