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开花的树 [打印本页]

作者: 念念树    时间: 2007-4-11 20:07     标题: 开花的树

   今日觅诗千百度,那书不在芸芸书山中.一不小心觅得席慕蓉小诗几首,喜欢得欲罢不能!本是爱书之人,哪能放过心爱之书?我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整整荡了五家书店,还是一无所获!起先还有些怅然若失,但这样的天气,一个人,背一个包,荡荡一个人也不认识的城市,看看周遭的喜怒无常,也未尝不是人生的另一种恩惠!我知道凡是美的东西总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但我能在那一刻光临之时顶礼膜拜!
   在我的审美里,总觉得古诗词才是最具韵味最让人感动的!在我的观念里,对于现代诗歌甚至抱有一种轻视的态度!但自从接触泰戈尔特别是席慕蓉之后,我有了很大的改观.不知是哪个朝代的诗人写过这么一首诗"人不善赏花,只爱花之貌,人或善赏花,只爱花之韵,花貌在颜色,颜色人可效,花韵在精神,精神人莫造!'看来我还不是个赏花之人!"
   在步入大学的前刻,总幻想着才子佳人如云,校园的林荫道旁会有少年为她心爱的女生弹起吉他,但这一切为能有幸在我的周遭发生.皎洁的月亮,芬芳的笑颜,梦一样晶莹剔透的爱情,只在浩瀚的书卷中寻找,但可惜的是在大学的时光,我几乎都沉浸在古典诗歌中,唯觉中华文化的精髓仅在此而已!但不想,有这么一种,能深深撞击我已不在幼稚的心.或许,那诗本该发生在我这个年华,却又总久久不来,这种心境,似干渴的生命对于水的渴望!浪漫的事天天有,却唯独没能让我享有.那一篇<<开花的树>>,看似慢不经心,但却另多少少男少女的世界波涛汹涌.就在昨日还在梦想能守在一方属于自己的泥土永远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就在前一刻还把自己思念的人当作一棵树.此刻享受着席慕蓉的--------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读完此首,感觉我的内心好像已不经意间被泄露到这个世界!又好似世间有如此之多和我一样美妙的人,美妙的心情!深藏在我内心情感在此刻异常的活跃!这实在是让我兴奋!阅读着这些美文,我不觉得自己仅仅是在简单的阅读文字而已,我看到的是自己的情感,很多人的心情,很多人的年华,还有很多人生命中最为纯真的年代!我愿拿着这些超越过文字的心情一直到老!
莲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莲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 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传言

  若所有的流浪都是因为我
  我如何能
  不爱你风霜的面容

  若世间的悲苦 你都已
  为我尝尽 我如何能
  不爱你憔悴的心

  他们说 你已老去
  坚硬如岩 并且极为冷酷
  却没人知道 我仍是你
  最深处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带泪 并且不可碰触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1980.10.4.

  古相思曲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
    ——古乐府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 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就是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的
  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
  就是在莺花烂漫时蹉跎着哭泣的
  那同一个人

  那么 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在开满了玉兰的树下曾有过
  多少次的别离
  而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啊
  有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古相思曲

    1979.7.
  生别离

  请再看
  再看我一眼
  在风中 在雨中
  再回头凝视一次
  我今宵的容颜

  请你将此刻
  牢牢地记住 只为
  此刻之后 一转身
  你我便成陌路

  悲莫悲兮 生别离
  而在他年 在
  无法预知的重逢里
  我将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 再
  如今夜这般美丽

  送别

  不是所有的梦 都来得及实现
  不是所有的话 都来得及告诉你
  疚恨总要深植在离别后的心中
  尽管 他们说
  世间种种最后终必成空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是 我一直都在这样做
  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 又要
  错过今朝

  今朝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余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向你深深俯首 请
  为我珍重 尽管 他们说
  世间种种最后终必 终必成空


附件:

作者: 水精灵    时间: 2007-4-12 00:19

年少的时候,曾经为她——一个身上流着游牧民族粗犷血液的细腻女子——穆伦·席连勃的诗痴迷。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4-12 03:27

我一直醉心李商隐的七律和纳兰性德的词。现代诗人徐志摩,苏曼殊,闻一多的作品,都很喜欢。近年偶然读到好诗。连作者也记不住了。你选得这几首诗真的不错。你知道吗,作者是南来的蒙古人后代。

[ 本帖最后由 方汀 于 2007-4-12 03:29 编辑 ]
作者: 念念树    时间: 2007-4-16 17:57     标题: 回复 #3 方汀 的帖子

是的,席慕蓉的外婆是成吉思汗的嫡系.她的诗真不错.
作者: 念念树    时间: 2007-4-16 18:00     标题: 回复 #2 水精灵 的帖子

有没有看到过纳兰的"吹花嚼蕊弄冰弦"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