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此岸,彼岸 [打印本页]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08-6-15 00:59     标题: 此岸,彼岸




此岸,彼岸

“我童年的家墙面是灰白色的,大门两旁各有一个安放马灯的壁笼,就像两只眼睛,老远就盯着我,它认识我,我也认识它。”写这样澹泊挚朴文字的,不是江北里下河的汪曾祺,而是江南太湖边的吴冠中,不是散文家的吴冠中,而是画家的吴冠中,而读这样的文字让我想到的,正是他那一抺江南粉墙黛瓦的水墨画,水粉画和油画。




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个大大的惊叹,没有想到20世纪后的50年至今,中国美术史上最具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著名画家吴冠中,可以有和他的绘画作品一样充满睿智思想和宁静致远意境的文字,如果说“此岸”是点线面的色彩缤纷的绘画,“彼岸”竟是字词句的白纸黑字的文章,而中间川流不息的激情澎湃正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浩荡才情与智慧。





细想来这也是极为自然的,毕竟,文章或者绘画都是艺术创作之不同形式,它们所要表现或表达的,是自然界以及人类社会早已存在的真、善、美,形式不同,但是高处相逢,在艺术的至高处,不同艺术表现形式,其实有着共同的意义,价值,作用及成就。所以,吴冠中在他的文中写道,“前几年曾和汪曾祺先生交谈,他说他生平一大憾事是没有从事绘画,我说正相反,我遗憾没有从事文学。”如果有机会阅读吴先生的随笔短文,艺术评论,你就会发现,根本不是吴先生的遗憾,而是我们的遗憾,因为吴先生这类散文短文,内容扎实,文笔朴实,口气平和,言之有物,而先生一向废寝忘食,孜孜不倦地画画,所留文字还是少了,岂不是我们的遗憾?不过先生已经非常之尽力,如他文中所说“回忆起来,文学也罢,绘画也罢,只是白骨精的幻变,我落入她的魔掌,被吸干了血液和骨髓。”我们应该心怀感激他留给我们虽然为数不多,却是字字珠玑气象一新的“此岸”文字。



wu 9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08-6-18 07:40 编辑 ]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08-6-15 01:21

提及吴冠中,终究还是以其充满笔墨情趣,东西方文化碰撞,体现人生思索,风格迥异的“彼岸”绘画更为深切地感动着我们。

开始特别留意吴冠中的画,是因为听说他的巨幅彩墨作品《鹦鹉天堂》在北京保利拍卖会上以2750万元的“天价”被一新加坡商人拍得,这一价格创造了当时中国在世画家作品的拍卖纪录。而根据介绍,吴冠中的这幅《鹦鹉天堂》的确是在画家69岁,1988年,应新加坡国家博物馆邀请举办个人画展,其间在新加坡飞禽公园写生并以此为蓝本而创作。印象中干瘦倔强,甚至感觉像一截孤立无援的老树根一样的老画家,居然可以画出如此生动跳跃,生气盎然的鹦鹉竞美,令人过目难忘。
[attach]11142[/attach]

很愉快很享受地欣赏吴冠中的画是在四月的某一天,和朋友在一个阳光充裕甚至有些炎热的午后,来到位于乌美工业区的“好藏之美术馆”,这里有一个相当大面积的楼上吴冠中美术馆,共收藏画家作品150多件,展出40多件,定期进行调整更换,据说这也是全球收藏最多吴冠中画作的美术馆。

关于吴冠中的话题及传闻非常之多,较近期的新闻有指出,他的作品前所未有地出现在大英博物馆,巴黎塞纳奇博物馆,美国底特律博物馆等顶尖高贵之艺术殿堂,而苏富比,嘉士德以及北京保利等国际性拍卖会上吴冠中画作被拍出绝对天价。中国“2008年度胡润当代艺术榜”,吴冠中画作更是以拍卖作品总成交额达到3.7亿元而榜上有名。
[attach]11141[/attach]

与此同时,中国美术界给他颁发“2008年度艺术奖”。今年初,八十九岁高龄的画家又选择在798这个北京出名的民间艺术家聚集地举办“吴冠中走进798——2007年新作展”。开展当天,参观者超过千人,盛况空前,无人能比。
[attach]11140[/attach]

再早些时候可能大家都有些记不起来了,吴冠中向来言词犀利,他评价过一代知名画家徐悲鸿,认为徐悲鸿是美盲,更有好事之徒揭发说,那是由于1953年,吴冠中被徐悲鸿清理,离开中央美院,从此怀恨在心。又者,吴冠中说过100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于是,有人针锋相对,100个吴冠中不如一个徐悲鸿。但事实上,在我看来,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所有这些似是而非,喋喋不休的争论会自然而然脱落,像是被拂去的尘埃。只要你有机会站在吴冠中的绘画作品前,那种绝对的美感,富有个性的笔触,构图,意境,气韵,呈现,早已让我们为之所吸引,而忘记那些琐碎的聒噪。

[attach]11139[/attach]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08-6-18 07:42 编辑 ]

图片附件: wu 6.JPG (2008-6-15 01:24, 29.46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5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39



图片附件: wu 7.JPG (2008-6-15 01:24, 17.94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51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0



图片附件: wu 8.JPG (2008-6-15 01:24, 19.7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54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1



图片附件: wu 2.JPG (2008-6-15 01:25, 24.52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47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2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08-6-15 01:21

在几十年的绘画艺术创作过程中,吴冠中始终在自觉创作,努力求变,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放弃巴黎令人向往和沉醉的艺术环境回到刚刚开始社会主义建设的新中国,吴冠中带着极大的年轻艺术家的热忱,潜心研究和实践油画民族化,他在文章中写道,“油画的色感和浓郁与国画的流畅和风韵,彼此可以补充吗?是的,应该是可以的,但其间存在着各种矛盾,矛盾如何解决?只能在不断的实践中去体验甘苦吧!”而最早刘海粟在无锡开油画展,大家都争相去看,结果“远看西洋画,近看鬼打架”,油画在画布上层层叠加的斑驳色彩,粗砺的笔触,对于当时的中国人的传统审美是极大的挑战,以至于刘海粟在画展的说明书上明确规定,要离开画作十一步半欣赏,如果我们能够体会他们当时的文化思想及意识形态,我们就会由衷感佩当年那个年轻画家的艺术创新的勇气。
[attach]11143[/attach]

而在经历了文化革命后的70年代至90年代,吴冠中又转向开始水墨画创新创作,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心情的积淀和文化的回归,从客观准确的西方写实主义向主观意象,情感飞扬的东方写意的转变,正如他在文中所说“我抱了数十年油画这副板斧,感到太受客观对象的局限和约束。还不能得心应手,改用水墨时,有很多方面更自由更舒畅。”
[attach]11144[/attach]

所以,我们会发现,渐渐地,他的画面越来越简约含蓄,笔触越来越准确飘逸,色彩越来越凝练纯净、或者说抽象美表现更为明显,充分利用流畅灵动的线条,浓淡相宜的墨点来表现高山大川,人间风物,自然和谐情怀。

这样说来,是不是“此岸”是植根的东方文化,是水墨,是抽象,是写意,好像华人的血脉气质与生俱来,不可剥离褪落,而“彼岸”则是西方文化,是油画,是具象,是写实,是吴冠中青年时代所接受的教育的一个部分,而在其后的长期创作实践中,吴冠中则不断在此岸彼岸间穿梭游走,发现表现,终于为我们呈现出此岸彼岸,东方西方交相融合的独特风光。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08-6-18 07:43 编辑 ]

图片附件: wu 9.JPG (2008-6-15 01:28, 7.9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24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3



图片附件: wu 3.JPG (2008-6-15 01:28, 20.0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55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4



图片附件: wu 5.JPG (2008-6-15 01:28, 26.1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6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5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08-6-15 01:22

喜欢他的水墨粉彩,也就那么疏淡几笔,已经是小桥流水,如烟枊岸,杏花春雨,江南水乡,一片怡然的山水其实是澄明的心地,沉静的心境。相对而言,我非常喜爱他的以江南风景为画面主题的画作。
[attach]11149[/attach]

江南也是我童年少年成长的地方,无需刻意,那个座落在长江边的古老城市的样貌,时常就会不经意地如同琴弦被拔动,在我心里有怔忡片刻的回响。我已经远走他乡多年,可是江南古城暗长幽深的窄巷,弄堂里开花的庭院,花树下爱讲话的邻居,好天气被翻晒的花被,落雨天卧在门边打盹的小猫,等等的记忆就会漫浸过我的没有风月只有忙碌的异乡生活。江南是非常柔曼细腻的,有繁花枝头的细节和充沛缱绻的情意,可是,在吴冠中的画作里并不被巨细还原,一一重现,而只有极素净的色调,极简约的笔触,让人对着青砖黑瓦白墙绿树的画面久久品味和回味,然后,自然而然地会心一笑,那种浅浅流动的典雅婉约才是真正江南,而有了这样精髓一样的认同和把握,无论水墨或者油彩都只是形式上差异与不同,耐人寻味的情韵未曾改变。
[attach]11147[/attach]

吴冠中说,风格是作者的背影,自己看不见,我们徜徉在此岸彼岸之间,我们看着吴冠中的背影,我们在想,风来矣,风从哪里来?

[attach]11148[/attach]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08-6-18 07:46 编辑 ]

图片附件: wu12.JPG (2008-6-15 01:30, 45.0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4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7



图片附件: wu 11.JPG (2008-6-15 01:31, 20.31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38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8



图片附件: wu 8.JPG (2008-6-15 01:31, 19.7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35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11149


作者: 丛卉    时间: 2008-6-15 08:29     标题: 回复 #4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叹为观止。
走在半岛用文字举办的画展之中。。。。。。

吴冠中,从此记住了这个名字。
画笔与文笔竟是如此的相似,简约,犀利,直指人心。

烟雨朦胧中,竟有着生命的真实感。

欣赏半岛的点评,绝对不是为了完成而去完成的文字纪录,
在此岸,彼岸的翻云覆雨中,一种风格,伫立人间。

江南那段让我感觉很温暖,很舒服,不觉想起半岛的那句:也许江南,就是江南。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08-6-15 09:57

《时间  一条美丽的河》读到作者丝竹淡雅中的马上刚毅;这里,似乎有股历炼后的超脱…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8-6-15 13:56

我也喜欢吴先生的画风。可是在美术圈子里,长期以来都有人认为吴的画不中不西,非驴非马。可见,一个人的成功得到承认,要等几十年,甚至在仙逝之后。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08-6-15 14:21     标题: 美文妙画

读美文,赏妙画,心情也变得美妙。吴冠中笔下的风景比真的风景还迷人,因为画中有一种摄人的灵气,中南半岛这篇散文也有一股灵气,可以感受,但很难言传。上回她写看法国卢浮宫美术作品展,那篇也是令人神往,这两篇可称是相辉映的“双璧”。半岛加油!
作者: hangdi    时间: 2008-6-15 15:15

中国画的飘逸空灵把中南这样的小小女子也给润染了,她竟抖擞睫毛,扔出一纸的酣畅来,不但那文字,就是那些贴出的画幅也好似由她那秀口中吐出....字字珠玑,张张贴切~~~
我不禁暗自惊呼:
                                  哇!   半岛...中南的半岛............想绊倒我?没门儿!
作者: 雨桐    时间: 2008-6-16 11:03     标题: 回复 #4 中南半岛 的帖子

楼主的这篇文章,不仅仅是观画感
实际上,是一篇很有深度、见地、优美、充满“诗情画意”的文章。
欣赏,拜读。
作者: yongyuan    时间: 2008-6-16 11:57

上周六读了刊登在早报上的这篇文章,今天在这里再次好好品味,配上了更多图片,感觉更美妙。半岛对画家的认识、了解、评价很深入、到位, “而在经历了文化革命后的70年代至90年代,吴冠中又转向开始水墨画创新创作,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心情的积淀和文化的回归,从客观准确的西方写实主义向主观意象,情感飞扬的东方写意的转变”,画家的转向应该就是如半岛所分析的。   谢谢半岛的引领,让我对这位画家有了更多、更全面的了解,也让我对半岛的学养、才情、为人更加钦佩。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8-6-17 01:06

但愿能时常读到这样的好文章!
作者: 舟舟    时间: 2008-6-17 11:46

极美的画,半岛娓娓的点评更让人觉出其中情韵无限。
作者: 路丁    时间: 2008-6-17 23:34

难得的好文章,难得的文采。
早报能发表这样的好文章,是早报的福气!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