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望女石 [打印本页]

作者: 水精灵    时间: 2007-3-31 16:48     标题: 望女石

  这又是一个梦。


  很多细节我已记不清了。但这个梦让我震撼。


  梦里的主人公是一位母亲,她的容貌已经模糊了,但我始终不会忘记她那双深陷的、憔悴的、泣血的眼睛。


  母亲有四个女儿。四个女儿成年后都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家——那个家好象是在原始洪荒的山林里。虽然原始,但风光旖旎,景色怡人。


  女儿们都走了,母亲一人生活,孤独而乏味。她于是天天守盼着女儿们的归期。山路格外崎岖,母亲怕女儿离家久了,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她于是进到深山,用双手挥锹,万分艰难地开采出四块血一般红色的巨石,然后解开自己盘起的长发,用自己的发丝一点点的去打磨,直到每块石头都圆润如中秋的满月,红艳亮泽,熠熠生辉。


  母亲把四块泣血石一块一块的背上陡峭的山崖,又冒着生命危险将它们分别嵌在崖壁上,让它们成为指引四个女儿回家的明灯。


  母亲说:“如果红石没有风化,我的女儿们就回来了。”


  然后是一个蒙太奇。镜头切换到繁华喧闹的大都市。母亲的四个女儿有的在求学,有的在工作。虽也时常思念生养她们的母亲,和那片从小生长的山林,但城市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使她们流连忘返。不记得离家有多少个年头了,但谁也没有回去过。


  然而,先进繁华的城市里不知何故流行起了瘟疫。四姐妹很不幸全染上了不治之疾。病情恶化得很快,不等特效药研制出来,老二就撒手人寰。三姐妹悲不自胜,既哀姐妹的离世,又痛自己命运的不幸。还未从悲哀的阴影中走出来,老大也不甘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剩下老三、老四处于极度的悲伤和恐惧中。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她们唯一思念的就是母亲,后悔离家后从来没去看看母亲。但此时此刻,病入膏肓的姐妹俩已经举步维艰了。而且,她们也不能回去——不能把瘟疫带到母亲所在的一片净土。姐俩在心里千遍万遍的呼唤着母亲,请她原谅自己的不孝。在流干了最后一滴泪后,她们不能瞑目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山林中。


  母亲每天都去山口守望,崖壁上的红石闪闪发光,她心里便存了一丝安慰,身在异乡的女儿们总算过得还好。直到有一天,母亲发现崖壁上的红石中有一块的光泽变得暗淡了,渐渐的,它犹如熄灭的篝火,红色渐渐隐退,成为毫无血色的灰白。再后来,灰白的石头崩成齑粉,随着山风吹落……母亲难过极了,她知道她失去了一个女儿。为此,她陷入了悲伤和担心的泥沼。


  随后的日子对母亲来说是难熬的。剩下的三块泣血石一块跟着一块相继地失去光泽、颜色、最后变成粉末。母亲的眼中淌出的不再是泪,而是鲜红的血。她明白她的女儿们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彻底地绝望了,并在这彻底的绝望中凝固了自己的生命,化作一块冰冷的大石,就屹立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仿佛看过一场题材并不新颖的电影。谢幕时,我甚至听到了一曲幽婉哀怨的苏格兰风笛。


  就这样,我如一个垂死的人一般,痛苦地呼唤着“妈妈——”,醒了过来,发现枕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不久以后,我也将身在异乡,离开妈妈,离开爸爸,离开我的家。忽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无论是子女失去父母,或者父母失去子女,都是这世间最不幸的痛楚。儿女身在异乡,父母就成了一对守望的天使。但不仅仅是他们牵挂着在外的游子,远行的孩子同样也难以割舍对父母的思念。


  这样一种心境在从前是从未有过的,因为一直在父母身边,还时时惹他们生气。因为拥有,所以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现在,离家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了,我没有将开始新的一种生活的兴奋,相反,却更依恋起我的父母、和我的家了。




    PS:这是七年前我大学毕业前夕写的文章。光阴荏苒,父母日渐苍老,作为家中独女,自幼尽承父母关爱教养,而今年长,却离乡背井不能尽一日孝道,每每念及,心恸不已,夜半梦回,泪湿沾巾。


作者: Robin    时间: 2007-4-1 20:21

感人.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4-4 10:50     标题: 回复 #1 水精灵 的帖子

写得感人至深。当然这不是梦。这是喻母爱之深沉坚韧。你父母读到此文,一定会说女儿是个精灵,什么都体会得那样深长。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