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小说] 继爹(小说)(二) [打印本页]

作者: 逸敏    时间: 2008-2-7 01:13     标题: 继爹(小说)(二)

(四)

放学了,我如常地和继爹有说有笑地回家,穿过一座小小的公园,看见一只小甲虫在长椅上爬行。继爹顺手把一块小石片压在它的背上,我睁大眼晴惊呆了:那块小石片在极其缓慢地移动——是那只甲虫在身背重负而不屈不挠地移动啊!



我的心震撼了。谢谢你——继爹,这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在灰暗环境中生存的父辈们,他们并没有被压垮。在和命运搏斗的过程中,在人生的旅途中,升华着一种令人心旌摇动的不屈不挠坚强不息的精神。



抬起头来,另一幅绝好的风景也映现在我们眼前:夕阳下,走来一对父女,女儿扶着年迈的父亲在公园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散着步。父亲一颤一颤走着,女儿不时地在他的耳边给他说着什么。那父女俩手牵手走过竹园,晚霞为他们留下美丽的身影……。



回过头,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下,继爹愈发显得端庄、可敬。可我发现继爹的泪水正夺眶而出。突然,我悟到了什么,感觉到一种冲动:“关爱生命,报答生命!”我一头扎进继爹的怀里。



虽然风会带动我启程,但无论我在天涯、在海角,我永远会是你年老时的拐杖。在凄风苦雨的日子里,您何止只是我的老师!对我们家来说,您又何止只是我的继爹!





(五)

黑云终于散尽,祖国一片莺歌燕舞。在邓小平下令平反昭雪声中,敬爱的父亲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也终于可以在人前人后,喜笑颜开地抬头唤声:“继爹”了。但不久,他却回避似地移民去了美国,我伤心地哭了好多天。父亲曾一封封去信,继爹却一封也没回。从美国寄来的汇款倒是从没间断过,特别是在我念大学的那段日子里,更是越寄越频密。



父亲补回了坐牢那几年的工钱,妈妈说头一个要先请三妹的继爹来聚一聚,并要和他商量一件重要的事。父亲眼里噙着泪花,虽缄默不语,但重重地点点头,我揣摩着妈妈刚才说的话,也跟着父亲一起激动地频频点头。可我们全家的这份心愿却不得不搁置了许久、许久……



“也许今生今世,永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了?”妈妈多少次黄昏独语。



多少个夜晚,我仿佛听到继爹那一种深深的呼唤。可一旦挥手告别,岁月就不会回溯,借助依稀的残光,我多想在时光之河,沿着思念的梦的波痕向你横渡。那一天,我终于等到了。



丈夫去美国攻读学位,我以陪读身份踏上了继爹后半生生活的土地。临行前夕,妈妈一再嘱托我,叫继爹一定要打电话给她,口中喃喃自语:“该是‘完璧归赵’的时候了。”不知怎的,妈妈的话又一次纷扰着我的心房。



一下飞机,兴奋的我把继爹的地址递给一位华人老德士司机,他露出羡慕的目光,操作带有广东口音的普通话说:“你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吧,你要去的地方可是三藩市的高级住宅区啊!”



德士戛然停在一栋桔红色尖顶的洋房门口。我半信半疑地下了车,仰望着眼前陌生的楼房,里面的主人真是我很多年未见的继爹吗?期盼的心好像要跳出我的喉头,我用发颤的手按了一下门铃,一位盘髻的老妇人出现在门前,眼中辐射出光芒,嘴角抿了抿,笑道:“是小三妹吧。”“对!我要找我的继爹!”我仿佛怕她不让我进门似的,一边已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另半边门,用眼光扫视着屋内。继爹呢?你在哪里?三妹来看你了!

“唉!他刚病逝。他和癌症整整抗争了十年。”



“啊!”我鄂然地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幅《苏州水乡》图迎面映入眼帘,这不正是我初学的手迹吗?



伫立在画前,回忆起往事,我心如刀割,泪如决堤的水,奔泻而出……



第二天下午,继爹的姐姐也就是那位帮我开门的老妇人,带我去墓地祭拜继爹。



墓地座落在向阳的山坡地上,西下的夕阳流着血似的奄奄一息,想到继爹生前承受癌症的折磨,我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地痛着。随着老妇人那毫无生气的脚步,我感到自己的心正被那脚步声,一下一下地踩碎。



继爹的坟很大,除了大理石墓碑外还建有一间灵堂,灵堂正中摆放着一张供桌,上面竖着一块长长的灵牌,灵牌上面按次序刻着他、还有想必是他的夫人和孩子的名字,末尾却有一个名字用红纸遮盖着。



猛然记起前年,父母到苏州老家买了块灵位,希望百年之后能和爷爷奶奶团聚,就是先写自己的名刻于灵脾的下方,而后以红纸遮盖的。今天那块灵牌下遮住的又是谁的名字呢?难道它将证实我魂萦梦绕的预感?



姑妈小声地抽噎起来,缓缓地走上前,掀开红纸的一个角,出现的竟是我的名字!



她伤感地娓娓道出昔日的往事:原来我的亲生母亲一生下我便去世了。失去母亲的我天天哭闹不停。于是,妈妈便把我从伤心过度的爹爹手中抱回自己的家,哺育我长大。为了免使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为了让我在一个健全又充满母爱的家庭中成长,爹爹硬起心肠不让任何人告诉我真实的身世。随着我渐渐长大,看到爹爹孑然一人,妈妈一直有意归还女儿,可爹爹为了报答妈妈对我的养育之恩避走他乡,深深藏起那份真挚的父爱。



我的心揪紧着,柔肠寸断,泣不成声地紧紧搂住姑妈的肩膀。



多么希望!多么希望爹爹的名字能和我一样,也用红纸盖住,盖得越久越好,盖得越久越好……





墓地四周开满不知名的黄花,那鲜嫩的黄色花瓣,在晚风中颤动。



墓地两旁各种着一排大树,想到在“文革”中,爹爹作为归国华侨,本身也处境十分艰难,却像大树一样处处护卫着我们,我情不自禁地上前抱着树干,潸然泪下,泪眼久久地仰视着参天的大树,就像凝视着久别重逢的亲人。

   

      千山万水梦遥时,我憧憬着搀扶您漫步夕阳中。咫尺天涯重逢时,我只能心疼地拥抱石碑,那不言不语的大理石,仿佛是断肠人说完了凄凉事,相对我默然……



在我真诚的期盼里,那已寻找回来的世界,带着遗憾地展开了一片灿烂的回忆。我生命之树上的每一片碧绿的叶子上,都洞察出人生一世的精神是奉献!



——母亲  ——爹爹,那一声远,那一声近的呼唤,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爱的主题!









我搀扶着姑妈,在墓地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走着。夕阳照着我们的身影,好美!好美……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8-2-9 19:47     标题: 回复 #1 逸敏 的帖子

继爹原来是亲爹,作者为继爹的角色树立了完美的形象。故事还继续吗?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8-2-12 21:37     标题: 回复 #1 逸敏 的帖子

优秀的篇章,加个精华!
作者: 逸敏    时间: 2008-4-10 01:59

故事想继续,因为我又回到故里,抚育我的继母又要流泪了。。。。我将是她的拐杖。。。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8-4-11 22:32     标题: 回复 #4 逸敏 的帖子

触动人心的人生机遇!
作者: 铃馨邪    时间: 2008-4-18 12:53

好棒.....顶一个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