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论小题大作和大题小作 - 兼向mr5hate致敬 [打印本页]

作者: 任我行    时间: 2007-10-20 20:49     标题: 论小题大作和大题小作 - 兼向mr5hate致敬

几天来这里很热闹的讨论了蔡深江的文章。契机是蔡和某个博客的女主人在媒体上一言不合,然后引来了好一些的义愤填膺的啦啦队努力的批评蔡氏的文章如何的不知所云和早报的选择文章的糊涂,还有-注意了,在他们的眼里,竟然还有读者认为蔡的文章不错,觉得真是岂有此理。于是拿着蔡的文章到处去问 - “你认为这篇文章写的不错,那你告诉我,到底什么意思,因为我不是文人,看不懂”

好了,等到人家说了自己的读后感,得到的反应是 - “你就看到这些,那我也看到了”。然后开始问 - 可是我想看到蔡的文章里头的论据,说法,解决方案,都看不到,所以我看不懂。我看不懂的东西,你竟然看懂了,那非把把你好好的问个清楚?然后发现,原来你认为看的懂的部分,其实我也看到了。

这就像某个网友说的:“吃饱了撑的”。典型的小题大做。

但是小题为什么要大作?才是让人好奇的。

不喜欢老蔡的文章,不看就是了。花那么多时间去质问其他人为什么欣赏他的文章?自认为看不懂,逼问欣赏的人看懂了什么,要求肯定蔡的文章的人说清楚,讲明白,一段一段的解释自己看懂了什么。难道真的是讨教吗?真的是教学相长吗?真的是不耻下问吗?

不是吧?讨教不是这样的。从发帖的人的用字和语气,这样的质问根本就是抬杠。

要和人家抬杠,未必得到人家的搭理,于是自吹自擂,球员兼裁判认为自己赢了。

但为了这样的小题要大作,原因在那里?我猜测是不是某种程度的“大中原心态”,或者是某种程度的自我感觉良好,要证明自己的语文程度优秀?说实话,有这样的心理也不算异常,新加坡人也有不少人老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的英文一定都比中国人强。太正常了。

当然,像passerby 那样提出了对于蔡的文章的中肯的批评,自然可以继续深入的探讨。对于一个作者的文章,不同的人看了自然会有不同的读后感和意见。甚至同一句话,不同背景的人的解读都不一定一样。我这样的中性的猜测都被认为是一种抹黑,一种挑起族群冲突的别有用心,这才是更叫人难以理解。

这样的小题大作,到底为的什么?我现在还没明白。

很佩服mr5hate不厌其烦的有教无类,对着这样的质问还如对着顽石般谆谆教诲。冒着自己的名声也被破坏的危险,把对方的自相矛盾的言语一一摘记。这点还真要勇气,也要好一些慈悲。就像木鱼桥曾经说过,他也曾经如此的无知,所以将心比心,愿意给对方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自己的无知。

我自认没有如此的耐性和慈悲心肠,只有佩服木鱼桥和mr5hate两位。

蔡的这篇文章,想要引起某种思考,但在各种限制下,吞吞吐吐,有话不能直说,颇有点曲线救国的意味。明明很严肃的话题,确实很可以深入思考的题目,尖刻要批评的政策,只好弯弯曲曲的通过一种感想,意在言外的说出来。

这是一种大题小作。这种现象,有的人了解,有的人不知道。很正常。

当不能淋漓尽致的说话的时候,借古讽今一下,寄景咏文一把,原是文人常干的事。

大题如果可以小作,总好过对于大题视而不见。今天可以大题小作,明天也许就可以大题大作。提出问题本身就需要勇气。

这,才是蔡的文章值得被肯定的地方。

[ 本帖最后由 任我行 于 2007-10-20 21:06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10-20 21:12

潜力帖,留名。
觉得都是吃得很饱
作者: 桂兰    时间: 2007-10-20 21:20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7-10-20 20:49 发表
提出问题本身就需要勇气。 ...

同意。文人谈政,很多时候只能隔靴搔痒。蔡先生的文章,有时候能给人一种“言已尽而意无穷”的感觉;读者文化背景不同,那就让各自领会去好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1:31

任我行不地道.....  我写给你的帖子竟然不回....., 却跑到这里来打空对空....!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1:34

看来, 我经常要问任我行的一个问题, 不得不又要再问你一次了, 任同学, 有仔细读别人的原帖吗? 我看,

1) 你根本没有读懂原论者批评蔡文的帖子, 根本不知道别人批评的要点在哪里.....

2) 你根本没看懂我原帖, 一看到我说你"输在了起点"上......, 就觉得好象我在跟你唱对台.....拜托, 你真的要认真读帖啦......不要总是犯这种低级错误......

其实, 你这次又搞错了......我虽然说你"输了"......, 但并没有说你"错了"......! 你明白吗?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1:38

你仔细看我的帖就知道了....., 对你的一些观点, 我其实是相当赞同的. 对蔡文或蔡的本人, 我的感觉其实跟你也是一致的....., 至少可以说是大同小异!

而我之所以说你"输了", 那是就事论事, 因为你没有看懂原论者的观点, 就开始忙着辩驳....., 而你辩驳的依据, 恰恰证明了别人的观点......, 你自己竟然还不知道.

这才是我写那一帖给你的主要原因.......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1:42

被点名了,不过没太看明白为什么被点名了。“如此的耐性和慈悲心肠”,真的不明白。我最近好像话说的很少啊。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1:53

回头看看原论者的观点.....(注意, 不要看他的情绪), 他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蔡文的写法不符合报章写作的要求......, 看上去更象是一篇带有"意识流"或"超现实"特色的, 文学性的散文.....所以, 不同的人读来会有不同的"意思"....., 或者说根本读不出一个明确的意思....

而你也在辩驳中声称, 文学作品原本就不是一定要有什么"意思"的, 或者说, 一千个人读出一千个意思, 也可以成为好文章....., 就比如红搂梦和莎翁的"to be"......这个说法并没有错....., 但问题是, 蔡的文章究竟是文学作品还是社会评论?

而原论者观点恰恰提在指责, 蔡把社会评论当文学作品写, 用所谓朦胧诗的手法, 写的普通读者很难看懂文章的"意思"....这样写法是不对的.

我不知道, 我为什么还要再跟你解释原论者的观点...., 他其实在原文中说的很清楚了. 我也在我的原文中解释的很清楚了......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遍做解释了....., 你如果还看不懂......我也就没话说了.

[ 本帖最后由 内山 于 2007-10-20 21:55 编辑 ]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1:59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1:42 发表
被点名了,不过没太看明白为什么被点名了。“如此的耐性和慈悲心肠”,真的不明白。我最近好像话说的很少啊。

是赞扬,看明白了。不好意思,各位请继续。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02

至于任同学口无遮揽, 近乎于气急败坏的明骂和暗骂....., 我就不想跟你理论了......只提醒你一句. 不要太自以为是! 这里的网友不是傻瓜, 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至于你表彰的木鱼桥和mr5hate,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扯在一起.....至少, 木鱼桥在这一次的讨论中, 观点更接近原论者而不是mr5hate 或你本人.

有空再回去读一下别人的帖吧, 心平气和一点,别象mr5hate一样, 每天总是气鼓鼓的......, 看别人帖子, 老是想"抓字眼"来吵架....., 别人写的再清楚的话, 他都能给你看出其他的意思来......, 这样很不好! 根本不值得表彰. 

而我要告诉你的是, 你讲的那部分虽然我完全认同....., 但你却不能用它来回应或反驳原论者的观点.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04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1:59 发表


是赞扬,看明白了。不好意思,各位请继续。

才看明白啊...., 任同学表彰你的原因, 是因为我们两个一直吵架.....凡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06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1:59 发表


是赞扬,看明白了。不好意思,各位请继续。

既然有空发帖, 为什么不表达一下观点?

请问, 你认为蔡把社会评论当抽象派的文学作品来写....妥当吗?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2:27



QUOTE:
原帖由 内山 于 2007-10-20 22:06 发表


既然有空发帖, 为什么不表达一下观点?

请问, 你认为蔡把社会评论当抽象派的文学作品来写....妥当吗?

不妥当。我看过一本关于抽象艺术的书,虽然看得异常辛苦,不过也总算明白点,抽象艺术并不是故意让人看不懂,而是有自然发展过程的。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2:29



QUOTE:
原帖由 内山 于 2007-10-20 22:04 发表


才看明白啊...., 任同学表彰你的原因, 是因为我们两个一直吵架.....凡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种话,最好少说。事实就算如此也不应该说,更何况,事实未必如此。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32

这么说, 你是赞成原论者对蔡的批评了, 对吗?

请注意, 我再次声明, 我不认为蔡的这篇文章是坏文章, 我也从来不否定蔡的才华........对于原论者对蔡的情绪化指责, 我也不能全盘同意.

但我同意原论者的基本观点. 也就是, 蔡不应该用朦胧诗的写法来写社会评论!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2:32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2:27 发表


不妥当。我看过一本关于抽象艺术的书,虽然看得异常辛苦,不过也总算明白点,抽象艺术并不是故意让人看不懂,而是有自然发展过程的。

这句话是回复passerbyjs的。至于内山说的“蔡把社会评论当抽象派的文学作品来写“,这是蔡说的,还是你的评价?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34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2:29 发表


这种话,最好少说。事实就算如此也不应该说,更何况,事实未必如此。

怎么, 我不可以表达我的观点吗?

另外, 你难道看不出, 任同学是借着表扬你们两个在骂一个人......哈哈, 很有技巧的哦!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0 22:36



QUOTE:
原帖由 木鱼桥 于 2007-10-20 22:32 发表


这句话是回复passerbyjs的。至于内山说的“蔡把社会评论当抽象派的文学作品来写“,这是蔡说的,还是你的评价?

看不懂? 什么意思?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7-10-20 22:37

什么叫做断章取义?

我的句子没有主语,泛指。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2:42



QUOTE:
原帖由 内山 于 2007-10-20 22:34 发表

怎么, 我不可以表达我的观点吗?

另外, 你难道看不出, 任同学是借着表扬你们两个在骂一个人......哈哈, 很有技巧的哦!

你当然可以表达你的观点,不过你不是标榜就事论事吗,这种人家的心思,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 你可以说这可能是任同学的技巧,但你不能武断下结论说:”任同学表彰你的原因, 是因为我们两个一直吵架.....凡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种不能算技巧,只能算是恶心人的手法。
作者: 隔河呼度    时间: 2007-10-20 23:07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7-10-20 20:49 发表
蔡的这篇文章,想要引起某种思考,但在各种限制下,吞吞吐吐,有话不能直说,颇有点曲线救国的意味。明明很严肃的话题,确实很可以深入思考的题目,尖刻要批评的政策,只好弯弯曲曲的通过一种感想,意在言外的说出来。

上面这段是任我行同学 的原汁原味,所以他是知道别人为何要在论坛上讨论蔡深江的文章,而不是他想栽赃的:这些人都是下雪的拥趸 。他原本可以不喜欢批评老蔡的文章,不看就是了。何必花那么多时间去质问其他人为什么不懂蔡的文章?或者懂了却故意装作不懂?讨教不是这样的 ,从任我行和mr5hate的用字和语气,这样的质问根本就是抬杠。要和人家抬杠,未必得到人家的手下留情,于是就死牛一边颈认为自己至少没输。

新加坡人也有不少人老是自我感觉良好 ,觉得自己的英文一定都比中国人强,太正常了。好像有人动不动就引用海峡时报的专文,发表在华文论坛上,目的就是想把网友唬得一愣一愣,再来一句“吐米哦诺吐米” 是什么意思?大概就能摆平你们这些个方块字的信徒。

任我行 说:“大题如果可以小作,总好过对于大题视而不见。今天可以大题小作,明天也许就可以大题大作。”请恕我鲁钝 ,我实在看不出这其中的必然性,因为大题小作的人,很可能就在其他的事情上小题大作。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3:13



QUOTE:
原帖由 隔河呼度 于 2007-10-20 23:07 发表

任我行 说:“大题如果可以小作,总好过对于大题视而不见。今天可以大题小作,明天也许就可以大题大作。”请恕我鲁钝 ,我实在看不出这其中的必然性,因为大题小作的人,很可能就在其他的事情上小题大作。

看到这几句话,我想说几句话,虽然跟你们所讨论的关系不大。任同学说的没错,隔河呼度说的也没错,不过前者说的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大题小作“,这比不做要好,比如对于17大。后者所谈到的范围更加广泛,有些人故意小题大做,而把大事轻轻放过。时事版整个版块都有这种倾向。
作者: 隔河呼度    时间: 2007-10-20 23:20     标题: 回复 #23 木鱼桥 的帖子

您说的时事版是文汇报还是联合早报?
作者: passerbyjs    时间: 2007-10-20 23:29     标题: 回复 #13 木鱼桥 的帖子

理解抽象画最好的方法是把它想成是乐章。音乐是不具象的,却真实感人。

抽象艺术家企图用色彩,线条,构图,纹理等等视觉元素有如音乐般的去表达,构建主题,旋律与意境。

其实中国人应该最容易接受抽象艺术,因为中国的书法就是历史最悠久的抽象艺术。

西洋的表现主义是深受中国书法启发的。诸位若有兴趣,我有空可在这里发几张帖子谈一下中西艺术的特点与相互影响的渊源。

这里的问题是,中国书法传统悠久,美学标准己确立。故没有两下子,是很难自称书法家骗人的。

而西洋抽象画,开始时也有很多诚恳的有才气的艺术家,不顾社会保守人士的冷嘲热讽,大胆的实验创作,画了许多意境诚挚的抽象画。

可是由于现代社会的种种复杂非艺术因素(商业操作,媒体炒作等等)的干挠,故其美学标准混乱,让一些装模作样的假艺术家乘隙鱼目混珠。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0-20 23:53



QUOTE:
原帖由 隔河呼度 于 2007-10-20 23:20 发表
您说的时事版是文汇报还是联合早报?  

我说的是随笔南洋的时事版。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1 00:41

你这是"大国心态"! 凭什么17大的事就比讨论蔡深江的事来的大? 请解释!
作者: passerbyjs    时间: 2007-10-21 01:11

蔡深江这种内容苍白言之无物的评论文章能够得到早报如此器重,实在令人疑窦丛生。

就拿上星期天作例子,大家不妨比较一下蔡深江的“反对,有效吗?”与陈华彪的“有没有问题”。

两篇文章所讨论的问题相当接近,陈华彪在文中提出了至少四个不同的说法,分析新加坡学生不勇于发问的原因。并明确的说明发问是公民的责任,没有人发问才是大问题。

蔡深江说出了什么?看看他文章的最后一段吧!(我猜那是结论。):
“明知不可为而为,是一种看山不是山之后的看山境界。我很难准确向孩子说明以卵击石与从容就义的差别,但我很请楚的知道,那将会是决定思考的高度与志气高低的关键。”

这样扭捏卖弄的评论文字,居然被长年累月的供在全版之端。实在令人怀疑编辑的鉴赏力。

由于报份下跌,广告收入不丰,早报的篇幅己远远落在海峡之后,要用这有限的空间去承载那排山倒海而来的资讯,并满足要求不同的各阶层读者,早报的版位空间可说是“寸士如金”。

我们看到的却是蔡这种对读者毫无助益的文章!

对这件事我几乎己把话说完了。希望大家不要继续做意气之争。

我是内山说的“原论者”。如果对我的看法有异议,只要是建设性的,我一定会回应。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7-10-21 01:17



QUOTE:
原帖由 passerbyjs 于 2007-10-21 01:11 发表
我是内山说的“原论者”。如果对我的看法有异议,只要是建设性的,我一定会回应。

passerbyjs兄, 不好意思......, 对你的这个英文名实在记不住....所以称呼您为“原论者”. 失敬失敬!
作者: passerbyjs    时间: 2007-10-21 01:29     标题: 回复 #28 内山 的帖子

没事。passerby 即路人.

js是我初恋情人名字的英文缩写.  哈哈

我原想自称路人甲,  小脚色也.  

但不熟悉注册程序,  手忙脚乱的竟把电邮名字弄了进来.

[ 本帖最后由 passerbyjs 于 2007-10-21 14:21 编辑 ]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