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散曲小令习作归拢 [打印本页]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4 07:58     标题: 散曲小令习作归拢

散曲与传统诗词的区别

作为一种新的诗体,散曲是具有独特语言风格的抒情诗。它固然继承了传统诗词的某些因素,但面对典雅的、情感收敛的美学观念,它要“活”下去,就不能不“杀出一条血路”,那种气概,真可谓“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元代名伶珠帘秀《[正宫]醉西施》)它要打破长期占统治地位的“温柔敦厚”四个字的束缚,那就得像小女子一样——“待至私奔致死亦无憾。”(元代散曲家曾瑞《[黄钟]醉花阴》)于是,它便以一种前所无有的尖新感、灵动感,杀出了一条活路,从而也成了中国传统文学的组成部分。
   
散曲的语言风格,一是大量运用俗语和口语,二是在精炼含蓄方面不太讲究,三是常通过一个短小的情节,写出人物正在活动着的情绪,带有一种戏剧性的效果,比诗词更显得生动多趣。散曲的活泼灵动、浅俗袒露,使得欣赏者毫无间隔感。这与传统诗词中常见的矜持、蕴藉大异其趣。这种前所没有的尖新感 、灵动感,构成了散曲的主要艺术特征,使渊源于早期民歌俗谣的美学趣味获得显著的进展。它是一种率直、浅露、恣肆的感情表现;它所描写的内心活动,敢于活生生地揭示出人的欲望或本能的心理层面。
   
从总体上来看,散曲应归入通俗文学范畴。尽管这样,它在中国文学史上,仍占据着与诗词并肩而立的永久地位。事实上,明清的诗词就或多或少的受了散曲的影响,特别是在语言的通俗化方面。当然,过于“放肆”是不行的,随着大量文人的参与,它也被注入了诗词中高雅的成分,俚俗和工雅在他们的作品中同时存在,有的甚至能把工丽的语言和俚语口语锤打成一片,使其具备了雅俗共赏的特点,但其本色并未因此而改变,仍不失散曲灵动活跃的鲜明特征。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10-4 09:28 编辑 ]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0-14 08:40

怎么要当唐明皇啊,他可是李三郎。
散曲很有可读性,在中国,喜欢词曲的读书人很多。年轻一代由于教育的问题,大概荒疏了。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7-10-14 11:24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07-10-14 08:40 发表
怎么要当唐明皇啊,他可是李三郎。
散曲很有可读性,在中国,喜欢词曲的读书人很多。年轻一代由于教育的问题,大概荒疏了。

先生法眼!这位三郎,出生在泰山蜗牛村李家坳一个名门望族家庭,姓李,排行第三,故名;巧了,乳名也叫阿瞒;一位名“玉蕊”的美丽姑娘,当年差一点嫁给他,就差那么一点,若叫“玉环”,蝶恋花的大喜词就写成了。迄今想起来,他心中还有点甜甜的,酸酸的,涩涩的,唉……
      因为他来自蜗牛村,所以,俺经常称呼他“牛哥”。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7-10-14 11:27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4 14:02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07-10-14 08:40 发表
怎么要当唐明皇啊,他可是李三郎。
散曲很有可读性,在中国,喜欢词曲的读书人很多。年轻一代由于教育的问题,大概荒疏了。

问好先生,用李盈枝、红叶经霜,邮箱没通过,只好用这个名,我在兄弟们中是老三。要当唐明皇的话,我就用他的小名阿瞒,那样连曹操也拐带上了。诗词还可以,写散曲的很少,各诗词版的贵族化倾向还是难以纠正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4 14:06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7-10-14 11:24 发表


      先生法眼!这位三郎,出生在泰山蜗牛村李家坳一个名门望族家庭,姓李,排行第三,故名;巧了,乳名也叫阿瞒;一位名“玉蕊”的美丽姑娘,当年差一点嫁给他,就差那么一点,若叫“玉环”,蝶恋花的大喜 ...

老狐狸又在这里摇唇鼓舌了,你的螃蟹洞被鹦鹉占了,还不快回去看看。
作者: chao_ding    时间: 2007-10-15 11:14

贴几支散曲上来看看。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5 22:31



QUOTE:
原帖由 chao_ding 于 2007-10-15 11:14 发表
贴几支散曲上来看看。

问好先生!正在学习中。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5 22:35

七律. 官场古诗新编(戈壁石公)

金城朝雨浥红尘,宦舍青青美色新。
曾经会海难为水,除却文山不是云。
表面楼台先得月,无心花木易为春。
劝君更敬一杯酒,西去逃官多故人。

李商隐:“凤尾香罗薄几重”——偶尔出韵七律
鲁迅:“惯于长夜过春时”——偶尔出韵七律
毛泽东:“钟山风雨起苍黄”——偶尔出韵七律

鲁迅:“阔人已乘文化去,此地空余文化城”——此诗不逊于鲁迅的打油诗。
“劝君更敬一杯酒,西去逃官多故人”——同是结句,胜过鲁迅的“日暮乡关何处抗,烟波江上无人惊”(记不太清了)。

唯所剥宋人句的“表面”没太看懂。
多年来在网上及历来在报刊上书本中所见上乘七律打油诗,仅此一首(鲁迅那首除外)。
油而不滑,油而不腻的打油诗,足堪登大雅之堂。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0-15 22:37 编辑 ]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07-10-16 01:12

读古诗词的意境非可比拟

我一靠近就有沉缅的感觉,

以目前状况我应该保持距离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0-16 07:46



QUOTE:
原帖由 中南半岛 于 2007-10-16 01:12 发表
读古诗词的意境非可比拟

我一靠近就有沉缅的感觉,

以目前状况我应该保持距离

问好版主!大作拜读,非常羡慕。我以前就是写新诗的,但因自觉落伍了,便不得不主动退出文坛。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1:30

借用两年前旧帖。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1:40

【仙吕】青哥儿•咏情(一)

平平平平平仄,
奔波一路歇歇。
小嘴一停就唱歌,
娇劣从来一样多。
柔还野。

【仙吕】青哥儿•咏情(二)

年年秋冬春夏,
池塘开满荷花。
一片清香最像她,
骂我满分小傻瓜。
甜还辣。

【仙吕】青哥儿•咏情(三)

心中天天掀浪,
只能装作平常。
说是张扬又恐慌,
说是娇羞有点狂。
收还放。

【仙吕】青哥儿•咏情(四)

羞羞答答说话,
鬓边插朵山花。
不露丝的是藕瓜,
心里天天在问她。
何时嫁?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1:43

【越调】天净沙•老乐一家

娇妻洗洗刷刷,
小儿蹦蹦跶跶。
老乐呆呆傻傻——
盯得心醉,
俩公一母全家。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1:49

【南吕】采茶歌•断然割爱

小妖精,
久闻名,
泉城一见即钟情。
海誓山盟逢造反,
任她肠断我独行。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5

【双调】蟾宫曲•次韵元代散曲家周德清

李花残不复盈枝。
犹赏周风,自举商卮。
汉代文君,唐朝武媚,最惹情思。
螃蟹洞偷学宋调,鹦鹉舌暗咏清诗。
剃尽元髭,再奏明谣,理我秦丝。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6

【双调】蟾宫曲•饮恨

红梅淡抹胭脂。
三九凌寒,雪映娇姿。
觅旧来迟,曾经久等,已娶花枝。
枉梦绕魂牵至此,问苍天私意谁知。
忍泪归时,怕触诗笺,尽是相思。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7

【双调】驻马听•绝望

两处相思,只盼来生共展眉。
痴情何罪?异床同梦最堪悲。
柔肠寸断复成灰,
黄花不及人憔悴。
掩窗扉,年来至痛已无泪。

【双调】驻马听•狂喜

远近闻名,都道书生爱吃亏。
奴家贤惠,知他憨厚可同飞。
三年不舍痴心追,
今朝不羡天仙配。
笑开眉,春风一夜鸳鸯被。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8

【正宫】小梁州•无奈

雪花仙子送妆来,旭日被惊呆。
山川一夜白皑皑。
门窗外,触目倍伤怀。
冰心素洁常无奈,任他人瞎想乱猜。
风月终,痴情在。
人前藏痛,拭泪笑盈腮。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8

【仙吕】点绛唇•追悔

订终身处,依然垂柳旧波光。
湖亭影近,画艇荷香。
往日依偎芳草路,牵手挨肩尽成双。
空追悔,疑生悲剧,痛绞柔肠。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49

【双调】卖花声•孤女

回家怕晚匆匆赶,
一管唇膏要藏严。
休班不准串门玩。
姨妈深算,公鸡难见,
妙龄人一声娇叹。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0

【双调】大德歌•驯妻

俏冤家,赛梅花,
柳腰嫩脚丫。
把我踹床下,
就不回家恼煞她。
潜心去搞诗书画,
归来还是睡沙发。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0

【越调】凭阑人•少妇

只见凭阑常锁眉,
不晓关窗偷骂谁。
那厮年始回,
这厢拳狠捶。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1

【中吕】朝天子•登顶

雨停,鸟鸣,
清韵飞泉送。
楼台远近数峰青,
树掩羊肠径。
盛世名园,人间仙境,
偶闻娇喘声。
一登,再登,
甩下八千蹬。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4

【越调】天净沙•李白

纵然相距千年,
盛唐就在身边。
不管山高路远,
青莲居士,   
喜欢和你聊天。

【越调】天净沙•欧阳修

因何深夜挨批?
指头练字成习,
却借夫人肚皮。
六一居士,   
枕边顿悟欢极。

欧阳修由夫人埋怨,悟到书法创作“人自有体,勿借他人”。

【越调】天净沙•蒲松龄

让人喜爱妖精,
刺贪下笔无情,
您老相当有名。
柳泉居士,   
晚生求见婴宁。

【越调】天净沙•苏轼

令尊已不简单,
三苏数你拔尖,
我也中秋问天。
东坡居士,   
为何如月长圆?

【越调】天净沙•朱淑真

芳龄才女情痴,
嫁人难断相思,
尽付柔毫片纸。
幽栖居士,   
断肠能有谁知?

【越调】天净沙•白居易

樱桃杨素口甜,
小蛮杨柳腰纤。
长恨曾歌玉环。
香山居士,   
乐天更在残年。

【越调】天净沙•李清照

词坛独秀一枝,
风格摇曳多姿。
千古白描大师。
易安居士,   
哪来如此天资?

【越调】天净沙•自嘲

开机想起名言,
宝钗如在身边,
即兴开诌自欢。
我非居士,   
故能岁侃千篇。

【越调】天净沙•李煜

南唐当日龙笙,
小楼昨夜星空。
梦里贪欢怕醒。
宫娥哭送,
一江春恨流东。

【越调】天净沙•赤壁

大江东去淘沙,
风流人物开花。
苏轼诗情骤发。
江山如画,
小乔初嫁尤佳。

【越调】天净沙•戏言

无钱暗慕神偷,
有情忒爱胡诌。
莫笑花间醉酒。
神龟虽寿,
最终一了春秋。

【越调】天净沙•朱帘秀

家贫被卖为娼,
偏偏才艺无双。
名士公卿共仰。
牡丹花放,
至今遗韵流芳。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5

【双调】寿阳曲•次韵元代名伶朱帘秀

重阳近,菊醴醇,
阅当年泛黄书信。
暮年倍怀初恋人。
最难忘二八神韵。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5

【商调】梧叶儿•渔村即景

茅草屋,竹篱笆,
小院数盆花。
编渔网,晒米虾,
捧雏鸭,
窗内娇娃唤她。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7

【正宫】叨叨令•劝夫

嘟嘟囔囔回家让俺常烦躁,
絮絮叨叨醒来恨你还装笑。
骂骂咧咧发疯不怕人家告?
嘻嘻哈哈求人又想亲和抱!
老公啊,把酒戒了也么哥,
把酒戒了也么哥,
再胡闹让你床前长跪听鸡叫。

【正宫】叨叨令•叮咛

婚前怕过三生憾,
枕边发尽千般愿,
贱妻只重贤夫健,
黄金不富英雄汉。
老公啊,你记住了也么哥,
你记住了也么哥,
牢骚太盛防肠断。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8

【双调】拨不断•小夜曲

远春愁,
度清秋。
人求新意书生旧。
花近重阳风韵留,
月临绣枕身材瘦。
念前盟、玉箫独奏。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3:59

【双调】大德歌•新婚夜话

俏冤家,少磨牙,
是啥人还轮得着你来夸!
便会那琴棋书画,
免不了油盐酱醋茶。
女儿家再拗也难逃嫁,
道甚么国色天香牡丹花!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0

【仙吕】一半儿•摆平老公

明知所嫁富才情,
管教宜严休放松。
收起娇羞来正经。
管阴晴,
一半儿惩罚一半儿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0

【越调】凭阑人•伊人

仙子飘飘降世间,
长袖翩翩舞水边。
醒时难有缘,
梦中才共眠。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1

【仙吕】一半儿•村妞

黄昏山洞暗幽幽,
我未调弦她放喉。
闻我牙疼她泪流。
俏丫头,
一半儿刁蛮一半儿柔。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2

【双调】庆宣和•终成眷属

相恋何忧共枕难,
跨越重峦。
双方父母释前嫌,
月圆,梦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3

【双调】殿前欢•断丝

莫凭栏,
年来早已透心寒。
一张画饼终生憾。
鸳梦无缘,
恨当初信了诺言。
忘恩怨,
且力斩情丝断。
从今后书山伴我,
我伴书山。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4

【正宫】小梁州•青岛行

花开万伞海滨忙,
度假时光。
沙滩蜜月卧新娘。
孩童戏,
白发浪尖狂。
休闲抛却蛾眉怨,
让清波涤尽忧伤。
游客欢,
文思漾。
归来行囊重,
乱涂诗作两千行。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5

【双调】蟾宫曲•西施

柳腰桃面浣轻纱,
无虑无忧,长在农家。
美貌倾城,何曾自晓?不识琵琶。
竟异国成全越王,岂是冰心恋奢华。
毁誉如麻,泪帕频擦,怨恨无涯。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11-12 14:05

【仙吕】一半儿•登岳

云藏古寺树藏楼,
雨后深山格外幽。
登上顶峰方罢休。
笑回头,
一半儿平些一半儿陡。
作者: 君遥    时间: 2009-11-13 08:37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9-11-12 13:50 发表
【双调】大德歌•驯妻

俏冤家,赛梅花,
柳腰嫩脚丫。
把我踹床下,
就不回家恼煞她。
潜心去搞诗书画,
归来还是睡沙发。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