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其它]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07
帖子 2607
威望 306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0-27 0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a。
07/2011.

December, 1864.
Manchester, England.
日期,1864年12月。
英国,曼彻斯特。

The gaslight sputtered and hummed, stirring shadows to life on the walls. The room was icy cold, as cold as outside, where they could hear the sleet rattling on the oilcloth window pane. The old woman, Deathwatch Mary 。。。
煤气灯喷溅,发出嗡嗡声,把墙壁上的影子挑拨得长出生命。房间冰冷,像外面一样地冷,他、她们听得见油布窗屏的敲打声。一个人人叫她做“临终前的守护”(Deathwatch)的老妇人、玛丽(Mary),把头从孩子的胸膛举起来。

‘Yer coulda’ saved yersels th’ trouble. Tis the Cholera, sure. She’ll not see Chrismuss,’ Deathwatch said, getting up.
她说:“你可以把麻烦的事情节省起来。这肯定是霍乱病。她待不到圣诞节了。”说着,她站起来。[这里大家有时讲不管文法的土话。]

济地安(约翰。济地安John Gideon)嘶嘶声说道:“你这个驼背、干瘪的老太婆给我闭嘴。她听不到你的话。”他紧抓着她的手腕。

她挣扎,愤慨地说道:“她听得到又怎样?就让她和她的上帝和救世主和平相处吧[let‘er make peace with ’er Lord…]。她死于生产难关 [不是说霍乱吗?或者是编造的,如此地编造去到那边对她有利。],是个女的。可怜的魂魄…”她暗地里咕哝着,搓揉着她的手腕。

她收集起她的茶匙和瓶子。“那是两便士(tuppence)。一个是Godfrey Elixir的取费,一个是我的工钱。”她伸手要钱,瓶子则还是抓在手里。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0-27 08:19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07
帖子 2607
威望 306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3 08: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11济地安b。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b。
07/2011.

‘An’ I’ll give ye tuppence,’ Gideon growled, raising his hand as if to backhand her. He was a tall young man, his arms powerful and muscular, and he towered over her as over a child. But the old woman stood her ground, 。。。
济地安咆哮地说:“我这就给你两便士。”那手势像是要反掌打她一把。他是个高大的年轻人,手瓜起腱,有力,把她整个笼罩得像是大人和小孩子对比。可是老妇人就只固定地站着,瞪眼看着他。那个妇人、露茜(Lucy),走来,在两人之间站着。她自己就只不过比一个女孩稍微高大一点而已。

露茜说“我们会付款给你的,玛丽。我发誓,我们拿回了纺织厂的那份工作就付款给你。”[原来只是做个威胁手势,其实并没有打算给钱。]

老妇人疑惑地看着她,她的双眼几乎在那皱纹网络里隐了形。她的头发就只存得那么地杂乱的一小束。她穿着一层又一层的破衣服。那些是她从病人死尸上偷来的,那些是他、她们临死时候穿着的衣服。如果她几时曾经做过女孩,那是那么地久之前的事情,连她自己也都记不起来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07
帖子 2607
威望 306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10 08: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c。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c。
07/2011.

‘No yer won’t. They’ll be no cotton fer work till this American War be done, an’ not then fer yer man.’ T’is said ‘e’s a bleeding Chartist.’
“没有可能的。这场美国战争还没有结束之前,是不会有棉花的。等到有工好做的时候也不是给你这个男人的。那是宪章运动份子们说的话。”

济地安咕哝说:“婆娘,宪章运动份子们早都完了。他们完蛋了。也不是要做工的人们没工好做。”

“那个混账的工人是吗?… …”老妇人唠唠滔滔地说了一大堆,“你还需要钱做埋葬工作。”她看着那个小女孩。济地安叫她闭嘴:“你这个老丑婆,给我闭起你的鸟嘴[beak]。”

老妇人说:“你听听他说了些什么,”她歪着脑袋,嘲笑地做个屈膝礼。她说:“混账(bloody)的家主人!我的钱哪,老爷?”说着伸出手要钱。

济地安的眼睛闪光。他向着老妇人举起拳头。她挪缩避开,眼睛和牙齿像狗被人在街道上闸住了的时候的样子。[前文把济地安,在阿根廷人们心目中,似乎说成是个很有建树的模范长者。原来他是这个样子的货色。]

那个妇人、露茜,想要阻止他,他把她推到一旁。老妇人喊叫。他刚要向她动手,简陋的床上的孩子喊叫“爸爸”,济地安握着拳头暂停片刻,在受挫之下咆哮地转身,向床快步走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1-10 08:20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07
帖子 2607
威望 306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17 07: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d。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d。
07/2011.

The little girl lay in a pool of light from the gas jet. At the wispy ends, her hair was long and blonde like her mother’s, but now most of it was dark and matted with sweat. Her eyes were glassy from the fever. 。。。
那个小女孩躺在一片煤气灯光芒里。在小束的末端,她那像她母亲的那么地长和呈黄金色的头发,现在颜色暗淡,同时被汗水弄到纠缠,扭结。由于发烧,她的眼睛呆滞。在呼吸的时候,她弱小的胸膛只稍微地挺起掩盖白手的破烂布片。她的双手白得像是用象牙琢成的。虽然是在病中,她还是那么超凡地美貌,像是个神仙孩子存放在错误的地方。济地安记得,在早些时候里,他、她们在街道上走动的时候,人们放下工作朝她看,似乎是见到了他、她们不会解说的现象的模样。

她说:“爸爸,这不好受,把它清除了吧。”
“嘘,”他低声说,把她抱起来摇晃着。“爸爸会搞定它。爸爸把一切都搞定。”

他转向老妇人,说道:“把糖蜜留下。在圣诞节之前你就得到你的钱了。我向全能的上帝宣誓我会照办。”

老妇人把脸拉长。她像母鸡那么咯咯地叫一声,把围巾包着自己,说道:“首先,我那两便士。再来Elixir,好吗?”… … [她的土语的含意有的时候不容易理解]在走出门的时候,她还在笑着。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07
帖子 2607
威望 306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23 08: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e。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e。
07/2011.

She was limp as a lag doll in his arms. Her eyes were blue and strange, as if she was dreaming wide awake.
在他的手里,小女孩柔软得像用烂布做成的玩偶。她的眼镜呈蓝色和有奇异的形像,像是她在张着眼睛做梦的样子。
她问:“还不是圣诞节吗?”她有很不妥当的喘息。喘息声像风吹一般透过说的话泄漏出来。
他说:“还没有。”把她紧紧地抱着。小孩说不上什么体重。他就像是抱着空气似的。她示意,叫他靠近一点。

“爸爸,”她耳语说,眼睛闪着光。“圣诞节那一天,我们可以不可以走去‘Magic Place’?”
“什么(wot)Magic Place?”济地安说。他不是看着小孩。他是看着那个妇人。她站在房间中间,双手围抱着自己保暖。
“知道吗?那是你做兵(wuz a soljer)的地方。”
“啊,Crimea。”
“是的,我们去那边过圣诞节,是不是,爸爸?”
“好啊,可能去的。你好了一点[soon’s you’re better]就去。”
“那边是怎么样子的,爸爸?”[What?她用个what。]
“怎么的[他用个wot。]?你再说看。”
她用孩子们所有的专横命令口吻说道:“告诉我,你很久没有告诉过我了。”

济地安叹一口气,说道:“好啊,”心里想回Inkerman和那些结了冰的丘陵,还有那些近着Sandbag炮兵阵地,堆满山谷的尸体。尤其悬挂心肠的是Balaclava的港口。全世界没有像那个港口那么样的地方了。水像肥皂那么地浓结,杂物就搁在它的上面;仓库存品腐烂;到处是砍断了的肢体,死去了的马匹和发胀了的死尸。挤在狭窄港湾里的船只的甲板上,散布着军队一半兵员的尸体,他们死于爆炸和霍乱。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5 19:0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7137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