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从港版国安法看一国两制
山道石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20345
精华 0
积分 21
帖子 9
威望 12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8-1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27 19:31  资料 短消息 
从港版国安法看一国两制

今天中国大陆的两会闭幕了。会上提出来一个“港版国安法”引发了轩然大波。事件还在发展变化中,结局如何还要等尘埃落定。目前来看,大陆一片拍手称快,香港再一次乌云密布,台湾的蔡英文第一时间发表了个声明,结果却搞了个里外不是人。 我作为一个在新加坡的吃瓜群众,一会儿翻翻这儿,一会儿看看那儿,结果是一脸懵逼,瓜都忘了吃。

我懵逼不是因为看不懂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因为发现各方都有误判,鸡同鸭讲,结果就像一群八婆骂街,是非已经没人理了,就看谁的嗓门大,谁的胳膊粗了。

我不是专家学者,也没有内幕消息,但是我想试着梳理梳理,欢迎吃瓜群众们丢瓜皮。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要求香港针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共七种)自行立法。一个“二十三条”,大陆等了二十三年,等不下去了。为什么不等了?台湾的赵少康和郭正亮,两个相对理智的台湾政论人物,一个偏蓝一个纯绿,却难得都有一样的解读:大陆害怕香港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失控,必须抢个先手。那么为什么大陆会认为9月的立法会要失控呢?自然是因为去年搞得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这个运动的直接结果是造成了建制派在去年的基层选举中被碾压,立法会的“反建制派”(我实在不愿意叫他们民主自由派,这些人所谓的“民主”是文革式的,而跟自由更是没有半点关系)人数增加了。所以立法会的即将失控是因为反送中运动的失控。而大陆或者出于对香港政府的信任,或者不自主地被“一国两制”绑架,去年对“反送中”听之任之,对局面的失控是要检讨的。而这部国安法就是检讨的成果之一。

大陆的检讨的结论,是要完善一国两制的内容。一国两制其实是一个很空泛的概念,他只规定了一个框架。它的内容是你我同是一国,我用我的制,而你用和我不一样的制。正是因为空泛,一国两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包括现在的反对派。而反对派对一国两制的想法却是:只有一国,那就是你中华人民共和国,我香港本来就不是国,我是香港就好;两制就是你是一制,而我是一制,你什么制我不管,我什么制,你也不要管。内心戏按下不表,演出来一团和气:“咱们一国两制啊!”“好啊,一国两制啊!”握手拍照,皆大欢喜。让我想起了陈佩斯和朱时茂的一个小品《主角与配角》,到底谁是主角,那还得看谁会抢戏。

于是大陆高举“一国两制”的大旗,感觉光芒万丈,不管你是神是佛,是妖是魔,只要你举着这面旗,我们就是一家人。神佛自然是愿意扛着旗规规矩矩的过日子,而有人却把旗卷起来一半,抗的是同一面旗,露出来却只有俩字,见人就说咱们跟大陆可是“两制”啊,而大陆则很沾沾自喜,旗是我发的旗,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当大陆发现大旗着火了的时候,才看见手里拿着打火机微笑的是本以为是自己人的“两制派”。

也许是太过自信,也许是太过善良,大陆从一开始就误判了。香港的陶杰说,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大陆其实只收回了三分之一。当时的行政归总督,被大陆收回后,又以“港人治港”的名义还给了香港,这部分算收回的。法律这部分依然沿用英国的法系,不但制度没有变,整个体系从法学院培养人才开始,都没变,这部分注定还是英国的。经济金融由于香港的高度自由化,早就纳入了美国领导的世界市场体系,这部分自然是美国人说了算的。而香港的立法会就是各个利益集团的战场。大陆亲手挑选的各行业代表,其实并没有跟大陆一条心。二十三年过去了,在这个自己亲手建造的擂台上,大陆发现自己失去主场优势了。其实,他们从来也都没有过什么主场优势。

大陆误判了,所以现在要检讨。把一国两制说清楚:你若不是跟我一国,那咱还扯什么两制?于是有人一听就拍了桌子:什么?不扯两制了?你敢反悔,我就敢唱给你听!叫上哥们儿姐们儿,叫上干爹干妈,一块儿唱!你能听见我们唱吗?

香港又误判了。

说又,是因为前面说了对一国两制已经误判了一次了。上次是内容,这次是态度,他们认为大陆要抛弃一国两制。大陆其实没有任何理由要抛弃一国两制。第一,大陆要的是一国。一个街牌一户人,我住屋里,你住院子,虽然这算一户,但这不叫一家人。第二,两制好商量,我是一制,你跟我不一样就是另外一制,你这样不一样还是那样不一样,对我来说都是另外一制,怎么算都是两制。

而香港满大街疯跑地高叫:一国两制玩儿完啦!中国背信弃义啦!以后要一国一制啦!这如果不是智障似的表演,就是真的智障。台湾人也跟着捧哏:以后没有一国两制了,大概是1.7制。

香港反建制派的逻辑是相当混乱的。对待一国两制,一方面鼓吹制度的失败,一方面又要求落实当初的承诺。对待暴力,一方面说自己是和平示威,使用暴力的是警察,另一方面又不肯谴责暴力,对黑衣人的行为不置可否。对待独立的议题,一方面说中央政府用港独抹黑正义,无视人民呼声,一方面又对国旗国徽各种侮辱,教育上去中国化,要求美军登陆。对运动的性质,一方面说自己是和理非地要求政府改革,一方面又上街头高呼时代革命。好吧,改革是要坐下来谈的,谈谈吧?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缺一不可了还怎么谈?那你革命去吧。可你就因为身上的一点淤青,就谴责暴力不公。你难道不知道革命是要流血牺牲的吗?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谴责警察没人性,连孩子都打。可是却不问问,在这火光冲天,烟雾滚滚中间,怎么会有孩子出现的?是什么样子的禽兽父母,会让孩子来这种地方?或者根本就不是父母吧,那如果你把别人家的孩子带来这样的地方,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情绪激动了,要被骂不客观了。平复一下。

总之,在我看来如果说大陆的误判是由于大意,那么香港的误判则属于纯粹的恶意。这条从恶意出发的路,注定是到不了目的地的。为了解决问题,我们还是要知道香港到底要不要一国两制,或者是只要什么,不要什么,那到底什么是什么?

有人说香港要的是独立。这一点被很多的反建制派否定过了。我相信真正想要港独的那一些人也很无语,被队友捂嘴。不过说实话,暴力革命是走向独立的唯一有效路径。但是港独派的懦弱注定扛不起这杆大旗,只能躲在不支持港独或者对港独不置可否的反对派后面,卖力地干活,然后期盼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一批人是精锐。

有人说香港要的是回到97前的殖民时代。这一点更没人敢承认,稍稍有一点夸赞殖民时代的话音冒出来,就被自己人一巴掌打下去了。所以扛着英美国旗,给特朗普写信的人,也是少数。他们为自己找的理由,就跟当年汪精卫政府的“曲线救国” 一样。但是他们能够找到钱,所以他们是金主。

有人说香港要的是回到97后的回归初期。这一点没人想认。好汉不提当年勇,谁都不愿承认自己落魄了。当年的香港在华人圈叱咤风云,那时的威风怎么就烟消云散了?我的穷亲戚什么时候开始请我吃饭了?时代过去了,当初赶上的已经垂垂老矣,没赶上的也只能在桌前听爷爷咂一口老酒,讲讲过去的故事。他们想要的未来已经被历史埋葬了。于是他们愤愤地责怪大陆还没断奶就要打娘:没有香港,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你若对香港不义,就等于自取灭亡。而大陆真的对香港不义吗?还是只是没有满足一个像《大宅门》里的韩荣发一样的泼皮无赖呢?而当他们阐述香港的衰败将如何让大陆经济分分钟崩溃的时候,又让我想起了《我爱我家》里拿着棉垫子要给人开瓢儿的贾志新。他们实属香港的无望阶级,虽然可恨又可怜,却是反对派里的大多数,是中坚。

有人说香港想要的是台湾的地位,虽然在外交上缺少政治空间,在国防上漏洞百出,但是有相对独立的主权,要干啥自己说了算。我相信乐于自封典范的台湾听了一定乐不可支,不然也不会要“跟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了。自从香港回归以来,外交和国防一直都归中央政府处理,所以台湾在这些方面吃的瘪,香港并没有感同身受。他们看到的是台湾一直吹嘘的民主自由的新鲜空气,却闻不到停滞和孤立的社会散发出的熏天的绝望。所以他们对独立一派听之任之,对殖民一派也乐见其成。反正最重要的先跟中国撇清关系。他们是混子。

有人说香港要的是一个自治的政府,不受中央政府管控和骚扰的政府。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中英联合声明里的“高度自治”。所以她们要林郑月娥下台,换特首。这些人是想要用改良方式实现变革的和理非。但他们心知肚明自己要求的“高度”是不可企及的乌托邦,即便是换了特首也不可能做到他们说的“高度自治”。在暴力革命的对应下,他们的和理非的方式效果不彰。所以只好把自己的旗子借给别人当幌子,自己混迹在大众之中唯唯诺诺。他们是伪君子。

所以,香港要的,谁也给不了;而不要的,怎么也摆脱不去。各怀鬼胎的香港反对派是一盘散沙,但殊途同归,都是没有未来的,如同一串点燃的爆竹,不管多大的声响,最后都是粉身碎骨。

再说说台湾。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困境,来自于2019年猪队友国民党的愚蠢操作。

台湾其实一直在跟香港划清界限。赵少康说,香港人要誓死保卫一国两制,而台湾则是在誓死抵制一国两制。他们认为台湾跟香港的区别在于台湾独立的主权是香港从来没有过的。而在大陆看来,香港与台湾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已经被统一了,着力点在两制;而另一个还未被统一,着力点在一国。当然这还是大陆的误判。一国在香港仍然是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而台湾对一国也早已经失去了国民党执政时期,确切的说是两蒋时期的民意基础。

曾经在一个政论节目里,主持人问,我们台湾到底反对一国两制什么?一国还是两制?民进党的智囊郭正亮说,我们当然反对一国啊。主持人又问,那国民党呢?郭正亮说,那就得问他们了啊。这个问题,国民党回答不出来。民进党因为被嘲笑不敢闹独立,憋憋屈屈了几十年,终于在这个议题上理直气壮了。而高高在上的国民党,在这里吃瘪了。

民进党对一国两制的抵制浑然天成,甚至都不需要刻意歪曲。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愿意统一。 所以他们对于一国两制的抵制,自然来自于“一国”。没有一国,何谈两制?

国民党对大陆抛出来的一国两制,却像是接到了一颗榴莲。2019年民粹主义的“春风”在国民党这片沼泽地里刮出来了个韩国瑜。在旋风般拿下高雄市长之后,国民党做出了误判,把屁股还没坐稳的韩国瑜推出去选“总统”。等到发现力不从心的时候已经晚了。选举失败之后,国民党开始了剥皮抽筋似的改革。这场改革的起源,并不是因为败选,而是因为初选时就出现的分化。

国民党的分化不是第一次了,从最早的孙中山宋教仁,到后来的蒋介石汪精卫,再到后来在台湾的新党亲民党,这个外斗外行内斗内行的政党逐渐势弱,在下坡路上风驰电掣。这一次的分化是从洪秀柱下台就开始了。洪秀柱被选为党主席是为了让她背锅的。那时候蔡英文查封国民党党产,大搞特搞转型正义,国民党一群糟老爷们儿全怂了。敢说敢做的洪秀柱站出来的时候,国民党高层喜大普奔。但很快他们发现这个小辣椒开始和大陆越走越近了,在各种场合瞎说大实话。于是本土派和保守派很快联手,在大选前把她做掉了。随后国民党被本土力量主导,要把国民党改造成台湾的政党。这个方向的确定,就注定了对中华民国话语权的丧失。现如今的国民党,只是在民进党身后摩拳擦掌吐唾沫的阿Q,对任何话题都失去了领导能力。所以当民进党大喊全台湾人民都反对一国两制的时候,转身问国民党,难道你们支持么?新国民党以代表台湾民意为己任,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们当然反对了,而且我代表台湾人民反对。

这一招,民进党用得阴损,国民党应得蠢笨。看的国民党里真正有些思想的理论家,像苏起,张亚中这些人,掩面扼腕,喟然长叹。现在的国民党一边还在网上高喊着“一国两制在台湾是没有市场的”,一边竟然又开始重审“九二共识”了,声称要给九二共识一个更符合时代的定义,讲清楚说明白。他们却不想想,当初两党为什么要把“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模糊化成“九二共识”呢?他们为什么不去”“讲清楚说明白“”呢?

现在香港的反建制派也要大陆“讲清楚说明白”了。你们修国安法,是不是就是要毁掉一国两制?是不是就是要全面管制?是不是就要毁灭香港?

政治里有多少事是讲得清楚,说得明白的呢?

我常常想,搞政治的人还是不要太幼稚吧,不然这个世界该会多么疯狂啊!
顶部
地球人在tw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6144
精华 0
积分 11123
帖子 5470
威望 561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5-2-24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5-29 11:1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山道石 于 2020-5-27 19:31 发表
也许是太过自信,也许是太过善良,大陆从一开始就误判了 ...

你太偏袒中共

你應該查一下中共搞死的中國人大於2戰日本殺害的中國人

6四對香港人來說是陰影
顶部
山道石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20345
精华 0
积分 21
帖子 9
威望 12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8-1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29 16:42  资料 短消息 
回复 #2 地球人在tw 的帖子

我知道中共犯过错误,我也知道中国从49年到76年确实死了很多人。任何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过程,都充满了血泪,只不过方式不一样罢了。无论如何,这并不能为香港现在的乱局提供借口,难不成香港的打砸烧抢是因为当年中共害死了太多人?

对香港的影响,与当年离开大陆的一批自由派人士的夸大和抹黑脱不了干系,意识形态色彩浓厚。作为历史事件,有它的偶然性和必然性。辩证地来看,无论如何也上不了神坛的。但这里不是在讨论。

谁都是有过去的,如果只是活在过去中,也只能被掩埋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3 19: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44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