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其它]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2: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u。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u。

Tino looked up at Stewart. He held his glass between his misshapen hands as though it was something priceless and very fragile.
替诺看着史提护。他用他两只变了形的手紧握着杯子,似乎它是一件容易破裂的无价之宝。
“纳粹,赫?那只是另一种私会党徒,是不是?”
史提护没有说什么。他让那个小型的人自己处理它。
“听着。关于茜茜,”替诺黑着脸,沉声地说:“是坦率,真实的话是吗?因为,如果不是…,”
“她在那里?”
矮子的肩头突然下垂。
“好吧,弄得来你也是会找得到她的。那不是什么秘密。她在Caminito过后一点有一个地方,离开这里不远。” 他把地址告诉史提护。
“现在她在不在那里?”
“或者会在。”替诺耸一下肩头。他站起来,陪史提护走到门口。“听着,茜茜没问题,你知道吗?不要伤害她。”
史提护说:“我说誓言,我对她不会造成伤害。”
“麻烦就在这里。正是那些说不伤害的人们,给我们最大的伤害。”那个小型的人把门打开。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3: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v。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v。

‘Of course the Germans killed Raoul,’ Ceci Braga said, letting the smoke from her long stemmed hashish pipe seep from 。。。
茜茜。波莉格(Ceci Braga)说道:“当然,德国人们把劳鲁杀了。”她让长柄烟筒里的大麻麻醉品的烟,从她像小壶盖子一般的嘴唇缝隙间,漂浮出来。她有个威士忌酒的嗓音,低沉和粗糙,那个少见的引诱性配合她的兴趣。“几个星期之前,我向警察说了,但是,他们之中的一个,长着卷曲头发的人,说不是的。他说是一点别的东西。说是劳鲁欠下犹太人的钱。是低能的说法。”说着,她耸一下肩头。

她在她的客厅里倾斜地躺在长沙发上。她喜欢有东方意味的东西,波斯地毯;一张铜顶的桌子;偏旁小几上放着的镶着象牙条纹,中国艺术风格作品。摩尔人的帷帘,和拱型装饰的门道和窗户。绣着花的摩洛哥椅垫在公寓里多处可见。窗帘敞开着,街道对面那些分租房屋里灯光处处可见。

窗户污秽,像是多年没有敞开过的样子。房间像是个温室,弥漫着印度大麻制成的麻醉品的气息。茜茜体形纤小,甚至娇小。史提护想,虽则她作男人装束 … 她在浆过的白裇衫上绑着吊带,和穿暗色打褶外裤 … 与及有短剪,圆滑的头发,她还是有一些女性气质的。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3: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w。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w。

‘Athena told me that her husband blames her for Raoul’s death,’ Stewart said.
史提护说:“安迪娜 ( Athena) 告诉我,说她的丈夫为劳鲁之死埋怨她。”
“为什么,因为那支手枪是吗?Que estupidez !”她说着,像是挥走她的烟筒漂出的烟似地,作个手势摆脱那份想法。
“怎么不埋怨那些德国人们呢?或者像那个愚蠢的警察那么地说作犹太人?或者说我?是我把那支手枪交给劳鲁的。虽然我了解何以利卡铎先生(Don Ricardo)埋怨安迪娜而不是我。可怜的笨蛋。”
“那是为什么?”
“因为,”她着重,像要在空气里,把字眼清澈地刻画出来的样子。“男人们有妻子,他们会怎么样把事情归罪给陌生人呢?”

她说话要求实现。史提护看她举手的方式,指甲像男人们那么地剪短,但是,她有一份男人们所没有的雅致。史提护想,她给锁住了。她处身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地区里,那是在男女之间交接的地方。
他问道:“那是玩世不恭的事情,还是你真的这么地想?”
她暂停着,把她的烟筒放下来。
她说:“你知道吗?我不是真的确定的。”两人都笑。史提护向后挨着,微笑着,观看着灯火旁边弥漫着的大麻烟蓝色薄雾。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3: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x。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x。

‘So you think Don Ricardo was looking for an excuse to hurt Athena?’ he asked。。。
“那么你是想着,利卡铎先生是在寻找一个托词,来伤害安迪娜?”他问。“为什么呢?是为了她的恋人们是吗?”
茜茜作半丝微笑。她把她的烟筒再吸一口。

“安迪娜不知道她是多么地幸运。她的一个恋人太年轻,以致不会向她索求一个mari complaisant和在San Isidro的distinguido地址。 一个女人还可能有什么更多的要求呢?当然,她是悲伤的。”
“为什么悲伤?”
“啊,先生,你不知道女人。你可以爱一个女人,或者恨一个女人,但是,如果你忽略她,你就须要上帝帮助你了。”

史提护微笑着说道:“波莉格女士,你说的是你这么地忽略我的问题的事情。那是可笑的。为什么利卡铎。卡士德罗(Ricardo de Castro)会对劳鲁的死亡那么地不安?”
她耸肩说:“Quien sabe? 人心是另外的一个国家,它的法则和我们的不相同。”
“我不明白。”
“听着,hombre,你见着那套公寓房间吗?是那边的那一间”她认真地说,用大麻烟筒的长柄,指向街道对面三楼,亮着灯的窗口。她说:“在那里,以前住过一个造鞋匠和他的家人。他一向都是个沉静的人,他从来都不骚扰别人。他以前有三个孩子,都是女孩。我记得他的妻子惯常对我作个恶眼姿态。”说着让他看她做的两支手指的手势,把小指和食指像兽角似地撑着。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3: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y。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y。

‘You see, there is a pecking order in everything, even perversity,’ she said enigmatically. ‘One day, this shoemaker, …’ 。。。
她让人捉摸不透地说:“你看,任何人群之中都有长幼,尊卑的次序。甚至任性而为的时候也都一样。有一天,那个沉静,从来都不会向别人粗声讲话的造鞋匠,回到家里,一言不发就把他的孩子们,一个,一个地丢出那个窗口,摔死她们。我记得那最后的一个,那是年纪最大,羞涩,笨拙,有大眼睛,他们说她想要做女尼的女孩。她绝望地紧抓着阳台的铁栏杆。我在这里看着她。事情进展得那么地快,任何人都做不出什么救援工作。他转头去拿鞋匠铁锤的时候,她喊叫‘爸爸,爸爸。’他用铁锤猛敲她的手指的时候,她也喊叫‘爸爸,爸爸。’她终于支持不住而放手。在那之后,他只说‘鳄鱼鞋子。’”

她解释着说:“你看,”一面用她的烟筒追随空气里的一丝大麻烟。“那时候,女装鳄鱼鞋走势正旺,似乎那个造鞋匠厌恶他手上沾染了的鳄鱼皮气味。简单地说,先生,我不知道利卡铎。卡士德罗先生为什么会对劳鲁的死亡,觉得那么地受打扰。”[前面说了一大堆,与题无关,莫名其妙的话。]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5 13: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z。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z。

For a long moment, neither of them spoke. Somewhere in the apartment a clock chimed the hour. … 。。。
等了很久,两人之中没有谁说话。公寓里有个地方的时钟在正点报时。史提护想,是十点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那是晚餐时候。在外面,一辆电单车加速前冲,造成轰隆的嘈耳声。

史提护说:“波莉格女士,那很有说服力。”他从一个袋子的烟包里,拉出一根香烟,把它点着。“我有什么缘故好不相信你呢?”

她把门厅看一眼,史提护留意着。他进来的时候,有见过一份Prensa打褶着,搁在云石支架桌子上。那么,她就知道了卡尼纳斯[Amadeo Cardenas]死亡的事了。她转头看着他,舔一下她的嘴唇。

“你知道吗,史提护先生,你是最漂亮的男人。我想,尤其是那双灰色的眼睛。如果我并不倾向于别的…,”她微笑。“不过啊,我想你有过了很多个女人,是不是?”

史提护抽他的香烟。他想,天啊,她在挑拨他。… 
她站起来,把那支大麻烟筒像匕首似地握着。
她说:“先生,在我再回答什么问题之前,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你对劳鲁的事情,那么地感兴趣。”
史提护向前俯身,双手前臂搁在膝盖上。他没办法确定她不会把他的话,即时通知那些德国人们。他拿起雪利酒,有礼貌地喝它一口。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7: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a。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a。

‘Muy bien,’ he said slowly. ‘All right. Raoul was a courier. That’s why the Nazis killed him. The information he was carrying came from Amadeo Cardenas. …’ 。。。
他缓慢地说道:“Muy bien,好吧。劳鲁是条通讯渠道。因此,那些纳粹份子们把他杀了。他带着的资料是从阿乜兜。卡尼纳斯(Amadeo Cardenas)处得来的。德国人们杀他,接着连卡尼纳斯也杀了。报纸有登出来。”他向着门厅点头示意。“我所要知道的是卡尼纳斯讯息的来源,我也须要在德国人之前找到他,不然他们会把他也杀了。如果有兴趣,或者连阿根廷也都带走了。”
她轻松地说:“人人都有兴趣。”

他说:“它像鞋子里的石粒那么地叫我烦恼。为什么利卡铎。卡士德罗对劳鲁的死亡那么地认真?他是不是讯息的来源?那是不是安迪娜要隐藏的秘密?如果丈夫指责妻子犯了谋杀罪,他有个理由。我本来就知道她是在说谎话。她须要知道为的是什么。就像你一样。”说得来,他生气了。他站起来。

他说:“顺口说一声,我可以说,你知道他不在乎安迪娜的私事。你有说过安迪娜是幸运的,是个mari complaisant。她不涉及污秽的事情,是不是?”史提护说得嗓音粗糙。

“只是年轻的男生们。那是幼嫩的果子。那么,告诉我吧!为什么呢?利卡铎为什么那么地生气?”他激动地说话,站得要把她掩盖了。

她说:“因为,”她咬嘴唇。“安迪娜没有爱劳鲁,利卡铎有!”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7: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第九篇,史提护ab。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b。

They sat across from each other; she on the divan, Stewart back in his chair. She had laid the pipe carefully on the table and 。。。
他、她们对坐着,她坐在长沙发上,史提护坐回椅子上。她把烟筒小心地放在桌子上,两人喝雪利酒,都不说话。

史提护低声说:“这个haut monde阿根廷是个小型社交圈子。”他看着她。“对于利卡铎和劳鲁,你相信没有说错?”
她点一下头。他留意到那是没有犹疑的。

“有一次我走过去他们在San Isidro的别墅要见安迪娜,她不在家。当我要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书房里传来声音。我以为是她,把门开了。… 利卡铎 … 劳鲁 。我把门关了离开。我想,他们没有见着我。”
他低声地说:“现在我了解那个男生了。可怜的安迪娜。”他看着她。“你怎么想呢?利卡铎会不会是讯息的来源呢?”
“那么就离谱了。”
“是吗?两个同性恋者走在一起。一天,其中的一个说一些话…”

她气冲冲地说:“可爱的耶稣上帝,我为我不是一个yanqui而庆幸。”说得脸都黑了。“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可是对什么都不明白。这是一个男人的国家,comprende?你有听说过machismo没有?在这里男人是什么呢?在这里,我(me)为难,但是,在利卡铎。卡士德罗(Ricardo de Castro)那个男人来说…”她盯着他。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7: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c。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c。

‘Don’t you understand that there are deeper secrets in this world than those sought out by spies?’
“难道你不明白,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比特务们所找得到的情报,更为秘密?”

史提护说:“好吧,好吧。”他透过窗口,盯看街道对面那个阳台,所说的那个女孩在她父亲用铁锤猛敲她的手指的时候,抓紧,悬挂着的铁栏。她曾经想要做个女尼,他想,她有两个父亲,一个在天堂里,一个在地面上。他们两个都不管她的死活。纳粹份子们在战争里获胜,他告诉自己,你以不过度着重这件事情为好。
他视线透过桌子,看着茜茜。她是一个有吸引力,有奶,又几乎是个男孩的人。他递过一支香烟给她,用自己的为她点着。她用专才手艺吸烟,像男人那么地用手指拈着。
她说:“在这之外,利卡铎和德国人们没有关联。有嘛,那可能是通过哇珈斯 (Vargas) 一家的。而且,就算他有关联,”她停下来把嘴唇上的一点烟草微屑拈掉。“利卡铎在Great Southern Railway做经理。它是一间英国公司。”她耸一下肩头。“他为什么须要劳鲁做渠道把资料传递给Ingleses?他可以在工作岗位上办好。”

史提护突然露齿而笑,他说:“你是行的。或者应该是你办理,而不是我。”
她发抖,说道:“不是的。”她把饮料放下。那只杯子是水晶质的,它擦过烟灰盘子的锋利边沿的时候,发出铃声。“那个有德国人和劳鲁的晚上叫我受够了。” 她深思地看着他。“你现在要做什么呢?”
他做个鬼脸,说道:“不知道。我茫无去路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7: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d。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d。

She looked at her watch and stood up.
她看看她的手表,站起来。
她说:“我要换衣服了。再过一个钟头我们就要开工了。探戈不会停止。”她在房间里踱步,伸张手脚。她带着一种小妖精雅致。她停步,直看着他。

“你说劳鲁为卡尼纳斯办事,德国人们连他也弄死了。那么说对吗?”
他耸肩说:“Mas o menos,差不多是那个样子。”
“那么那便是你所说的,怎么讲呢,是路到了尽头了,是吗?”
他点头,“几乎就是那样了。”“还有多出一个人,我曾经…最不可以相信的女人。”他忽然把话顿住。

她的脸变得完全白了。除了她的眼睛之外,她可能是只死尸。她贪婪地看着他,似乎她完全相信上帝有派先知下凡。

“茱莉亚”她喘息着说。“是茱莉亚。”
他站起来,抓住她的肩膀。催促说:“茱莉亚怎样啦?”
她喊叫,那是野兽的吼声。她颓然跌落长沙发上,遮掩着胃部,卷缩得似乎感受着痛苦。他尝试弄她看向他,可是她把脸转向别的地方去。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8: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e。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e。

‘What do you know about Julia?’ he shouted, shaking her. She grabbed at him, holding tight to the lapels of 。。。
他喊道:“你对茱莉亚知道些什么?”他摇晃她,她抓紧他的衣服的翻领,似乎不那么样她就要给淹死了。

她低声问说:“你有没有见过她?”他跪在她的旁边,手搁在她的手臂上。
“茜茜,告诉我关于茱莉亚的事情。”
她看着他,眼睛弥漫着失败者的神色,像支下垂的横幅。
她低声说:“你和她有过了关系没有?”
他想,“有过了没有”,那字眼像刀一般地锋利。
“我不明白,” 他柔声说道:“你和茱莉亚…,你们两个…。”他有个想象,所见是她们两个在安迪娜的公寓房间里,阳光透过窗口照进来…。不过他见不着茱莉亚的脸。“你们两个…”他说,又停下了。

她说耳语道:“那没问题。”说得像是现实地从心里撕出来。“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给茱莉亚以前的恋人们的尸体弄脏了。我们大家给丢下倒在那边,像鱼给丢在码头上喘气一样。”

史提护说:“那是不可能的。”他忽然间想起,在大西洋俱乐部,那间黑暗房间里的茱莉亚和卡沙窝尼(Casaverde)。卡沙窝尼对她说:“你简直没有资格就道德问题说什么话,my dear。”史提护看着茜茜,知道那话是真的。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8: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f。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f。

‘You don’t know her, Not really,’ she said, a note of pride in her voice. That’s her triumph, he told himself. Her consolation.
“你并不确实地认识她。”她说得在嗓音里听得出一丝胜利的心态。他告诉他自己,那是她的胜利的喜悦。她引以自慰。但是,茱莉亚怎么啦?有没有人真的了解她?可能没有什么是须要了解的。可能她就只是一面镜子,看它,所见的就只是各人想要见着的景象。他这么地想着。忽然间,碎片点滴凑合在一起。

他想得高声说道:“哇珈斯 (Vargas) 的妻子是讯息来源?”
茜茜摇头说:“不,不是哇珈斯的妻子,而是济地安(约翰。济地安、John Gideon)的孙女儿。”
他又再抓住她的手臂。
他问:“你独经舍米鸭包(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是说她的祖父、约翰。济地安。”
“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那有什么差别?”她凶狠地说,把手臂猛扭回去。”她是济地安的孙女儿!那就是她!阿根廷就是这样子的!”
史提护说:“这是疯狂的。”说着站起来。灯把他的影子照得横铺房间,茜茜坐在他的影子里。“你是说,所有的这些事情,和已经死去不知多久的一个人有关?是吗?”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g。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g。

‘You’re not an Argentine. You don’t understand,’ Ceci said, her voice hollow and full of truth, the way a woman’s voice gets 。。。
“你不是阿根廷人,你不明白。”茜茜说。她的嗓音空洞,说话真实。“你以为过去的事情是完了和没事了的。是你在书里读到的事情。但是,事情不是那么样的。往事像森林里的陷阱那样,片段地,零碎地,到处存在。你看不见那些零碎的东西,不过,你早晚将会踏着,它就缠上你了。”

史提护不明地看着她。一个古怪的念头潺进他的脑袋里。
“告诉我,茜茜。一个集会将要在哇珈斯家的estancia举行。那个12月17日的日期对你有什么意义没有?”
她拿起烟筒,挨着坐,显得聪明地微笑着,像个女预言家,在信徒们还没有发问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答案的样子。
“史提护先生,很多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人们都知道这件事情。是常常都有在estancia举行的那项庆祝。12月17日是约翰。济地安的生日。”

她动手要把烟筒点着,接着又改变了念头。“我现在须要准备了。真的。”说着她站起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4-19 08:33 编辑 ]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9 08: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九篇,史提护ah。

翻译 鹰鹫战争。
第一部,第九篇,史提护ah。

She walked him to the door. With candles and incense burning in the foyer and the Buddha in a small niche, 。。。
她陪他走向门口。门厅有蜡烛和神香点着,他像是走进了一间东方神庙里。她把他的帽子交过,他把它戴上了。
他说:“我会告诉茱莉亚说我有见过你。”
她吃惊地说:“哦,不要!”“不要告诉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们说,保持静默有时比拿着金钱更好。”
他说:“那么就保持静默吧。”他伸手告别,她握着,像男人那么样,坚定地摇晃一下。

她说:“先生,如果你想再次说话,你一定要很小心。自从有过劳鲁的事情之后,Guardia现在注视着我的探戈舞厅。德国人们也一样。”她把支架上的那份报纸看了一眼。
“那么谢了。”他说着,动身要走,又停下来。“关于茱莉亚,”他尴尬地说,“我知道说了会显得很奇怪,但是,我觉得不止是政治而已。它几乎是        …”

她低声说:“是的,说吧。在这个国家里,我们带着coima的惯例长大,明白吗?作为一个孩子,如果你想要你的教师给你好一点的分数,你要给他一点什么的。”她把拇指和食指搓挪,做个环球共识,算钞票的手势。“你要不吃死你的药,叫个电气工匠来而不是一个manana。要邮政书记给你的收条盖印,忘不了gratificacion。人人都明白这一点,赫?”

“是的,但是那和茱莉亚有什么关系?”
“你不明白吗?先生。”她悲伤地说。“在阿根廷,甚至爱情也都是一种贿赂。”

本文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4 03:4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16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