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虚幻小说,归于胡柢2。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24 08: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虚幻小说,归于胡柢2。

虚幻小说,归于胡柢2a。
09/2009。

早些时候,陆家的秀娟打电话来问郝松坚他们的班机号码,她们到时去接机。郝松坚道谢、婉拒,说他们做旅游工作,惯于走动,不用打扰她们了。这个下午,郝松坚夫妇到了香港,住进他们有来往的一间旅店。不久后,郝松坚用电话和秀娟、则浩与及雍正皇三人说了话。他、她们和郝松坚做了一点明天行动的小安排。

行李放好,稍微歇息片刻之后,花蒂玛去旅店机构的总部,和他们的头儿处理一件业务问题。郝松坚独自徘徊,思忖得来他遁到升旗山上。年代、时间是清朝嘉庆、道光之交的一个晚上。他走来是想看一看当年那个张保仔做强盗时候的气派和景象。那时候,香港是个没有人家的孤岛;九龙和后来称作新界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家,那就甚至连一点渔火都没有了。张保仔的贼窝建在升旗山接近山顶之处,屋宇简陋,不多。郝松坚是隐身的,他多处遁走、浏览、观察。喽罗们没事做,闲散地生活着。张保仔本人郝松坚没有见着。[张宝仔的贼窝是不是在香港,与及他是清朝什么年代的人,作者我一概不知。]

在那时候,郝松坚有感于怀,按捺不住冲动的心情,拿出手机要和花蒂玛说话。可是手机就只是“嘟、嘟、嘟”地响,没有打通。

看够了,他遁回到旅店房间里。回到了旅店里的现实时间,那是下午四点半过后不久,那和刚才在贼窝里的情景又自不同。

说旅游没有人的涉猎及得上郝松坚。像这个样子的旅游就从来都没有谁涉猎过。郝松坚说,事情总得展进,岁月总得飘流。以前的张保仔和他的喽罗们那里去了?后来朝廷把他们招安变回平民,跟随着岁月,先后一一凋逝。郝松坚有见过一本叫做《岭南即事》的书,里面的一篇叫做《张保仔降文》的文字,有说什么“官吏之居心,有仁忍之各异”;“或因负罪而潜身泽国”;“非掠夺无以为生,不抗师无以保命。”;“别井离乡,谁无家室之慕,随风逐浪,每深萍梗之忧。”“鱼岂安于沸水。”“将见卖刀买牛,共作躬耕于垄畔。”那篇文章郝松坚在小学时代二姆有教他读过,这时候,约莫还背得出来。是这篇文章吸引他,使他走上去把张保仔的落脚处看一看。弄得来他满腹惆怅;虽说不该掠夺他人肥己,看他们那么的自辩,也不免要说宽恕他们,让他们再过良民生活为好。

过得一些时候,花蒂玛回来了。郝松坚把去看张保仔的事情告诉她,花蒂玛说她的手机不曾响过。她拿出手机查看也没有见到谁人接触过。郝松坚查看他的手机,则有打出而联络不上的记录。事实是:不同年代是联络不上的。最要紧的是在张保仔的年代里,没有手机服务设施的缘故。
27/07/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4-1 21:15 编辑 ]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618
帖子 2100
威望 248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 21: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虚幻小说,归于胡柢2b。

虚幻小说,归于胡柢2b。
09/2009。

花蒂玛没有见过那篇降文,对事情的感受不同。她只是想着他“遁时间”的问题。有危险,但是成就却又叫人兴奋。同时,她想,它也惊世骇俗,如果国际科学界知道了,他们肯定要锁定郝松坚这只稀有动物,要他为人类科学知识的进展做出一分贡献。那么他真个一登龙门身价百倍,有他好忙的,想脱身,逍遥自在就难了。

第二天早晨,则发、素珍两夫妻走来陪伴郝松坚和花蒂玛,上茶楼吃点心做早餐。过得一些钟点,雍正皇、吕四娘两夫妻走来陪伴郝松坚、花蒂玛到陆家吃午餐。晚上郝松坚、花蒂玛出席陆克宏的生日宴会。

则发和素珍两人以前在家里对人勾心斗角,后来老三、则浩跌倒,癫疯,他、她们在多人共识之中转变心态,体味出骨肉到底与别不同;同父异母也一样是自己人啊。近日则浩回复过来,书写人生新的一页,大家的感情与前不同了。再则他们一家人见过郝松坚,觉得他又有趣又高深莫测,看他不像一般来客,而是一个他们想要多多相处的人物。说到陪他、她们“饮茶”,则发说“我去啦”。

说午餐,以前则隆和Kenneth两人之间有过隐秘之事。当时陆克宏突做转变,采纳了雍正皇的话,邀请了Kenneth到家里吃饭,那是例外的事情,雍正皇则已经多次做他们的座上客了。

寿宴的座位安排,男的和男的并肩,女的和女的并肩。雍正皇的右面坐着吕四娘,吕四娘的右面坐着陆家大媳妇、素珍,和则发。再来依序是则浩和他的太太、絮盈;贵宾劳太太、劳先生、郝松坚和花蒂玛。一天节目紧凑,气氛热闹,盛情洋溢。

第二天郝松坚和花蒂玛两人要回新加坡。坐的是下午的班机,雍正皇他、她们邀请郝松坚和花蒂玛上午到家里流连一下。

他、她们的女儿、小咪咪,有那个菲佣早些时候陪着,在陆家逗留,耍戏,来到金家就只得这两对夫妇一共四人。郝松坚对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提过了飞越时空的事情,他、她们很感兴趣,没有了别人在场,大家就都认真地就这个问题说话。

郝松坚在一般的经历之外说过了昨天下午,他去过张保仔的山寨,雍正皇这就说:“来,来,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样遁的。”郝松坚应说“来了,别怕。”握着雍正皇的右掌,作个不起眼的小动作,两个人忽然就那么地失踪了。吕四娘惊愕,正要说一点什么,就听到雍正皇在卧房里压低嗓音,喊说:“呵呵,果然了不起。”他们就只那么地就遁走了。

要来真的,大家觉得事起仓促,等过一个星期,让郝松坚作个安排为好,于是作罢。下午郝松坚他、她们两人飞回新加坡。
28/07/2014。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3 05: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59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