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新年幻想曲之“GRC”的凤凰涅槃
披着狼皮的羊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69
帖子 21
威望 48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2-5 20:26  资料 短消息 
新年幻想曲之“GRC”的凤凰涅槃

李显龙在去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将成立委员会,把新加坡小贩文化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并且计划在今年3月提交相关文件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

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新马两地都泛起涟漪。善颂善祷、谄媚者有之;讥笑讽刺、酸葡萄者有之。尽管争议不断,我倒是不想在这里插上一脚。只是心血来潮,突然间就觉得,新加坡是很现成的,刚好有一件政治文化是举世无双的胜举,可说是独步天下。那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选举制度:[GRC]--物以稀为贵,为什么就不即刻就去申遗呢?

[GRC],众所周知,打着维护少数族群权益的神主牌不过是政治奥步的一个“遮羞布”。因为它是如此的不禁得推敲。首先,不要说它把在新加坡的少数族群的智慧看扁了,让为他们没有他人的施舍就没有春天。这点,像少数族裔里头杰出的尚达曼尚穆根雅国等人都一声不吭,我的确是很惊异。

午夜梦回,我也是不知道,哈莉玛在睡着的时候嘴巴是偷笑的还是抽搐的?她是心安理得的以为自己经不起人民的考验欣喜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呢还是不安着自己竟然没有一票的民意支撑也可以占据大位的心虚?

哈莉玛自己不说,历史永远不会有答案。因为记载着的,就是为了她量身定做的选举制度。她不必羞愧,更不需惭悔。因为真相,其实就是在她的身上的系着的许多丝线。我们知道,在我们的文化中,有一种表演艺术,那叫做“傀儡”。

当[GRC]打着维护少数民族权益开始拉大旗扯虎皮的那时候,我其实还是懵懵懂懂的以为就是维护少数族裔的那粒球。但是,马宝山许文远李显龙都装哑做聋的被塞进[GRC]而坐上政治青云的直通车的时候,我逐渐的就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而最后的临门一脚,却是连早报都贴上这种的标题:《“大选2011提名日谢世儒医生'意外' 当选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的这个时候。

当然,那时候没有“西瓜”的说法。不过,你懂得的,像西瓜就是西瓜一样,丹绒百葛的选民对谢世儒医生的了解,也就是只是一个医生,只是一个人。此外,就是一无所知--而这个人在接下来的五年,就将为他们发言。

没有比这个更离谱的事了,不是吗?GRC这个选举制度的弊病,在2015年阿裕尼集选区的成绩中窜流出来。坊间的流言,都是工人党其中的两个候选人在个别的选区选票数目都输给执政党的候选人。

流言,大都时候都是不能够证实的谣言。而大都时候,谣言在不能够被揭穿是“造谣”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不能够证实的“真相”就是。

因此,我就有个譬喻:譬如有甲乙两间学校都各有5个学生参加考试。甲校的5个学生里头,两个考得成绩很好,都是特优,都拿80分。而其余3个资质平庸,都不及格,都是45分。而乙校的学生里头,其中3人资质中等,都及格了,都只是55分。而另外两个资质下等,成绩出奇的差,只考了20分罢了。

诸位,照常理来说,甲校的两个学生和乙校的三个学生是必然及格上榜了。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在GRC的制度规定下,却是甲校的5个学生全部及格了,而乙校的5个学生都失败了,全部饮恨而归。

为什么呢?只因为甲校5个学生的总分数是(80+80+45+45+45)=295分而乙校的5个学生总分数是(55+55+55+20+20)=205分。

不错,相对于205分来说,295分是赢了。可是,选举就是考试,每张选票都是选民在为候选人打分。哪儿会有及格的下来而不及格的倒上去中选的道理?

让我诧异的,是明知道GRC是个奥步,反对党人竟然还是趋之若鹜,乐此不疲的费尽心力劳力,就算是在自己的阵营里塞个西瓜也要竞选。而我,老实说诧异归诧异,却因为基于对人性的了解,明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都与生俱来的带着企图侥幸的赌徒心理。

不是吗?众所周知,赌博是不良的坏习惯是众人皆知的了。然而只要时间一到,投注站里外就会排满了长龙就是一样的道理。反对党也是一般人,明知不可为而为,图的就是一个“侥幸”。在人性上,这样的人这样的资质能够具有政治使命来为民为国吗?我是怀疑的。

今天的早报,出现一篇《考卷出现“爱之病的好处是啥?”试题》,文章作者据说是中国学者,说的也是中国某高校的一则考题,他人吃面线咱也没这个必要喊烧。反正一样米养百样人。不过,爱之病病毒想不到也可以成为“必要之恶”,这也太侮辱正常人的智商吧?

同样的道理,嘴巴说得漂亮的维护少数族裔的权益,骨子里就是看不起少数族裔在正常的社会里正常的出头天机会。然而真正的问题却又不是这样,而是扯虎皮作大旗,干的大部分却是提携自己人的妥当。

其实,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天下没有完善的制度,关键就在谁是掌舵的人。GRC的选举制度虽然让人诟病,由GRC 组成的市镇会却是可圈可点。只要稍作改正,乌鸦也可以变凤凰。

众所周知,执政党千方百计的算计,机关算尽,就是要堵截反对党进入国会多所掣肘,以致施政碍手碍脚。但是在算尽机关国会成为一言堂之后,又不得不假惺惺的支出“官委议员”美其名曰监督来自欺欺人。

因此,在国会中反对党人数不足必须加补“官委议员”的情况来看,其实GRC也可以是一个很好地施政政策。方法很简单,就是只走正道。譬如说,规定所有的GRC里头的个别选区,轮流指定若干届选举必须有一届是由少数族裔竞选,就好像让哈莉玛成为总统的理由一样。也就是说每一届选举每一个GRC都有一个选区必须是少数族裔才能够竞选。然后就如同上述甲乙两间学校一样,甲校中的两个人及格了,乙校的三个人及格了,就是这5个人中选成为议员集体成为这个GRC的委员,管理这个市镇会。这样一来,就可以达到互相监督的效果。试想,阿裕尼市镇会若是由两个执政党议员和三个工人党议员共同管治,那么哪儿还会有后来市镇会那些稀里巴啦的事。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样的GRC是幻想,也可以不是幻想。只要新加坡人有这个智慧,到时候的GRC就真的可以“申遗”!因为是如此的光明磊落,是民主政治智慧的结晶,是正义的浩然正气,是新加坡政治的骄傲。再也不怕遮羞布被揭开之后会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顶部
粗茶淡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377
精华 3
积分 12474
帖子 6164
威望 626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10-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2-5 23:4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披着狼皮的羊 的帖子



QUOTE:
[GRC],众所周知,打着维护少数族群权益的神主牌不过是政治奥步的一个“遮羞布”。因为它是如此的不禁得推敲。首先,不要说它把在新加坡的少数族群的智慧看扁了,让为他们没有他人的施舍就没有春天。这点,像少数族裔里头杰出的尚达曼尚穆根雅国等人都一声不吭,我的确是很惊异。

看本地政治,如果真的只看本地政治,那可能真的会犯了坐井观天的毛病。

新加坡的邻居,某些族群集体喊穷不落人后,这是为何?难道不在乎自己的智慧被人看扁了?如果本地少数种族领导因为某事而吭一声,为了虚名而放弃实利,他们无疑是想要政治自杀了。

有人把仍然好用的东西当垃圾抛弃,有人却把别人的垃圾当宝捡回来。某些人眼中的遮羞布,在别人眼里却是红领巾!

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这是犯了自以为是的毛病。

大智慧和小聪明,一线之差而已。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0 03: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41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