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65
帖子 197
威望 36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4-3 15: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水从天上掉下来2a

英文汉译。
水从天上掉下来2a。
06/2007
                  We shall walk in velvet shoes
               Whereever we go
               Silence will falllike dews
               On white silencebelow
               We shall walk in thesnow                                                                --Elmor Wylie

   无论是到那里,我们都穿着天鹅绒鞋子行走;
   寂寞像露水那么地降临,
   在这下面静寂的环境里,我们将在雪上践蹂。

。 。 。



每一年的五月之末,印度东面的省份在无云遮掩,阳光暴晒之下,地面像烘饼那么地呈现一片焦黄和冒出泡沫。土壤表面的每一点额外的水气都给吸掉了,它被摄到无情的蓝色天空里去了。广阔、蜿蜒的河床是砾石和沙砾铺成的漏斗funnels)。稻田干燥得呈现裂缝,草堆变作焦黄。连臂膊老树(anscent beepul trees)的叶子都枯萎了,让那些走枝攀干的猴子,和那些在灰尘处处的街头,裸露着身体耍戏的孩子们,没了树影遮掩。

接着有一天,天忽然间横过地面下起阵雨来。大団的云从西南边漂浮了过来。云団像受惊的羊群那样乱窜,在向北和东陡升的喜马拉亚山脉上高耸堆积。被现在横扫大地,带着印度洋湿气的风吹压,云堆拥向高耸的山岳,到后来在别无去路的情况之下,它们拥上倾斜的山麓,直冲耀眼的,冰雪堆积的山巅。在这些较高的层次上,空气伸张和冷却,它不能继续承载那么重担的湿气了。云堆溢出湿气,大雨倾盆而下;那么疯狂地下雨,一下便是四十天、五十天,还下个没完没了。在一个星期之内,大地就已经吸收不了那些雨量。旷野积着雨水,那些早些时候枯干的河床变成急遄洪流,石块干燥烫脚的巷道变成黄泥水沟。泥団砖块砌成的小屋子内外都浸着水。衣服发霉,木器湿涨;像就几个星期之前难以找到一个凉爽的地方那样,现在难得见到一处干燥的地方。蛙族都离开浸着雨水的旷地,走进屋子里找个干爽的角落躲着。

Assam省,Brahmapuyra谷,有个叫做Cherrapunji的小镇。在那里的降雨量平均一年有424吋,那大约是Illinois的降雨量的十三倍,而且这里的雨几乎全部都是在夏天下的。但是在印度,这种叫人惊讶的现象,几乎每一年都像时钟那么确定地发生。于是,多种生物,连人类在内,都对它适应了。雨来了,动物和人类欢欣。水牛在水田里高兴地打滚。男人们,女人们和孩子们泥浆及膝地,在禾田里埋藏稻种。每一年他们都祷告,祈求雨水到来,直到稻禾成熟,让他们得个丰收。

03/04/2015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3 11: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15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