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65
帖子 197
威望 36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3 06: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到新加坡c

回到新加坡c


07/1998
我们带着一套章回小说、《岳飞传》,在船上阅读。在船上过了大约七天,到新加坡的时候那套书看完,以后它跑到那里去了呢,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不曾再次看过《岳飞传》,不过它的字眼有些我还记得。我且边想边写,回味一下那一点乐趣:
  雷震三山口,炮炸两狼关。
吾儿,为将之道,要眼观四处,耳听八方。(梁红玉对两个儿子说的话)
  泥马渡康王。
  岳飞大战爱华山,阮良水底擒兀术。
  天边一轮月,或圆或有缺。加上头尾足,一个大白鳖。
  越鸟归南,骅骝向北。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在这里顺便说一声,我家1949年开始有一架丽的呼声,我听过福建话广播岳飞传,讲古的很可能是王道,大概也可能是苏锣鼓。我听得出,也还记得的有:
吾儿,为将之道,要眼观四处,耳听八方。Gor li, wei jiong ji   
duo。(下面的全无印象)
越鸟归南,骅骝向北。Wud niao gui lam②, har lao hiong bak
牛皋对岳云说的:当其时,我们和你老爸在牛头山保驾的时候。
Dong① gi si, guoon gar nin lao bei di goo tao shua bor gie ie si jun.

话说回正题。船到了新加坡,不能让人直接离去,所有的人们首先都要走上棋樟山,免疫站。棋樟山即是StJohn’s Island。岛上有藩篱,有树木,向海面望去,风景很是优美。藩篱有开放的时间,开放了,很多人走到水边的商店去买东西,不买的也到处走走趁热闹。如果有人说,英国人把我们看作猪狗脏物,那大概也有道理,不过我就从来都未曾住过那么好的地方。那时候,大家都喜形于色(也有可能是因为藩篱开放了的缘故)。现在是1998(那是当年写稿的时候。真个日月如梳。),如果有谁招呼我们去那里度几天假,一样地供应茶水和食物,可是也一样地有藩篱,那么我感谢他还来不及。

免疫站的住处是长形的单层屋子,通仓式。厕所离群索居,是单一的小房子。人在上面蹲着,铁桶在下面张大了嘴巴等着,那落后的设备对我们来说却是时髦的。别忘了大约在十天前,我们在村子里用的厕所是怎么样子的,即使在新加坡,也是直到1954年,我家的厕所才从铁桶时代进入抽水时代的。

在那岛上住了大约三天,我们登陆新加坡本岛。办过移民手续,步出那间货舱式的屋宇,我们和父亲见了面;陌生得很。父亲带我们一班人住进在芽笼四十巷的住所。

新加坡在那个时候很多人叫它做“石叻”,是马来字selatstrait)说海峡的音译。那时候新、马一家,同是英国的殖民地。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即是马来半岛,以前有一些州合称“马来联邦”,又有一些州合称“马来属邦”。新加坡、马六甲和槟榔屿三个地方合成“海峡殖民地”,英文是“Straits Settlements”。新加坡也叫“石叻”,由此而来。那槟榔屿现在一般叫做槟城。大姨母和细姨母她们叫它做“丹阳”,即是Tanjong Pinang的头一个字。马来语大概是海滨的意思。

23/01/2015


全文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0 07:4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713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