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71
帖子 199
威望 37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2 07: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到新加坡b

回到新加坡b
07/1998
说到暗涌,我想起我们去澳门那一次的路程。大概是1937年吧,母亲去澳门找一个人,我们也跟着去。一路走的都是水路:江门/香港/澳门/香港/江门。香港和澳门之间坐的船似乎是叫做“金山轮”还是什么的。表弟松坚说,它的推进器有吃饭桌子那么大(可能他说错了;船大,不过它还不需要那么巨型的推进器吧?)。轮船穿过珠江口的时候水里有暗涌,那是一次痛苦的经验。那天的午饭,我们吃牛肉饭。牛肉饭可能特出,不过更为特出的是我们用盘子、铁饭匙和叉子,而不是用饭碗和筷子。母亲怎么会认得路呢?是耀斑表哥带路的。那一次出门,我还有一项经验。我们从大舅父的家坐德士到码头(似乎是第一次坐汽车,德士。),下车的时候有人关门,把我的手指夹住了。那自然是痛得很。

轮船来到虎门炮台附近的水域,要由军部的人导航。那个地方已经佈下水雷了。那时候的虎门要塞司令名叫陈策。

现在,轮船走啊走的,在一个港口里停泊了,那却原来是汕头港。它要先向北,到了这里上、下货物才又南航。从我们住的那一边看汕头港口,水清景象美,有海鸥飞翔,还有小帆船上下游弋。小帆船和它的帆,所见都一片皓白。原来那个时候,在那里就已经有人会玩这种玩意了。看那个情景,看不出战争迫近眉睫的意味。

写到“从我们住的那一边看”,我想到我们似乎没有见过左边甲板是怎么样子的。我们几乎不曾离开过那仓房多少步,真是“闺门”得很。我又记起一个镜头:我站在甲板边沿,可能依着栏杆。有一个妇人劝我不要那样,说道:跌下去就“苦过di di”囉。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苦过di di”的说法。那个妇人就像是日后见到的三水婆(后来在新加坡说做红头巾)的模样。我们从乡间的土沟里走出来,遇到好些新鲜的事物。现在时隔几十年,我后来又有听人说过“苦过di di”,不过一直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物件,是鸭吗还是苦瓜呢?

22/01/2015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18 17:1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40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