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劉海蓮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9721
精华 1
积分 312
帖子 116
威望 19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10-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4 12: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那些爸爸妈妈的故事4

《天上的父亲》


我滞留于香港新界某乡镇的那些日子,曾担任某幼稚园的代宗教主任一职。由于居留证属家眷的类别,我无法合法地受薪打工。我只是一名义工老师。清晨全院的简短广播剧、一日开始学习的唱诗与祷告,都落在我的创作剧本里。有时候,一个人演绎不同的声音说故事;有时候,一个人用不同的语言唱配合时令的颂赞诗;有时候,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概括神学思想带领祷告。
这些年,全院的孩童,约莫两百多位的稚小心灵,从我的口中咬嚼的演绎里认识天上的父亲和耶稣。
我喜欢教导学童唱节选的英文传统诗歌。不是因为我崇洋,是因为这冷僻乡镇的英文教育水平远远比不上繁华香港岛的同龄孩子。当孩子完整唱出英文版的《这是天父世界》时,加上配上广东版本的歌词,是一个新移民或贫户家庭的莫大荣耀。“我会唱英文诗歌哩!”孩子会很兴奋地和我、父母分享他的学习成果。
离开香江两年余了,我至今仍无法忘怀当年一个四岁大的女娃,叫阿莹。她母亲曾喜滋滋地把她学会唱诗歌的趣事告诉我。
阿莹把我教的“This is my Father’s  world”完整地唱给父亲听,然后模仿我的教导对父亲说:“爸爸,一个人有两个爸爸,你知道吗?”父亲听完孩子唱英文诗歌乐得很,听见“两个爸爸”的字眼随即脸色绿了起来,瞄了一下本来夫妻关系日渐紧张的身旁妻子,还来不及询问什么,女娃抢着说:“刘老师说地上的爸爸很爱我,但是他会遇见困难……如果地上的爸爸遇上困难或生病了,我可以呼喊天上的爸爸帮助地上的爸爸……天上的爸爸很厉害、很有能力,祂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上帝……”阿莹爸爸绷紧的脸色立时舒缓了。
乍听之下,我吃惊于孩童的纯净,足以完全吸收所有的价值灌输。
很快的后来里,阿莹爸爸患了癌症末期,需要长期留院治疗。香港的法律限定十二岁以下孩童禁足于医院。于是很多的夜晚,留守医院的妈妈,把阿莹留给亲人或我。
一个深夜里,妈妈紧急来电要到我家带走阿莹,准备到医院去见处于弥留阶段的父亲的最后一面。次日放学时刻,我遇见疲累忧伤的阿莹妈妈,她告诉我:“女儿唱《This is my Father’s world》给她爸爸听……还说‘爸爸,你放心去天父爸爸那里,祂会照顾你,也会照顾我和妈妈的……’听到女儿的歌声,半小时后人就平和地走了……”
我为阿莹的“成熟”表现,深深地吸一口气。这时候,只庆幸自己曾经咬嚼、浇灌给她的教导。她对天父信任得那么有凭据。
尔后,我常听见阿莹对同学说:“我爸爸到天父爸爸那里去了……”说实话,那段日子,我在她脸上看不见稚童因失去安全依靠而彷徨害怕的表现(当然,我相信随着年龄增长,她还是会真实地经历失亲的伤痛感觉……)。她仍然爱唱《天父的世界》,唱的神情与投入,让我惊讶上帝的平安力量竟然如此真实地与一个稚童同在!除了惊叹,我的心是充满感恩的!
父亲离世不久,阿莹迎来了她第一个没有父亲陪伴的生日。妈妈忌讳孩子会触景伤情,不敢替孩子庆生。我毅然接下替阿莹庆生的活动安排。我给她准备了一个卡通蛋糕和几道菜肴,并吩咐一对儿女准备精美礼物。切蛋糕之际,我对她说:“阿莹,今年的生日非常的特别,因为天上的爸爸和地上的爸爸都在天上那里看你切蛋糕!”阿莹妈妈忍住眼眶的泪水向我点头示意致谢。
我望着无忧地甜笑、天真烂漫依旧的阿莹切下蛋糕,两颗盛满属天而来的平安的大眼,纯净得像一片壮阔的水面。霎那间,我在人间亲情缺憾里,体验了天上温煦暖和的慈爱从不间断的涌流。那一刻,仿佛听见天的那一方传来:“我是她天上的父亲,我会把她安置在稳妥之地。”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8 20:3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96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