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5
积分 7172
帖子 2359
威望 4656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6-2 14: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念郭洙镇先生

怀念郭洙镇先生
(作者:丁云)

我不说悼念,我说怀念。
诗人聂鲁达说:“有些人活着,宛如死了。有些人死了,却还活着。”郭先生,您会活在许许多多文学界作家诗人的记忆中,也会活在许许多多华教人士、政治界人士的记忆中的,您一路走好。
第一次见到您是在病房中。伍良之驱车,载着我们几个文友来探访病中的您,他们都在慰问您,谈病情,大概提到“血小板”之类的。我当时只是个芭场工人,一个写了几篇小说的稚嫩文艺青年,当然不敢与您多谈。
后来在福联会举办的一些文艺营上,远距离看着您,也从没敢上前与您交谈。然而,一路来都有留意您的大新闻,担任“独大”律师啦、参与两线制而从政啦、当选国会议员啦、在群众大会发表演讲啦。
对不起,郭先生,并非您高不可攀,并非您冷漠难以亲近,也并非您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我总觉得,您始终是我这个小人物远距离外的人物!您的身份、您的学问、您的卓见、您的谈吐,都是我只能景仰,不够格亲近的。
直到我的长篇小说《赤道惊蛰》得了双福小说奖。您主动走过来,祝贺我得奖,并聊了一些阅读心得,聊了一些托尔斯泰,也聊了一些屠格涅夫,我才受宠若惊,解开心防。
记得某一天,您亲自来电话,邀请我担任双福出版基金的评审人,我真的战战兢兢,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不断重复着:“我当然愿意,我当然愿意……谢谢您,谢谢您。郭先生。”2017年,双福出版基金庆祝40周年,您再次打电话来,邀请我为当天的主讲人,我也是战战兢兢,只能不断重复说:“我愿意,谢谢您,谢谢您,郭先生。”
40周年庆典当天,您的主题演讲是“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您说话仍然铿锵有力!语音清楚,阐述宏观,而贴近现实。您提到:“文学的社会性赋予文学更强大的生命力!那些带着地方色彩和时代精神的作品,更能跨越时空,成为人类不朽的精神宝藏!”这样的识见振奋了许多人。
您除了寄语作家们要持续不断的努力创作出传世作品,您也寄语华社团体如双福,更要持续与坚持扶助文学的发展使命。
您引用了尼采的话:“造就伟大的,不是高尚感情的强度,而是高尚感情的持续时间。”不言而喻,就是要持续与坚持这富有高尚感情的使命,朝向伟大的文学大道迈进。
是的,您以一个高尚的感情来爱文学、呵护文学、扶助文学,单就这点,就值得我们景仰与怀念了。
很遗憾,我们从未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谈文学,谈创作。您有次跟我提起,构思着一个长篇,是关于“国产车”工潮的故事。我的回答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写完它!”但到底您写了多少?有没有完成?我完全不知道!但我猜想,您参与华教复兴运动、您参与政治、您的社会工作、法律质询工作等等,也许都不如您用高青笔名写下的诗歌,更令您欢悦吧?更令您有满足感成就感吧?
祝福您,在路上,仍然有无数诗篇伴随着您。您可一边写诗,一边歌吟,走向另一个没有疾病、死亡、苦难的新世界。一路走好,郭先生。


稿于新加坡
22.5.2018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6 16:1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85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