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5
积分 7172
帖子 2359
威望 4656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23 15: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病榻前的爱

病榻前的爱

阿浩总觉得这癌症病楼的走廊特别长。
是走廊长?还是踯躅不前的脚步,使得走廊无限度延长,像永远走不到尽头似的。因为,他正要去探望的病人,是个他极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终于停下脚步——是要转回头?还是继续前行?
内心的挣扎,像是两个自己在剧烈搏斗……
阿浩童年被苦待、被打、被罚跪、被饿肚子、被喝骂的画面历历在目。都是爸爸的错,为什么赶走妈妈?然后把一个凶悍如老虎的女人带回家?然后逼他和弟弟妹妹喊这个女人叫:“二妈!”
阿浩的爸爸是驾驶长途大货车的,每天载着土产新马两地奔波。有时载黄梨、有时载椰子、有时载榴莲。在半途休息吃饭时,总是口花花逗乐路边摊的女小贩,然后顺手送她们榴莲、椰子、黄梨。渐渐他变本加厉,竟然带着个女人回家,说要一起住,还给钱这个女人开档卖沙爹!
阿浩的妈妈当然气坏了,要带着三个孩子离家出走。爸爸一手推开妈妈,一手揽住阿浩与弟妹,大声吼叫:“你要死,一个人去死,孩子跟着我。”
从此,阿浩与弟妹遭遇的厄运开始了。这个女人逼他们串沙爹,被扎破了手指头血淋林,贴上胶贴,继续开工没得休息。然后动辄用藤条鞭打他们,罚他们饿肚子,罚他们跪地,也罚他们不准睡觉。
阿浩的两个弟妹逆来顺受,不会反抗。
只有阿浩,在十五岁那年,觉得自己够壮,有力气了,就一拳打在后母脸上,然后背起行囊去找妈妈!他越过了长堤,找妈妈不着,听舅舅说,妈妈在两年前亡故了。阿浩哭得稀里哗啦,抹干眼泪,留下来跟舅舅过活!念完中学,过狮城服兵役,然后上大学——而且在大学里参加基督教团契,信了主。
但此刻,弟弟却打电话给他,说:“二妈快要死了,你去看看她。”
阿浩劈头就说:“她死,关我什么事?”
尽管他嘴巴硬,心却软了。都过去那么多年,岁月也许冲淡了他的怨恨。然后是耶稣的教导:“你饶恕人的过犯,天父也必饶恕你的过犯。”走廊终于走完了,他推开门进去,看到病榻上虚弱、插着管子、面容憔悴的二妈。二妈乍见到阿浩,哽咽住了,不断流泪。阿浩心里一阵难过,他心里的怨恨,早就消失了。
“妈……”他掏出纸巾,轻轻拭去二妈的眼泪。
但眼泪似乎越抹越多,越抹越多……。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5
积分 7172
帖子 2359
威望 4656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26 16: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发表于《新桥“杂志第19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6 16: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76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