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莫名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8261
精华 0
积分 336
帖子 123
威望 21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6-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6 12: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明天会更好 2

**********************************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地铁总控制室里,闭路电视监视员上报上司并上传地铁隧道的数码截图。截图里其实就像电子讯号受干扰的图像,好比电视失灵时的影像。
                                               

此刻地铁隧道现场不只闭路电视失灵,车厢里的乘客都发觉手机无法上网,不少乘客突然感觉空气骤降。突然,车厢里的后备照明灯与隧道的灯光同时灭了,隧道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这刻,所有电子产品都短暂失灵,在乘客哇声响起的同时,大家都觉得似乎魂魄被拘拿出来,然后,大家突然见到身边不知在何时出现的人融入自己本来的身体。此时大家的自然反应就是触摸自己的身体,岂料,发觉自己成了透明的灵体,虽然碰到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实在的感觉。经过几次的碰触自己原来的躯体与地铁车身确定了自己是虚的,甚至有人可以穿过自己本来的躯壳与地铁车身。


就在大家心慌意乱之际,有股吸力将所有魂魄都召集到车厢外。有一道平淡声音响起,超越了民族语言,但在场所有魂魄都清晰听到:“各位,我是冥界使者,你们可以称呼我叫黑先生。下一刻原本是地铁交通意外,所有乘客无一幸免,有人本该当场痛死,剩下的人都将经历几日的痛苦最后死亡。因为诸位都是惨死,魂魄将有损,哪怕将来有机会投胎,都会有残疾。冥府决定让你们以躯体折罪,偿还部分或全部罪愆。至于婴孩或小孩,甚至有些大人,也许今生无过但既然如今在劫难逃,其前生或前几辈子必然曾经造过孽,因此也就无所谓无辜了。好了,时间无多,跟我们走吧!这些上你们身的魂魄是来阳世赎罪,再死一次后还是会回到地府的。”
冥府使者拍了一下手掌,唯一一个没被拘魂的地铁驾驶员醒来,地铁系统恢复正常操作,于是,列车开了,驶向下一个站。满车鬼上身的乘客,魂魄入壳刚醒来,还未调适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列车驶向下一站的途中,不知如何轨道转向与另一列车相撞,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可能轨道的维修不足,促使前头几节车厢脱轨,撞出栏杆外,也许是坠落的重力导致整行列车也随着俯冲地上而去,结果,先是轰隆一声巨响,爆炸、撞击、翻滚,现场一片狼藉。幸好发生意外的地方远离政府组屋,否则事情更大条(事态更严重)。
冥界使者带领着原本的众乘客魂魄在远处隔岸观火。此时罹难现场出现了另一批冥界使者带走经历意外而亡的魂魄。
这时,黑先生道:“好了,时辰已到,各位跟我们走吧!”


晚间新闻,一名新锐新闻报道员口操英语,不疾不徐道:“这是本国交通史上成为举世闻名的一起国际新闻,这宗地铁惨案固然令人掬下一把同情泪水,但带出一个值得令人思考的沉重问题,公共服务商业化而Outsource(外包)之后,发生命案了,是公仆的问题还是外包商(承包商)的问题?也许,预防胜于治疗(未雨绸缪、居安思危),今后公共服务的外包事业,是否必须立法制定相应的安全准则让外包商绝对遵守,好比商业机构有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准则;地铁是公共交通工具,隶属交通,如果聘请年薪百万的商业机构总裁,特别是人命关天的行业,这绝对是任重道远的事,不是学术上A Star(特优),赵括纸上谈兵,人命大于天呀!”









[ 本帖最后由 莫名 于 2018-5-12 22:16 编辑 ]
顶部
莫名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8261
精华 0
积分 336
帖子 123
威望 21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6-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14 05: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莫名 的帖子

少年时看《聊斋志异》,当年报纸《新明日报》连载的好像都是鬼狐故事。当年国家图书馆分馆儿童部也有聊斋,其中一篇席方平,令人印象深刻,地府也有不公。
不知能否无中生有,也创造一个类似席方平所处的世道不公的故事,如果想到就可以写明天会更好3了。


[ 本帖最后由 莫名 于 2018-5-14 05:47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7 00:0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94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