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原创] 1942,华人新年的那场战争(三)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1
积分 33559
帖子 9097
威望 16053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4-1 02: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1942,华人新年的那场战争(三)

76年前华人新年的大年初一,1942年2月15日,英军投降,新加坡沦陷。三年零六个月黑暗的日本占领时期就此开始。

今年的2月15日,适逢农历大年三十,又是华人庆祝传统农历新年的一个重要日子。而2月15日这一天,早已被新加坡政府定为“全面防卫日(Total Defence Day)”,以提醒国人永远不能忘记居安思危、保家卫国。

在华人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我们特别采访了三位经历过当年战争的老人家,通过他们的回忆来让我们了解,当年新加坡沦陷及日本占领时期,人民的遭遇和当时的生活状况。


讲述人三:黄马家兰
---------------------------------------------

父母是抗日分子

本地慈善家黄马家兰,1938年出生于怡保。战争爆发时,她才四岁,对当时日军南侵的印象不深。她只记得自己从小就被剪了短发,穿男孩子的衣服。一直到1947年,日本投降后两年,自己已经快十岁了,父母才允许她留起长发,穿回女孩子的衣服。

还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是她跟姐姐出门的时候遇到飞机轰炸。当时炸弹从天上落下来,地动山摇一般,巨大的爆炸声令人感到异常恐惧。她跟着姐姐躲进路边别人家的店屋里,爬在一张桌子下瑟瑟发抖。

怡保是马来半岛著名的山城,附近都是高山。在日本占领时期,怡保附近的山区一直有抗日军活动。黄马家兰记得,自己家有一张床特别高。当时父母不让她进那个房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父母是抗日分子,那张特别的床下藏着油印机,父亲会躲在那里印传单。印好的传单则由母亲运送到一个秘密地点。

今年80岁的黄马家兰告诉记者,她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参加”运送传单的工作。她只记得那一次,母亲带她出门,照旧把她放在脚踏车后座绑着的一个篮子上。篮子里装的就是刚刚印好的传单。而她就坐在盖了一条花布的传单上面。可是没想到,这次在半路上遇到日本兵检查,母亲眼看情况不妙,一把将她抱下车,推给旁边的路人,告诉她让她自己回家。

年幼的黄马家兰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日本兵拦下,他们搜出了传单,然后当街对母亲进行毒打。一名日本兵用军用皮鞋踩住母亲的胸口,那个场景给黄马家兰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后来母亲总是咳嗽,黄马家兰一直以为,是被那名日本兵用大皮鞋踩伤的原因。母亲那么美丽、优雅的一位少妇,居然被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

在狱中感染肺痨

黄马家兰回忆说,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们家是开俗称“九八行”做贸易的,有三间店屋,下面用来做生意,上面住人。战争爆发后,贸易难做,店里的货物还被日本兵抢,损失惨重。当时家中米粮已经不够吃,这时邻居来借米,母亲毅然决然地借给了他们,并且安慰孩子们说,“我们不会饿死的,我们可以吃木薯”。她告诉孩子们,邻居家比我们困难,已经断粮很久了。

母亲第一次被抓后,不知什么原因,不久就被放了出来。但很快母亲再一次被抓,父亲也被抓起来,而且音讯全无。一直到战后他们才知到,父亲后来逃了出去。母亲则在监狱中受尽拷打和折磨。好在当时离日本投降不远了。日本投降后,母亲被放了回来。这时她身上遍体鳞伤,而且一直在咳嗽。

在父母同时被抓时,家里一度陷入困境。几个兄弟姐妹是靠两位奶妈照顾,总算熬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妈妈回来后,很快他们发现,每次吃饭,母亲都不跟他们一起吃,而是远远在一个角落独自一个人吃。平时她还用手巾包住口鼻,别人跟她说话也会离得远远的。后来听奶妈讲,母亲是在狱中染上了肺痨。这种病是传染的,当时夺走过很多人的性命。

不过母亲很坚强,也很乐观。她除了定时去看医生,按时吃药,也开始打太极,调养自己的身体。而战后的医疗条件开始恢复,母亲的肺痨终于得到控制,最后完全治愈。但是她在日本监狱里留下的那一身伤痛,一直没有彻底痊愈。


本文刊于《源》杂志,2018年二月刊(2月15日出版)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15 21:0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560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