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新华文学拓荒者——刘思百年回顾
夏日太阳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00429
精华 1
积分 1213
帖子 572
威望 63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6-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7-16 02:1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华文学拓荒者——刘思百年回顾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03:30 AM
文/张曦娜摄影/徐伏钢, 何家俊
来自/联合早报


今年为新华文学第一代作家刘思百年诞辰,刘思的儿女日前出版刘思文集《回首惊虹天角飞》,收录刘思未曾结集出版的70篇作品。为纪念刘思百年诞辰,本地三大文学团体:作家协会、新加坡文艺协会与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将联办《回首惊虹天角飞》新书发布会与“刘思百年回顾”座谈会。

新华文学第一代诗人及作家刘思,于2012年以96岁高龄辞世。今年为其百年诞辰,刘思的儿女们,包括作家长谣、喀秋莎、古琴、二炮、安琪、方莎等,日前出版刘思文集《回首惊虹天角飞》,收录刘老未曾结集出版的70篇作品,包括小说、散文、随笔、特写及评论等,书名取自诗人的旧体诗《卜算子——赏雨有寄》:胜景属英雄,关甚晴和雨,回首惊虹天角飞,应是及时举。

为纪念刘思百年诞辰,本地三大文学团体:作家协会、新加坡文艺协会及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将于7月15日联办一场文学盛会,除了发布新书,也将主办文学座谈“刘思百年回顾”。



92高龄仍写诗

刘思本名刘世朝,曾任报章编辑和中学华文老师,另有笔名高云、方达等;于1935年从中国潮安南来新加坡,在《南洋商报》与《星洲日报》发表大量诗作,讴歌抗战。他活跃于文坛,是当时本地诗歌团体“吼社”的发起人及总务,主编该社《诗歌专页》。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1_Small.jpg
刘思作品。
在本地文坛,刘思是少数擅写新诗也写旧体诗的诗人,而且不论是新诗或古典诗词都享有口碑;刘思也写散文、杂文和评论。从1937年至1941年,刘思的诗体现诗人对故国深厚的感情,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刘思的诗篇更是洋溢着捍卫祖国,抗击侵略者的呼声。就如写于1938年,歌颂战士的《战士》:

好像远客忽回归故乡

你们兴奋的跑上战场

冒着雪,沫着露,浴着霜

雄心暖了大地的秋凉

一匹马,一面盾,一支枪

守候东方第一个朝阳

看,今夜万重的红雾里

国魂归来,海上竞飞扬

刘思到老年仍宝刀未老,他于92高龄,还写了《太阳说的话》,将太阳描绘得活灵活现:

我在太空赶路

没完没了 不知终点何处

只因我满身是光

听说人们希望得到些照顾

所以不敢谈代价

也羞说任务

况且行动从来没人管

一切都自己作主

那又何须惜些脚步……

刘思作品风格独具,刘思长子,也是诗人的长谣回忆,小时候由于父亲大病初愈,出门上班都需要有人陪伴,因此刘思在《星洲日报》任职的时候,有一回长谣听到社论主笔廖颂扬和刘思的一次对话。

当时廖颂扬说:“刘思,今天在报上读到你的文章。”

刘思说:“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写的?我换了笔名。”

廖颂扬答:“不管你的笔名怎么改,我只要一读,一眼就能看出。”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2_Small.jpg
刘思长子长谣:父亲对作品要求严格不轻易出书。
长谣说:“从《回首惊虹天角飞》中的文学评论可看出,父亲当年已掌握了至今仍未过时的先进文学理论。他对作品的评析虽着墨不多,但往往一针见血,予人启发……最难得的是在分析马华青年诗人和中国诗人的诗作时,他都能梳理出诗人诗艺的传承脉络,并作出客观公允的评价。”

长谣说,刘思对自己的作品要求严格,不肯轻易出书。刘思的作品集迟至1980年代初,才由家人付梓出版为《刘思诗集》和《刘思诗词集》,以及后来的《诗家刘思》、刘思自选集《双星集》。

超越时代的框框

刘思生前与不少文坛后进时有往来,作家柳舜在1950年代至60年代,多次与李向等文友上门拜访前辈刘思。在柳舜看来,刘思是个有文人气质的诗人,他说:“刘老摒弃虚名,韬光养晦,认真切实地帮助下一代成长,不善表情的他隐藏一颗大爱、热烫烫的心。他的诗,超越时代特定的框框,才学闪灼其中;他的品格,兼具读书人的坚执与先锋者的豪迈,值得文艺界后辈深入硏究。”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5_Large.jpg
作家柳舜:刘思是有文人气质的诗人。(受访者提供)
柳舜也说:“刘思是理想主义的追随者,见证者,参与者。他经历不同时代,生活历练使他身上充满别人没有的特点,他也感悟许多人无法感悟的。他的散文经常夹论夹叙,笔端却又常带感情。”

柳舜记忆中,不曾看见刘思垂头丧气,即使在1950年代面对生活高压,上午教书,下午在报馆编写,身心困倦,当他同年青人面对面,目光沉滞而敏锐,从没见他低下头。

最早出版青年文学创作集

和刘思有过交往的作家谢克则以“三好”概括刘思的人格特质。谢克说:“刘思是好家长、好编辑、好老师。”

刘思曾于1951年至1961年担任《星洲日报》副刊编辑,主编《青年园地》,期间也负责特写;1956年至1970年间,他应中正中学创校校长庄竹林之邀,在中正中学执教14年。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4_Large.jpg
作家谢克以“三好”概括刘思人格特质。(档案照片)
谢克对刘思当年在《星洲日报》的特写印象深刻。他说,刘思写出当时一些社会现象,如南大初创办时,他写几篇有关南大的特写,包括南大筹款与林语堂事件;1950年代勿洛大水灾,他也记下一笔。

两位前辈作家都肯定刘老在培育人才上的贡献。谢克说:“作为编辑,他扶持好多文坛新人,例如夏彬、杏呆等;在中正中学教书,他也引导、鼓励不少学生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如原甸、韩山元等。”

谢克说,1954年刘思开风气之先,将文坛后进的作品编辑成《马华青年创作集》,收录60多篇刊载于星洲日报《学生园地》的优秀作品,为新马文学史上最早的青年文学创作集。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3_Large.jpg
文学艺术俱乐部顾问陈川波:刘思作品具真情、真诚、真实本色。(档案照片)
作家陈川波(长河)早在1960年代初,当他还在南洋大学念书时就认识刘思,那年他参加南大文艺创作比赛,刘思为评审之一。至今,陈川波对刘思的认真评选,对得奖作品的肯定及对后辈的鼓励,印象十分深刻。他说:“刘思有一颗善良的心,听说了令人难过的事,他很容易掉眼泪。”

从散文认识刘思

本地三大文学团体对于联办新书发布会及刘思百年回顾座谈会,给予很大肯定。作家协会会长林得楠说:“这具有团结本地文坛,传承新华文学的意义。刘思是新华文学拓荒者之一,参与推介与传承其优秀作品,是我们的本分,也是必须做的。”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7_Large.jpg
文艺协会副会长李选楼:刘思的散文真实地体现时代精神。(受访者提供)
文艺协会副会长李选楼说:“联办这项活动的意义,一是对刘思的尊敬,希望能集中力量,引起文艺界注意;也因为今年是新诗百年,借此机会,推动我国的诗歌创作与发展。”

作家们也肯定刘思文集《回首惊虹天角飞》的出版。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顾问陈川波说:“翻阅《回首惊虹天角飞》,发觉刘思的叙事、抒情作品表达的思想感情,与他的诗篇完全一致,并交相辉映。他的议论文章,是他为人处事操守、诗歌创作风格及文学观的表白。这本文集呈现刘思及其文学作品所具的真情、真诚、真实本色。”

20170612_lifestyle_liusi6_Small.jpg
作家协会会长林得楠:刘思为一个时代的社会风貌与人物风情留下记录。(受访者提供)
林得楠说:“过去我认识的刘思,和他的诗歌分不开,尤其是早期的白话诗。过去他的散文、随笔等没有较完整的选集,《回首惊虹天角飞》为刘思留下完整的散文作品资料,也为后人提供丰富的材料。本书已超越文学,刘思真诚的记录那个时代的所思所感,为一个时代的社会风貌与人物风情留下记录,让文学研究者较完整地阅读他的散文,并对他的人文思想与文学情感有更好的认识。”

李选楼认为,刘思的散文,“不论是写于1930年代的抗日作品,或是1950年代的激昂之作,都能真实地体现时代的精神。他以诗的语言、跳跃性的笔触创作,抒情感怀,感情真挚,体现个人的爱国和思乡之情”。

抗战诗成就高

日军侵略中国,刘思对国家民族的安危非常关注。李选楼说,刘思的诗,“内容上以反侵略的抗战诗成就最高。他目睹国家和民族面临危难,以诗歌发出救亡的呼吁,唤起人们抵抗敌人的意识。”

陈川波认为,刘思深受优秀的传统中华文化,特别是古典诗词的熏陶,也积极吸收五四新文化宣扬的民主、科学思想价值观念。“他的诗文 ,真情流露 ,打动人心,促人向善,维护正义,实现美好的社会理想。”他说,刘思服膺文学是社会人生的反映,作品有浓厚个人色彩,但描写的对象是社会的,其作品同样是社会的。

林得楠认为,1930年代末,刘思创立“吼社”时,已主张“把诗歌交还给大众,并在其作品中落实、体现这个主张。在抗日时代,诗歌服务大众有着浓烈的社会意义,虽然这主张已过80年,但在当今新加坡社会,把诗歌还给大众这种精神,也应该延续下去,只是传承的方式不同,表达的手法和使用的传播媒介也有很大的不同。 ”


图片附件: 刘思.jpg (2017-7-16 02:18, 23.47 K)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18 23: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031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