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2-4 17: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a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我要撞死你
宗柏叙来到旅店里,与郝松坚和毛就真二人会面。两人说过了探案和缉拿凶手的厉程,宗柏叙听得飞眉颔首。他问了一些关于尚凃萌的形象,被逮捕时的衰落神态之类,大家说着尚凃萌将被判决,被枪毙的话,乐在其中。宗柏叙说:“要盯紧他的新闻,别让他有个什么缘故竟然避得过死刑。”毛就真说:“你我都来着意一点。如果此话成真,那就真的天不开眼了。”郝松坚说:“证据确凿,他百份之九十九死定了。但是,如果真的让他漏了网,你们说…,该怎么办?”宗柏叙说:“找个杀手修理他。”毛就真说“杀”!郝松坚就是想要这么地办。

接着,大家闲聊。宗柏叙问郝松坚他何以走这么远来这里伸张正义。郝松坚说:“我在新加坡也有为社做过一点儿事,但是还不曾遇到过十分凶残的命案。这里的那三件案子叫人发指,我见着新闻,就恨不得把凶手一拳当胸打死。所以,我就来了。”

毛就真说:“可以说是中国地大,人多,所以很多人做好事,但也有很多人做坏事。说实在的,近年就发生过几次没理性的凶杀案。”宗柏叙说:“张家口的那个穆范微警官,轻易地就打死人,毫无人性”。毛就真说:“就只判坐监十年,审案过程显然受到了干扰。”宗柏叙说:“一定是有那一个土皇帝递过了条子。可恨!”毛就真说:“哈,还好。不知道是谁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像摔死狗那样,把脊椎骨从屁股通到后脑,和整个头颅都摔了个稀烂。哈!那比把他枪毙还着实得多,”宗柏叙说:“就不知道从那里走出个这么轰烈的人。他真有种。”所说的人正是和他们一起喝酒的郝松坚。那是在《再版人世间》第92页里说的话。[当然,那只是我写的小说,不是真的。事实上那个穆某人就只坐他的十年监牢而已。][关于那个案件,我的一点简略资料是从新闻报导里见着的。地名和人名等都有改过以用作小说题材。下同。]

郝松坚也凑热闹,说道:“通过法律办不了的事,蛮力解决可说是一种途径。”毛就真槌一下拳头,说:“爽快!”

宗柏叙又提另一件命案,那是《再版人世间》第79页,作小说形式说的什么村委仲勃侗,被人砍死的事情。他和毛就真都热烈地搓搓手,说:“好!”举杯鲸饮庆贺。这一下子,他们是在郝松坚的房间里喝酒。

却听郝松坚说道:“沈阳那个有钱,长得高大,又会武功的女人…,”毛就真说:“你是说仇露晶是吗?。那个猪狗不如的女人,她和一对贩卖瓜果蔬菜的夫妇,为着一点小意思起争吵,竟然就开车,把那个丈夫撞死了。好个狠心的女人。”郝松坚说:“赫,她那一下子说‘我要撞死你…!’就真的开车撞过去。看来她不是上错了档,她是故意和决意杀人泄愤的。”大家都不相信她对媒体所说,是她在冲动之下,把一号档误当作倒退档。世上有如此没人性的人,真教人愤恨,惋惜和难过。[这件交通意外事故是从新闻报导得来的。其中人名,地名经已改过,以用做小说题材。这前提之后,本篇所说都只是故事形式,不再是真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30 18:49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07: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b

发表于 2017-2-5 12:59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b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我要撞死你
宗柏叙斜捻着杯子,问郝松坚说:“她和受害人的家属和解,赔一笔钱了事。那个人家肯低调解决,外人就似乎做不得什么了,是不是?”郝松坚说:“社会人士可以打抱不平。他们可以做的事包括在互联网上发表意见。我想,不管两造如何妥协,社会人士有没有炒作,命案还是命案,警方和司法部门就应该提控仇露晶。”但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地久了,而且还过得风平浪静,依照中国现时的事例,那恐怕是一了百了的了。

毛就真看着郝松坚,说道:“松坚兄,别人不动,我们来动。尚凃萌的案子现在暂告一个段落,下一个要偿命的人,你看是不是仇露晶?”郝松坚一声“哈哈”,问道:“你看呢?”毛就真应说:“她当然须要偿命。”宗柏叙说:“好得很,就劳松坚兄大驾,把这个恶婆娘揪出来铲除掉。”郝松坚说:“说‘我要撞死你…’,就那么真的气冲冲地坐上司机座位,轰隆一声,开车向人猛撞,就那么地把人撞死。太岂有此理了,还算得是人吗?”毛就真说:“如果法庭招人把她乱刀斩成肉酱,我第一个报名。”大家都怨恨仇露晶。目标既已点定,他们接着研讨,看有些什么资料,要先对仇露晶多多地了解。那是毛就真和宗柏叙两人的内行工作,由他们去操劳。

到得第二天两人对郝松坚说了一些话,那是仇露晶的公司的名称和地址,她的工作性质,和走动的范围。她在建筑学系毕业,住在沈阳,白云区,五里邱的一座豪华大宅里。她家的业务是土木工程,在那附近和外省,承建过十来件相当重份量的土木工程。郝松坚说,资料够丰富了,他们可以着手进行了。

毛就真和宗柏叙两人都说他们要和郝松坚一起到沈阳走一走。郝松坚说两位要去就只能当作是溜达,散心,看他找不找得出什么门路。如果他可以进一步行动,他们两位兄台就不宜在那里逗留。他说:“这次我们和探案不同。上一次是尚凃萌不能见光,这一次轮到我们不能见光。”他又说:“二位是本地人,又有家有室,必须避免因为这样子的事情受累。”毛、宗二人说有理,要看着办。

商议既定,三人两日后走到了沈阳,租了旅店房间住下。略事歇息,三人出门溜达,有喝茶,有吃饭,有看风景,当然也有走到仇露晶的公司,皓岭土木工程公司,门前经过。郝松坚提议他个人独自到处走走,晚饭时候相见。毛就真和宗柏叙明白他探案的时候须要单独行动。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08: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c

发表于 2017-2-6 10:16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c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我要撞死你
郝松坚在皓岭土木工程公司附近,找一个没人见着的角落变形。在中国,以前他用明书和的身形,现在用卜琉松的身形。这时候,办事处里有职员一男三女,仇露晶本人外出。郝松坚黏在墙壁上用脑电波扫描现场的人们和物件,尤其是仇露晶办公室里的文件。他畏忌查看他人的贸易记录和个人私事,但是现在查阅的以那件撞人致死的命案做出发点,要多知道一些,就须要多取得一些资料。有时候,有些资料看似与案子无关,几时有个什么缘故,它却又事关重大,会给人指出一条明路,和做上法庭时用的说词与及证据。所以什么都不宜轻易地放过。

郝松坚的工作完毕了仇露晶还没有回来,他就耐着性子苦候。傍晚时份她终于回来了,还有她的丈夫,谈兆宣也回了来。不久,两人驾车回家去。郝松坚“坐”他们的顺风车,直到大门前。他看清楚了地点,离开,等午夜过后再来做他“嗅”的工作。

这晚上,郝松坚所“见”仇露晶生性暴躁。他查出她会武功,有点像是个武林中人;在她年幼的时候,长辈们有说,阿晶的人没怎样,只可惜那张嘴巴不好,连长辈她都敢顶撞。她的丈夫叫谈兆宣,有才干,有魄力,同时友善,和蔼,有人缘,和她仇露晶是两个不相同的作风。

第二天,待到十时过后,郝松坚走过去毛就真的房间,叫齐了宗柏叙一起来说话。毛、宗二人等着听郝松坚有了些什么发现。郝松坚说:“再过几天仇露晶要去香港。”毛、宗二人看着他,看他如何打算。郝松坚说道:“仇露晶日前日后得罪过了不少人,那撞人的案子更是大事一件,是不是?如果她几时被人打伤,甚至杀害,那么探案的矛头,就会指向受她害过的人们,或家属,是不是?”他说:“所以动粗就会害着无辜的其他人们。”

但是,郝松坚轻松地微笑。他说:“过几天仇露晶要去香港。在那里如果有人摸进她的客房,用刀把她捅死了,却把她布置成一个性侵犯案子的受害人,那便如何?仇露晶有气力,又会武功,那个‘凶手’斗她不过,要求脱身,所以忙乱中摸刀杀她。查案的人不会想到她在中国北方常常得罪人的这回事,那不就干脆利落了吗?”毛就真说:“行得通,你考虑看。”

郝松坚却又说:“现在倒不要杀她了。原来那次的命案,她真的是在恼怒,冲动之下做出的莽撞错事。”他又说:“仇露晶真的是把一号档误作是倒退档。她倒没有责怪自己做错事,她只痛恨自己当时糊涂,竟然做出那么低能,叫她丢脸的事情。因此她后来深自检点,她那急躁,倔强的难移本性改变了许多。因为这点她该被骂。不过,她之不是蓄意谋杀却是真的。”毛、宗二人相信郝松坚的判断和结论,他既然那么地说,所说的自然也就是事实了。郝松坚又说:“仇露晶倒有仁心,有人有困难她为人奔走,想办法;有人要钱财接济,她很乐意帮助,钱交了出去就把它忘了。她说,‘有能力帮助他人,幸运过需要他人帮助自己’。”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08: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d

发表于 2017-2-7 07:57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d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严办一手抓
毛就真问道:“那么,下一步你看有什么好做的?”郝松坚说:“在查案的过程之中,我有想到过她的丈夫、谈兆宣的工作过程,关系到的有些什么人物,他那边和所关系到的人们那边,看有没有一些什么好动脑筋的事情。”他说:“官场里很多地方黑暗,从商业角度出发,很可能找得出官员们的污点。有吗,我们就来整治他们一番。”他问毛、宗二人看好不好。宗柏叙说:“到处都有贪官污吏,到处都有倒行逆施的干部要员。你要整治他们,我第一个赞成。”

郝松坚走进洗手间耽搁了一下子。下一步的这类行动,可以引发己身安危的问题,有须慎重处理。他即时动用脑电波功能,浅略地了解毛、宗的心思,确定他们两人都是有正义感,和是心术端正的人,严峻的事情多少还不妨向他们透露,只是因为事关重大,他不可不多加小心。可是这样子查他们是不友善的行为,他深觉有愧,心里就说:“对不起,二位。”

走回房间里,郝松坚说:“对不起,二位。我去开始做的这项工作很有危险性,只宜我一个人去搞。我想请二位暂时离开这个是非场所,等着听我的讯息。”他补充说:“二位是本地人,有家有业,不宜在和官府人物对垒时露面留痕迹。”毛就真说:“说的也是。有什么不妥,官场里的人要收拾一介平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我们就苦了。”宗柏叙说:“好罢,我们回家管各自的谋生业务,劳你大驾,祝你大有成就,也请你随时让我们听到消息,好为你高兴。”郝松坚说他的asdfghzx@163.com电邮户口着重为这种工作而开,如果是一般来往,则请他们寄电邮到luyu-hsj@hotmail.com。手机呢,他说他使用时才开,那是因为,在不可以泄漏行藏的时候开着它,可能会误事的缘故。

郝松坚又说:“跟着要做的大家心里有数。为了避免二位受到牵连,请二位切勿和我联络,手机,电邮都不要用,一切都等我找上二位见面才说。”毛、宗二人说好。如此一来,毛、宗二人和郝松坚走来这里的用意经已达成,他们说定明天就散队,回去各自的家。今天大家且多宽松一点,闲谈,品尝本地菜肴和到临近一些的景点浏览一下。现在则继续喝酒闲谈。

郝松坚说:“关于要做的事情,我现在汇报一点资讯。前年,仇露晶那次上法庭,人命关天,何以她轻易地就脱得了身?”他说:“原来那正是递条子的事情,是行政官员干扰司法的非法行为。”他说,仇露晶管工程的进行,谈兆宣侧重关注讨取工程的合约,与合约来源的联系,与及和地方官方人士之间的关系。郝松坚说,案子除了赔偿金之外,关系着受害人的性命,如果败诉,仇露晶就很有可能要被判死刑。将要上法庭的时候,谈兆宣求得一个有业务关联的张勇修帮忙。张勇修找上一个本地在某一些行政范围里,身属“一手抓”的人物。

开过了庭之后,那个“一手抓”递过条子,仇露晶得以轻判,只是在庭外交出赔偿金就放人了。郝松坚得知谈兆宣交出三十万元给张勇修,张勇修转手把整数交给那个人。为这一点,谈兆宣送了十万元给张勇修作酬劳。那个一手抓的人干扰司法,又犯贪污罪,追究下去,单只这一项,就有得他受了。毛、宗二人听得恨声连连。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e

发表于 2017-2-9 11:44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e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所说的“一手抓”,郝松坚这时候还不便对毛、宗二人说明身份。查实他名叫崔茂凌。他主管三个部门,对上司和比他更有权势的人们“很有人缘”。官职是省委书记。这里有省委书记二人,他是其中之一。

送走了毛、宗二人,郝松坚略事休息便整装出发。说是这么地说,其实他也只是一般时候出门的模样,搭一程巴士就走到了。那个崔茂凌的办公室是政府机关,同时机关的办事处是对外开放的。为着办事,一般平民就去上门,像交水电费用,还是讨取什么执照那样,人来人往,人人都知道它坐落在那里。郝松坚着重地把周围环境勘察一番,其间像闲人似地歇一下脚,又不经意地略事溜达。那之后,他在一个没人的角落,换作卜琉松的身驱,隐形,窜进崔茂凌的办公室。

所见崔茂凌长得健康,结实,衣衫穿得整齐。他坐在那里喝茶。在这里他“官高爵显”,他不用做工,只等着下属们走来奉承,当然还有欣赏着既得的权益,或者琢磨着某一项即将上门的权益。那就配合郝松坚之所需。崔茂凌在这些方面的记忆库,无形中已经为郝松坚打开,让他迅速地扫描,和储诸脑际待用。郝松坚反正没事,他逗留了几乎两个钟头才离去,把这里的人员,设施和环境也都查探过了。后来他又“坐”崔茂凌的顺风车,摸清楚他的住处。午夜后上门,在他睡着了的时候,把他脑里的潜质记录了下来。

现在,郝松坚知道了条子费崔茂凌得过了四笔,一律每笔三十万元,合共一百二十万元。提升属员职位他要得益,共得八笔。接纳谁人到他管辖的机关里做事,他有得益,共二十三笔。举荐谁人到何处任职,他有得益,共得四笔。所管机关交出特号执照,交通业务,印刷业务,电气工程,土木工程之类的合约,他都有得益,有些数目很大。

他有包庇非法和黑帮活动,所得益处不小。民间诉讼他插手其中有得益。政府征用民间土地要付出一笔款项,他从中有得益。民间贸易有些须要缴税,他分得一份。他的钱从四方八面而来,贪污钱积久了那就为数庞大了,现在他的家财伸算,所值不少过美元一千万了。

在私德方面,崔茂凌很有问题。他有用借口硬吞民间的地产和财物。他有两个黑市夫人,占有过程深深地含括着她们那方面的辛酸血泪。在其中一件里,他甚至有买凶杀人。凡此种种郝松坚现在都知道了,同时对崔茂凌鄙视和怀恨极深。他会绝情地叫崔茂凌为他的所为付账,叫他死得很惨。

跟着,郝松坚走上崔茂凌的小舅子、徐图励,的家。徐图励是崔茂凌三个部门的秘书小组的负责人。他薪俸高,嗓门大,但只做崔茂凌的私人秘书和帮凶,官方的秘书工作由他的两个副手、苏究荣和骆参希,正式处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09: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f

发表于 2017-2-10 12:44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f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崔茂凌的不法作为大多是徐图励掌管和进行的,譬如递条子的那些“业务”,崔茂凌关联的只是签个名,其他的就都是徐图励经手的。查究下去,把徐图励问个清楚,崔茂凌的很多事情就暴光了。审他比较审崔茂凌会轻松得多。那是因为他比崔茂凌对事情更清楚,同时经受不起高压,而崔茂凌在官场里打滚了很久,见得人多,劣根深植,练得老奸巨猾,审他他会抵死不认,要花很多的气力。

郝松坚这一下子很兴奋,他“看”过了徐图励,对买凶杀人的事情比崔茂凌所知多出很多。他这就走到一个徐图励“提供”的地址,去看崔茂凌的一个黑市夫人。那位女性名叫韶蓓颖,被杀的是她的丈夫、茅宇州。

这个地方是一间私人住宅,位处高尚住宅地区。它不是很大的屋宇,但是有草坪,车库。楼高二层,布置得相当地豪华,另有小舍两列。佣人有二男二女。此外另有两个女的,她们是日夜分班做监视工作的。

她们监视谁?原来崔茂凌当初雇用她们,是要她们监视着这里的女主人,那个衣着华丽的韶蓓颖,他的一个黑市夫人。所谓“崔茂凌当初雇用她们”其实人是徐图励。这一切几乎都是徐图励代崔茂凌做的。说崔茂凌是因为事情是他搞起来的,所以记他的账。

像早些时候那样,郝松坚在场摄取韶蓓颖的脑电波痕迹。那里面有叫人很难过的往事。郝松坚有查过了崔茂凌,对于他如何地伤害韶蓓颖的这一家,已经很有认识,现在所得新的,是从徐图励和韶蓓颖这两方面看来的。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有一天,韶蓓颖和她的丈夫茅宇州路过工院外围,崔茂凌见着她,错认她是这里的讲师,没由来地对她生出情感,不久又转变成邪念。这件事情,徐图励是知道的。他听崔茂凌讲起,说道:“不是什么讲师,她是一间服装店的女老板。当时和她走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崔茂凌有势有钱,只知有己,不知有他人,不免又再生出非份之想。他这个人闲着的时候,就只顾想着不正当的行为。他想:“哦,是她的丈夫,她是那个男人的人。怎样?叫她变作是我的人好吗?”韶蓓颖的人并不怎么地特出,他之所以生出这一份邪念,原因只因为他喜欢倒行逆施,不管天理。

他测验徐图励的智慧,含糊地说道:“那个是她的丈夫,叫她换个男人,总有个办法罢?”这个问题,与官吏所该管的行政工作,显然没有关系,徐图励是崔茂凌部门里的秘书组主管,问他做什么呢?问题在于他名是公务员,实是崔茂凌的私人秘书与帮凶。

于是徐图励说道:“方法自然是有的,譬如说…,譬如说把人硬抢过来,不就行了?”他想一想,又说道:“抢了,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和外头联络,不就没事咯?”崔茂凌有点不便启齿,不过,他到底是个坏人,坏人静止不得,那么他就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倒想看看有没有人有这份德性。钱嘛--不是现成了的咯?”徐图励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样子的话不十分地属例外,他徐图励就办过了几次暗示的任务。须要给钱,从崔茂凌的户口里拿来照给,他自己也照支一份酬劳。任务不辱所命,自己又得到一笔大钱,他的积蓄愈来愈多。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0: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g

发表于 2017-2-11 12: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g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g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一个月过了去,这天徐图励对崔茂凌说:“姐夫,那件事情办好了。”崔茂凌问:“多少钱?”那件事情叫人关心的是如何安置,不是多少钱,所以徐图励有点不解。崔茂凌问:“是彭大德的电器供应合同,是不是?收得多少?”徐图励说道:“哦,不是说他。是说她,是那个服装店的老板。她的事情,我办好了。”

原来徐图励早些时候叫来了一个黑帮人物,他叫做鲶鱼张。徐图励把事情交代鲶鱼张处理,地址,人名和人的约略外形都有说了。鲶鱼张带人盯着韶蓓颖,觑空把她绑走,来到这个地址交给徐图励。接着他在她店门不远处,把茅宇州捅死。闹出了人命,公安到来查看,见到茅宇州身中三刀,所佩带的金链和名牌手表给劫走,钱包给丢在十尺外的地上。身份证和驾驶执照还在,但是他通常携带着的大数目钞票就给拿走了。那看像是谋财害命的凶杀案。绑架和凶杀两件案子,发生的时间接近,妻子之被绑架,茅宇州都还未曾知道就死了。

丈夫被杀,韶蓓颖一无所知。她被绑来这里的时候,一路上都被蒙着眼睛,封着嘴巴,缚着双手。她依依呀呀地挣扎,毫无用处。

这里本来就是崔茂凌的产业,徐图励把它略事改装,把楼上的一个卧房的窗子拆去,整个房间一进门就只见四面都是墙壁。冷气是开着的,没有窗子,韶蓓颖住下去就不可以向后壁喊救,也不可以丢出点什么求救的文字或物件,电话就更加是没得用的了。

徐图励要所说的那两个女子监视着韶蓓颖,连她上厕所,她都得不到一点隐蔽。那是因为徐图励把厕所的门拆掉了。那两个监视女子自己要小解又怎么办?她们不走出去小解,她们就把房门锁上,像韶蓓颖那样,用她没有门的厕所办事。

房子里没有笔墨纸张,没有刀锥捶锯,连喝用水都要她吩咐才临时供应,用意在于防范韶蓓颖会报警,求救,逃脱或做自杀之类的事情。她完全地被囚禁,只差在没有人审问她。待遇是很好的,连监视的人在内,人人对她都很恭敬,除了不让她自由之外,样样都照顾周到。她的食物精美,穿的华丽,有画报,有电视,有录影播放机,就是没有自由。电流用电池供应,免得她用高压电源自杀。她问:“…?”怎么问都得不到回应,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绑来这里。

她绝食,可是饿了,还是非吃不可。她拒绝换穿这里的华丽衣服,那两个监视的硬行把她穿久了的衣服换过,拿走,所以她就只好穿着害她的人给她的华丽衣服。

这天来了两个男人。一个是年轻潇洒的徐图励。另一个是长得健康,结实,衣衫穿得整齐的崔茂凌。徐图励对韶蓓颖说:“这位大爷是崔先生。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男人。”韶蓓颖大吃一惊,高声枭喊:“什么?你们是些什么人?你们敢幽禁我?你们是些什么人?你们心里就没有法律存在?快快放我出去--!”徐图励说:“都不用说,都不用问。你只须要知道,他崔先生是你今后的男人,这就够了。”晴天霹雳,高声枭喊,温言劝解,乱了半个钟头。韶蓓颖说报警,说法律,说天理,说报应都解脱不了她自己。后来崔茂凌和徐图励走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0: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h

发表于 2017-2-13 10:29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h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过后,徐图励又有陪同崔茂凌到来。混乱复起,韶蓓颖吐垂涎,骂他们,她豁出去了。如果不得善了她期求两败俱伤。监视女子走来把她支开。两个男的败兴而去。

一次饭后,韶蓓颖忍无可忍,把残肴余羹,杯盘碗碟愤恨地扫落地面。做家务的女工来收拾,她还恨声地咒骂,言词和语调多少指向那个女工。那个女工不作声。她只默默地做清理工作,神态尚且富于恭顺,不敢有逆韶蓓颖。有一次,韶蓓颖叫同这个女工救她,那女工摇摇头,不敢做声。看她的神态,韶蓓颖确定关系着的不是怜悯与否,而是她自身的安危的问题。

韶蓓颖在他人掌握之中,没什么路可以走的。她饿了要吃,渴了要喝,迷药防不了,于是那就成了定局。她是这样子成为崔茂凌的黑市夫人的。她的时间过得生不如死。同是女性,韶蓓颖的命运和仇露晶很不相同。

说到仇露晶付出条子费和赔偿金,郝松坚觉得她应有此报,同时有见于在检点过了自己之后她那急躁,鲁莽本性又再多少地复萌,觉得很不爽快。这晚上,他在仇露晶睡着的时候走去看她。当然,那是没礼貌的事情。但是,又再当然,有正经事要做那就须要,同时也不免冒犯一点。总之,事出诚意,那是无可奈何的了。

郝松坚黏在仇露晶夫妇的房间墙壁上,用脑电波向仇露晶说话。他说:“你撞死人的那一次,虽然只是说着硬话发泄怒气,不是真的想要取他性命,但是人命关天,怎么可以那么地鲁莽呢?你又怎么在有过收敛之后又再放纵呢?”仇露晶显得很不愉快,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连崔书记都没说话,几时轮到你来多嘴?”郝松坚说:“人生天地之间应有他生存的权利。你有个读小四的女儿,你疼她,关心她。那个给你撞死的人也有人关心他。你狠得下心叫那些人难过吗?对别人凶狠不是要有个底线的吗?”仇露晶说:“在别的课题上闹事也就罢了,谁知他们竟敢顶撞我。顶撞我--,哼!连阎皇老子我都不通融!”郝松坚说:“你不宜如此暴躁。来罢,改得平静一点,闺秀一点。”却见仇露晶满脸怒气,她喝道:“闺秀一点…?赫,你敢这样子对我说话?我没有存心害人,所以我没有做错事,我是一时失觉,糊涂。你敢揭我不光彩的疮疤…?我要打你个人仰马翻!”她想要爬起来给郝松坚好看,但是,她其实是在做梦,她动不得肢体。她是躺着的,郝松坚不好意思逗留,他歪过视线,说道:“是劝你好,希望你能接受忠告。”他被仇露晶骂到一脸屁,自觉没趣,那就走了。不久后,仇露晶也就悠悠地醒转过来。

她做了这个梦,心里不忿,但是也觉得奇怪,难道是她性本闺秀,从而渗出一点有人劝说向善的意识?早上,她对谈兆宣说了。他说道:“哈哈,日忙夜忙,偶尔做个梦消遣一下也是好的。”他又说:“说处事要平静一点我也赞成。我通常都忙中取乐,工作的时候我会随意放轻松一点。”他以前有过多次劝说仇露晶对人要温柔,和气,她不听。为了家庭和睦,后来他也不再说什么了。他看看仇露晶发出微笑。仇露晶问说:“笑什么?”他答道:“没什么”。他是在想,她的形象和《笑傲江湖》里那个定逸师太同个模样。她们心地纯良,但是刚烈,任性,鲁莽,因而容易做出错事。

郝松坚来找仇露晶这个资深骂手,往还要走一段没人赞赏的路程,又弄到面目无光,那是一笔亏本的买卖。算了。他把心绪又转回来,专注崔茂凌的事情。他要向那个什么高层机关,揭发崔茂凌的种种罪行,提供资料和物证,终结他犯法的行为,让他受到法律的惩罚,叫他得到报应。如果连那个高层机关都放任他,或者只是轻判他,那么郝松坚自己就来下重手,要他的老命。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0: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i

发表于 2017-2-14 10:09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i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屠龙会分坛
那个高层机关是去年才成立的,名称是“吏治整肃委员办事处”,简称“吏整办”。它的出现民间称快。在非正式场合里,民间一般上不说它的法定名称,而叫它做“屠龙会”,叫它的执事领导干部做“屠龙会会主”。它在这里有个支部,民间叫它做“沈阳分坛”,叫执事干部做“沈阳分坛坛主”。

“屠龙会会主”名叫彭质恕,是个耿直,可靠的人。他是国家主席直接委任的。委员的官位和职权可小可大。他受权整肃吏治,直接向国家主席负责,他的官位和职权那就大得很了。他握有“尚方宝剑”,连国务总理他都几乎有权要求到庭接受询问。如果被调查的人有罪,一般政府人员,上至省长和与他同等级的高官,甚至到一个阶层的法官,他都有权判刑,罚他缴罚款,判坐监牢,甚至判死刑。如果跟着没有其他官场反对那人就死定了。对副国务总理下判,他须要动用“尚方宝剑”,在一个特殊,简略的仪式上宣判。是国务总理,他动不得。他要向国家主席呈报,由他做决定和判刑。到这时候,“屠龙会”办过了的大案有十件之多,甚得民心。[这篇是胡闹的小说,写来玩耍而已,执笔者我不住在大陆,所知有限,有不合事实,不合情理,不合读者心思的地方都请原谅。]

沈阳支部的执事副委员,人称“沈阳分坛坛主”的人,名叫顾宏彰,四十多岁人,长得硕壮,有魄力。对于整治贪污,枉法的官员,他和毛就真,宗柏叙二人的想法一样;对于用重刑他是太过狠心了一点。昨天晚上郝松坚有遁进顾宏彰的卧房,彻底地摸清楚他的为人,确认他是个血性男儿,对任务忠肝义胆,在办铲除坏人的工作上十分认真。

支部的执事副委员们,有权探查和审案。上到省长以下的官员,他们有权提堂审问,省长到副国务总理,他们有权邀请出席,接受询问,询问内情和范围无限。他们可以要求法官出庭作证人或协助审案。他们可以要求武警和军警的服务。案件审结,他们向彭质恕做报告,由他作决定和判刑。省长以下的官员,如果不是死刑,重到一个限度为止,他们不必呈报,可以自行判决和执行。

这天下午,郝松坚开始就崔茂凌的案子写电脑。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0: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j

发表于 2017-2-15 15:32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j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崔茂凌递条子给法官们要他们轻判,甚至要他们说没罪就把被告释放。这种买卖他做过四单。郝松坚探出,是被告的家人,通过中间人,向徐图励提出要求。崔茂凌来者不拒,也不问被告是何等人物,所犯何罪。他把递条子当作是一款业务,只要有生意上门就照办,照收钱。郝松坚从徐图励那里取得了资料,包括中间人有谁,与及签署条子和收钱的日期。写给“屠龙会”的告密文件只列出那些中间人的姓名,和签署条子的日期。被告人是谁,所犯何事和数目,文件说如有必要可以另作报告。

这里有个疑问。为什么有权势的人递一张条子,法官们会接受和照办呢?近年来,有过多次这一类的案件过堂。查得来,发现有些法官的专业道德有问题。他们对有权势的干部奉承,叫他们枉法,他们照办。有些不敢忤逆有权势的人,无可奈何地照办。也曾经有过三几人愤恨地揭露,说监督制度太差,行政官员放胆干涉司法。他们法庭的费用,和他们自己的薪水,都要经过那些人物才可以到手。忤逆他们,法庭没钱可用。自己的薪水呢,那边胆敢扣压一年不发,那么家里的米饭钱就后继无源。有张姓和辛姓两位法官对调查庭说,他们有向司法部上级呈报过,时过两年[张法官说年半,辛法官说两年]上级还没有做出什么行动。那上级说,他们有向递条子的权势人士的该管部门提出,那边只说不相信那些指控,他们坚信所指的人物都是坚铮,正义,忠于党的指示的模范党员。

郝松坚见过在中国出现过的几次护短的新闻。譬如那年太原的一个警察,因为和一个从北京来的警察,有过一点轻微的口头冲突,指使三名黑帮人物,夜晚在车场上,把那个北京警察当场打死。冲突缘出于北京警察在向左转弯的红灯前停车等着。太原警察在后面按笛催他走。北京的下车问他为什么按笛,没有看见红灯吗?太原的警察觉得他的特权受到侵犯,因而起冲突。

太原警察的上司,和北京警察的上司都说,两名警察平时表现良好。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督察大队队长李凤林说,他对那个刘立民“做出这样的事很吃惊”,“因为刘立民工作干得不错,是个很利索[是不是手民之误?]、业务素质相当好的年轻人,他也是好警察。”[打死“外地人”的刘立民是好是坏?他在太原工作却拥有一辆挂着上海牌照的私家车。而被打死的李忠义只是一个普通巡警,却能驾驶昂贵的丰田霸道(Toyota Prado)越野车与亲友出游。]郝松坚想,官场评价多少要看属员们对上司是否爱戴与拥护,这样的做法使上司护短,对下属的不是之处只眼开,只眼闭,有事情就帮他们撑腰。

郝松坚想,公务员们的执业道德观念有问题;执事干部们不能让人说他们御下无能,也不能说不得属员们的拥戴,不是个领导人材的顾虑有问题;监督制度有问题。

回到崔茂凌的事情,在那八笔提升职员从中取利的罪行之中,郝松坚写出四人的姓名,原先的职位,和提升后的职位。其他的四次,是不那么地高级的人,是经由徐图励提议,又为他收钱的。崔茂凌不着意有关职员的姓名等资料,这些,和递条子时候的详情那样,如有必要才另作报告。

在那第一类,四人之中,两人职位很高,薪俸也很高。那是出卖官职的行为。郝松坚有把详情写进告密文件里。

接纳新人到他管辖的机关里做事,像多种其他犯法行为那样,徐图励向那些人收取入益,其中他扣除一些,余下大比例的数目交给崔茂凌。说是“交”,只是说说而已,崔茂凌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徐图励会把它存进崔茂凌的银行户口,也为他作簿记记录。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1: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k

发表于 2017-2-16 15:47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k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郝松坚把初步的告密文件写好,搁置一天,重读,思考再三才把它印出。后来他走进“屠龙会”“沈阳分坛”求见主管官员。接见他的是一位名叫陈铁城的调查员。他们这里有调查员五人,都是干练。热心的办案人物。

郝松坚说:“我来呈交一份告密文件,所牵涉的犯法行为,大的小的合计不下三十项。通过犯法行径获取的财物,伸算可信不会少过美金九百万元。因此,我要求让我进见执事副委员。”他说,这次的文件是初步的,简略的。跟着的其他种种在书写之中,写好之后,看第一次的文件有了进展就会继续送上来。

在这之前,他有来过这里行走。这个“分坛”设在一座政府屋宇里,临近着几种政府机关和法庭,离开他要揭发的崔茂凌的办事处也不远。他有遁过进来,用脑电波功能搜索那些工作人员。他知道那一两个职员有问题,是工作态度的问题,须要提防他们会漫不经心地泄漏秘密。

陈铁城听得有点愕然,说道:“那么…”,他站起来,走进顾宏彰的办公室说话,接着走回来,对郝松坚说:“我们顾副委员有请。”郝松坚拿着那封文件跟随他走进去。这些所见来来去去的人们,和那些办事处和办公室,郝松坚早都见过了,现在则当作是第一回到来,装出一点陌生模样。

顾宏彰平易近人。接过密封的文件,他请郝松坚在外头少待,让他先浏览一下所报何事。阅读得来他惊讶,他见到一场战事等着他去投身其中。他看看坐在外面的郝松坚,不觉意地把手中的文件掂了一掂,起身走出几步,招呼郝松坚入内。他说:“请坐,请坐。”

顾宏彰问说:“这份告密文件是你阁下写的,是不是?”郝松坚应说:“是的。因为对象是个权威人士,我惹他不起,所以不敢具名。”顾宏彰说:“这件事情发表出来将会很轰动。”他又审慎地问:“所说当然是真的,是不是?”郝松坚应说:“是真的。”顾宏彰说:“这份初稿都已经引人入胜了,如果在那连篇叙述之后,那个人的家财果真值得不少过九百万美元,那就更加惊天动地了。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是怎么地查出来的呢?”郝松坚说:“我有直觉。在这之前,我曾经凭直觉在宣化,和在承德破过了凶杀案。”“真有直觉?”郝松坚说:“宣化和承德两地的警官也曾经这样地问过我。后来他们就都了解我了。”

郝松坚接着说:“我有个提议。要调查这位高官,早晚须要叫看他的银行存款。我现在列出他在国内的银行户口,长官您即时叫人向银行查问,如果我说得不错,那么我提供的情报就可以用作追查的依据了。好吗?”顾宏彰说:“哦,那好得很。请。”他随手递过纸张,郝松坚有笔,他即时把所需写出,交给顾宏彰。那纸上列出崔茂凌的32柱定期存款,列明各柱的数目,存款日期和到期日期。四个银行户口,有银行名称,户口类别和号码,和上个月月底的存款数目。此外尚有保险箱的号码。

顾宏彰说:“好。你不止有资料,还可以轻易地就写得出来。现在呢…”他对陈铁城说道:“马上叫有名的银行,把有关项目说给你听。是解放和东运,人名是崔茂凌。”陈铁城应说:“是”,就走出去做他的事。郝松坚告辞,走到外头,坐着等候传唤。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24 11:25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1: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l

发表于 2017-2-17 16:00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l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陈铁成通过接线生找到解放银行,客户部主管人,对他表明身份,说定他本人这就为办案上门,向他要求一些资料。双方说妥,他如言走到解放银行和那人会面。这位主管人员名叫胥畅碧,两人因为同样性质的工作有过交接,互相认识。

陈铁成把他有办案特权的标志给胥畅碧过目。他的身份胥畅碧是知道的,那么地做是确认陈铁成在这个时候还在那职位上办事的意思。

询问资料,陈铁成说:“客户名叫崔茂凌,是位省委书记。我想要他在贵行所开的所有户口的类别,号码和上个月月底的存款数目。”胥畅碧叫属员抄来所需的资料,陈铁城收过,在文件袋子里藏好,谢过。他循例交代胥畅碧守密,然后离开。接着他和东运银行联络,做成了同一样的工作。他看那些资料,有些和郝松坚提供的,在记忆之中很有相似之处。

回到顾宏彰的办公室里,陈铁城把两间银行提供的资料交给顾宏彰。顾宏彰拿郝松坚的文件作比对,惊讶之中透出微笑。他说:“简直像是魔术表演,没有差别。”他走几步出来,招呼郝松坚回归刚才的座位。他说道:“您做的魔术表演很行。现在说定了,你提供的资料很有用,我将用它逐步进行我的工作。现在请问你的姓名,和一些身份资料。”郝松坚说他叫郝松坚,是个住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一面说,一面在一张纸上写了下来。他也写下在本地所用手机的号码,和在163.com的那个电邮户口,递给顾宏彰。顾宏彰说:“是一位郝先生。”

他问:“郝先生住在新加坡,怎么热心到走这么远来为中国做这义举呢?”郝松坚照实从三尸命案说起,说是见着新闻报导,激起义愤而来。那些案子经已了结,由于仇露晶驾车撞死人的事,几经追查,追到崔茂凌这里。顾宏彰赞说:“真是神探”。陈铁成在旁看着郝松坚,也露出佩服的神色。

顾、陈二人兴奋地提问,除了贪污之外还有那些别的犯罪项目,郝松坚见他们果然是认真办案的人,他很高兴,也就说了很多话。他一面说,顾宏彰一面做笔记。崔茂凌是什么都不做的,是一些什么人,为他经手做那些种种交接呢?姓名,身份,郝松坚都有。到时把那些人招来问话,那就什么秘密都全部暴光了。

崔茂凌的钱财呢,除了在解放和东运两家银行的之外,郝松坚说在瑞士的美元存款约为三十万美元。顾宏彰说如果是在国外,那就动它不得。郝松坚说那些是用密码,通过电脑掌握的,他在新加坡可以找到人,为他把那些钱全部搬走。那些钱是公款,要顾虑国际法则,不便正式回归国库,他可以暗中把它搬过来做慈善事业。

郝松坚说:“就只在他家里的保险库内,所藏的黄金,股票,珍宝,地契,屋契和现金,就已经很多了。”至于他的人性,他绑架和逼迫良家妇女做黑市夫人,同时买凶杀害她的丈夫。姓名和地址等等都说了。

他想说“那些财物到时依法查封就行了。还有,狗急跳墙,到了紧急阶段,他会偷走,须得事先缴出他的护照,让他走不了。”不过,他闭嘴,他知道“屠龙会”的人们做事大刀阔斧,风行雷励,如果他郝松坚不放心,那是他自己对屠龙高手认识不够了。

顾宏彰说陈铁城分不出手,他把崔茂凌的案子派给耿匹秋执行。但是,他说,老耿这下子有事在外,要等他回来才说。郝松坚告辞,说过得一两天,接续的文件都写好了,他才又再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24 11:32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1: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m

发表于 2017-2-18 09:18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m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你是个间谍
第二天,郝松坚在旅店房间里,手机铃响。对方问明他是郝松坚,说道:“郝松坚,这里是第十军区,第八部队。彭军委有令,着你在三天内前来报到,等候问话。”郝松坚莫名其妙,说道:“我不是中国人,我是旅客。我和你们的军部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传召我?”对方说:“军部管得广泛,只要人在国内,是国民,是旅客都一样。”他接着说:“听着,郝松坚,彭军委有令,着你在三天内前来报到,等候问话。你遵照还是不遵照?”郝松坚回答说:“好罢,那么告诉我,我要在什么地点报到?”那人说了,是在承德地区,某某地方,远了。郝松坚说:“我现在在沈阳,三天之内可能赶不及。”对方说:“五天之内报到。明天是第一天,别误了。”那人又说:“你是旅客,那就带着你的护照一起来。”郝松坚应说:“OK。”收了线,凝神一下之后,他用手机和顾宏彰的办事处联络。他拜托接线的皮镐东转告顾宏彰,说出关于他被军部传召的事,请他在这期间不要打他的手机,以免旁生枝节。

郝松坚心里纳闷,崔茂凌的事情他一时也懒得管了。他想,他在承德附近的旭翔镇,追查商闻达和尚凃萌,同时意外地发现有个黑帮私藏军火,他向赵警官说出,经由军部围剿,因而在军部落了案。但是他不是犯人,相反地,他是报讯的人,就算无功也并不曾犯罪,怎么找他,说话之间还那么地咄咄逼人,索性把他当作是个罪人看待。他想,那晚上,围剿的时候,那个缪军官就曾经对他很不客气,根本就当他虚报消息,指定一个姓单的军人盯住他。到这几天,一想起来,郝松坚还老大地不高兴,耿耿于怀。他又想,难怪那位赵警官有一阵子面色凝重,说关系着军火绝对差错不得。军部的人似乎是很没有人情味的。

第四天,在承德,他依照电话走到所说地点报到。一个军人看过了他的护照,盯着他看了一阵子,说:“等着”,转身离开,不久回来,带他走到一个办事处角落。那边坐着一个制服紧束的军人。他看着郝松坚的护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郝松坚回应说:“郝松坚”。问说:“英文怎么写?”郝松坚连“alias Ali bin Ahmad”也都说了出来。那人问说:“是那里人,住在那里?”郝松坚说:“马来西亚人,住在新加坡。”

军人说:“军部怀疑你,前些时候,有在这个地区做过军事间谍活动,现在扣留你审讯。”郝松坚吃一惊,也很不高兴。却听那人喊道:“7649,扣押。”应声走来一个刑警模样衣装的军人,一手接过交给他的一份文件,一手扣着郝松坚的右腕,说跟我来,把他带得在那里面左转右转,又向后到过一个柜台,一座关卡,走到监牢形象的地方,把他锁进一个牢房里。郝松坚非常地不高兴。

过后不久,有人走来把他的护照和手机拿了去,那之后,再也没人理睬他。郝松坚想,或者他们军部的人,由于职责的性质与别不同,办事方式一贯地是没有人情味的。他要怎样申诉?要等到提问的时候才可以说话。现在他就耐心地等着。除了要小解之外就只闭目养神。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2: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n

发表于 2017-2-19 09:47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n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到了第二天近午,有人把他带到一个地点,有个军官模样的人,坐在公事桌后面,对他说:“军部怀疑你在今年七月十六日,或那天之前不久,在这承德地区做过军事间谍活动,要提控你。到时你可以做合理的辩白。”话就那么地说完了,也不管郝松坚怎么样想,带来的那个军人就把他带回他的牢房里,一锁就锁了六天。后来郝松坚等得愈来愈不耐烦。

现在,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对着一个军官站着。军官查过他的名字,说道:“我指出:今年七月十六日,你带本军区的缪军官,去到旭翔镇邻近一处乡村地方,指认出一个地点,让缪军官搜出一大批的军火。你又有向缪军官说出,那个黑帮的军火是第十二军区,某地军火库里,一名位低声微的小人物供给的。我问:你有没有对缪军官说过那些话。”郝松坚回应说:“有”。

军官说:“你不是那个黑帮的一员,你会知道那些事情,是因为你曾经就那些军事物资探查过。那些军事物资原是军部的,你探查它,那是作了军事间谍活动。我现在指控你:你犯了从事军事间谍活动的罪。你认不认罪?”郝松坚又吃惊,又气愤,但是他平静地回应说:“我没有做过军事间谍活动。对指控、我不认罪。”军官说:“犯了罪不认,查明了之后,惩罚加重。我问:你认不认罪?”郝松坚说:“我没有犯罪,我不认罪。”

军官没有再说什么。他向带人的那个狱卒挥手,意思是叫他把郝松坚带走。郝松坚说:“军官,我可以说话吗?”军官说:“你只能说认罪还是不认罪。这句话你已经说了。”转向狱卒,他说:“带走”。于是郝松坚又回到他的牢房里。

郝松坚想,军人做事只问目标,不问手段是否合乎情理。“是故意为难我,等我饱受惊慌、折磨,精神崩溃之后,让你们平白地建功是吗?我本来也不是要管什么黑帮不黑帮,那军火的情报只是连带的。我没有做什么探讨,更算不上做过什么间谍活动。”他想:“要说话也不给我机会,那么且让你看看我的耐力。”他本来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现在这么地一想,他心里说有得住,有得吃,忙了大半辈子,现在借个缘故,多多地放松心神,多多地休息,岂不快哉?那就跟他们干耗着。

在枯燥无味的情况下,时间又过了五天。这下子,郝松坚被带到另一间房间里,面对办公桌后一个身段颀长的军人站着。那人看着一张纸,说道:“郝松坚,我指出:今年七月十六日,你带本军区的缪军官,去到旭--翔镇邻近一处乡村地方,指认出一个地点,让缪军官搜出一大批的军火。你又有向缪军官说出,那个黑帮的军火是第十二军区,某地军火库里,一名位低声微的小人物供给的。我问:你有没有对缪军官说过那些话。”郝松坚回应说:“有”。他心里说:“是照本念读的。”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2: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o

发表于 2017-2-20 10:12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o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军官又参照纸张说道:“你不是那个黑帮的一员,你会知道那件事情,是因为你曾经就那些军事物资探查过。那些军事物资原是军部的,你探查它,那是---作了军事间谍活动。我现在指控你:你犯了从事军事间谍活动的罪。你认不认罪?”郝松坚平静地回应说:“我没有做过军事间谍活动。对指控我不认罪。”军官说:“犯了罪不认,我警告你,查明了之后,惩罚加重。我问:你认不认罪?”郝松坚说:“我没有犯罪。”

军官看着他说道,你和第十二军区,472军火库的胥聆凔合谋,做偷卖军火的勾当。他硬是要走他的门路,为了衡量利害,你们两人冲突起来。你之向缪军官告密,不是从查探命案开始,你本来就是个间谍,你和胥聆凔谈不拢,于是向缪军官指出黑帮邵百秉的巢穴,藉以除去胥聆凔。你不是在查案的时候,顺便见着邵百秉的地盘的。你其实是为着邵百秉的地盘,说是见着命案的凶手而发难的。对于这些门路和地盘你早就知道了,而且,你也已经办理过几次交易。你是在破坏胥聆凔的时候,恰巧碰上那个杀人凶手的。你认不认罪?”郝松坚说:“我没有犯罪,我不认罪。”

军官看一看他,说道:“你是住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说是旅游,却和军部的物资搭上关系,你是个间谍。”郝松坚说:“我是为着探查宣化和承德,共三个少女被残杀的案件到来的。这个月初,我在宣化帮警方找出了物证,认定谁是凶手,又走来这里,追查出这里命案的凶手,发现两处的命案,凶手是同一个人。宣化的穆警官,和这里的赵警官都可以作证。在探查之中,我碰巧遇上收藏军火的黑帮。我所说军火的情报,是追查凶手时候顺便得来的,不是做什么间谍活动得来的。做间谍的人发现了资料必然加以利用,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反而把它告知了警方。我不是间谍,我没有做过间谍。”

军官说:“你把黑帮私藏军火的事,告知警方,为的是要借军方之手,除去胥聆凔,所以你确实是个间谍。”郝松坚说:“不是的”。

军官说:“你住在新加坡,会走这么远到来帮忙查命案?”郝松坚说:“出于义愤。”“不是为着间谍活动吗?不是明里查命案,暗地里作间谍活动吗?”郝松坚说:“不是。”

军官说:“你明里是查命案,其实是在暗地里作间谍活动。”郝松坚说:“不是。”军官说:“你是住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走来这里做间谍,你犯了间谍罪。”郝松坚平静地说:“我是为着探查宣化和承德,三件命案到来的。我没有做间谍。”这么地纠纠缠缠,弄了很久,郝松坚锁定那是斗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和他干耗。那个军官拿他没办法,郝松坚又再被带回牢房里。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2: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p

发表于 2017-2-21 08:00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p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过了两天,郝松坚被带到又另一个房间里。那个坐在公事桌后面的军官长得硕壮,他后来站起来,是个身材魁梧的人,像只猩猩。他沉聚阴鹫的眼神凝视着郝松坚,问道:“你向缪军官提供的情报,是怎样得来的?”郝松坚说:“凭直觉。”说道:“你不错真像只跟人屁股的狗,满身癣癞的狗,不过真的有直觉吗?”答说:“我不是狗,但是也有直觉。”问说:“是凭鼻子嗅到的?”答说:“不怎么地像嗅花香那么地嗅。我只会知道,却不清楚是怎么会知道的。”

猩猩型军官出重手拍一下桌子,粗声喝道:“混帐!你是间谍,快认罪。”郝松坚说:“我不是间谍,我不认罪。”说:“你以为硬撑就可以过关了吗?你再不认罪我就重重地处罚你。”答:“我没有犯法,我不认罪。”郝松坚心里说:“吓我?惹火了我,我给你好看。”但是,他还是忍耐着,显示着平静的姿态,以免误了他其他的事情。

第二天,郝松坚被带到一个有电子仪器的房间内,有医务人员三名在那里,昨天的那个猩猩型军官也在那里。郝松坚被指令坐下。医务人员把一些电线黏贴在他的太阳穴,和身体上,郝松坚了解做是对他动用测谎器。

测谎器启动了一下子,猩猩型军官问郝松坚说:“你对缪军官提供的情报是作间谍活动得来的,是不是?”郝松坚回答说:“不是,是我探查命案,追寻凶手的时候,连带知道的。”

军官说:“还记得吗?第十二军区,472军火库的胥聆凔,你是很熟悉的。你们两个勾结,他把军火私运出来,你把它暗中交给买方。他有他的门路,你又有你自己的门路,他硬是把军火交给他的买客,你得益少,两人因此冲突起来。所以你向警方告密,藉以除去他。是不是?”郝松坚应说:“不是的,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军官说:“你还记得吗?胥聆凔的买客,除了被抓的那个邵百秉之外,还有骆告栋,陈零驻和诸荛信。这些名字你都是知道的,人也是熟悉的。是不是?”郝松坚回答说:“我从来都不曾听说过这些名字,人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2: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q

发表于 2017-2-22 10:09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q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军官说:“你把胥聆凔清除掉之后,向军火库里另一个人取得供应,你的间谍活动因此就会走得更顺畅。你以外国人的身份,在中国做非法军事活动,你是个间谍。我指出和控告你犯了间谍罪!”郝松坚说:“不是的,我没有做过你所说的事情。我是在探查命案,追寻凶手的时候,连带知道的。”

郝松坚把查案的事情锁定,心不旁鹜,任由那人怎么说,他就在心里锁定查案的事情。那座测谎器就始终只知道,他是为查案才知道军火的事情的,而那也正是事实。猩猩型军官显得失望,也有点惊讶于郝松坚可能真的不是一个间谍。

现在回到昨天的那个房间里。这里用作审讯的房间共有五间,都有铁闸门。审讯时门外站着一个武装守卫,房子里又有一个武装守卫,带人的那个狱卒,在外面等候呼唤。

郝松坚照旧地站在猩猩型军官面前。军官说:“郝松坚,你说什么直觉,那是骗人的。”郝松坚说:“不是骗人,是确有其事的。”问:“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敢涂赖?你还敢不认罪?”答:“不是骗人,是确有其事,所以我不认罪。”问:“你说不是嗅的,难道是见到的?”答:“可说是见到的,也可以说是听到的,我会玩魔术。”

军官说:“胡说八道!”一顿,又说:“好,我的腰包里有钱,你且看一看,说出那里面有多少钱。”郝松坚说:“大小钞票共有960元”。他不用数,是随口说出的。军官掏出腰包点算,脸有惊讶之色;他不说什么,只把腰包塞回袋子里去。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r

发表于 2017-2-23 10:13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r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军官说:“你会听?我现在在心里说话,你依照着说出来。”郝松坚看着他,朗声念出一段书文:“今,我以为世间上最可宝贵的就是今”。军官听得有点不忿,默然看着郝松坚。郝松坚念出:“历数生平知己,如足下者正复寥寥。”在军官还不曾做点什么的时候,郝松坚给他一点潜意识,让军官脑际浮起一件往事。郝松坚照说:“长官动怒,喝道‘戈顿环,库里的军火你也敢偷?想找死是吗?’噢,那个猩猩型军人被罚赤露着上身晒太阳…,晒太阳…”。

忽听那个军官狠狠地猛力捶一下桌子,叫出一句短句。郝松坚肃立,照字高声喊出,像是兵士听过上司指令,肃立回应“Yes, Sir!”那样。那个句子笔者我不会听,郝松坚却是明白的。那是用军官的家乡话,不假思索地,直觉地骂出来的。它显然是句下流的骂人粗话。军官那就被郝松坚高声地,原汁原味地,当面喝骂一顿。他高声喝道:“闭嘴…!!”因为是跟着他说的,他一时也拿郝松坚没办法。

接着,军官觉得这个粗眉大眼,叫什么郝松坚的家伙,似乎有点问题。略顿一下,他拿起锤子,在小铜锣上敲一下。门外走进一个文员模样的军人,军官说:“审讯终结,赶他郝松坚出去! 滚他的蛋!”他本该说:“审讯终结,无罪释放。”不符之处当然没人追究。郝松坚只看着军官,显得恭顺地等他审问。军官没好气地挥手赶他走,那个文员模样的军人也对他说“跟我来”,于是郝松坚就跟着走出去。

却听猩猩型军官喊道:“且慢”。文员模样的军人止步,转身。军官说:“颁给他一份奖状,丙级奖状。”那人立正,回应说:“是,长官。”又带着郝松坚往外走。

后面响起一个轻微“嗒”的一声。那是那个猩猩型军官,把录影系统关电,发出的声音。郝松坚被审讯的时候,房子里都有开着存案用的录影系统,那些在案件审定了之后,上级会把它过目,用以决定要把犯了罪的人如何判决。郝松坚是无罪释放的,上司不看录影片,但是猩猩型军官对末后的一些片段还是有点儿心烦不安。[上面说的种种都是耍戏文字,都是乱吹的。]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4 15: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s

发表于 2017-2-24 12:42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3s
第三篇 屠龙分坛
05/2005。

在外面等待了好一阵子,刚才的那个文员模样的军人,在柜台上把郝松坚的护照和手机交还给他。他又把一封文件递过。这次是用双手拿着递出的。郝松坚双手接过和签收。一场十多天的煎熬到此结束。郝松坚心有不甘地离开。他在承德市里开个旅店客房住下,歇歇脚,透透气。

他从冰箱里拿出冷冻啤酒,懒散地喝。说不管它,和那些军部的人干耗,看他们能够把他怎么样,那也不见得对郝松坚没有影响。他就是觉得不爽快。于是他独个儿喝闷酒,过后又走出去喝咖啡。

他想,那班人把他好人当贼办。他想,如果不是他有点儿办法,岂不要成为冤狱的受害者?他知道,军部太早就把那个位低声微的小人物、胥聆凔枪毙了,后来推敲,想想他郝松坚应该有一手在内,所以提控他。

他想,那个叫做戈顿环的猩猩型军官的态度最是讨厌,可恶。他嘛,犯过多项法,有虚报属员人数,骗取非法薪金和津贴;有虚报外出公干费用,中饱私囊;有为掩饰他的无能御下,隐瞒属员错过;有多次指派军部的佣人为他家做事;又经常地把公车作他私家用途。郝松坚和他对面相处,都知道了。他想:“我要整你,你就完了。还敢对我凶霸霸的。”他骂:“混你十二万个账,你ma--kan ba--bi-- punya orang”!在他来说那是骂人,冲口而出的惯用语,不是说吃猪肉的人就一定是坏人,郝松坚自己也吃猪肉。他小时候跟随他养父、二伯在中国走江湖,和各色各样的人们混杂,连狗肉猫肉蛇肉都有吃过。那份奖状,他到几天后才勉强地拿出来看一看。

在这本书里有时会见到郝松坚对某些事物反感,其实,他郝松坚这个人倒是顶好欺负的。如果有谁惹到他七窍生烟,只要在那关节时刻他不爆炸,那就阿弥陀佛,没事了的。

或者有人要问,郝松坚被囚禁那么多日,怎么军部的人不会拿走他的手提电脑,从中查看他们所怀疑的间谍活动,何以甚至不把它暂时扣押?那是因为郝松坚把它“藏”了起来,别人是看不到它的。他藏的还有那只新加坡手机。他被军部传召了之后,有和花蒂玛通话,说他过后的一些日子,要为这里的社会人群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叫她不要打电话来,接着把那手机关电和密藏。

至于那只中国手机,军部一直都把它开着,看有谁送上门来,好从中侦查出一些他们很想见到的什么间谍同谋。可是没有人打进来。同时,它也不藏任何人的电话号码或者简讯。那一切郝松坚都藏在他的脑袋里,手机里是不写的。

第三篇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24 15:24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5 02:2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572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