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3 13: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也谈冼星海与新加坡

也谈冼星海与新加坡

何乃强医生的新著《冼星海在新加坡十年》是我盼望已久的书,这本书可以从正反两个方面来看。正面是有根有据地记述了冼星海在新加坡生活、学习10年的经历,那是这位音乐家成长的10年。反面是指出了许多关于冼星海生平记述的谬误,厘清了许多盲点。


    大约40年前,老友何良鸿(曾是联合晚报编辑)出过一本书《向冼星海学习》,研究了冼星海在新加坡生活的情况,遗憾的是,我现在已找不到这本书了。

    我带过好多中国音乐家到安祥山养正学校旧址,寻访冼星海的足迹,令我惊讶和感慨的是,一些中国音乐家竟然不知道冼星海来过新加坡,更不知道冼星海在养正学校念书与学音乐。一名在中国名气不小的歌唱家满脸疑惑地问我:冼星海真的来过新加坡吗?那口气好像说我在吹牛。更令我感慨万千的是,这名歌唱家还唱过冼星海创作的很多名曲。

    中国不是把冼星海尊为人民音乐家吗?就我所知,当代中国只有两位音乐家有此荣誉,另一位是中国国歌的作者聂耳。研究、书写人民音乐家的文章、专著应该非常慎重、严谨,然而,事实却令人失望和遗憾,总有些人做研究态度不严肃,写人物传记不经严谨的考察、求证,写传记就像编二三流的电视剧,故事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部由上海电影制片厂2009年拍摄的电影《少年星海》,据说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献礼影片,电影的主角又是深受人民景仰的音乐家,按理应该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反映冼星海的少年生活。然而,影片却虚构了许多毫无根据的“故事”,最可笑的是虚构了一所“牛车水小学”,说冼星海当年在这所根本不存在的小学念书。显然,影片的编导根本不晓得牛车水区有养正学校,那才是冼星海当年求学的地方。

      影片也搞错中国当代音乐家萧友梅和冼星海的关系,说萧友梅当年在新加坡发现了冼星海的音乐才华,鼓励冼星海学音乐。然而,根据中国音乐史专家向延生的考证,萧友梅根本没有来过新加坡。影片中诸如此类的谬误,不胜枚举。

    如果是三四十年前,中国人来新加坡不容易,但是从新中两国建交之后的25年来,中国人要来新加坡是越来越简便了,我就搞不清,究竟《少年星海》的编导有没有来新加坡实地考察一番?

       为了加强影片的戏剧效果和观赏性,拍故事片需要虚构,拍人物传记片也允许在细节上虚构,但是主要事件和人物、地点不应该虚构。像虚构一所“牛车水小学”,真实存在的养正学校却一字不提,那就说不过去了。

     与新加坡关系密切的中国文化人难计其数,较著名的有冼星海、徐悲鸿、郁达夫等,我读了很多中国人写的关于冼星海、徐悲鸿、郁达夫的书和论文,我的印象是,研究郁达夫的较多,叙述得较准确的也是关于郁达夫的书和文,遗憾的是对冼星海的研究与记述,谬误特别多。


(上文刊于2015年9月3日联合早报副刊“四方八面”)
顶部
szlyoubuwei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035
精华 10
积分 1039
帖子 452
威望 58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3 23: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呵呵。中国名人孤陋寡闻的人使很多,原因是他们不喜欢读书了。

就是在新加坡的中国人好多也不知道。

话又说回来,养正小学遗址真快成了遗忘的地址了,蒿草丛生,若不是有一块纪念牌,估计不会有人想到问问那里曾经有过什么建筑或者机构了。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4 11: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中国现在有些人做学问、写文章态度不严肃,不认真。



QUOTE:
原帖由 szlyoubuwei 于 2015-9-3 23:05 发表
呵呵。中国名人孤陋寡闻的人使很多,原因是他们不喜欢读书了。

就是在新加坡的中国人好多也不知道。

话又说回来,养正小学遗址真快成了遗忘的地址了,蒿草丛生,若不是有一块纪念牌,估计不会有人想到问问 ...

我想强调的是,中国现在有些人做学问、写文章态度不严肃,不认真。养正小学原址改变了,这能成为把校名改为“牛车水小学”的理由吗?
萧友梅没来过新加坡,能说他在新加坡“发现”了冼星海的音乐才华吗?
顶部
林木水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8201
精华 2
积分 1273
帖子 559
威望 69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7-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11 16:4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5-9-3 13:41 发表
一部由上海电影制片厂2009年拍摄的电影《少年星海》,据说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献礼影片,电影的主角又是深受人民景仰的音乐家,按理应该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反映冼星海的少年生活。然而,影片却虚构了许多毫无根据的“故事”,最可笑的是虚构了一所“牛车水小学”,说冼星海当年在这所根本不存在的小学念书。

在牛车水的小学就叫牛车水小学吗?中国编剧很会想当然。
顶部
管绍洪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2928
精华 0
积分 2207
帖子 1099
威望 11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2-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18 14: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失去的记忆

想当年我在养正小学上学,礼堂正中挂着蒋中正题字的“礼义廉耻”。我在养正参加过铜乐队一个短时期。当时的音乐指导就是教过冼星海的音乐老师区健夫。我在那个时候还记得有体育老师李穆龙。他是越南来的华侨。他的夫人陈老师是我的英文补习老师。李穆龙曾在南洋商报的副刊发表过不少小品文。

[ 本帖最后由 管绍洪 于 2015-9-18 14:59 编辑 ]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20 12:3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5 管绍洪 的帖子

那你就是冼星海的校友了。而且是同门师兄弟。
顶部
德下花园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0777
精华 6
积分 3853
帖子 1610
威望 222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9-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22 11:3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木水月 于 2015-9-11 08:45 发表


在牛车水的小学就叫牛车水小学吗?中国编剧很会想当然。

这也太想当然了!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09
帖子 7219
威望 982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9-28 11: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或许我们换位思考

或许我们换位思考:
如果我们重视历史文化,把这些名人故居都保留下来,那又是另一番文化图景了。
顶部
钟瑞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1044
精华 1
积分 1141
帖子 489
威望 64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9-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0-21 11:5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管绍洪 于 2015-9-18 14:57 发表
想当年我在养正小学上学,礼堂正中挂着蒋中正题字的“礼义廉耻”。我在养正参加过铜乐队一个短时期。当时的音乐指导就是教过冼星海的音乐老师区健夫。我在那个时候还记得有体育老师李穆龙。他是越南来的华侨。他 ...

何不写一写当年的人和事?给下一代留下一点回忆?
顶部
管绍洪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2928
精华 0
积分 2207
帖子 1099
威望 11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2-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0-22 07: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9 钟瑞仁 的帖子

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找到一些资料。李穆龙老师是岭南大学出身的。
新加坡安昌金铺的何乃强写了一本书“父亲平藩的一生: 一个上世纪广东移民的故事”其中提及他们一家兄弟姐妹在养正小学念书的经历,有提起李穆龙老师。
又有司徒荣(王玲整理)的文章“广州岭南大学上海分校的旧事”,其中提起李穆龙老师1928年到上海参与创办分校的事。李先生的夫人陈老师是上海人,可能就是在那时结识的。
另外南洋商报1956年12月20日曾有过一段新闻,旅星岭南学生会为李先生遺屬捐款。

也许现在在新加坡的前养正学生还能有更多关于李老师的生平事迹。我希望有人能把李老师生前在报上发表的小品文收集出版。应该是在1951-1956年间在南洋商报副刊发表的。他的笔名我已记不清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19 04: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90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