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8 06: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a
岁月如流。
11/2003
时逝如水去
杨恒骓自从来到四川,在工作之外有他的际遇和进展。他前两年在青年会的活动里认识了一位女青年。她学业过得去,聪明伶俐,友善可亲。杨恒骓喜欢和她走在一起,到了现在两人感情已经成熟,他向在印尼的长辈们说了,就带那个女青年回去椰城结婚。厂里的人不便一起远行,杨恒骓夫妇回到成都之后,另外摆设酒席款待他、她们。

张浩雄和陈如萍夫妇添了一个女儿,一家四口照旧住在陶器厂的宿舍里。张浩雄欠徐丽虹的贷款,每个月底发薪之后偿还一个数目,过得一年已经付还了20。他们两人都有职业,张浩雄的入息又高。他说所剩的钱他打算在两年内就还清,徐丽虹却把那张收据还给他,说:“余下的数目一笔勾销,从此你不再有这个负担了。”张浩雄夫妇惊讶,他、她们得徐丽虹资助渡过难关已经心存感激,而且得以在她厂里做事,入息又高,说感谢都还来不及,怎么有欠债不必偿还的道理。徐丽虹说:“我交款的时候可说已经决定不必收回的了。余下的钱,你们家可以指定一些给孩子们长大后作教育费,又一些用来帮助需要和值得帮助的人。”她为人胸怀广大,仗义疏财,张浩雄他们是知道的,不敢违逆她的意思,那就听她的话决定了。

春回又新年
这几年来,徐丽虹大力拼杀,把四川这家陶器厂搞得风起云涌,在业务上,以及在雇员和地方的福利上办得好,成都邻近很多人都知道。由于她的资助,她大哥、徐成德和二哥、徐成良的两间公司也都发展到有声有色,那是他们徐家的兴旺年代。

这时候旧历新年到来,大家都有多天的假期,徐成德一家人回来广州相聚。由于人潮汹涌,他们家的班机,排在年初二几乎中午才到达广州。吃团圆饭和初一都赶不上了。不过还好,这样子的拥挤状况年年如此,大家都有可能受到阻滞,不用计较的。过年时候通常都是这样子一家团聚,如果想带孩子们去旅游,那是在学校放长假期的时候。去年,徐成德他们去游青岛,北京那一带;徐成良他们去游新加坡,印尼和西马来西亚。今年的大假,两边一齐走,走到香港会合,从那里跟旅行团出发,去澳洲玩了五天。去年母亲和徐成良他们去玩,不过她说天天那么地走动,走到魂不守舍,不怎麽地欣赏,今年她不参加了,那就只得她一个人留在广州家里。

18/03/2015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1:58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1: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b。

发表于 2015-3-19 06:1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b。
岁月如流。
11/2003。

这时候,年初二吃晚饭,一张桌子,铺了桌面加阔,大家坐拢来还是挤到满满的,那是开枝散叶的气象。大家说好啊,好啊,把情况搧得多兴旺一点,为新的年份多添一点好景。大家劝别人说吃这些啦,吃那些啦,叫母亲吃什么,喝什么的声音更多。大家又喝一些酒,热闹得很。

小辈、那些大孩子们有话说,大人们又另有他、她们的话题:从自身的工作说到中国工商界的成就,和它在世界经济场面上的名声。

徐成良说到氮气内燃机那样东西。氮气不会着火,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是近年来,中国的科学家们研究出一种用氮气做燃料的内燃机。氮气在天然空气里占约80%,所以只要有天然空气,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免费燃料。这样子,就造成天翻地覆的工业革命。如果中国在各项用途的内燃机款式里,大量生产氮气内燃机,那么那些石油出产国和工业大国就都要经济崩溃了。不过中国有节制地制造,只在一些款式上造氮气内燃机,而且数量有节制,以免别人崩溃,也免因此为自己招祸。
[尽管尖端科技有超时代的进展,那些八珍丸,丹蔘片之类的包装,没有科技可言的小工匠的东西,始终都还是在玻璃瓶子的口堵着一个木塞,想开封,木塞照例跌到瓶子里去。木塞就留在那里,直到药片吃完,瓶子丢进垃圾桶里,才从此消失。不可以弄得像样子一点吗?以前是这个样子,现在科技时代还是这个样子,真个混而賬之。]

但是氮气是不燃体,怎么样使它着火,发出强劲爆炸力呢?方法是把它在点火之前变成一种人造元素:一种会着火,会发极端高热的元素。这一来就引发了世界上的科学家们和科技人员们去探讨氮气变质的问题。他们拆了很多款氮气内燃机来看;简单得很:空气进来,通过一圈不长又不复杂的管道,马上就是点火爆发的腔房。他们从2004到现在研究那些管道,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唯一知道的是氮气是在那里面变质的。
[但是,中国有氮气内燃机之说当然不是事实。这纯粹是笔者乱吹的话。]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1: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c。

发表于 2015-3-20 06:4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c。
岁月如流。
11/2003。

徐成德说起近日的那则新闻。事缘有个逃避贪污案子,早些时候溜到美国寻求庇护的人,逼不得已地,向美国的有关人物说出一项中国的军事秘密。

他说中国的军用电磁遥控科技,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超时代的突破,现在是纳入了正轨的秘密、实用武器。为了求得庇护,他被逼透露了一些所知的情况。他说,照他所知,中国现在可以轻易地把美国国内的军火库爆破,不是向它投弹,而是在中国大陆,用电磁遥控科技,使美国国内的军火库,政府大厦,军事场地,海外基地等等,用空气膨胀原理,从地底爆破出来;使军火,军机,战舰,潜艇,太空军用设施和军人躯体等等,像个巨型手榴弹那样,从内心爆破出来。秘密既然已经揭露了,他意重心长地说,希望有关高级人员向政府明说,千万不要向中国作无谓的欺压,更切勿对中国开战。他说,中国当然有好战份子,甚至嗜血份子。如果美国过度激怒中国群众,那些强硬份子就可能发起政变,把执政的温和派挤得靠边站,那将是人类,尤其是美国人的浩劫。[哈,吹牛的。]

哦,原来如此!前一、两年美国有过莫名其妙的遭遇。他们的太空军用设施,曾经操作失灵。他们的中央情报局有过一次环球通讯全部中断三分钟。怎样?现在知道只有中国人才有办法捣鬼了,是不是要兴师问罪呢?那倒不好。说了出来不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吗?

那个人说溜了口,竟然透露出2001年国内的一场官场秘辛。话说,2001年九月间,美国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那个叫做沃尔弗威兹还是什么的,他去访问澳洲,说“当美国为着台湾和中国开战的时候”,他呼吁澳洲和美国同生共死。海峡两岸的事情是别人家里的事情,他叫澳洲同生共死过于霸道。他又说中国人有侵略的传统,举的例子是中越战争,中印战争和朝鲜半岛的那场战争。

中国和越南,和印度两国的战争是边界纠纷,冲突过了,就逐步地歇止了,中国并不曾吃掉别人的领土。至于朝鲜半岛的那一次,是美国不顾中国的警告,迫近鸭绿江,中国逼不得已才出兵自卫;是美国在战略上犯错,麦克阿瑟甚至为它被调职,怎么算得是侵略呢?那么那里来的侵略传统呢?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1:59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d。

发表于 2015-3-21 07:19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d。
岁月如流。
11/2003。

对许多美国政界人物来说,中国这样的对手,光支持、帮助美国,做美国的顺民是不够的,中国在世界上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他们忘不了那句名言:“好印第安人都是死的”。换句话说,“不存在的中国才是好的中国”。这样子就引发中国人的不满,于是有人主张用电磁遥控科技,趁那个副部长回美国,站在飞机上向澳洲送别的官员们挥手的那一刹那,把他像根倒栽葱那样,栽他下来,把他摔到昏迷不醒,等他被别人取代,不再是副部长,才让他醒过来,把他戏剧化地复原,教他得个教训。但是,那项要为国家出一口气的提议,因为抵触高层一般认同的原则,没有被采纳。

本世纪之初,美国论定中国,无论它成为民主社会,还是成功地转型为市场经济,也无论中国如何表态,它都是美国未来的敌人。在中国这方面,一则是文化渊源使然,同时也出乎要叫美国人掉眼镜,在这国力悬殊的年代里,它在外交上更加地着重韬光养晦,不是存亡关头,不使用超时代的武力。

关于保密的工作,那个人说中国做得很好。他说他浸身探讨工作整二十年,在初期,中期和2005那最后期的进展中,都负责关键性的任务,但是要做得出一点什么规模,那也须要另外多个小组配合,才会有所成就。

霸道的美国专爱干预别人的家事,对于那句“live and let live”他们可能另有一番操作的范畴,甚至根本不把它放在心上。反过来,如果美国的阿拉斯加或者夏威夷闹独立,而中国帮助他们,与他们同生共死,那么美国又会怎么说?他们管你的家事是正义之举,反过来,你照样管他们,那就是邪恶的事,所谓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噢,这里要说一点题外的话。人们说“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习以为常,不过,究实所说的州官并不那么地闭塞、庸俗。这句话原本是文字游戏。事因古时有过一个地方,过年时候当地政府出告示,说某日放烟花。那个地方把放烟花说做放火[笔者的家乡话说“烧烟火”],话里说州官放火其实是地方政府公费放烟花,与民同乐,欢度新年。而那点灯的事情出于有个告状的人,他叫田登,刚好和那州官同姓同名。州官看状纸,说:“啊…,你也叫田登?”那是一时感到有趣而说的话,不是不准百姓和他同姓同名,更不是不准百姓点灯。

人们说的话由于事隔多时,有些和原意已经不相同了。譬如我们指某人,说好是他,说不好也是他,说赞成是他,说反对也是他。那样子是“出乎尔,反乎尔。”究实这句话出自梁惠王章句下,第十二章,那是孟子引述曾子说过的话:“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原意是说,自己怎么对待别人,久后别的人也会同样地对待自己。和这几句同意思的有“伐柯,伐柯,其则不远。”[这是诗经《豳风》里的句子。]柯是斧头的柄。它取代了旧斧柄,将来它也要被更新的斧柄所取代。

不过,“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说话如果一定要切原意,那麽有时就不免要流失一些情趣。扭歪一点,来一点以讹传讹是不要紧的。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2: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e。

发表于 2015-3-22 05:43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e。
岁月如流。
11/2003。

提婚姻话题
你们说你们的,母亲就只看着四个孙子们迷着眼笑。忽然,她有所醒悟,转过头来,说道:“是啦,丽虹,你今年都三十岁咯,怎么还没有动静?快点找个婆家罢。”徐丽虹从毛头小女孩长大成为挺拔大女孩,过了这几年的工商界翻滚,到得今年就几经进入中年了,但是似乎还没有什么桃色活动,一家人都不免为她操心。

话是有说过的,但是不敢怎么地深入。现在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又逢母亲说话,于是兄嫂们就都有话说。有说快点结婚,让母亲心有着落。有人说,现在男的,女的,都注重事业,迟一点是有的,不过不好再拖了啦。又有人说,那是大嫂,她说:“人生如何挣扎,总不过就只得那几十年,春宵可贵,二姑娘早日做个决定,出嫁,生子,在繁忙工作之间,走过人生的这一阶段。”母亲说:“再过两个星期,我回去曷排去找那个媒婆,拿几张帅哥相片给你选。你开着这麽大的一间工厂,哦…,那次我们去看过,哦,那么大间,那么多人,你要嫁给谁,还怕那个帥哥摇头吗?”

徐成良叫:“哎呀…,媒婆…,这个年代还讲媒婆,”把舌头“啧啧啧”地弄出声音。他说:“三婶呀,不是人家不要你的女儿…,是人家配不上你的女儿…。”徐成德说以丽虹的才能那怕找不到好丈夫?他问徐丽虹说:“是不是?”,不过又补充说:“三婶也说得对,现在事业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婚姻这方面多注意一点罢。”

说到婚姻,要徐丽虹结婚有问题,问题出在张票莫的心态。[前文有说,真的徐丽虹乘坐的旅游车在衡阳附近冲落山崖,她因伤去世。在还未曾被医务人员发觉之前,一个马来西亚人、章票莫,也刚好因为事物中毒死去,他莫名其妙地借尸还魂。现在的这个不是原本的那个徐丽虹。]他章票莫虽然好动但是不喜欢别人和他肌肤接触。有些人和人家握手会抓住不放。有些人习惯地把手掌在别人的肩头上搭着。有些人谈得投机,会抓住对方的臂膀来摇,要是兴奋了,那就摇得更加地利害。章票莫以前畏忌这些。

他有说过地铁的座位狭窄,乘客们呼吸相闻,不怎么地合卫生。他有说他怕坐地铁的时候,别人和他肢体接触;女性搭客通常自我束约,男性搭客则大多有向外扩张的恶习。如果左右两旁坐着老太婆和小孩子,那很好,但是如果挡箭牌走了,来个胖子,彪形大汉或者长着胡子的外劳,那就糟糕了。所以他坐地铁坐得远,通常也都还是站着的。现在虽然受了徐丽虹躯体先天质素和後天内分泌液的影响,心理上渐渐地适应于女性的思维,但是叫他去嫁做人家的老婆,他还是觉得不顺理成章和滑稽的,那就不觉“咯咯”地笑了出来,“哗…咪搞我,讲笑搵第二样”。语译是:-
        “譁…别搞我,说笑话找别的题目。”
待续。。。
发表于 2015-3-22 05: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晚凉秋 的帖子


[前文有说,真的徐丽虹乘坐的旅游车在衡阳附近冲落山崖,她因伤去世。在还未曾被医务人员发现之前,一个马来西亚人、章票莫,也刚好因为事物中毒死去,他莫名其妙地借尸还魂。现在的这个不是原本的那个徐丽虹。]看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462.html
2014-08-17 06:27:16。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2:47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f。

发表于 2015-3-23 05:57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f。
岁月如流。
11/2003。

晚了,各人回到自己的卧房里歇息。徐丽虹在半开着,暗淡的窗前,看着天宇间漠漠厚云。这时候,北风还在强劲地吹着,她的一双白藕似的手臂,裹在寒衣里,那没什么,露出的悄丽脸庞,则被凛冽的天气冻成一片娇红。她脑际萦回着吃饭时候讲过的,叫她结婚的事情。初时的畏避心思,多少有了一点淡化。毕竟人有两份个体,一是从生活过程之中累积而来的记忆,习惯,观感和心态之类的思维质素。另一样便是那基本的生物个体。这两者参杂,是会造成变化的。

章票莫用徐丽虹的躯壳,开始的时候他只留意言谈像个女人,举止像个女人以免露出马脚,暗地里他当然依然故我。衡阳的那一件不幸事故后的两个多月内,在实习做木模的时候,他还有在心里说,将来开厂,几时木模工友离职又一时找不到人,那么“nin② bie⑤”自己来。后来过了多年的女性生活,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作女性装扮,那些思维质素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地有了改变。心里在说硬话的时候,他没有再自称“你爸”了,只有说过“你姑奶奶我”,和“本小姐”。那已经是以女性身份处世的了。

以前如果叫他试带一只手镯,他也许会不接受,现在呢,他从习惯之中生出喜爱,如果强制他,不准他穿戴,不准他化装,他反而会抗拒。回教妇女有时会做个幪面女侠的装扮,白人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则很多还抹粉,涂口红。这些差别源出于思想和喜恶。他现在除了往日的记忆之外,已经没有了什么男子的成份,他已经是个标准的女子了。刚才还仅存对异性的区别意识,在迅速淡化之后,很快就似乎消失于无形了。

戴在左手上的腕链代表真的徐丽虹,假的徐丽虹现在抚摩着它,心说:“你母亲叫我嫁个老公,徐小姐,你说我该怎么办?”这下子可没人鼓励她,是她自己说的:“现在想来,他们两个人都那么地会说话,两个都那么地有事业壮志,那么地有了成就,选谁好呢?”

在梦寐之间,徐丽虹想:“两个人之中我和Jackson更加地‘谈得来’”。她说:“决定了,我接受泽绅,戴泽绅!”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3: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g。

发表于 2015-3-24 05:5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g。
岁月如流。
11/2003。

什么?谁是戴泽绅?怎么从来都不曾听人提起过?原来戴泽绅认识徐丽虹已经很久了。还记得开厂之初,杨恒骓和张浩雄两人,去广州招募四川和邻近省份,那些去广东做工的,和那些流落在那里的人们吗?招了的三十多人,包用一辆长途巴士,载来工厂。戴泽绅便是那间巴士公司的老板,一个和颜悦色,冲劲十足也还相当标致的年轻人。过后他因为业务关系,见过徐丽虹,所以就相识了。虽然合成陶器厂不再需要租用他的长途巴士了,他还经常“因为业务关系”来见徐丽虹,这一、两年里,工余和假期的“业务关系”“联络工作”做得更加频繁。

有一次戴泽绅到来,徐丽虹正在和一个俊男讲话,介绍说他名叫张戎智,是一家电视片制作公司的东主。两个男的表面上都很有绅士风度,心里却大眼瞪小眼,如何把对方贬值各有乾坤。徐丽虹一般时候都似乎只对工商界事务有兴趣,所以他从远处,不辞劳苦地坐飞机走来,还很怕她其实是“心有旁骛”。那就苦了他这个小子了。戴泽绅常常来找徐丽虹旁人见着,徐丽虹自己则从来都不向家里的人提起,所以母亲,兄嫂们都不知道。

现在,她一觉醒来,脑际萦回着的什么戴泽绅比较昨晚上淡薄了许多。人的记忆和心态不一定并行,现在,这个假的徐丽虹想:“我其实是章票莫,去出嫁?”她想过了,说“不要”。整理一下床铺,刷牙。洗脸之际,她想:“决定了,我要独身!”

下得楼来,大家围坐用早点,兄嫂们再提起婚姻的问题,徐丽虹说:“我想过了。我不要出嫁了。我为人群服务,不想要家庭,儿女的负担,决定独身。”各人抒发意见,说过劝告的话,徐丽虹还是说她决定了要独身。那就没得变通了。母亲说:“好罢--,好罢,好罢。”终身大事毕竟是她本人的事,别人作不得主,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再劝也没用了。

徐丽虹决定几时他们戴泽绅,张戎智两人到来,她便告诉他们,说:“我经过了深思熟虑,决定独身,不必等我了,以后我们做个朋友。浪费了你这麽多的时间,请原谅。”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3: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h。

发表于 2015-3-25 06:0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h。
岁月如流。
11/2003。

惊觉是熟人
过得几天,她去到新加坡。她有上合成办事处,和去见通办公司的林先生,还有是为她的一条定期存款更新。存款到期是可以自动更新的,不过既然适时到来那就到柜台见面办理罢。这之外,她要拜会朋友。在合成工作的朋友们她已经见过了;那位郎霞欣,她受雇的那间公司,去年在吉隆坡开了厂,把她调了过去;徐丽虹现在要拜会的就只有帮了她一个忙的那位郝松坚。

打通了手机,第二天下午徐丽虹去到莉鹃旅行社,郝松坚和花莉鹃两人盛意待客,引进那个不怎么地宽阔的办公室聚谈。徐丽虹为上次的那个案子向郝松坚再次表达谢意,郝松坚说不用客气。他说:“我就是喜欢管他人的闲事。就算徐小姐不给我管,我还是坚持要管的。”谈得来,徐丽虹对花莉鹃的华人意识之深重感到惊讶,郝松坚夫妻就话题做了好一些阐述,

原来郝松坚的太太,花蒂玛上学,第二语文不选马来文,她的父母替她选华语,本身的母语则在课外自己读。就那样子,她的正式课文是英文和华文。上华文课,她叫作花莉鹃,那是一位老师举荐的。后来她和郝松坚在一个华文环境里同事,两人像对其他的同事们那样用华语交谈,马来话则只是偶然间说上一些单字而已。久后,两人酝酿出感情,那就结了婚。

郝松坚的二姆的中文文学根底很深,花莉鹃跟随她读过了《四书》和多篇《古文评注》,她的中文程度那又更上一层楼。他们育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是以华语作母语的。现在,女儿出嫁了,丈夫是个华人,他、她们有一个儿子,在读小学。郝松坚的儿子学业经已完毕,这时候在澳洲工作。以郝松坚的财力,他们要住怎么好的屋子都不是问题,但是二姆喜欢住建屋发展局的层楼,她近年体力已经不那么地好了,不过她还是喜欢每个星期有三两次到巴刹,商店等一般人杂的地方溜达一下,私人住宅区不合她的心意。郝松坚这一家就只住四个人,那另外的一个是名印尼女佣,她负责照顾二姆和做一切的家务。郝松坚他、她们好相与吗?没问题,郝松坚他、她们是明理的人,不会苛待雇员,薪金呢,那自然给得多丰裕一点。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3:21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3: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i。

发表于 2015-4-1 10:1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i。
岁月如流。
11/2003。

徐丽虹听他、她们说话,兴起对二姆的敬仰,提议她去他们家里拜候二姆。郝松坚他、她们很高兴,他、她们门面很好,时常都会有些交际,但是提议要见二姆的却从来都不曾有过。徐丽虹说:“要买点什么小意思去孝敬二姆,那要阻碍时间,我就献上一个小红包算了。”花莉鹃说封套她有,就找了一个递给徐丽虹,红包包妥,三人坐郝松坚的车子出发。花莉鹃事先打了个电话告知二姆,说:“有位朋友,是位小姐,从四川来的,上来见您老人家。”

二姆体态还好,神情也显得硬朗,说话时的中气也还不错。她看徐丽虹觉得有趣,问她老家在那里。徐丽虹说:“广东,番禺的乡下,离开广州市不远。”二姆说:“以前南越的京城就设在现在的番禺县。”说道:“走到四川,很远呢。”女佣茶水招待,问徐丽虹喝不喝咖啡,那是正中下怀。

说到往事,二姆神色黯然。叹了口气,说他们二伯原是大陆的军人,为国家出过力,可是后来只为一点人际关系就受到迫害,他、她们带着破碎的心离开那个伤心地远来南洋。她说,她们的家在陕西,接近咸阳的一个乡下,那边有好些人信奉穆斯林教;对于宗教她们的家并不怎么地认真。来到马来亚,住在甘榜里,和当地人做邻居,在生活习惯上就还不怎样地有问题。

二姆有说到她祖家的一个小市集。它叫月弯墟,不大。有三条路进出,一条入口处有一间理发店,当然是给男人剪头发的。一条入口处是一列三个店面,是卖酱油,醋和酒的。在那一点小空间里,有一间文具店,她记得她哥哥有在那里买过一张字帖,写的是:“家有二千,一日二钱,全无生计,用得几年?”那里面一点靠右,有一间清真寺。有一间屋子在门前挂一副灰到发黑的门帘,写着“戒烟谈话室”,其实那是一个抽鸦片烟的地方。她说,有些眼前的事,一下子就给忘了,但是那幼年时候,几十年前的陈年旧事,反而记忆犹新,想起来叫人不胜依依。

大伙儿谈得来郝松坚提议等晚一点大家一起去吃晚饭。徐丽虹说:“哦,对不起,我晚间有应酬。大老板生日,请客呢。”那就等到以后再见面才说罢。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3: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j。

发表于 2015-4-2 09:57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j。
岁月如流。
11/2003。

郝松坚和徐丽虹两人都想到要交换电子邮件的地址。两人都写了,徐丽虹接过郝松坚的,看了,看了,注视着郝松坚却没有说些什么。郝松坚则惊讶的说:“ximilang…?啊,ximilang,难道你便是章票莫,票莫兄?”徐丽虹不答,却说:“hsj”,我怎么没有琢磨一下,hsj可能便是郝松坚?原来你是路雨兄。”郝松坚说:“你便是票莫兄”。又说:“来,来,我以前有寄过一首诗给章票莫,考你一下:‘轻风驱走冷朔幕,应时桃李枝叶葱’。”徐丽虹凝思一下,应说:“暮霭虚映长夏树,秋风送爽霜叠重。”那是答对了。那次两人在厂里相遇,却不知道对方便是多年来有电邮来往的朋友,现在不胜感叹。

郝松坚问:“可是,怎么票莫兄变成了徐小姐呢?”徐丽虹说:“在聊天角落说话和写电邮,很多人都有所隐瞒,譬如说,把性别调换过来比较容易说话。”当然,这麽地说只是权宜之计,她之从章票莫变成徐丽虹事关那年湖南的那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情,那些对谁人都是要保密的。

徐丽虹对这家人生出了情感,她邀请她们到中国看她,说道:“几时莉鹃姐得空,陪伴二姆去我的家走一走,好不好?”她说:“在四川,我的住处有多出的两个房间,两位来了可以在那边逗留几天,我陪伴你们到我们的塑胶厂去走走,也到临近县市走走。如果是去广州,我们的家也有地方落脚,好不好?”二姆和花莉鹃她们说:“好啊,好啊。”

将要别离,郝松坚想起一件事,对徐丽虹说:“啊,花蒂玛呀。她以前读小学的时候就有写毛笔字,到得中一的那一年,新春集会,小学生们在大巴窑公园挥春,她的学校安排她作公开表演。一个印度学生写的直条是‘风调雨顺’,她写的是‘国泰民安’。报刊和电视都有报导呢。”说着,看看他的妻子,拍拍她的肩头,又摸摸她的手,自满自足的心思溢于言表。徐丽虹羡慕得“啧啧”地称赞,又苦笑地说:“写毛笔我就差啰”。这麽地说她其实可说是藏拙,她岂止是“差”而已?。她这个章票莫不曾遇着有人举办书法班,他从小到大可能都不曾拥有过一只毛笔呢。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6: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发表于 2015-4-3 12:37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k。
岁月如流。
11/2003。

世事变无常
徐丽虹别过了二姆和郝松坚夫妇。她回到旅店歇息,等待晚间去赴大老板,杨兆光先生的生辰宴会。这几年徐丽虹多次到来新加坡住的都是这一间Omara旅店。袁总也住在这里,不过两人天南地北,事先没有联络,所以来到了也不曾见着面。徐丽虹选择住在Omara是因为这里接近合成机构的办事处,和她要去,在Shenton Way的银行。这里也是一般有湿巴刹,食物中心,小商店,咖啡店等等的市区款式。

从旅店出来,顺着边旁往屋背后走,有些空旷街道,一间神庙,再一箭之遥是丹戎巴葛地铁站,从站尾走到站头是安顺路,麦士威路和罗敏申路的交界处,机构办事处就在罗敏申路的尽头,所以不远。不过,尽管如此,她也还有说过:“坐德士?走路罢。嗯,走路?坐德士罢。”以往章票莫那翻山越岭的豪怀壮志渐次地脱化,变形,变做现在这麽婆婆妈妈地嘀咕了。她在四川有一辆汽车,出门不用它那就白费了,坐久了,走路就成为例外的事情了。

宴会设在Shenton Way,一家很够格的夜总会型的酒楼里,那边有舞台表演,很是热闹,徐丽虹见过的人很多都在这里。老板的亲人,机构的高层和一般雇员,别的地方,印尼和台湾有业务关系,形同同事的很多位,等等,大家见了面。有杨兆麟,Awa Suhalu,他的两个哥哥,杨恒骓的弟弟杨东明,杨恒骓和他的新婚太太,新加坡办事处里的杨舒隆,蔡颂华,杨育庆,蔡朝欣,荣稚宁。还有何玉霞和珊仪,等等多年来见着的老朋友们。这之外,“啊,袁先生,你好,”当然少不了深圳的袁总。这是常年宴会,徐丽虹连这一次总共来过了三次。

宴会后,袁总邀请徐丽虹同乘一辆德士回到Omara旅店。明早徐丽虹就要乘坐新航十一点半的班机飞回成都,再过两天工厂也就要“开工大吉”了。袁总也是坐明天的班机,但是他是飞去香港,转上深圳的。上了电梯,互道“再见”,别过。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6: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l。

发表于 2015-4-4 09:46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l。
岁月如流。
11/2003。

第二天,这时候天色阴暗,班机走了一段跑道昂首腾空,徐丽虹外望机窗怕见阵阵骤雨。她一年之中须要飞行多次,这次心情有异,和从他变成她之后飞到新加坡的那一次又再不同。

过得了这几年,身份已定,章票莫如何如何,她已经不怎么地在乎了。事业和前途经已塑造完好,侄儿们逐年长高,也令她满怀勃勃生气,但是矛盾是有的,时间过去,有些情况就改变到叫她不怎么地习惯了。而且过了去捉不回来的往事,通常都是叫人怀念和兴起伤感的。

深圳宿舍的房友们之中几年前就已经三去其二,除了徐丽虹自己之外,余碧芬早就走回去了她湖北,武汉的家,三年后陈素云结了婚,离开了深圳的这个工作岗位,也走了,就只留下陈明荔一位是旧人。到来填补空缺的,徐丽虹不认识,所以很久以前她自己也就索性退出,让别的人住进去了。所以,前些年她去到深圳都以那里为家的老巢也早就没了。

开源塑胶厂的张鸣英和湖南“患难之交”的那位秀娟都走了。大家本来是不相识的,但是经过多年的接触,来往,生出了似断还存的无形联系,到头来各自分飞,有时事有凑巧,是会叫人感伤的。

班机飞了半个小时,机舱服务员们的工作转向乘客们。有位服务小姐笑问:“coffee or tea”?徐丽虹应说:“coffee, please。” 她叫来了咖啡,轻嘬着。

她想:“幸亏还有这边可以来往”。她是说郎霞欣。郎霞欣是用电邮沟通的,没有时空的困扰。“嗯,这午餐的牛扒相当地嫩”。刚才东南亚地区是个阴天,到得班机飞到纬度高一点天空变得晴朗。这时候碧空无云,远处的地面是迷朦的青绿和褐黄交杂的画面。

昨天,在郝松坚的家里,他、她们交换电邮地址,徐丽虹见到郝松坚给她的原来是很熟悉,写过了多年的地址,“啊…,‘luyu-hsj@hotmail.com”她想。“怎么这麽巧会是他呢?”她看着郝松坚,不是惊讶而是在心里长出一块石头。没有字眼,不过那也够了。她感到失落;通讯了多年的竟然是个非见面不可的男性,她要隐瞒性别不再可能了。她以前为在湖南发生过的那件事情忧伤,有向郝松坚透露过那一丝半缕的幽思,他回信时有说:“您老兄几时变得情绪化起来了?”这时候回想起来,她发觉她那次用的一些字眼和语调,在男女之间,已经属于体己话儿了,徐丽虹因而感得尴尬。她想:“他知道了我其实是个女性,以后写电邮我就有所畏忌,不免束手束脚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7: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m。

发表于 2015-4-5 10:36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m。
岁月如流。
11/2003。

她又想,“嗯,郝先生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可以做个道义之交。是带有感情的话呢就不可以对他说了。”想到他用那几句古诗作投石问路的通行口令,倒也有趣。

徐丽虹坐在机舱的左面窗边,现在太阳已经西斜,她拉下窗帘遮掩着阳光,可是遮掩不了那朦混,窜走的心思。“嗯,303-2 321-7656--  22-12-62-12--.”她想:“郝松坚有说他二姆早年喜欢听的歌曲之中,就有这首《断肠红》。”对吴莺音的歌她自己有好几首有印象,这首《断肠红》她不陌生。

郝松坚寄来那首古诗的时候,有抄相关的一段注解,它说--
  [断肠花:
   断肠花,秋海棠之异名。
   “锦字笺”:- 旧传昔有女子怀人不至。泪洒地。遂生此花。
           色如美妇而甚媚。名断肠花。

“52-2--35302123-  16↓5↓6↓5↓6--5↓3↓2↓--” “哎呀…,那个人走了,可能是变了心,也可能是羁留外地回不了来。”“yea,也可能他从来都不曾对她这个女子有过什么感情。”“2--6-5612--2125-32013027-6--” “感情这样东西真的勉强不来”。“3032323210765-6--  22126-212--”。

想起余碧芬她们,合久必分,她想:“就算是郎霞欣,人各一方,各人忙自己的事务,过自己的生活,虽然六年来,一年之中总还有两次,三次电邮来往,可是还继续得多久呢,那是个问题。”现在,她觉得郝松坚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地可以共通心声了,那就只剩下郎霞欣一个人了,而这唯一的一位,可能不久后也会逐步淡忘,消失掉了。她的心就像铅一般地重。“以前的衣香靓影,如今是一片凄清,怎叫那春花如锦只剩下寂寞空庭。”

徐丽虹早一两年有去过郎霞欣在新加坡的家。它在私人住宅区里,一间排屋的二楼上。一层楼只有前后两间卧房,她租的是后房。前房住的是一个白种人少妇,是个派在新加坡做通讯记者的。徐丽虹那次上去,两人动手煮午餐吃,饭后喝的三合一咖啡她记得是Cafe21。郎霞欣在那间厂里的职位是生产总监,那是生产经理之下,生产监督之上的职位,是厂方所倚重的职员。现在她被调了去吉隆坡,去面对一项重点挑战,但是在徐丽虹的心目中,她还是住在这里的。徐丽虹不久前有在她住过的屋子门前经过,那就有过门不蒙延入的感觉,凭空生出我身孤单的幽怨。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7:05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459
帖子 201
威望 25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17: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n。

发表于 2015-4-6 06:32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12n。
岁月如流。
11/2003。

“嗯,怎么办?”她问她自己。她是说那什么“人生难得连心伴”的事情。她是说戴泽绅的那件事情。她想:“有些事情连母亲,兄嫂,侄儿都不便直说,和外面的人交往就更加不是永久的办法。”她暗生一个念头:“来日方长,看来终须有个‘连心伴’才是合适的处理方法。”到得喝下午“茶”的时候,徐丽虹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决定要和戴泽绅结婚。她想:“一回到家里,我便用手机和他联络,告诉他‘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叫他到厂里来会面。她想:“不要拖延,回到了家马上就打电话,别让个其他的什么她‘捷足先登’那就糟糕了。”她:“是嘛,我会恨死她。”她又想:“谁敢?看我不打破她的头颅!”

真要动粗那是不致于的。但是,虽然在事业的拼搏方面,她的冲劲如旧,然而到了这个阶段,“人去楼空”,在心灵上徐丽虹已经质同弱柳,飞絮无依,如果连戴泽绅也都离她而去,那麽她就会发蛮了。

稍微松弛一下,徐丽虹想回郝松坚寄给她的,有“轻风驱走冷朔幕”的那首古诗,不必怎么地琢磨就全文都念得通了。郝松坚说它是一个姓宋的新加坡人写的。徐丽虹记得他有说是那个人在1999年写的。它是一首长篇杂言古体韵律诗。
诗曰:-
《听洪女士唱断肠红》
轻风驱走冷朔幕, 应时桃李枝叶葱。
暮霭虚映长夏树, 秋风送爽霜叠重。
雁过藕残曾几日? 凛气渗人又寒冬,
如今序转春复到, 绮丽旧事忆何从?
天艳地暖花竞发, 斯人憔悴倚绣闼。
人生难得连心伴, 泪洒成花负华发。
眼前似觉院荒芜, 花木凋零天地枯。
断壁衰草郁思凝, 斜阳孤影立亭亭。
待到夜来虚悬一弯残月, 衬托数点失色残寒星。
盼得朝阳复绚烂, 几时又见朦胧细雨如雾如烟,
愁云盖顶, 无端挑起哀绪万千。
哀怨凄清, 哀怨凄清, 洪女士唱出万壑情。
真个心仪听恨晚, 刻划深, 依稀同属尘世感性人。
断肠花、断肠红, 仿若莺音现形容。
若是莺音此时到, 当惊唱工两相同。
□□□□□


06/04/2015。

全书完



发表于 2015-4-6 06: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全书黏贴完毕。

以前荷塘在《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2g》,网页: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50.html
写评语说:“不过那也好。是个女子,我在小说的漫长篇章里,把他那个硬性做事,“劈邻胖郎”的章票莫,不露痕迹地转型做个有婉约潜质的女性。”。

章票莫的脑电波在徐丽虹的遗体上寄生,时隔多年,现在小说黏贴完毕,我们见到了执笔者逐步地把他淡化成婉约,幽怨的徐丽虹;他变成个真正的女人了。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8 17:25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0 11:0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275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