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飞虎队”英雄——南洋侨生何永道
林木水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8201
精华 2
积分 1273
帖子 559
威望 69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7-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7 21: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飞虎队”英雄——南洋侨生何永道

2009-12-13

  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今年9月26日开幕时,参与盛会的新加坡人何永道的昔日照片和英姿,出现在纪念馆“海外华侨回国参战”展区。
  68年前,在马来亚怡保小镇出生的何永道阴差阳错被卷入中日抗战的历史长河中,他报考当时中国国民党政府的空军部队,成为“飞虎队”(Flying Tigers)成员,驾着破旧的老式飞机在中国上空与日本人作战、在缅甸公路执行空中掩护等任务……
  今年89岁的何永道健康壮硕,神采奕奕,和儿子、媳妇同住在白沙的公寓式组屋里;他接受本报专访时缓缓翻动收藏了65年的飞行记录,翻动了“飞虎队”的历史……
  高龄89岁的何永道身边,总有飞虎队时期的战机模型。(曾坤顺摄)
1941年7月至10月间,受中国国民党蒋介石政府要求而在昆明市郊筹建航校的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在美国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重金招募了200多名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来华,正式成立“飞虎队”(Flying Tigers,全称是“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简称AVG ),协助中国抗日。
  当时,控制了中国的港口和运输系统的日军,几乎使国民党政府与外界隔绝。“飞虎队”这一小队的空战人员驾着破旧的老式飞机,在中国的上空与日军作战,并在缅甸公路执行空运给养或空中掩护等任务。
  出生于马来亚(现在的马来西亚)怡保小镇的何永道当时正在香港大学攻读,他怎样也想不到当时在中国大陆延烧的烽火,竟会烧到他身上……
南洋侨生被卷入中日战争
  1941年12月8日,香港启德机场遭到日军轰炸。面对动荡时局,人心变得不安,生命显得脆弱,何永道在铜锣湾的一座天主教堂受洗,用他的话说,是为自己“买好保险”。
  受困港大半年多后,他侥幸逃到广州中山大学念工程系,但没多久,这名南洋侨生看到国民党招聘空军的广告,于是决定报考,为抗日战争洒热血。

年轻飞虎何永道帅气十足。
  何永道当时和父母家人完全失去联系,也不想回返已被日军占领的马来亚。他当时当然想不到“报考空军”这个决定,竟然是影响自己人生走向的关键。身材矮小的他身高仅5英尺4英寸,报考空军时还遭到多人取笑。
一枝口红和好运
  1942年秋,何永道接获通知,到桂林参加录取考试和接受体检。在桂林期间,他一度用完盘缠,幸亏离开香港时藏在身上的一枝口红及时发挥了作用:在硝烟四起的年代,口红因稀有而值钱。他卖掉口红所得足够应付几天生活费。
  参加空军考试时,幸运之神一再眷顾他。笔试考卷中有一张考“三民主义”,华文不好的何永道进港大前曾在岭南大学浸濡一年,当时华侨班教的正是“三民主义”。另一考卷须用英文书写,对从小在怡保圣麦克书院求学的他来说,更是占尽便宜。
  不过,测试视力时,何永道没过关,但幸运之神再度出现:他之前在餐馆结识的朋友替他向考官说情,考官最终给了他另一次机会;他终于过关!
牧师找来将军做保
  考完以后,何永道回返中山大学等候消息。一个月后获通知确定被录取,但必须找有头有脸的人做担保人。

“飞虎队”战机的机首都是“鲨鱼头”。(互联网图片)
  他皮肤黝黑,剪着平头,长得几分像日本人,又来自南洋,祖籍虽是广州顺德,当时却是一名无亲无戚的落难学生。整整两个星期,他找不到人当担保,在心情非常沮丧的时候,他生命中的贵人又出现:
  当时收留他的学生服务社牧师,把他带到国民党将军何国平面前。何将军问了几道问题后,便在担保书上盖下印章,何永道高兴得只差没跳起来。
  打包好行李,何永道到桂林报到,再到昆明接受两个月的飞行前期训练。他记得同班120人当中包括来自怡保的姚兆华。姚兆华后来成为“飞虎队”战斗机师,何永道则成了轰炸机机师。
  完成昆明培训后,何永道被送到拉哈尔以确定是否适合飞行,之后在当地开始接受飞行训练,完成60小时的训练后,才从孟买坐船前往纽约,再改搭火车前往凤凰城,在美国的私人飞行学校接受一年集训。
  在美国受训,何永道称之为“奇迹般的一年”。训练艰苦,何永道一再提醒自己绝不能放弃。中国受训机师英文差,他成了他们的翻译和非正式领队。
  1944年9月,何永道回到重庆,被编入中美联队第一大队的第一中队,基地在陕西的汉中。当时虽已临近二战尾声,何永道还是有机会参加轰炸日军基地、火药库、火车库等任务。
动荡时局缔造美满婚姻

何永道当年驾驶Mitchell B-25轰炸机执行任务。(互联网图片)
  在那段与死亡共舞的硝烟岁月,何永道幸运的毫发未损。战后,基地转移到汉口,飞行任务改为修复任务,运输物资到各地,帮忙重建工作。
  当时局势充满变数,国共会谈眼看就要破裂,中国又将卷入残酷内战。何永道下定决心不卷入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内战。他以在南洋的父母已年迈为由,请了长假回到怡保。
  三个月后他再次回到中国,并在上海加入中央航空公司,成为民航机师。当时中国有两家民航公司,另一家是中国航空公司。这项工作让他有机会飞遍中国的美丽山河,从乌鲁木齐、哈尔滨到昆明、台北等。
  1949年5月5日,上海局势动荡不安,何永道与他追求了一段时间的葡萄牙华裔混血儿罗慧敏(Augusta Louis Rodrigues)匆匆完婚。两人在汉口时便已认识,后来在上海重逢,有情人终成眷属,婚后育有二男一女,家庭美满。罗慧敏在1977年离开人世。
为新航训练逾260机师
  1949年国民党退到台湾,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都被困在香港,不久便发生了“两航起义”:机师投奔中国新政府。何永道记得停在香港的81架飞机中,八架“北飞”抵达北京,当时迎接他们的是中国总理周恩来。何永道当时虽然也签了名,但没有“北飞”,而是选择回南洋。
  1951年,马来亚航空公司开始接受亚裔机师,当时失业和受困在港的何永道举家迁回南洋。马来亚航空公司是新航的前身,当时的总部设在新加坡加冷机场。
  何永道刚加入时,月薪650元,比白人机师低,经过一番争取后才得到公平待遇。
  作为新航先驱机师之一,他前后训练了超过260名新航机师,可说立下不少功劳。
  何永道1980年退休时是B747机长,在公司服务了29年。包括抗战执行任务在内,他一生的飞行时间超过2万小时。在新航服务期间,他的乘客包括了国家首长、总统、总理、苏丹等。
  虽然不再坐在驾驶舱,明年3月便满90岁的何永道依然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今年夏天,他独自到欧洲玩了五个星期,9月飞到南京出席空军纪念馆开幕礼。
  记者找上他时,他刚刚从吉隆坡参加一项婚礼回来,访问当天他又约了老朋友吃饭,第二天再飞去澳洲探望女儿。
  他至今还经常打高尔夫球,过去还是网球高手,也爱游泳,而为了保持思路敏捷,他经常和朋友玩桥牌。
飞虎队小档案
  ● 由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筹创、指挥的“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飞虎队”在1942年7月4日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1943年3月又被改编为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后来升任少将。
  ● 从1941年底到1942年7月,“飞虎队”在华作战期间共有24人在战斗中牺牲或失踪,击落日机近300架。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志愿航空队以3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
  ● “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名闻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
  ● 截至抗日战争结束,飞虎队共击落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飞虎队多数队员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嘉奖。有10多名飞行员获得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
  ● 1946年4月战争结束后,“飞虎队”解散。
  ● 根据飞虎队第十四航空队协会1995年所出版的会员指南,飞虎队在1941年12月20日至1945年12月15日期间共有队员3266人,除了65人外,其余都是美国人。
  非美国人中,绝大部分(33人)后来落户台湾,另外6人定居香港,留在中国大陆的仅5人。来自南洋地区的五名队员当中,三人后来定居新加坡(包括何永道,到美受训但没来得及参加战事的方守义,以及Willard Lee),回返马来西亚的两人则是姚兆华和Raymond Wong。
《联合早报》
顶部
林木水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8201
精华 2
积分 1273
帖子 559
威望 69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7-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3-17 21: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抗战时曾参与轰炸日军基地

作者:何帆燕
来源:南方都市报

    父亲在上世纪初移居马来西亚,于橡胶业中开拓了商机。出生于马来西亚,到香港求学却被战火所打断,毅然报考空军成为一名抗日战士,受训后于美国毕业,旅居新加坡的93岁老者何永道极有可能是首次被发现的乐从籍“飞虎队员”。

    因《乐从华人华侨历史》一书的编纂,采写团队成员朱忠兵几经周折获悉了上述消息,经由新加坡顺德会馆会长游永杰联系到了何永道,并特邀新加坡当地的冯玉珊博士与老人进行访谈。不过,朱忠兵也坦言:“因目前国内对于‘飞虎队员’的界定有争论,有种说法是一定要是曾驾驶飞机飞跃过驼峰线的才能算是正式的飞虎队员,因此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飞赴其居住地新加坡再次确认。”

    战火中辗转求学 报读空军

    据冯玉珊说,何永道告诉她,其父母来到马来西亚,当时,马来西亚的橡胶业发达,其父亲从对工人割橡胶时脚上鞋子极易破损的现象中看到了商机,决定开拓制鞋业。父亲是在回乡寻找制鞋师傅时与母亲相识并结婚的。何永道记得,当时父母拥有三个鞋铺,店号“兴和鞋铺”,“兴和”二字寄托了普通百姓家和万事兴、一本获万利的朴素梦想。

    何永道上有姐姐、下有弟弟,他曾就读香港,后辗转到了广州。据其采访者新加坡人冯玉珊博士的记叙,1940年何永道入读香港大学,当时香港富商胡文虎约见学生,帮助那些经济未算充裕的学子潜心攻读,每人资助500港元。何永道告诉冯玉珊,当时自己独自到湾仔领取现金和药物的情景至今未忘。当时国内已战火纷飞,他记得1941年12月8日那天在学生宿舍里听到的凄厉警报声和紧接而来的爆炸声,与家人失去联系的他只能待在学校里等待转机。虽后辗转至广州入读中山大学,但战争已无法令他静心读书。他告诉冯玉珊,当听到广西桂林招收空军时,自己十分兴奋,便跟同学奔赴当地。

    考试非常严格,但他幸运中选。何永道告诉冯玉珊,1942年秋,他接到通知要到了桂林去参加录取考试和接受体检,其中一份考卷需用英文作答,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但其后的视力测试却不过关,他怀疑这与当时的灯光昏暗有关,向考官说情,被恩准再考,竟通过了。

    与美军同受训 曾参与轰炸任务

    冯玉珊在记叙中详细写下了何永道告诉她的受训过程。训练是与美军一同进行的,分五个阶段:预备飞行受训两个月,后接受作战训练,学习如何操作轰炸机。“1944年,他们在美国毕业,每个阶段他们都在不同的空军基地受训。当初180人参加训练,毕业时只有90人。因飞机都有老虎标志,故称‘飞虎队’。”

    据冯玉珊的记叙,1944年9月,何永道重回重庆,担任中美联队第一大队的第一中队飞机师。虽战争已接近尾声,但何永道还是参加了轰炸日军基地、火药库、火车库等战斗任务。抗战结束后,他的任务改为运输物资到全国各地和帮助战后修复。至解放战争爆发,他返回洋,伺奉父母。几个月后,再回中国,加入当时的中央航空公司做民航机师。至1949年与葡萄牙华裔罗慧敏结婚,才回到南洋,加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后,专心培训机师,而其驾驶的飞机上搭乘过的客人中不单有普通平民,也有总统、总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2 22: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85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