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7426
帖子 7723
威望 96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21 10: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84)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星期四;  西拉多丽亚,靠近基安蒂的格雷沃

现在想起当晚发生的事,加布里埃尔感觉好像贝尔里查蒙在用一根汤匙挖空他的肚子。失去父亲已经很糟糕了。但丹尼尔的信以及它所导致的结果更具灾难性。他的人生好像一匹布从上到下被撕得支离破碎。如果这封信让他陷入困境,那么杀死马蒂亚斯更使得事情无限地恶化。他的父亲不是他之前认为的那个人。他的谎言毒害太深。但加布里埃尔自己比骗子更坏。他是一个杀人凶手。他竟然做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行为。由於他的人生的基本元素被暴露得如梦幻一般,他怎么可能还有信心去面对它们呢?

他在成长过程一直以为他的母亲是一个美术老师名叫凱瑟琳。她是生下他后难产而死的。加布里埃尔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就会内心爭扎感到内疚。他看到父亲的孤独与难过,自己也为此而感到自责。他的成长都在承受这个重担,结果完全是假的。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他的历史只是一个故事,编造来保护丹尼尔和马蒂亚斯参与的一件可怕的事所造成的后果。为了他们,他被迫离开他的出生地,耒到一个陌生的土地。谁知道他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如果他是在苏格兰而不是在意大利长大的? 他感觉漂浮不定,无根,而他的出生权力被刻意地欺骗。

他的煎熬由於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而变得有如雪上加霜,时常无故发抖,就好像木偶戏台上被操纵的一个木偶。每一次当他听到汽车的声音,他就变得很紧张,躲在墙背后,相信是警察在乌苏拉的坚持下过来抓人的。他曾经尝试掩盖他的踪迹,但他没有他父亲的经验,他恐怕他做得不很成功。

但隨着时间慢慢地过去,经过几个星期把自己关起来,好像一只生病的动物,他开始振作起来。渐渐地,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克服他的内疚感,他告诉自己马蒂亚斯在过去二十多年一直过着自由而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必为卡特里奥娜的死付出任何的代价。他所做的只不过强迫马蒂亚斯补偿他们 – 包括卡特里奥娜,丹尼尔和加布里埃尔自己,被盗走的生活。从丹尼尔灌输给他的道德观点看来,这样的解释并不完全滿意,但坚持这个信念还是足以让加布里埃尔尝试向前看,让他的内疚得以包容,他的痛苦得以舒缓。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7426
帖子 7723
威望 96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21 10: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有一个最大的推动力让他向前看。他要找到原本属於他的家庭,他一直响往的宗族,以及他所属的族人。他要找回被剥夺的家,一块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居住的土地。但他知道他还没有准备好。他必须先让自己头脑清醒,然后才尝试去见布罗德里克麦克连南格兰特爵士。他从他的父亲的信,从马蒂亚斯以及从互联网所得到的一点讯息,并不足以让他去认亲。加布里埃尔知道他必须撐得住,让他的故事站得住脚,万一那四月晚上发生的可怕的事回来困扰他。

现在看起來真的发生了。那个他妈的贝尔里查蒙,她的追根问底以及她的决心,将会把他过去几星期来好不容易维持的一点希望给摧毁了。她知道她发现了一些东西。加布里埃尔很少与媒体接触,但他很了解她现在已经有了她要写的故事的主题,她不会这样轻易地放弃,一直到她能够从他那里得到她要的东西为止。当她发表她的独家报导,他拥有的任何和他母亲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希望将破灭,布罗德里克格兰特不会高兴包容一个杀人犯。加布里埃尔不能让它发生。他不能第二度失去所有的东西。这并不公平。这真的很不公平。

不知何故,他仍然镇定,与她长时间的互相对视。他必须找出她真的知道些什么。〝你认为它是怎么发生的?〞他说,脸上有点嘲笑的意味。〝或者我应该说,你打算怎样去告诉这个世界?〞

〝我想你杀死了马蒂亚斯。我不知道这是你计划好的,还是一时的突发事件。但正如我说的,有一个证人可以证明你们那天较早时曾经在一起。唯一一个原因他没有报警,是因为他不了解他所见到的重要性。当然,如果我去向他解释。。。嗯,这不是什么火箭科学,是吗,亚当? 我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找到你。我知道意大利警察是出了名的慢三拍,所以他们可能花多一点时间。你还有时间去寻找你祖父的保护,我是这么想的。噢,但他不是你的祖父,是吗? 那只是我的一点幻想吧。〞

〝你不能证明什么,〞他说。他倒完最后剩下的酒在她的酒杯里,然后走去酒架拿另一瓶酒。他感受到被迫至一隅。他刚通过一个可怕的考验。现在这他妈的女人又来剥夺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希望。他的挑战是如何给她一个机会,让他不必采取任何手段去阻止她告发他。

他回头瞥了她一眼。贝尔现在根本没注意他; 她完全专注在她的追逐中,集中精神在如何将这个面谈转为她寻求的方向。心不在焉地,她说,〝有很多办法,而我知道所有这些办法。〞

他已经给她机会,她却偏离了它。他的过去已经腐败到无法救赎的地步。他现在只剩下将来。他不能让她把它拿走。〝絕对不能,〞他说,他走到她背后。

在最后一秒钟,她突然有所惊觉,当她转头一看,一把闪闪发亮的刀,正往她的身体剌过来。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4-4-21 10:58 编辑 ]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364
帖子 3458
威望 383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22 16: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6 15:5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11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