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5264
帖子 6672
威望 858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19 09: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83) (j)

时间飞逝。最后引起他注意的是从阳台上传来的脚步声和喋喋不休的谈话。马克思和卢卡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对於演出的成功充滿欢愉之情。当他们看到眼前血淋淋的画面,他们突然停下脚步。马克斯开口咒骂,卢卡在胸前画个十字。然后罗多与乌苏拉进来。她看到马蒂亚斯,张开口想呐喊却叫不出声来,她跪下來,爬向他。

〝他杀死我母亲,〞加布里埃尔说,他的声音平淡而冷漠。

乌苏拉转头向着他,嘴唇向后翘,大声吼叫。〝你杀死他?〞

〝对不起,〞他低声地说。〝他杀死我母亲。〞

乌苏拉抽噎地哭。〝不,不,这不是真的。他连一只苍蝇都不舍得伤害。〞她伸出她的手试探,指尖轻触马蒂亚斯僵死的手。

〝他有一把枪。在信里有提到。丹尼尔留下一封信给我。〞

〝他妈的,我们该怎么办?〞马克斯喊着,将乌苏拉与死者分开。〝我们不能报警。〞

〝他说得对,〞罗多说。〝他们会拿我们其中一人作替死鬼。我们其中的一个非法移民,而不是这个画家的儿子。〞

乌苏拉大力地用手掩脸,手指叉开,好像要把她的面厐扯开。她的身体因干呕而引起一阵痉挛。然后明显地,她不知那来的力量,脸上还沾染着马蒂亚斯的血,样子滑稽像夜间恐怖的变装,惨叫一声,冲向加布里埃尔。

马克思和卢卡下意识地站在她与加布里埃尔的中间,将她拖回,不让她的手指去抓他的眼睛。喘着气,她吐唾沫在地上。〝我们爱你如自己的儿子,〞她哭泣着说。然后又讲一些德语,听起来好像在诅咒。

〝他杀死我母亲,〞加布里埃尔还是坚持。〝你知道吗?〞

〝我希望他杀了你,〞乌苏拉尖叫。

〝拉她出去这里,〞罗多喊道。

马克斯和卢卡将她拉起来,半扶半拖地走向门口。〝你最好祈祷我不会再见到你,〞乌苏拉在消失之前大声叫喊。

罗多蹲在加布里埃尔旁边。〝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父亲留下一封信给我,〞他摇摇头,因震惊和酒醉日光呆滞。〝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是吗? 他杀死了我的母亲,但将坐牢的却是我。〞

〝不,他妈的,〞罗多说。〝乌苏拉不可能去报警。这将和她一向坚信的互相抵触。〞他用胳膊搂住加布里埃尔。〝此外,我们不能让她把我们都拖下水。我们不能回到以前的路。马蒂亚斯已经死了,我们已经帮不了他。沒有必要把事情弄得更糟。〞

〝她将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加布里埃尔说,身体靠向罗多。〝你听到的。她说她想要伤害我。〞

〝我们会帮你,〞罗多说。〝我们都爱你,小老弟。她最后也会记起她也是爱你的。〞

加布里埃尔 将头埋在他的双手里,让眼泪直流。〝我将怎么办?〞他哭着说。

一旦他的抽泣停止,罗多把他拉到身边。〝我讨厌这听起来好像冷酷无情,但你必须帮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马蒂亚斯的屍体移走。〞

〝什么?〞

罗多张开双手。〝没有什么屍体,没有什么谋杀。即使我们无法阻止乌苏拉去报警,如果找不到屍体,他们也是会白费心机办理这件事的。〞

〝你要我帮你把他埋了?〞加布里埃尔声音微弱,好像这是一件他难以办到的事。

〝将他埋了? 不。屍体埋了总有办法找到。我们将把他抬去毛里齐奥的牧地,他那里的猪什么东西都吃。〞

到了第二天早上,加布里埃尔知道罗多做的是对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4-4-20 11:01 编辑 ]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274
帖子 3415
威望 378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22 16: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19 21:3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78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