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5264
帖子 6672
威望 858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16 21: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83) (c)

亲爱的加布里埃尔,

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关於你的真相,但总觉得不是对的时机。现在我将要死了,你有权知道真相,但我又害怕告诉你之后,万一你因此而离开我,留下我独自一个人面对死亡。因此我写这封信给你,当我走之后你可以向马蒂亚斯拿。尽量不要对我太无情。我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但我这样做全是为了爱。

我第一件事要说的是,虽然我告诉你很多谎言,但有一件事却是真的,千真万确,我是你的父亲,我爱你远远超过任何人。当你希望我还活着你就可以杀死我的时候,稍等一下。

这个故事很难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但就从这里开始吧。我的名字不叫丹尼尔波蒂厄斯,我不是来自格拉斯哥。我的第一个名叫麦可,但每个人都叫我麦克。麦克普伦蒂斯,是我以前常用的名字。我是一名煤矿工人,出生并成长於法夫威姆斯的牛顿。我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女儿,米莎。当你出世时她四岁。但我在这里讲得太快了,因为你们两人有不同的母亲。我必须解释。

我有一件擅长的事,除了挖煤之外,就是画画。我在学校擅於画画,但像我这样的人在当时并没有出路。我只好去挖煤,就这样。然后矿工福利会开办一个绘画班,我因此有机会向一个正式的画家学习。事实证明我有画水彩画的天份。大家喜欢我的画,我有时卖画给他们,赚一些钱,至少在一九八四年的矿工罢工之前,当人们还有余钱买奢侈品的时候。

一九八三年九月的一个中午,我从早班放工,阳光明媚,我於是拿了画具,走到远处一个村庄的山上作画。我画的风景是透过一些树干了望大海。海水波光粼粼,我还记得它美得不像真的。无论如何,我全神贯注於作画,没去注意其他东西。突然有一个声音说话,〝你画得真好。〞

有一点让我立刻注意到的是,听起来她并不惊奇。我已经习惯人们感到惊奇,一个矿工竟能画出这么美的风景。就好像一只猴子在耍把戏,或诸如此类。但她不是。卡特里奥娜不是。从第一个时刻开始,她是以与我平起平坐的地位和我谈话的。

真吓坏了我,你知道吗。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突然间有人就在我旁边和我讲话。她看到我不知所措,笑着对我说对不起打打扰了我。在那时,我注意到她长得真美。头发与寒鸦的翅膀一般乌黑,骨骼的结构如用凿子雕刻得完美无瑕。眼晴是那么地深邃,以致你必须很近距离才能确定是什么颜色〔顺便地说,像牛仔布一般的蓝〕,还有她灿烂的笑容,可以融化太阳。你是那么地像她,有时它牽动我心,使我想如小孩一般地哭出来。

所以,我在树林那里,与这个迷人的女子面对面,一时讲不出话来。她伸出她的手说,〝我是卡特里奧娜格兰特。〞我几乎呛到自己,清一清我的喉咙,好容易讲出我的名字。她说她也是一个画家,一个玻璃雕塑家。这让我感到更加惊奇。我遇到的唯一另一个女画家是与我一起上绘画课的,她的画画得并不怎样。但我就是知道,卡特里奥娜能够达到她作为一个玻璃雕塑家的专业要求。她走起路来充滿自信,除非你具有真材实料才会这样。但我又讲得太快了。

无论如何,我们谈了一些我们的兴趣,喜欢做什么样的创作,我们谈得很投缘。对我而言,我很感激任何人与我谈艺术。我很少有机会看到真正的画展,可以这样说,只有那些在柯科迪艺术画廊的作品。但事实证明,那里还有一些很好的作品,能夠在早期多少帮我开拓视野。

卡特里奧娜告诉我她有一间工作室和一间小屋在大路,告诉我有空过来参观。然后她与我告别,我感觉好像一天的光芒顿时消失了。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274
帖子 3415
威望 378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19 23: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19 21: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9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