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5270
帖子 6675
威望 858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15 10: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83) (b)

搭巴士到火车站,改乘火车到锡耶那,然后坐马蒂亚斯的小型货车到托蒂别墅,两人几乎没有讲话。悲伤笼罩他们,低头不语,肩膀垂陷。直到他们抵达别墅,饮酒是他们两人唯一的解決办法。值得庆幸的是,普艺剧团的其他团员很早就出发到格罗塞托演出,留下加布里埃尔和马蒂亚斯独自埋葬他们死去的亲人、朋友。

马蒂亚斯倒酒,把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加布里埃尔前面。〝就是这封信,〞他说,坐下,卷一支大麻卷烟。

加布里埃尔拿起信封,又将它放下。他喝了大部分的酒,然后用一根手指在信封边缘移动。他又再饮酒,分享一口大麻卷烟,然后继续饮酒。他无法想像丹尼尔有什么东西告诉他需要用这么多张纸。它暗示有什么大事情要揭露,而加布里埃尔不大肯定他想要现在揭露。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挺住不看他过去失去的记忆。

在某一个时间点上,马蒂亚斯起身去放一个音牒在他的移动播放机上。加布里埃尔惊奇地发现和他先前听的是一样的音乐,认得出那奇怪而不和谐的音乐。〝父亲同样寄这个音乐给我,〞他说。〝他要我在今天播放。〞

马蒂亚斯点点头。〝杰苏阿尔多。你知道的,他谋杀了他的妻子和她的爱人。有人说他杀死了他的第二个儿子,因为他不肯定他到底是不是他真正的父亲。按说,还有他的岳父,因为这个老人要复仇,而他起初也复了仇。后来他后悔,将他剩下的下半生献身於写作教堂音乐。这只是表明,你可以做了可怕的事,但还是可以找到救赎的。〞

〝我不明白,〞加布里埃尔说,感到很不自在。〝他为什么要我听这个?他们已经喝了第二瓶酒,在接第三瓶。他感到有点接近模糊,但还不太严重。

〝你真的应该读这封信,〞马蒂亚斯说。

〝你知道上面写什么,〞加布里埃尔说。

〝多多少少。〞马蒂亚斯站起来,走向门口。〝我要去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读这封信,加布里埃尔。〞

这是很难不令人觉得,这一封信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送交给他,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很难避免地恐怕这世界从此改变了。加布里埃尔希望他可以不去理它,不要打开它,让他的生活继续如常。但他无法不理会他父亲留给他最后的这一封信。匆忙地,他拿起信封,撕开它。一看到熟习的笔迹,他的眼睛湿了,但他勉强自己读下去。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274
帖子 3415
威望 378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19 23: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20 13:5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05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