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5:4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小时候读过这样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被同伴驱逐的蝙蝠-寓言故事


       很久以前,鸟类和走兽,因为发生一点争执,就爆发了战争。并且,双方僵持,各不相让。

  有一次,双方交战,鸟类战胜了。蝙蝠突然出现在鸟类的堡垒。“各位,恭禧啊!能将那些粗暴的走兽打败,真是英雄啊!我有翅膀又能飞,所以是鸟的伙伴!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时,鸟类非常需要新伙伴的加入,以增强实力。所以很欢迎蝙蝠的加入。

  可使蝙蝠是个胆小鬼,等到战争开始,便秘不露面,躲在一旁观战。后来,当走兽战胜鸟类时,走兽们高声地唱着胜利的歌。蝙蝠却又突然出现在走兽的营区。“各位恭禧!把鸟类打败!实在太棒了!我是老鼠的同类,也是走兽!敬请大家多多指教!”

  走兽们也很乐意的将蝙蝠纳入自己的同伴群中。

  于是,每当走兽们胜利,蝙蝠就加入走兽。每当鸟类们打赢,却又成为鸟类们的伙伴。

  最后战争结束了,走兽和鸟类言归和好,双方都知道了蝙蝠的行为。当蝙蝠再度出现在鸟类的世界时,鸟类很不客气的对他说:“你不是鸟类!”

  被鸟类赶出来的蝙蝠只好来到走兽的世界,走兽们则说:“你不是走兽!”

  并赶走了蝙蝠。

  最后,蝙蝠只能在黑夜,偷偷的飞着。
顶部
珊瑚草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73282
精华 9
积分 13560
帖子 6444
威望 672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0-9-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6: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39 michaelji 的帖子

纪先生可不可以指出有哪个人反对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可能纪先生不知道,行动党也曾说过一个有能力的反对党对国家是有利的。

王瑞贤先生同样认为“优秀的反对党同样是国家之福”。所以在这一点上,似乎没有分歧,何来争议?

但对于目前反对党的素质,王瑞贤认为“还很难让人有所定论”,纪先生可能看法有所不同,希望能看到纪先生的精彩论述。

不过这和“組屋底層”应该没什么关系。
顶部
狮城论剑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022
精华 0
积分 666
帖子 330
威望 33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6:3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4-10 15:38 发表
此外,我對劉程強先生也非常尊重。尊重他數十年如一日地對下層民眾的關注。(請不要再跟我說每個議員皆是如此,都在底樓接見的鬼話了)這位潮州怒漢,他注定將成為新加坡歷史上最重要的幾位政治家一樣名垂青史。

最後一句話,大家不要急著笑。我們三四十年後再來看。也許要不了那么長時間。



哈哈哈哈,放心,本地并不缺少对阿刘尊重的人,这点你不用那么自命不凡。阿刘亲切招呼过的人一大把,乖乖听话写文章支持他的也不少见。但是像阁下这么感动的,还真是少见。哇都谈到青史了,这未免太深情了吧


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天生激情的人找了个佛院的饭碗,真是够忍耐,佩服。这种人的确厉害。
顶部
狮城论剑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022
精华 0
积分 666
帖子 330
威望 33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6:3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41 robot 的帖子

移民厅的人不好把蝙蝠误当人才引进的,如果这样那我们要去找议员谈谈了。
顶部
光之子 (童緯強)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禮教傳人、名教志士


UID 16679
精华 3
积分 27094
帖子 13414
威望 1360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2-29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7:01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誰來判斷一個反對黨是否有能力、是否優秀?
是執政黨?還是人民?




又逢一年交子時,此歲今宵最漫長
小雪已過大雪去,待小寒來候大寒
夏秋去兮冬至來,明年新春雪海藏
一年復始四季輪、冬至正是待春來
凜寒冰雪正思融、溫煖春風已欲吹
平安過冬盼新春,佳節雙慶樂無窮
祝諸位冬至快樂!祝炎黃子孫永世興盛,願姬漢舊邦長久安泰。

顶部
珊瑚草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73282
精华 9
积分 13560
帖子 6444
威望 672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0-9-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7: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45 光之子 的帖子

现在是这里的网友在谈反对党的素质。

谁来鉴定网友有没有谈论的资格?
顶部
两极使者 (两极哲理研究会)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6579
精华 2
积分 1437
帖子 673
威望 76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7-26
来自 九重天外天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7: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38 michaelji 的帖子

不必客气。言不由衷的客气还不如没有,真的。

不想讲两极哲理团队的话太多,以免广告之嫌。别的我不知道,但两极使者,一般情形下有三人以上,的确是个公共马甲。阁下“着相”的典型,什么都讲资格,深得儒家传统之累,道声辛苦吧。可能在你们看来有点哲学的爱好都是要讲资格的,但是我们什么都不在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吧,请多指教了。

我们都不认为刘议员是坏人,但这跟个体的政治选择是两回事。说到他在组屋楼下接见选民,这件事实在不必令你如此动情而煽情吧?你知道议员都是拿薪水的吗?拿了薪水当然应该好好做事,这有什么异常煽情的地方吗?至于他们要不要动用点资金租借有冷气的地方,那也是他们的选择,并不是什么万不得已。以选民的角度来讲,一个更舒服和更可以保证隐私的地方是不会有人拒绝的。说到议员这个角色,十多年前我就接触过中国来读书的有志青年们,他们知道任何公民都可以参选之后大呼有趣,直言为什么不,就连兼职议员的薪水都高过他们的教授。而且说加入反对党更容易。
当然这些年轻人的看法真的是很年轻。但是这是事实。




两极哲理:善性前极带来善性后极。
何不抛弃“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迷惘和软弱?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http://www.lee-philosophy.org/index.php

顶部
海海歌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2398
精华 2
积分 727
帖子 341
威望 3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7:2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狮城论剑 于 2013-4-10 14:49 发表

哇我还以为这叫不要脸。不过你说的的确是实情,他还真是两面都讨好。
是不是新移民都是这种心态呢?

骂人不好吧!!

纪赟先生只代表他个人。不是所有新移民都这样的。请不要上纲上线。
顶部
海海歌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2398
精华 2
积分 727
帖子 341
威望 3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0 17:3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39 michaelji 的帖子

谢谢纪赟先生的回复。让我更了解你的立场了。

不过我个人觉得,对大黄蜂网友的贴子,您也应该回应一下。“认为”和“决定”,是不是概念不同?

混淆概念总不是好事吧。别人是怎么“认为”的,那是别人的权利。不能说别人没有资格“认为”。说没有资格“决定”,我可以理解。
顶部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1 08: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4-10 10:56 发表
多謝樓上運開、水如藍、林叔獻老師三位的祝福。也謝謝卡保山先生的鞭策,起碼您還肯定我有“巧言”,在此多謝。

我們全家“申請”公民是順理成章之事,在這里生活久了,姑且不提空氣、水和環境。僅僅只是 ...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2-10-9 18:23 发表
我佩服纪赟先生不是始于今日,而是在早报。不管是否赞同纪先生的言论,纪先生的文章是我追着看的。说认真佩服不是假话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24 21:29 发表
我看不起的,应该是那些总是目光炯炯,到处寻找丰乳肥臀,能多吃点儿奶汁,就管谁叫娘的‘计划移民’!这些人,利字当头,把国家亲人抛于脑后,想不到却因为还留余的一点儿羞耻心,就到处画‘十’字来平衡 -- 以为移民国家,一国都是移民了,既可以掩盖了一身追求利益的铜臭味。 ...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2 23:28 发表
中国在今日正当崛起复兴,一振中华百年颓风,国家正需要更多的人才来共襄盛举时,却有一部分的人,因为贪财图利,甘冒“楚才晋用”的大不韪,为别国效劳。本来嘛,国家栽培人民,人民没有不回馈国家的道理。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中国这么大,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新加坡虽然小,却也多有害群之马。对于普通人来说,爱国这么大的课题,不是空口白话就算了。而是要等到危难之时,“时穷节乃见”,到时候是真金,是草包就一目了然。然而,可以肯定的,那些在太平时刻为了个人私利就已经可以轻易抛弃国家的人,就如白布染成皂布,说什么都是多余了。 ...

纪先生这是让你的粉丝白马非马情何以堪啊!
顶部
王瑞贤
茶渊读书会
Rank: 1



UID 38737
精华 4
积分 1888
帖子 797
威望 1087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09-1-12
来自 上帝粒子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1 10:44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michaelji

纪先生,我本来想在随笔网回应阁下的《新加坡政治版图中的新兴力量》,但发现阁下在早报的文章和网上的内容有出入,又发现网上的文章内容尤其是那些被红的断句大部分无法在我的文章里找到,这些也许是别人的观点,所以,也就懒得在网上答复了。没想到阁下这篇文章也犯上类似错误,我本想回复但却被其他网友捷步先登,所以我又止笔了。我并没有在这里用马甲回应,这些网友都是自发的。不过,阁下知不知道,纪先生的文章已经被反对党利用来攻击对手的武器了?我觉得阁下在字里行间太偏袒反对党了。

的确有PAP的部长和议员在组屋底层接见民众,我是在去年有求于他们之后才知道的。他们的确是好的政党,部长也很随和,当晚马上就帮我写信去有关部门。

阁下在新加坡7年,喜欢新加坡,相信新加坡也会欢迎纪先生,但要认识所有的政党,7年还是不够的。我并没有一支竹竿打翻所有反对党,但也不会无中生有,并不只在文章里批评反对党,也同时批评执政党,及说出他们之间的优缺和我对他们的期盼,不知何故被纪先生忽略掉了?

阁下的文章之所以会被我和其他人给与不少的负面批评,是纪先生到目前为止还是站在个人的观点和少数利益集团说话,而我却是站在国家层面(会否衰退)和国家和国民利益方面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现在很少用真名字谈自己的哲学,所以这里也一样不谈我的哲学,但纪先生若有兴趣,不妨上:WWW.LEE-PHILOSOPHY.ORG 看看。

祝,一路顺风,旅程愉快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1 12:1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看楼主的入籍经历有感,发一篇旧文,缅怀时光之流逝~~~

面试

九四那年,我来新加坡都一年多了。同时来的朋友(从中国)大多都拿到永久居民了,可我这个在法国喝过塞纳河洋墨水的却总等不到移民厅的召见。

日子一天天过去,烦恼一天天增加。别人都在筹钱买组屋了,我们还暂住在朋友的碧山政府公寓式组屋里。

总算熬到了衙门的信来。那天,我一早打扮得斯斯文文,像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旧式书生。当轮到我进去面谈时,不免还有些紧张。

那官员出乎我意料的年轻潇洒,甚至华语都讲得蛮漂亮,我们一下就解除了隔阂,谈得甚投机!

谈话的内容从南到北,从西到东。讲话的范围从天上到地下,从远古到未来。不知不觉地两个小时过去了,当我意识到这点时,好像那位官员也同时感觉到了。两个小时的相处,我们好像有了某种的默契!

正当我有点为这种海阔天空的谈话感到有点迷茫的时刻,这位帅哥官员终于说出了第一句符合他身份的话:刘先生,您在法国这么久了,对“三三二二”有什么看法呢?

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了,惊鄂之余足足地停顿了好几秒钟,因为与先前谈话的格调太不同了,虽然他的面容还是亲切,语调还是温文尔雅。

我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的情景里去了:头脑在一片混乱后,终于理出了头绪。我开始镇定下来,决定了我的立场,同样用缓缓的语气对他说到:您是想听谎话,还是想听真话?

“听真话”,他答道。我接着说到:“三三二二”那时,我已在巴黎。当时绝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应该都是同情“广场”学生的,我们彻夜在巴黎人权广场等着天安门的消息,直到枪声响起,每颗心碎的那一刻,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当他脸上掠过一丝异常的表情时,我继续说下去:但我觉得我只是一位艺术工作者,我同情学生并不代表我完全赞同或支持他们的想法和做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完全可以在法国拿到难民居留的。

年轻官员似乎一下子开始理解并相信我的说法,我们之间短短的僵持气氛开始缓和下来,他也似乎对他突然冷不防的“偷袭”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想把气氛拉回到十分钟前的场景中。

最后的二十分钟谈话纯粹是双方努力把先前的气氛慢慢控制到“软着陆”的种种尝试。最后的结尾还是比较和谐的,结局也是令我欣慰的:不到一星期,我已经接到永久居民的批准信。

[ 本帖最后由 刘斌 于 2013-4-11 12:16 编辑 ]




UFO2012
http://www.sgwritings.com/9451

顶部
狮城论剑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022
精华 0
积分 666
帖子 330
威望 33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8-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1 13:0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海海歌 于 2013-4-10 17:29 发表


骂人不好吧!!

纪赟先生只代表他个人。不是所有新移民都这样的。请不要上纲上线。

我没骂人啊。
噢那改成“不计较脸皮”这样行了吧?

当然当然,一样米养百样人,不可能一样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9 13:4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52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