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子航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3573
精华 0
积分 83
帖子 31
威望 52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2-1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2-24 13: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忆那鸡啼的清晨

嘀嗒嘀嗒——闹钟安其本分依它规律的秒速跳动。就算每天背负着使命,在早晨苦苦惊叫,也始终难以唤醒我起身的劲儿。想想,还是那雄赳赳的公鸡了得,此起彼落的寥寥几声,就即刻敲破我的睡眠,使我心甘情愿地离开暖床。

小时候,我住在乡村。余家贫,屋子是租回来的。那是高脚板屋,屋旁种了不少果树:木瓜、波罗蜜、红毛丹、芒果等,总引我垂涎。每逢星期日,我的梦寐一周的欢乐时光即到了。迷迷糊糊中,鸡啼声此起彼落,从远而近,声势逼人。那时,未见天边一道曙光。但母亲已经起身,髻好头发,走入厨房灶边去烧水。我随后也去冲凉房,舀了一小壶的水,蹲在那儿刷牙洗脸。水从板缝流下,打在早晨的大地土壤,滴滴滴滴,水声清脆得很。还真担心这一声声、一滴滴会吵醒谁,扰人清梦。

不久,公鸡似乎看见了东方第一道希望,上气接下气,啼叫声愈见激昂,恨不得用它充沛的精力,拉开清晨的序幕。母亲这时准是在扫地。乡村的高脚屋,客厅很长很长,大概可以当个短跑的跑道。母亲一面扫地,就一面叮咛我打开板窗。屋子客厅的板窗而已,就有四五扇了。那时我还不高。拉个小椅子,踩了上去,就用力把窗子一推。一看,好美好迷人的金橙色,还略带几分白色朦胧。待我把窗子全打开时,屋子的板块已经给朝阳铺上金金橙橙的亮漆。屋子离那美罗河,也只有一百米左右吧。东山再起的朝阳,也一视同仁地橙染了这条河。就连我,刹那间也变身成为“金身罗汉”,置身在一个“金光熠熠的世界”!

我仍靠窗外看,赏心悦目。就算有一阵子,那暖暖的太阳羞答答躲了在波罗蜜树后边,我仍喜欢看它放射出来细细长长的光芒,那仿佛是一种希望的长度。每星期都期待着果树们给我惊喜,但有时常要我垂涎好几个月。等到水果被捧在手中的那一天,却真的很兴奋。然后,另一团声音又把我引了过去。我从小椅子跳了下来,趴在地板上寻找那诱人的声音。屋子地板的板缝有大有小,趴在地板上,倒可以看到高脚屋下另一个世界。有烂泥、杂草、垃圾、小蚂蚁……有时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掉下的玩具、拼图呢。耳闻咯咯几声,叽叽几声,寻寻觅觅寻寻觅觅,终于找着了它们。原来,公鸡母鸡小鸡正享受着他们的“家庭日”。

“阿顺,走啦!去巴刹!”我用人的语言,跟它们说了一声“拜拜”,就奔向母亲的脚踏车,让母亲继续带我去欣赏另一场“巴刹交响曲”。

现在已是八点二十七分了。闹钟再次的警告,我也不好意思再赖在被窝迟迟不起。不知为何,下了床,竟还像拖了一团团的疲累。我想,我怀念的,还是那鸡啼的时代,听那大地自然的闹钟声。



(2010年刊载于《中国报》副刊)

[ 本帖最后由 子航 于 2012-12-24 13:46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18 19:1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51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