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9-23 13:0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网络旧谈

那年,1997,北京负责医药及原料调剂会的场刊承办商老板给我电话,问我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及有什么长远的规划?我胸无城府,难得有个那么了得的“京人”不耻下问,便将自己的三部曲一口气抖给他。
第一部他是无法做的了,那是兴建一家符合国际轨范的原料药厂。这所谓的国际轨范,听起来好像很噱头,可是,自我以后,除了百强的中国子公司,中国大陆医药界真个符合的几无。尽管,已经过了整整15年。
第二部,比较容易,搞GMP培训。我原意用自己培养的品保部员工对内培训之余,惠及中国同行。
第三部,必须走的,网络。
这位仁兄不啻是东北回流的老汉,兄妹仨齐心协力,很快就把我的概念付诸实践。
第二部的GMP培训,在98年秋的长沙会议上举行,请来美国FDA的一个相关人员,并安排了一个现场翻译。我到长沙,他送来请柬煞有介事地要我出席。我一看就笑,中国兄弟对GMP一窍不通,你好请不请,请了个既便是审计员也无权拍板的FDA相关人员,这不明摆着忽悠吗?讲的英国垃圾,药界的炎黄子孙十个有十一个鸭子听雷,再加上个水平也许不咋地的翻译(也只能不咋地,因为GMP长得啥模样都不懂,怎么翻译专业词汇?要能翻译,她自己早已可以成为培训官),这戏不好唱。我当下就推了,可是,我脸皮薄,人家三番五次地邀请,终于还得硬着头皮去凑热闹。这不,老远进去,一签名,当下被奉为上宾,并说恭候已久。会上,当真受过正规培训的只有我一人,所以,那些凑热闹的仁兄仁姐们没睡着的都在发短信,或者想着其它的事情。可培训后不能没人发问啊?见会场一片死寂,我唯有站起来,用中英文双语提了两个白痴问题。我到底行走江湖十余年,惯例要照顾主人家的面子,捧场不到则已,到了,就不能冷场。那晚,在某餐厅用餐,突然发现整个餐厅用餐的人与服务员的眼光聚焦在我脸上。喝醉了?脸红了?不至于吧?一抬头,乖乖,我正在餐厅里挂在墙壁上的几个电视荧光屏上,而且,占了好一段时间。我连忙低下头若无其事地猛吃。
2000年底,这东北老汉的哥哥找上门来,藉口请我帮助要用我香港公司地址作为联络地址,请我连带我刚相识的一个厦门小妞同行吃饭喝酒,非把我灌醉不行。所为何来?原来,要我答应帮他到深圳掌管他的网络公司!见鬼了,我学的是金融,不是网络,找错人了吧?答,没错!点子是你的,我和弟弟一起用你的点子找了几个本科生搭建了一个B2B网络平台,并乘着2000年初那股网络概念泡沫旋风融得美国风投200万美元资金。风投惯例,投30%,换言之,风投估值该公司200万除以30%,等于666.67万美元。那你要我做什么?他说,你出5万港币,等同于6400美金,给你百分之几股权我忘记了,出任CEO。为何?因为经营不下去了。兄妹仨所受的教育中学没毕业,跟着到社会留学,对于网络,一窍不通。那年头,谁敢拍胸口说大话,谁就了得。老毛的大跃进余孽尚存,社会风气浮夸,华而不实。钱是融到了,花得更快,那后面的路怎么走?这才猛然想起解铃还需系铃人这句老话。我可没给你系铃,如果我觉得时机成熟?这网络我自己不会去做,专等别人喝了头啖汤,剩下洗锅水给我乎?
……
曾经想约玲一起搞搞新意思,但是玲说,她是写程序的,不是搞网站的。
至于我,一天半FrontPage读了一天就能搞出公司主页,那很容易,但网站则另当别论。
伊人老朽矣,看着雨后春笋般的这样那样网站,也许,是时候回学校重新洗洗脑,充充电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16 17: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60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